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8章 银针点穴
    船只停下,张横目光一凝,落在了海面那片数十平方米的范围内,神情变得无比的凝重。

    说实话,极端之地的阴阳穴,要分辩其实很困难。因为,这两个龙穴,虽然分阴阳,但其所蕴含的龙脉之气出自同源,最大的分别就是它一个蕴育的是吉祥瑞气,另一个却是汇聚了龙脉的凶煞。所以才会有一吉一凶之说。

    可是,要从表面来分辩,却非常的不容易,必须用一些特殊的手段。

    在玄门秘闻中,记载了一个传说,就是有关阴阳穴分辩的故事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个故事还与大文豪鲁讯有关。鲁讯的先祖家境殷实,在当地也算是一户富有人家。因此,他祖父在世的时候,就早早地想为自己身后选一块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鲁讯的爷爷也是个饱读诗书之人,交往的朋友很多,其中就有一位风水先生,平日里两人关系非常不错。因此,他就拜托老友,为自己选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他提出要求后,那位风水先生大笑,说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,他闲游山水,在一处小山上,发现了一片风水绝佳之地,一旦葬于那里,后代必可出一位绝世经伦的大文豪。如果周老先生喜欢,就可以直接让给他。

    鲁讯的爷爷很是心动,当即就表示愿意。

    于是,改日两人相约,就去实地查看。

    鲁讯的爷爷虽然不是风水师,但对其中也是有所涉猎,看了那里的地形地貌后,感觉确实是一片风水宝地,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不过,风水先生却告诉他,此地为汗牛充栋之局,是属于一处极端属性的极端之地。因此,这里有两处结穴,一阴一阳,一吉一凶。

    如果想要找到真正的吉穴,却得鲁讯的爷爷出点血。

    当时,鲁讯的爷爷不明其意,不知风水先生所说的出点血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风水先生笑着解释道:“吉穴有灵,血脉相应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说,龙脉结成的吉穴,会具有一定的灵性。因此,可以用滴血之法,来测试它的反应。如果适合,就是吉穴,会有异相产生。

    说着,风水先生拿出了一根银针,在鲁讯爷爷的手腕上,刺出了一滴鲜血,滴在了他事先探察的那个龙穴上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当那滴鲜血滴到地面,并不象平时那样,就渗入土里,反尔是象水银一样,滴溜溜地转了起来,并迅速向四周漫延。眨眼的功夫,就在地面上延伸出了一大片,竟然形成了一朵方圆有数尺的艳红花朵。

    而且,这花朵的形状,并不象普通的山花,而是象古时官员帽子上装饰的花瓴。

    鲁讯的爷爷又惊又奇,风水先生却是抚掌大笑:“哈哈,吉穴有灵,果然是书香门第,状元花瓴之地啊!”

    鲁讯爷爷死后,便葬在了那处汗牛充栋的花瓴状元之穴。之后,他家也果然出了鲁讯这一位大文豪。

    这就是玄门秘闻中记载的银针探穴。因为张横与鲁讯是同乡,所以,对这件事的印象特别深,自然是看过后就记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变得更加的炽烈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的阴阳穴,虽然与玄门秘闻中的记载不同。而且,现在的情形,更是与当年鲁讯爷爷为自己选风水宝地完全两样。

    但是,道理却是相通的。要确定阴阳穴的凶吉,辩别那一个才是真正的吉穴,用血脉之力来测试就可。

    只有适合的,才是真正的吉穴。否则,那就是凶穴所在。

    事实上,极端之地的阴阳穴,只是人为地给它区分开来,对于地脉本身,它并无凶吉之说。因此,阴阳吉凶穴,只是风水师因为不同的目的而给予的冠名。

    从这一角度来说,阴穴也是阳穴,吉穴也是凶穴,问题在于:点穴之人,是以何目的来使用这一龙穴。对应的又是何人。

    “肖大哥,还要麻烦您一下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肖承源。

    “呃,张兄弟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肖承源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借肖大哥一滴鲜血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肃然,说着,手一翻,一根银针已拈在了指尖。

    “呃,要我的鲜血?”

