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1章 梅香暗渡
    “梅花凌寒开,暗香飘逸来。闻香寻梅去,冰雪路途险!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地念道着,脸色更见凝重。

    他所念的这几句,正是梅花金钱关于梅香暗渡这一卦象的谒语,其中就显示着他这次所要推演的事情凶吉。

    从谒语来看,梅花已含苞欲放,有暗香散逸,这意味着,这次去道乾礁区寻宝,已是有了眉目。可是,后面两句谒语,却提示着此次行动,并不那么顺利。尤其是最后一句:冰雪路途险。这不就是在预示,路途凶险吗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更加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说寻宝探秘,自然是凶险重重,这早在张横的预料中。但是,梅花金钱的预示,却更让张横心中警惕。

    缓缓地收起梅花金钱,张横盘膝坐在床上,进入了冥想的状态。

    路途凶险,自然得抓住任何机会,让自己的状态处于最佳,以便应付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变化。

    当再次睁开眼来,已是第二天的早晨,一轮红日从远处海面升起,整个大海被染成了一片异样的殷红,深遂的大海也仿佛变得特别的平静,就如同是刚从沉睡中醒来的处子,竟然有一种别样的安宁。

    大海是神秘的,也是壮阔的,此时的平静,似乎能容纳这天地。这不禁让张横的胸怀也是有一种豁然开郎的感觉。

    长身而起,张横感觉精神抖擞。他也不犹豫,洗涮完毕,便向游艇的餐厅走去。

    餐厅里已聚了不少人,孙秋和宋晓平以及段虎三人也在。不过,他们各自占据了一桌,彼此之间并不交谈,顾自吃着自己的早餐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进来,只有孙秋挥手打了个招呼,至于宋晓平只是点了点头,而段虎却是视若未见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在意,朝三人微微一笑,便来到了橱窗口。

    从窗口望去,里面有一个身穿橱师服装的人,正在忙碌着。

    然而,目光望到那橱师,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。

    橱师二十多岁的年纪,身材有些雍肿,应该说是发福,一张和善的脸,与大多数在饭店里看到的橱师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甚至以这位橱师的样貌,丢入人群中很难把他再认出来,可以说是真正的那种路人甲的形象。

    可是,一眼看到那橱师,张横的心中突然就浮起了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:好象自己对他很熟悉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张横无比的诧异。以张横如今的眼力,任何人只要自己看到过,都会留下印象。

    但是,眼前的这个年青橱师,自己完全可以确定,这绝对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那么,自己怎么会对他有熟悉感呢?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张横不禁仔细地打量起了那个橱师。

    “啊哈!准备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橱师也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,转过了身来,朝着张横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这次出海的人,全是肖承源的手下。因此,吃饭什么的,一切生活上的需要,全部都不用化钱。

    “嗯,给我来一碗米粥,两个鸡蛋,和一碟酸菜。”

    张横漫不经心地道,目光却仍是在暗暗观察着眼前的橱师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,橱师只是个普通人,并无真元的波动。但是,那种隐隐的熟悉感,却依然强烈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,自己与他的这种熟悉,到底来自何处。意识中也根本没有这个胖橱师的任何印象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胖橱师答应一声,手脚麻利地为张横端上了他所需的食物,从窗口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张横接了过来,这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张横转身的时候,胖橱师原本一脸的笑意,刹那收敛了,眼眸中也露出了一抹沉吟的神色,望着张横的背影,嘴里喃喃地似是念道了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这么早起来了啊!”

    刚在餐桌边坐下,还没扒上一口热粥,背后突然传来了肖承源的声音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,肖承源与那个叫燕子的女子,正连袂走来,两人一边走,一边与餐厅里的众人打招呼,说话间,却已来到了张横的桌边,在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肖大哥也不迟啊!”

