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1章 幽门血莲
    “这是元古遗留的异种。”

    望着那怪物的尸体,张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已认出了这是什么:“海狒。”

    海狒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生物,与当日在禹王崖海底禹王宫所遇到的海蛤一样,是元古时期就已存在的奇兽。不过,据说早在千多年前,就已绝种。

    海狒又称海鬼,因为它长得象人类,但面目丑陋,人们遇到它时,都以为是遇到了水里的鬼魅。所以才会有海鬼的别称。

    海狒生性诡诈,力大无穷,尤其是在海中,可以生撕鲸鲨,绝对是海底一霸。

    据说,当年因为这玩意横行东海,已是造成了那一地区的祸害,让生活在海边的人们闻风丧胆。最后,终于惹恼了那一带的玄门修士,这才会大开杀戒,把海狒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这种早已灭绝的元古凶兽,竟然会在这里出现。他现在也算是有些明白了,为什么心中会有警兆生起。原来这附近隐藏着这样的凶物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更加的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众人也都看到了那头被杀死的海狒,虽然大多数人并不认识。但是,看到这头凶兽的怪模样,也一个个心中凛然。

    顿时,众人手中的武器,都举了起来,全神戒备,孙秋以及肖承源和宋晓平等人,更是体内真元鼓动,隐隐地向四周散发出了一股威压。

    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,翻滚的海浪里,那隐藏在礁岩窟窿里的点点幽蓝光芒,也变得有些燥动。显然,窟窿里的生物,也感受到了外面众人的那股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一行人小心翼翼地向前行进,没走几分钟,前面的段虎再次举手示意。大家立刻意识到,那朵莲花图案的地方到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举目望去,便可以隐约地看到,前面浑浊的海水中,有隐隐的红光在闪烁,看起来很是妖异。

    肖承源举起了写字板,上面写着戒备。

    顿时,众人以那红光的源头为中心,四处散了开来,形成了一个包围圈,这才逐步向里靠近。

    到了四五米的距离,所有人总算是看清了那朵莲花图案。

    整朵莲花果然有丈许的方圆,确实是如同段虎所说的那样,象是血珊瑚雕镂而成,形象十分的逼真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莲花的四周,浊浪滚滚,但是在它所处的地方,却是水波平静,仿佛一步之遥,就是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玄机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心中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,这朵巨莲缭绕着一团奇异的能量。只是,这股能量仿佛是有某种灵性。张横的思感一触及,顿时传来微微的刺痛,仿佛是被火灼了一样。

    这立刻让张横意识到,这朵巨莲绝不简单,感觉象是有某种阵势在护卫。但又无法窥破它的奥妙。

    孙秋和宋晓平两人,此刻已凑到了那朵巨莲边,孙秋的手中,多了一把鲁班尺,不断地转动着角度,开始测量起来。

    宋晓平手里却是拿着一条百宝囊,上面有无数的小口袋,每一个小口袋里,都插着许多零碎的工具,看起来象是一位开锁匠。

    两人神情凝重,透过潜水头罩上面的玻璃,可以看到他们眉头紧皱,满脸的思索之色。显然,面对这朵巨莲,两人也是绞尽了脑汁。

    见他们两人已在动手,张横一时倒也不急着过去凑热闹,只是在旁边细细地察看着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孙秋摇了摇头,终于停了下来,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这朵巨莲并不是什么机巧机关,甚至上面所布局的阵势,也与他们鲁斑门传下来的秘法,格格不入,这让孙秋很是无奈,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。所以,他还是决定放弃。

    众人的神情都是一震,目光全部聚集到了宋晓平那边。现在,就得看这位搬山派传人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宋晓平现在却是忙得满头的大汗,透过潜水头罩,可以看到,他额头上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不过,他神情无比的专注,似是完全沉浸在了对这朵巨莲的研究上。手中一样样奇异的道具,有的象针,有的象鱼勾,也有的曲曲折折,根本说不上是什么形状,就这么一件一件地在巨莲各个部位,不断地或刺或探或拈,看得众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时间象是突然凝滞了一样,大家就这么围在巨莲边,看着宋晓平动作,一个个心情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突然,正在忙碌的宋晓平,似是找到了什么,猛地一拍大腿,脸上也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在海底,根本无法说话,大家虽然满心的疑惑,想到他可能看出了点端倪。但是,却无法交流,所以也只好一个个成了闷葫芦,把所有的疑问都闷在了心里。只是,每个人的目光变得更加的迫切起来。