    这回肖承源更加的迷惑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四周的众人也是人人诧异,不明白张横这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不过,看到张横凝重的神色,肖承源还是伸出了手来,递到了张横的面前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也无遐解释。他之所以要刺肖承源的血,正是因为,肖承源是这次寻宝的组织者。因此,肖承源是唯一可以代表整个队伍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取它之血,与这里的龙穴相印证,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张横的银针迅速地扎入了肖承源手腕的脉博上。顿时,一滴鲜血被刺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迟疑,体内真元运转,已是用银针吸住了那滴鲜血,目光却是陡地一凝,望向了海面上确定的那片水域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下一刻,张横手一挥,银针划出一道暗芒,带着那滴鲜血,直射水面。

    别看他只是随手这一射,但是,其中却是暗含了无数的奥妙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寻龙点穴中,点穴是最精妙的步骤。在风水界流传着这样的话:一丈一尺一寸一毫。

    这句话在外人看来,莫名其妙,但其中却表达了点穴水平的高低。

    所谓的一丈是指低级的风水师,点龙穴能点在一丈的范围内。而稍稍高明的风水师,点龙穴可精确到一尺的程度。至于后面的一寸,那是大师级的风水师,才能办到。

    当然,毫厘之精度,那自然是得修为达到四品天师后的真正高人,才能精细到这样的级数。

    张横的这一枚银针,射中的正是刚才所确定的数十平米范围内,龙穴的一寸方圆,这已是他现在的力量,所能达到的最精确程度。

    对于点海穴来说,越是精确,效果自然是越佳。

    怦!银针入水,海面刹那腾起了一柱细浪,在炽烈的探照灯照耀下,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见,沾在银针上的那滴鲜血,并没有溶入滚滚的海水中,反尔是象突然有了生命,轰然爆起。

    刹那,血光狂逸,一朵血花在海面上绽开,迅速漫延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海浪翻滚,血花暴涨,只是眨眼的功夫,这朵奇异的血花,竟然已膨胀到了尺许方圆,映得所有人的眼瞳一片血色。

    “啊!这是?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,谁也没有想到,一滴鲜血,竟然可以在海面上造成这样剧烈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果然这里的龙穴才是吉穴!”

    张横脸现喜色,喃喃地道:“水底红莲,这可是好兆头啊!”

    不错,那朵绽开的血花,就如同是一朵巨大的红莲,在海面上绽放,隐隐约约的,红光流转,甚是奇异。

    张横立刻判断了出来,这正是肖承源的鲜血,与此处龙穴相适应。这也就是说,这一个龙穴,正是自己所要寻找的那个吉穴。

    红莲在海面上持续了将近一分钟,这才渐渐的溶入了海水,缓缓消失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们,却仍是沉寂在那震憾的情形里,一时鸦雀无声。好一会儿,众人这才回过了神来,所有人的目光,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张横脸上。

    “呃,张兄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肖承源摇了摇脑袋,不由迫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肖大哥,这就是分辩阴阳穴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隐瞒,当下把关于阴阳穴的事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现在,这处龙穴,呈现水底红莲的吉兆,说明这里就是我们所要寻找的吉穴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肖承源满脸的感叹:“阴阳风水一系,果然博大精深。想不到还有这么多的奥秘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吉穴已经找到了,以肖大哥你所说的那几句谒语中,已是破解了前面三句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却是微微地蹙了起来:“那么,后面的入九泉,阴阳界,幽冥现,这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张横这一说,顿时让所有人的兴奋劲都冷静了下来。大家这才意识到,后面还有许多迷团未解。

    顿时,众人的目光又转向了那片海面上的龙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经张横点穴,海面龙穴所在的位置,已然与先前不同,一个有巴掌大的黑色旋涡,赫然形成。与大旋涡不同的是,这个小旋涡的中心处,有一柱海浪在翻滚,如同是被煮沸了一样,冲起的浪柱足足有一尺多高,就仿佛是一柱喷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刚才张横确定的那数十米范围的海面,也在这小旋涡的带动下,缓缓流转,情形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不过,正是这个小旋涡的出现,让这处龙穴的位置特别的扎眼,也完全与其他的海面区分了开来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这幕奇异的影像,所有人一时沉默,大家都凝眉沉思起来,接下来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来试试吧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直很少说话的段虎,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声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,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他。一时尽皆脸现惊疑之色。场中众人,一时还真有些不明白,他所说的试试是指什么。

    “啊呀,太好了,段兄弟!”

    肖承源却是猛地回过了神来,脸上露出了喜色:“这回确实是要靠段兄弟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出来的所有人,都是肖承源所邀,因此,只有他才明白各人的所长。如今的情况,确实是要依靠段虎的本领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