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4章 小鸟
    孙秋掌心中的东西,是一只木制的小鸟,看起来就象是一只微缩版的纸鸢,雕得惟妙惟肖,上面也着了颜色,看起来就象是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然而,看到这只木鸢,众人的脸色都变得很古怪。肖承源更是忍不住问道:“孙少,这就是传说中的鲁班神器飞鸢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肖老大,这确实是鲁班飞鸢。”

    孙秋脸上现出了傲然的神色:“不过,不是传说中的鲁班祖师爷亲手制作的神器飞鸢。只是,我们孙家有幸珍藏着他老人家制作飞鸢的秘法,这才仿制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肖承源仍是满脸的赞叹。其他人也是神情异样。

    对于鲁班术,在场众人当然如雷贯耳。而鲁班术虽然神奇,但是,鲁班大师所制作的道具,更是让玄学界中人所惊叹。

    传说中鲁班一生制作道具无数,但真正闻名于世,传承下来的,却只有十件,被称为鲁班十大神器。其中鲁班飞鸢,就是其中之一,而且位列第五。

    据说,鲁班飞鸢有许多神奇的作用,不仅象活的小鸟一样,可以自由飞翔。而且,飞鸢不具任何阵势,可以在阵势中任意穿梭。因此,鲁班飞鸢,是这天下破阵的最佳利器。只要握有鲁班飞鸢,任何阵势都能被它窥破。

    大家还真没想到,高雄孙家,竟然掌握着鲁班的飞鸢制造秘术。怪不得孙家能在台岛屹立,独树一帜。

    “祖师借灵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孙秋已是口中喃喃,一指点在了飞鸢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顿时,飞鸢全身陡地腾起了一阵光芒,它的那对眼睛,猛地睁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啾啾啾!”

    飞鸢发出了清脆的鸣叫,一对翅膀也振动起来,刹那从孙秋掌心飞舞而起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众人只觉眼前一道流光闪过,飞鸢已冲入了雾气里,消失了身形。

    陡然,四周的雾气振荡起来,似乎是被什么搅动了,连海面也猛地汹涌澎湃,仿佛是突然风浪大作。

    众人的神情尽皆一凛,一个个目光灼灼地凝望着雾气中的飞鸢,心中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突然的风浪大作,其实大家心中都明白,显然是飞鸢冲入雾气,已是触动了整个阵势的运作。只不过,现在众人根本看不到飞鸢在雾气里的情形,也就只能眼巴巴地等待结果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眯,心中暗自惊叹:“果然是当年鲁班大师的神器,纵然是仿制品,仍是如此变态。”

    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,他洞察到了飞鸢在雾气里的轨迹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飞鸢振翅飞翔,四周雾气涌动,翻滚如沸,一道道虚幻的血色闪电在雾气里骤然出现,朝着飞鸢狂射怒击。

    但是,那只飞鸢就如同是雾气里的精灵,任是血电如狂,它仍是肆意穿梭,无数道血电在它身周组成了一道血网。却无法阻止它的飞行。

    “飞鸢绘图!”

    此刻,孙秋神情凝重,手中掐着一个古怪的资式,嘴里不断地发出拗口的音节。

    陡地,他一声轻叱,手指轰然指向了前方空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圈奇异的波纹荡起,空间微漾,一道光幕在众人眼前现形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所有人不禁身形一震,不由自主地把目光凝注在了光幕上。

    光幕中闪过一道道流光,似是有一只莹火虫在飞舞。但是,渐渐的,那些流光在空中组成了一幅复杂的图案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图案并不完整,就象是无数错综复杂的线条,胡乱地组合在一起,一时根本看不出它显示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,线条越来越多,星星点点的影像也不断地变化,似乎已是勾勒出了一个模糊的图案轮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这里阵势的轮廓!”

