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2章 道乾礁岩
    船只航行在海上,幸好,这两天无风无浪,行进的非常顺利。

    第三天的早上,远远地在视野中,出现了一片零星的海礁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道乾礁区了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,张横,以及宋晓平和孙秋段虎等人,站在甲板上,一个个目光炽烈地望着远处,人人脸现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经历了两天两夜的海航,终于已接近了目的地,这让所有人的心情不禁都是无比的振奋。

    “各位兄弟,接下来的路线,可不象前两天那样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做起了动员:“所以,大家必须时刻提高警惕,以备应付出现的各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嗯,肖老大放心。”

    众人尽皆点头。

    在这两天里,大家对肖承源所说的道乾礁区,也是或多或少地有了些了解。尤其是,每天晚上,众人都会聚在一起,听肖承源说起他这些年来,为了探察诺亚冥舟所做的准备。

    按他的说法,他曾四次来到这片道乾礁区,为以后的探险做准备。然而,四次来此,道乾礁区给他的感觉,完全不同,甚至最后一次,几乎迷失在了道乾礁区的礁石群中。

    所以,道乾礁区给他的感觉,就是神秘莫测,变化万千。

    不过,有四次来此的经历,他也算是对这片海域的礁石区非常的熟悉了,得出了一些经验。

    此刻正是旭日初升的时候,海面非常的平静,阳光洒下点点金辉,把整个海面映得一片鳞光闪闪,景色确实是让人赏心阅目。

    道乾礁区所在的这一片海域,正如肖承源所说,海面上浮突着星罗棋布的礁岩。远远望去,那些礁岩似乎只是海面上的一个黑点。

    但是,当距离接近,这才发现,那些原先不起眼的黑点,其实都是一个个礁岛,大的有数里,小的也有数百平米,大大小小,就如同是棋盘上散落的棋子,让人不禁叹为观止,更是对大自然油然而生一种敬畏。

    船只的速度慢了下来。而且,也没有向礁岩区里面进发,只是绕着这片道乾礁区的外围,绕起了圈子。

    “肖老大,在外绕圈子干什么?”

    绕了几圈,一众人都感觉很是狐疑,不知肖承源这是要干什么?所以,孙秋已是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秋少,稍安勿燥!等会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哈哈大笑,神色却是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手中已多出了一片铁片,看上面锈迹斑斑,看起来应该是什么古物。

    铁片上可以看到,刻满了一道道奇异的线条,也不知道其中蕴含了什么含意。

    不过,从肖承源不断地摆动铁片,似乎在佼准位置的举动来看,这片铁片应该与这里有关。

    果然,看到众人都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,肖承源也不卖关子:“这是道乾礁区的海图。不过,不是我刻划的,而是当年我从林道乾藏宝之地发掘的。有它,我们才能真正找到进入这片道乾礁区的海路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尽皆一凝,神情也更见肃然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时间已近中午。但是,肖承源却丝毫没有要让大家去吃午饭的意思,一直在摆弄着手中的铁片。

    “停,就在这里!”

    突然,肖承源大喝一声,举手向上面驾驶室里的船员喊道。

    顿时,船只停下了马达,一众船员忙碌起来,把船停在了肖承源所说的海面上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目光细细地打量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船只此刻正停泊在一片礁岛的附近。这片礁岛有数百平米,在众多的礁岛中,并不算很大。

    但是,这片礁岛的形状却有些特别。从这个角度看,就象是一只从海底冒上来的海龟。

    不是吗?朝向船只的方向,矗立着一块巨大的礁岩,活脱脱就象是海龟昂起的脑袋。

    而整片突兀的海礁,就是这只海龟的龟背。如果向四周仔细探去,还可以看到周边隐约有四处如同是龟脚的狭长岩石,浮沉在海水中。这不是海龟的四条腿又是什么?

    这片礁岛其实刚才大家已乘船绕过好几次了。但是,直到此刻,众人才发现,它的形状竟然如此的象一只海龟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所有人不禁又惊又奇,注意力也更加的集中起来,全部凝注到了肖承源身上。

    大家想看看,他让船只停在此处,是什么用意?