    张横笑着道,目光从燕子脸上扫过,脸色却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今天的燕子,显得更加的妩媚妖娆,尤其是她的那对勾魂夺魄的媚眼,仿佛要滴出水来,让张横的心头不禁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虽然张横在某方面也只能算是刍鸟,但是,一看燕子这副娇态,他却也立刻明白了过来。想必,肖承源与她一大早就做了那事。否则,这个女人不会到现在仍会是这副春情荡漾的模样。

    果然,抬眼一瞄肖承源,他眼角眉梢都是倦态,却洋溢着难以抑制的幸福和满足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不由摇了摇头。以巫医的角度来说,清晨房事,是大忌,这会影响男人一整天的精神状态。

    虽然玄门修者对这方面的忌讳会少些。但是,如今的情况不一样,肖承源这是要带众人去寻宝,可谓是步步凶险。

    可是,他如此的不节制,这岂不是影响状态吗?

    张横本想提醒肖承源一句。但看到燕子象小鸟依人一样,依偎在他身边,张横终于还是把吐到嘴边的话,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还是等有机会了,与肖承源单独相遇的时候,提醒他一句吧!

    肖承源坐下,燕子很是乖巧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然后,扭动着腰肢,以一种极其妩媚的姿态,款款向橱窗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肖大哥,想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目光凝注到了肖承源脸上。

    “哦,张兄弟,有什么尽管问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点头。

    “船上的这个橱师,他做的饭菜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张横沉吟着道:“这橱师是哪儿请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你问的是这个啊!”

    肖承源笑了起来:“其实,他来船上也没几天。原本,我们船上的橱师是老沈头,是他的老爹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次要出海,老沈头身体有些不适。所以,便让他的儿子沈辰过来,临时替代他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继续道:“说来老沈头这个儿子,虽然长得不怎么样,但他的橱师手艺确实是不错,比他老爹老沈头丝毫不差。船里的兄弟们也都喜欢他做的饭菜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挑了起来:“那肖大哥,以前这个沈辰替代过他父亲吗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肖承源一怔,目光望向了张横,这才意识到,张横问这个橱师,似乎并不那么简单,好象有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肖承源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,他想了想,这才道:“以前好象还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肖承源压低了声音:“张兄弟,怎么,你看出点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好奇。”

    张横含糊地答了一句,心中的狐疑更甚。

    这个沈辰,在张横的感觉中,越来越让他怀疑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怀疑沈辰什么。所以,也不便向肖承源多说。两人又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燕子扭着腰肢,托着两个餐盘走了回来,她已取到了早餐。

    “爷,你要的西餐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燕子娇笑嫣然,把一个餐盘放到了肖承源面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还是宝贝对我好!”

    肖承源大笑,也不顾什么身份不身份,一手就搂住了燕子的腰,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。然后,吧滋一下,在燕子脸蛋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直皱眉头,肖承源与燕子,肆无忌惮地在餐厅里秀恩爱,张横还真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他那里还敢再迟疑,连忙西里哗啦地把一大碗米粥吞下了肚,抹抹嘴巴,向肖承源打个招呼,准备离开。他可不想被这两人暧昧的行为,影响了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然而,当张横站起身,转身要离开餐厅的时候,他猛地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不禁回过了头来。

    立刻,一抹目光迅速闪过,在那橱窗口,沈辰似乎正凝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回头,他的目光迅速的移开。但是,那一抹犀利的眼神,却早已映入了张横的眼里。

    “他在暗中偷偷窥视小爷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只是,回头再看沈辰,他已退入了橱房,又在那里忙碌起来了。只留给了张横一个雍肿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这个沈辰到底有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张横无奈地转身,向甲板上走去,心中却是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橱师沈辰,让他越来越感觉神秘了。

    船只一直在向辽阔的外海航行,空旷的海面天海一线,波澜迭起,让人有一种心胸壮阔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想着从昨天傍晚上船到现在的经历,张横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。船上看似平静,但张横却有种暗潮汹涌的预感。

    无论是看起来憨厚的宋晓平,还是冷漠的段虎,或者是风度翩翩的孙秋,每个人都有种难以亲近的隔膜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就连肖承源身边的那个妩媚女子燕子,以及今天在橱房遇到的橱师沈辰,都让张横感觉他们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浓雾,让他有些看不透。

    看来,这次寻宝之路,真的如梅花金钱所预测的那样,梅香暗渡啊!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