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9章 采珠门
    “肖老板客气了,这是我应该效力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段虎傲然地扫视了四周众人一眼,仍是一惯的冷漠。

    说着,他也不迟疑,脱掉了外套,只留下了一条牛犊水靠短裤。

    “莫非这位段虎是采珠人?”

    望着段虎这副模样,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脱去了外套,段虎的模样确实是有些怪异。不说他一身满是水锈的肌肤,光看他那条牛犊水靠短裤,就非常的另类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现代的人,那里还会有穿这种古老的服装。貌似牛犊水靠短裤,是只有传说中,在海边采珠为业的那些珠民,才会穿着的装备。

    当日在上京与邱纯玉相处,张横从这位知识渊博的女子那里,也听过无数的奇闻异事。

    据说,还是秦朝时期,因为秦始王想要炼制长生不老的仙丹。因此,当时请了天下各地的道士,进宫炼药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名道长,所炼的丹药效果比较好,服下后能让人精神百倍,体力充沛。尤其是在那个方面,更是能夜御十八女而不衰。

    秦始王大喜,便大大地封赏了那位道长,并奉为国师。想让他为自己炼制效果更好的丹药。

    新国师也是克意想奉承秦始王,便说他手中有一张古方,乃是他师门上古遗留之物,一旦能炼制出上面的丹药,会有意想不到的奇效。

    秦始王大喜,立刻下令,要让国师不惜一切代价,炼制古方。

    这个古方确实是有些特别,因为其中需要大量的海中蚌珠。于是,秦始王一道命令传遍天下各洲,要各地供奉上好的海中蚌珠。

    这下,那些想奉承秦始王的官员们,可是真的忙坏了,便在民间大量收刮海中蚌珠。

    其中,东海乃是一向产珠的地方,海边也有许多采珠为生的珠民。为了能得到更多更好的蚌珠,那里的官员,更是下了死令,规定了每月要收取的蚌珠量,逼着珠民出海采珠。

    为了稳定采珠珠民的数量,当时的官员,甚至不惜使用各种手段,最后把东海海边采珠的珠民,全部贬为贱民,世代采珠,不得离开海边。

    这就是民间传说中的珠民的来由。

    在当时官员的残酷压迫下,珠民们的生活无比的悲惨。近海的蚌珠被采完了,他们不得不向远海。因此,那时的珠民伤亡很大,每次出海,能回来的十不足一二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样严酷的环境里,那些生存下来的珠民,采珠的本领也越来越高,许多人最后一个个都练就了一身的奇异本领。甚至自成一系,成为了后来玄学界中非常神秘的采珠门。

    当然,关于采珠珠民的传说,流传在世上最广的却是采珠女。据说采珠女个个天赋异禀,在许多小说中,更是神秘的存在。

    张横当时听邱纯玉说起这些奇闻异事,也是颇为感慨。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眼前的这个段虎,竟然有可能就出自传说中的采珠门。

    卟通!

    正暗自寻思着,段虎已是从甲板上直接跳下了海里,向着那片龙穴所标识的地方游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四周的温度因为那些雾气的存在,几乎已接近了零度,但是,段虎只穿了一条牛犊水靠短裤,如同是游鱼一样,在海水中迅速行进,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他的嘴里不知何时,已咬了一把尺许长的匕首,整个人在浪水中游戈,仿如蛟龙入水,大家只见海面腾起一条白线,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。眨眼的功夫,他就游到了那个小旋涡边,刹那消失在了海面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为他精湛的水上功夫所叹服,甲板上啧啧声一片。

    海面仍是雾气翻滚,纵然是在探照灯的照耀下,视野也不是很清晰。众人一个个望着段虎消失的身形,神情都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这片海域实在是太诡异,虽然看到了段虎那出彩的水中功夫,但是,大家仍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尤其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所有人的神色变得更加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嗯,已经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了,他怎么还没上来?”