    肖承源神情凝重,他也不理会众人,手中拿着那块铁片,不断地摆弄着。时尔,他抬头望望天空,嘴里还喃喃着什么。只是,他的话声实在太含糊,大家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好半天,当太阳的光芒已基本处于直射的时候,肖承源的脸上,终于露出了喜色:“是时候了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肖承源双手一举,把手中的铁片对准了太阳的方向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微一震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从铁片上陡然暴起,发射出了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,孙秋以及宋晓平和段虎等人,不禁眼眸暴缩,一个个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,随着肖承源的动作,眼前出现了一幕无比怪异的景象。

    只见,阳光照在铁片上,九缕无比炽烈的光芒,透过了铁片的中心。

    原来,在那铁片上,有一个镂空的图案,刻的就是九宫图。阳光透射,这才显示出了它的形象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肖承源双手高举,铁片就正对着海礁的那只海龟脑袋。立刻,状似海龟脑袋的礁岩上,顿时映出了一幅九宫图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铁片振荡更烈,肖承源的神情也更见凝重。他的目光死死地瞪着那幅九宫图,眼眸中爆射出了异彩。

    嗤啦!嗤啦!

    陡地,一阵尖锐的急啸声响起,阳光凝聚的九宫图案,猛然燃烧了起来,在礁岩的海龟脑袋上,蒸腾起了熊熊的烈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礁岩海龟的脑袋,上面石屑崩裂,噼噼叭叭的碎石如雨而落。龟裂迅速扩大,向着整片数百平米的礁石延伸开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整个礁岛剧烈地震动起来,四周的海水刹那如煮如沸,礁岛上好象是一下子炸开了万千的鞭炮,轰鸣震天,情形确实是有些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然而,让所有人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随着礁岛上的礁岩纷纷炸裂,突然,一声沉闷的怪吼骤然响起。那个看起来象海龟脑袋的礁石,陡地一阵诡异的伸缩,竟然缓缓地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?天啊!这礁岛是活的,它是一只真正的大海龟!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四周猛然爆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站在甲板上的那些船员,看到眼前这副情形,个个震憾,人人震惊。

    一片数百平米的礁岛,它表面的礁岩破碎后,竟然活了过来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那些船员骇然?

    “幽冥血龟,这是幽冥血龟!”

    张横,段虎,以及孙秋和宋晓平等人,却是身形剧震,眼眸也一个个骤然暴缩。他们已是立刻认出了眼前这只活过来的巨龟是什么,更是明白这幕不可思议的现象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只见,那只原本被礁石覆盖的巨龟,浑身血色,如同是被鲜血泼染过一样,它身上的龟纹,更是诡异之极,如符如篆,在阳光的掩映下,闪烁着幽幽的血芒。

    并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随着这只血色巨龟的现形,四周的空气陡然象是被冰冻了一样,温度急剧下降。原本已沸腾的海水,此时却似乎受到了寒流的侵蚀,正在迅速冻结。

    “传说中可以通往幽灵的幽冥血龟!”

    张横等所有人的心头大震,脸色都变得无比的异样。

    幽冥血龟,这是上古传说中的异兽。据说它蕴育自浑沌,乃是天地精华所生。

    幽冥血龟之所以出名,就是因为,它是可以通往幽冥的神龟。一旦幽冥血龟出现,那么,这个地方就会出现一条通往幽冥的道路。

    张横他们虽然都是玄学界之人,明白这世上确实是有幽冥的存在。但是,他们却也是对幽冥血龟的传说,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此刻竟然亲眼看到了传说中的幽冥血龟,众人的心确实是被深深地震憾了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异响骤急,火光爆逸,幽冥血龟的背上,被炽烈的阳光暴晒,猛然蒸腾起了炽烈的焰芒。

    它本是这世上绝阴之物,此刻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,强烈的太阳,已灼烧了它的皮肤。

    嚎呜,嚎呜!

    幽冥血龟仰天咆哮,一对如同脸盆大的巨大血目,轰然怒睁,死死地瞪住了面前的那艘船只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,这东西要发彪了!”

    船上的船员顿时惊惶一片,许多人已是拿出了冲锋枪等武器,纷纷指向了那只血龟。

    “不要开枪,它就是这次我们寻宝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的声音传来,迫切之极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维持手中的那片铁片,根本没有时间理会其他。直到此刻,看到手下人要对血龟动武,这才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一众船员仍是震骇之极,但他们却也不敢违背肖承源的命令,一个个彪形大汉,竟然都吓得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这些人纵然跟了肖承源多年,也见识过不少西奇古怪的东西。但是,眼前的这只血色大龟,实在是太恐怖了,仍是让他们心神震摄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正是时,眼前的幽冥血龟,已是再次有了变化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