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0章 搬山派
    “下面的情况很复杂!”

    段虎微一沉吟道:“我把大概的地形给你们画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段虎手指凌空舞动,指尖一抹光芒闪烁,已是隔空画起图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幅奇异的影像,展现在了众人面前。只见,怪石嶙峋的礁岩,错综复杂,仿佛是无数头海兽蜇伏其中,看起来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顺着龙穴的中心处下潜,在那里发现了一处非常奇特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段虎手指一点,指到了他所画图像的中心处:“你们看看,这到底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手指所点的方向,人人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图像的中心处,好象是一朵盛开的莲花,方圆有丈许,九瓣莲花瓣层叠包裹,中心处有一个莲蓬。因为是真元凝聚的影像,整朵莲花闪烁着妖异的光芒,很是诡绝。

    场中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,大家望了半晌,但谁也没看出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“莫非这是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直默不作声的宋小平,突然低喃了一句,眉毛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宋兄弟,你是不是看出了点什么?”

    肖承源神情一震,陡地望向了宋晓平。

    “嗯,肖老大,这朵莲花,我感觉象是幽门血莲。”

    宋晓平道,目光望向了段虎:“段兄弟,你在下面看到的这朵莲花,是不是血色的?”

    “不错,那朵莲花好象是珊瑚形成的,整体血色。”

    段虎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,看来肯定就是幽门血莲了。”

    宋晓平眼眸一亮:“看来,下面应该是一处古时的九幽冥宫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肖承源以及段虎等人,不禁都是脸现狐疑。对于宋晓平所说的幽门血莲以及九幽冥宫确实是有些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“传说中有十八层地狱,人们一般只知地府有阎王,还有佛教中的地藏王菩萨镇守。”

    宋晓平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只是,许多人并不知道,在道教中,东岳大帝才是掌管地狱的王。不过,因为阎王在民间流传最广,所以,东岳大帝反尔是鲜为人知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东岳大帝是元古的神灵,他掌管地狱在道教的典藉中,有所记载。”

    宋晓平继续道:“而且,幽门血莲,正是东岳大帝镇压地狱的神器。他在地狱所居住的住所,就是九幽冥宫,幽门血莲正是九幽冥宫的标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宋晓平的目光望向了段虎所画的那幅图案:“不仅如此,我曾在我派先辈所遗留的一本手记中,看到过一段记载。元古时期,玄学界发生一次大变故,那些神一样的存在,在那次大变故中全部消失,当时各界的秩序也遭到了极大的破坏,整个世界陷入一片混乱。甚至许多元古神灵的住所宫殿以及他们的道场,也毁于一旦。据说,东岳大帝的宫殿九幽冥宫就沉于了海底。”

    宋晓平的神情变得严肃无比:“这里出现了幽门血莲的图案,又是在海底,我不知道它是元古的东岳大帝的宫殿沉没于此,还是后人仿照这段记载而建。但是,想来应该下面就是类似九幽冥宫的建筑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众人尽皆眉毛一挑,望向宋晓平的眼神又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个看起来憨厚朴实的宋晓平,果然也是大有秘密。他的师门竟然留下了元古时的一些典藉。这可绝不是简单的事。一时间,大家都猜测起了他的来历和师门。

    “哈哈,宋兄弟的师门确实是有些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脸现惊疑,肖承源哈哈一笑:“大家应该都听说过搬山派,宋兄弟就是如今搬山派的传人。所以,他所说的应该不会有假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这么一说,大家的神情中终于现出了恍然,但脸色却更加的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搬山派,在场的所有人自然都是有所耳闻。因为,搬山派就是闻名于世的盗幕门派。

    这个门派的人非常的神秘,平时也很少与其他门派的人交往,甚至是完全属于隐世的状态。

    只是,大家还真没想到,看起来很平凡,毫无特点的宋晓平,竟然就是出自神秘的搬山派。

    现在,大家心中都了然了:为什么他的师门前辈,能知道一些元古的秘密。想来,他的师门前辈,曾挖掘过一些元古时期的古墓,得到过一些元古秘典,这才会有这样的记载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却是更加的感慨了,肖承源这次所邀请的人物,确实是个个牛皮,竟然连神秘的搬山派传人都能请到。这也足见他为了这次寻找诺亚冥舟,确实是化尽了心思,也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肖承源目光一凝,望向了宋晓平。