    宋晓平微微沉吟了一下,收起了那条百宝囊,从怀里拿出了一样奇异的道具。

    那是一团如同是面团一样的东西,看他捏在手里,可以任意变形的模样,似乎就是一团橡皮泥。

    但是,当这团软泥被宋晓平小心地放到巨莲的莲蓬上时,一幕让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那团软泥竟然陡地溶化开来,化成了一层薄薄的流质,迅速向四周漫延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整朵巨莲的表面,已被覆盖了一层薄如蝉翼的薄膜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这层薄膜如同是有生命一样,缓缓地博动起来,就象是在呼吸一样,许多地方,已浮突起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小汽泡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脸色变得很是怪异,他的天巫之眼,洞察到了薄膜肉眼不可见的一些细微变化:那些鼓起小汽泡的地方,竟然慢慢地延伸出了一条条细如发丝的银线,正缓缓地探入巨莲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无比的诡异,就象是这层薄膜,已成了触手怪,它百千条触手,正在扎入血珊瑚巨莲的内部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陡地,整朵巨莲猛然爆起了一团血光,在这漆黑的海底,竟然照亮了方圆十数米的范围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海水鼎沸,地面震动,隆隆隆的闷响从海底传来,所有人的身形竟然被震得站立不稳,一下子都浮了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的礁岩也在这剧烈的震动下,摇晃不以,礁岩里那诡异的阴影,一阵骚乱,搅得海水如煮如沸,整个海底刹那混乱一片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阵巨响响彻,那朵巨莲血光暴逸,耀得人睁不开眼来。还没等大家有所反应。又是轰隆骤响,巨莲竟然分成了九瓣,缓缓地向两边移开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有门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暴缩,目光死死地瞪着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随着巨莲的移动,海底已出现了一个方圆近丈许的黑洞。滚滚的海水,如同是井喷一样,冲起数米高。不过,因为这里仍是海底,冲起的水浪,并不象在空气中那样形成水柱,而是仿如一个旋涡。

    四周的海水更加的浑浊,几乎已把所有的一切,都淹没在了海沙中。

    黑洞也不知有多深,从现在的情形来看,也根本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形。一时间,围在四周的众人,尽皆被眼前的这幕影像给震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陡地,张横猛然转身,目光望向了身后。他虽然在观注眼前的黑洞。但是,思感却仍十刻警惕着四周。

    就在黑洞现形的时候,他敏锐地感觉到,身后有一股能量的波动传来。

    张横顿时警觉,转过了头去。

    立刻,他看到一条朦胧的黑影,一闪而过,刹那消失在了礁岩群中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后面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凛。虽然视野十分的模糊,那条黑影的速度也非常的快。但是,在张横转过头去的刹那,他潜水服上的潜水灯,仍是照到了那黑影。

    让张横心中震惊的是:黑影头上划过了一道弧光,这是潜水灯照在了玻璃等平滑面产生的反光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那个黑影头上可能戴着类似潜水头罩的装置,否则,如果是海狒等生物,绝对不可能产生反射弧光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低喝,也管不了开启的黑洞,向着黑影的方向就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自己这边的十人,都在黑洞周围,那个出现的黑影,却在离这边有十米左右。因此,张横绝对可以肯定,那个黑影不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然而,等张横冲到那边的礁岩边,却是哪里还有什么黑影,除了动荡的泥沙外,什么也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肖承源等人也看到了张横怪异的举动,孙秋迅速地游了过来,一边向他打着手式,一边在写字板上写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好象看到了一个人!”

    张横回复。

    “哦,不会是看错了吧?”

    孙秋有些狐疑。在这片诡异的海域,除了自己这支队伍外,他还真不怎么相信,还会有别人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事,有一件无比惨裂的事情,却在海面上发生了。

    张横他们下海后,船只离开了龙穴的所在,在最近的一个礁岛边停泊了下来。留下的船员还有十二名,开始修整,只留下了两名人员在嘹望台上观察,留意龙穴那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突然,船舷边的海水一阵晃荡,两个黑影,如同是鬼魅般无声无息地从海里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两个黑影如同是壁虎一样,沿着船舷,就迅速地向船上溜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