    终于,所有人的神情一震,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,大家已然看清了这幅光幕上显示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正是时,四周雾气一阵翻滚,那只冲入雾气里的飞鸢,猛地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孙秋连忙举起了手来,嘴里发出了啾啾啾的鸣叫。

    刹那,光芒一闪,飞鸢飞入了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立刻都望了过去,眼神再次不同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飞鸢,全身光芒黯淡,似乎很疲惫的样子,甚至连那对眼睛,也黯然无色。

    望望飞鸢,再看看空中出现的那道光幕,大家都很是感慨。

    “宝贝,这次多亏了你。”

    孙秋伸手轻扶着飞鸢,眼眸中露出了怜惜的神色。看他的样子,就象是在爱抚爱人一样,竟然有一种别样的温柔。

    说着,他手指间已多了一枚地脉精晶,递到了飞鸢的嘴边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形出现了。

    只见,飞鸢竟然张开了嘴,咔嚓一下,就咬住了地脉精晶,把它咔吱咔吱地吞入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众人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人人惊诧莫名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只木头雕刻的飞鸢,竟然象活物一样,能吞噬地脉精晶,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把大家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木头制作的道具吗?这完全就是一只活的小鸟啊!

    “果然是鲁班神器的复制品,竟然已是化腐朽为神奇了。怪不得玄学界的人,称鲁班创造的那些道具为神器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心中的赞叹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只飞鸢,确实已不是死物,而是具有了独特的灵性。要说它是活物也不算为过。

    在张横天巫之眼的洞察中,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它竟然具有了神魂。

    虽然,它与一般的生命体还是有所差别,因为,在它身上,感应不到灵魄的气息。但是,具有了神魂的木头鸟,还能是死物吗?

    张横很是感慨,他现在才算是真正体会到古时神匠的手段了。能把一件道具,蕴育出神魂,这样的本领,堪称造物主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果然,服食了那枚地脉精晶,飞鸢的精神也似乎振作了不少。孙秋脸露欣然,手一挥,把它收了起来,目光转向了空中的那幅光幕。

    “嗯,这看起来象个星罗棋布阵。”

    孙秋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,手指指向了光幕:“你们看,这些光点,以每九个为一组,应该是九宫星阵。这样的星阵一共是九个,正好围绕在大旋涡四周。”

    众人回过了神来,目光也都望向了光幕,尽皆点头。

    大家在阵势上也都是有所涉猎,因此,一看光幕的显示,也都明白了它的含意。

    星罗棋布阵是一个大刑的复合阵势,在风水局中,已是相当高级的布局。按照飞鸢所探察的情况来看,四周的礁岛一共九九八十一座,以每九座为一个九宫格,形成了一张如同是蜘蛛网般错综复杂的水路。

    现在,大家所处的海域,就是在这星罗棋布风水局的阵势里。

    望着光幕上的图案,所有人的神情再次变得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现在,肖承源所说的那几句谒语中,血龟出,九九鉴,已然可以理解了。九九鉴,就是指这九个九宫阵组合而成的星罗棋布风水局。

    那么,之后的点海穴又是什么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如今处身在这片星罗棋布阵中,下一步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尽皆沉默,谁也没有一点头绪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什么?你们看!”

    正是时,一个女子的尖叫声传来,却是把众人陡然惊醒。

    尖叫的正是肖承源的那个女友燕子,她也从船舱里走了出来,正用手机拍摄着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此刻,她却是俏脸变色,手指指着远处那大旋涡的方向,如同是见鬼了一样,骇然之极。

    众人一惊,连忙顺着她的手指望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所有人的神情大震,脸色也都变得惊骇无比。船上的那些船员,更是一个个举起了手中的武器,指向了那边。

    不错,大旋涡处,确实是出现了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见,雾气翻滚,海浪咆哮,大家隐约地可以看到,一团黑影,正从旋涡的中心冒出来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那黑影如同是要从蛋壳中挤出来的小鸡,一点点从旋涡中心向上冒头。

    缓缓地,缓缓地,黑影终于从翻滚的旋涡里,全部挤了出来。大家在数盏探照灯的照耀下,也总算看清了它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是一团看起来象船只的东西,因为视野实在太模糊,只能看到它的轮廓。似乎就是一只海船。而且,还挂着一张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船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有海船从大旋涡里冒出来?”

    大家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一个个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谁也不敢断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看起来象海船的东西上,等待着它靠近,以便能看清它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让大家更加震骇的却还在后头。因为,这个时候,大旋涡里,又是一团黑影,缓缓地在冒出来。

    渐渐的,第二团黑影终于也挤出了大旋涡。

    “操,竟然又是一艘海船!”

    肖承源爆了粗口,脸色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从大旋涡里吐出来的黑影,轮廓仍然象是一只海船,与先前冒出来的十分类似。可是,大旋涡怎么会有海船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所有人的心头震憾不以,目光死死地瞪着那儿,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毛毛的,这样的情形,实在是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不过,让大家震骇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