    “既然下面有可能是九幽冥宫,那自然就得进入那里。也许,一切秘密,就全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宋晓平神情一肃:“我有几分把握,可以打开九幽冥宫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脸现喜色,目光扫过众人:“那么,兄弟,我们准备一下,一起下水看看。”

    甲板上顿时忙碌起来,船员们给众人拿来了潜水服以及氧气罐等物,帮众人准备装束。

    有过先前段虎对下面进行过探察,现在包括张横在内,这次参加探宝的五人,要全部下水。

    船里所带的各种设备非常的齐全,只是一会儿工夫,所有人都已准装待发。当然,跟随他们一起下去的,还有五名船员,他们是肖承源最有力的助手,身上佩带了枪支炸药等现代化的武器,以及一些能想到的工具。

    他们做为助手,一方面帮助运送各种装备,另一方面也是应付不时之需。毕竟,现代化的武器,许多时候还是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。

    卟通,卟通!

    一连串跳水声响起,十个人陆续跳入了海里。段虎仍是一马当先,在队伍的前面领路,向那个小旋涡所在的水面潜去。

    就在张横他们下水的时候,谁也没有想到,在船尾的一个阴影里,有一个人也偷偷地溜下了水。他身上也是一身的水靠,背上背着氧气罐,头上戴着潜水头罩,整个人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,根本看不清他的本来面貌。

    他无声无息地滑下了水,远远地缀在了前面队伍的后面。

    海面被雾气笼罩,视野无比的朦胧,根本没有人发现这人。

    到了海里,海水的视线,比海面更朦胧,即使是潜水头罩上的潜水灯照耀下,也只能看到前方四五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漆黑,根本就是伸手不见五指,一股极度阴森,极度冰寒的气息,弥漫在海水里。即使是众人身上穿着潜水服,仍是能感受到海水彻骨的冰寒。

    一行人如同是一列大鱼,鱼贯着向海下潜去。越是往下,海水的冰凉更甚,而身周的压力也在逐渐增大,所有人都有种呼吸窒堵,心胸沉闷的感觉。

    幸好,这里是礁岩区,海底并不深,也就十几米左右,大家就隐隐地看到了海底那嶙峋的礁岩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!”

    段虎在前面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,手中的水下写字板上,更是写下了这一行字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后面的所有人,不禁心头一凛,一个个停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,此刻,已是来到了海底。不过,此处的情形,比刚才段虎在上面绘画出来的更加恶劣。滚滚的浊流在身边狂旋怒卷,视野里一片混沌,潜水灯的探照范围,更加的缩小,根本看不清远处的情况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,心中有一种警兆浮起。

    身周尽皆是怪异的礁岩,就如同是潜伏的一头头海兽,让人毛骨悚然。天巫之眼开启,仔细地洞察着周边,便可以看到,那些礁岩在海水长年累月的腐蚀下,形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窟窿。大的能可以容一头牛进出,小的却如同是枪眼一样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这些窟窿显然是相互贯通,海水在这些窟窿中吞吐,就仿佛是海兽张开的大嘴,正欲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这些窟窿里,隐隐约约的有无数点幽蓝的光芒在闪烁,凝目细望,这些幽蓝光芒,竟然是海中生物的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,那些生物躲在窟窿里,纵然是张横的天巫之眼变态,却也无法看清它们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而,被这些幽蓝光芒所注视着,张横的心中一凛,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,仿佛是被一头头凶兽瞪着一样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些东西具有攻击性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底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正是时,张横微一偏头,立刻看到了在一块礁岩的窟窿洞口,有一大团阴影在浮沉,汩汩的粘稠浑浊液体,从那阴影里突突直冒,在潜水灯的掩映下,把四周的海水,染得一片殷红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隐藏在窟窿里的海兽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然一紧,心中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的接近,那团阴影渐渐现出了轮廓。那是一头看起来象人一样的生物,只是四肢比人类的手脚短了很多,手掌和脚掌上,也生长了宽厚的蹼。显然应该是长期生活在水中的生物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玩意全身有着细细的鳞片,长着个怪异的脑袋,样貌看起来象猩猩,嘴阔眼突,满嘴锋利的牙齿,很是狰狞。

    不过,这头生物的咽喉部位,被捅出了一个深深的血洞,双眼圆瞪,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。这应该是刚才段虎下来时,宰掉的那头怪兽。

    可是,望着这怪物,张横的脸色骤然而变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