    终于,有船员忍不住了,一个个交头接耳着窃窃私语道:“他不会出事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般人能潜到水里,十几分钟已是非常的厉害了,更何况是这样冰冷的水里。”

    议论的人越来越多,甲板上有些噪杂。

    “哈哈,其实兄弟们根本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说了话:“段虎兄弟可是大有来历,他出身于江湖中传说的采珠门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四周气氛的压抑,肖承源笑道:“而且,他是东海段家如今第三代中的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他是东海段家之人。”

    这回,张横以及孙秋和宋晓平等人,尽皆神情变得很是异样。

    对于东海段家,只要是玄门中人,几乎无人不知。因为,东海段家,正是采珠门传承了无数年的门主。据说,当年段家的先祖,入海采珠,采到了一枚珠王,并从这枚珠王中,获得了一项秘法。

    从此,跨入玄门,并自创采珠门,形成了独树一帜的一个玄学门派,一直流传到现在。

    当然,如今的采珠门,也不再象从前那样,光是以采珠为生。凭着他们能入深海采珠的特别本领,采珠门人,营生的手段也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海,不仅是物产丰富,许多产自海底的稀罕之物,在世上都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而且,海洋也是最神秘和凶险的所在,从古到今,无数的船只,在遇到风暴时,会沉没。

    那些时间久远的沉船,如今自然早就成了古董,船上当年所运的货物或是器皿,更是成为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的采珠门不仅入海采珠,平时也会接受打捞沉船,或是探察水下的古迹。许多国家的海事部门,经常会邀请他们做些普通人不能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段虎就是段家的佼佼者,年纪虽轻,但在水里的功夫却已是非常的了得。他出道也非常早,一直在帮一些国家在海底探险考古。在江湖中的名头很大。

    这次肖承源之所以邀请他入伙,就是看中了他水中的那些特殊本领。现在,却是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肖承源娓娓而言,趁着这个空隙,详细地介绍着段虎,一方面是缓解众人紧张的心情,另一方面也是在给自己增添信心。

    “看来肖大哥这次前来探宝,确实是化费了无数的心思,早就想到了各方面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听着肖承源对段虎来历的介绍,张横的心中很是感慨。目光却是望向了宋晓平。

    孙秋出自鲁班门,擅长机巧和机关阵势。而这个冷漠的段虎也是来历不凡,竟然是传说中的采珠门,水下功夫了得。算上张横自己,是一位阴阳风水大师。可以说,聚集此处的人,每一个都是各有擅长,各有手段。

    那么,那个看起来憨厚朴实的宋晓平,他又会有什么背景,擅长什么本领?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浮起了一丝好奇。他可不认为,肖承源会邀请一个毫无特色的人入伙。宋晓平能在邀请之列,自然也会有他的特殊本领。

    只是,从表面上来看,宋晓平实在是太平凡了,平凡到让人很容易忽略他。张横也是看不透他到底会有什么特殊的手段。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突然那边的海浪一阵翻腾,滚滚的水泡从下面直窜而上。

    “他上来了,他终于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甲板上发出了一阵喧哗,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那边的海面上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果然,数秒钟后,一道水柱直冲而起,段虎已冒出了海面,迅速向船边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段虎兄弟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连忙亲自抛下了绳索,把段虎拉了上来:“下面的情况怎么样?有没有发现什么?”

    现在的段虎,脸上也满是疲态,精赤的身上,竟然结着细碎的冰粒,看起来样子很是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而且,大家很快发现,他嘴里横咬着的那柄匕首,竟然沾染了粘稠的血浆,即使是在海中泡了这么长时间,仍是留下了血迹。

    这让大家的心头不禁一凛,立刻意识到,他在海底,显然是遇到了什么凶险。否则,匕首不会沾染血迹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聚集到了段虎身上,满脸期待地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段虎拿下了嘴里咬着的刀,吐了口吐沫,穿好了衣服,接过船员递过来的一瓶烈酒。直着脖子狂灌了大半瓶。原本略显苍白的脸色,这才有所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段虎兄弟,下面发生了什么?你遇到了什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此刻也发现了那柄匕首上的血痕,不禁浑身一震,连忙又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没事,肖老板。”

    段虎又是一阵狂灌,把手中酒瓶中的烈酒全部灌入了肚里,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:“下面的情况很复杂,我刚潜下去的时候,被一只怪异的东西给瞄上了,好不容易才把它给宰了。”

    段虎缓缓地说起了他在潜入海底后的遭遇:“不过,我在下面总算是有所发现,已找到了一处奇异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哦,段虎兄弟,你快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的眼眸不禁陡地一亮,神情也迫切起来。四周的人,也是一个个目光炽烈地望向了段虎,等待着他说出在海底的发现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