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6章 点海穴
    雾气弥漫,海浪翻滚,肖承源的船只,沿着幽灵船显示的轨迹,绕着大旋涡的外围,绕了一个大圈。

    这回,大家总算是隐约地看到了四周星罗棋布风水局的轮廓。所经之处,完全是在一座座朦胧的礁岛间形成的狭窄通道,有的地方甚至只能容船只刚刚通过,凶险无比。

    “看来,那些幽灵船果然有门道。”

    众人很是感慨。如果没有幽灵船的先前经过,在场的任何人,都不会决定让船只走这样的一条海道。

    开玩笑,礁岛区本就是暗礁林立,就算是宽阔的海道,也得小心翼翼,以防被暗礁给撞着。自然是不用说这样狭窄的海道了。

    可是,顺着幽灵船刚才行进的方向,这条海道上,根本没碰触到任何暗礁。船只已是完整地按海龟图形绕了一圈,也没有发生触礁的事故。

    只是,让所有人心中惊疑不定的是:虽然顺利地通过,但是,这一路行来,众人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这让大家的心头都不禁充满了狐疑:光是这样绕圈圈,又能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“点海穴,点海穴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。这一路航来,他自然是不断地以天巫之眼在洞察四周。

    可是,除了那千奇百怪的礁岛群外,他也是根本无法探察到什么。此刻,眼见整整绕了一圈,张横的心头咯噔一下,已意识到,问题绝不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幽灵船展示的行进轨迹,肯定代表着什么。但是,却不是大家这样顺着它的轨迹行进就行。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心头一震,他猛然想到了肖承源所说的那几句谒语。

    血龟现,九九鉴,这两句现在已出现了。那么,接下来岂不就是点海穴吗?

    对于点海穴这一句,张横一直有些无法理解。因为,在阴阳风水这一派中,从来没听到过有这样的说法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喃喃地念道着三个字,张横浑身一震,脑海中也陡地闪过了一道灵光:“点海穴,这岂不就是点大海之龙穴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想起了一个传说,一下子灵光乍闪,终于明白了点海穴的含意。

    在玄门秘闻的记载中,当年那位探察昆仑龙脉的前辈,化费一生心血,印证上古传说中的华夏祖脉。

    在此过程中,他踏遍九洲各地,涉水越山,仔细探察华夏的地形地貌。因此,他自然也曾在无数的海域周游过。最终确定了昆仑龙脉与华夏祖脉为同一脉络的事实。

    其中,以立体八卦形成的八个节点,除了台岛以及钱塘和上京之地外,另外还有两处,节点就在大海上。他曾留下了感叹:昆仑龙脉,山海一体,溶合天地,果然是这世间最奇妙的龙脉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张横已是豁然开郎。海中龙穴,那岂不是点海穴的意思吗?

    事实上,海中的龙穴,并不是什么西奇古怪的事。在华夏,有许多民族的葬礼就比较奇特,比如天葬,水葬或海葬,与一般的土葬就完全不同。虽然这些千奇百怪的葬法,都是因为风俗的不同,也是受到了各地环境和传统的影响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是什么样的葬法,都有着它一套严谨的仪式。其中,选择埋葬之地的凶吉,自然是最重要的一环。

    就以水葬和海葬来说,别看只是把尸体抛入河中或海里,但其实也有着许多的讲究。按玄门秘闻的记载,水葬或海葬之人,也会选择某条河或某片海域内,风水最佳的地点,这就是水中的龙脉所在。

    玄门秘闻中就记载了水葬的一位少数民族的土皇帝的事迹。

    据说还是在唐时,云南那边有一位土皇帝,他的身边有一位高明的阴阳风水派的大师。在他生前,为他选择了一块风水宝地,用来他身后的寝宫。

    只是,那位风水大师有些异类,因为,他为那个土皇帝所选择的宝穴,竟然是在水中,也正是云南非常着名的苍山洱海之内。

    土皇帝对风水大师非常信任,在他选定地址后,便大动干戈,在洱海内动起了土木工程。

    要在洱海建造寝陵,工程之巨大,可想而知。不过,集土皇帝所在小国全国之力,总算最后建成了寝陵。而他死后,也葬入了洱海的水下坟墓中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民间还传说苍山洱海底下,有古时的皇帝陵暮。

    说来,那位替云南土皇帝选择龙穴的大师,确实也是高明,因为他所选的洱海水底,正是洱海龙脉的龙穴所在。自那位土皇帝下葬后,他的部落,确实是辉煌一时,甚至直到解放前,这个土皇帝的部落仍然在那里称雄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眼眸亮了起来,立刻举手喊道。

    “呃,张兄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众人此刻正一个个凝眉沉思,也在考虑着同样的问题。突然听到张横喊停,不禁一个个惊疑不定地望向了他。肖承源更是满头的雾水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样绕圈子肯定不行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:“我以为,这应该有玄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的目光扫过众人,神情也变得肃然无比:“刚才肖大哥说的那几句话中,血龟现,九九鉴,已然出现。那么,接下来就是点海穴,我以为,这点海穴,就是现在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“张兄弟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肖承源神情一震。他自然清楚,张横是位风水大师,此刻,他提出了点海穴这个疑问,已是让他陡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所谓点海穴,虽然我们阴阳风水派中,并没有这样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张横缓缓地道,把自己刚才的想法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所以,我以为,点海穴,就是寻找这片海域的龙穴所在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手指指向了那幅光幕:“如果要从星罗棋布的风水局中,找到这片海域的龙穴所在,确实是无比的困难。但是,如今那些幽灵船为我们划出了一个范围,如果这片海域的龙穴真的就在这里,那么,必然是在这个龟形的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本少同意张少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孙秋点点头。

    鲁班术虽然并不擅长风水点穴,但是,百理相通,其中也有涉及寻龙脉点海穴方面的内容。所以,听了张横的话,孙秋已是感觉张横所说的话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段虎和宋晓平脸现沉吟,半晌后,也尽皆点了点头。他们也赞同了张横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那这点海穴的事,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的眼眸也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

    说着,他也不犹豫,手一挥,一个香案便出现在了面前。上面摆着一只香炉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神情肃然地拿出了九根钢香,点燃后,插入了香炉,一边喃喃地道:“四方神鬼有灵,弟子今日在此设立法坛,敬请诸位原谅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张横恭敬地朝着四周拜了三拜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四周的雾气一阵剧烈地翻滚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雾气里涌动起来。不过,这一阵翻滚,时间很短,很快一切就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更见严肃。他之所以在点此处的海域龙穴前,先要拜祭这里的鬼神,这自然是有原因地。

    他现在所要探察的海域范围,乃是刚才幽灵船划出的轨迹。这也就是说,张横是取了巧,否则,以他现在的力量,也根本无法从整个星罗棋布的风水局这么大的范围内,探察龙穴。

    从这一角度来说,张横是借了幽灵船的光,得了它们的便利。得到人家的好处,自然得先感谢,不然,就失了礼数。

    祭拜完毕,张横手腕一抖,伏以神尺赫然现形。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刹那顺着幽灵船形成的轨迹范围,向前延伸了开去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所有人的目光灼灼地凝注到了张横身上,每个人的神情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肖承源的那个女友燕子,俏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,手中的手机,更是对准了张横,把他的一举一动,全部拍摄了下来。显然,对于张横这样的举动,她确实是非常的感兴趣。

    其他船员,也停止了手中的工作,一个个好奇地望着这里,一个个交头接耳着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这样的情形,确实也是第一次见到,每个人对此都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,谁也没有注意到,在船舱的门口,那个身穿橱师服的沈辰,不知何时,也来到了这边,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,眼眸里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神色,嘴中更是喃喃地,似乎是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说的话太轻,根本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光芒暗闪。随着伏以神尺的祭起,面前的那个光幕上,现出了一幅奇异的影像。

    只见,幽灵船行进所形成的那个龟形图案中,一层幽蓝的光芒,正在迅速漫延,渐渐的,已把海龟图案的大部分区域,全部覆盖。

    这正是张横以伏以神尺的契魂,在探察此处。幽蓝光芒所覆盖的区域,表明了已被思感所笼罩。

    渐渐的,当所有的区域,全部被幽蓝光芒覆盖的刹那。陡地,一阵嗡鸣响起,那只海龟图案上,猛地爆起了两点极光。

    “龙穴,难道这就是这片海域的龙穴?”

    肖承源等人浑身一震,但是,下一刻脸色刹那变得怪异无比:“可是,这怎么会有两个光点,难道这里有两个龙穴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