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2章 诅咒之墙
    卟嗤!

    船舷边溜上来的黑影,迅速地爬到了甲板上。那里,正有一名船员在嘹望着海面。黑影如鬼魅般嗤溜一下,就窜到了船员的身后,还没等船员反应过来,黑影已是从背后用胳膊扭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刀光一闪,一柄锋利的匕首,已是割断了船员的喉咙。

    汩汩的鲜血狂喷,船员睁大了眼,竭力地想嘶吼,但割断的气管却已让他发不出任何声音。终于,他抽搐着瘫软在了甲板上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黑影一闪,刹那隐没在了黑暗里。

    船尾的方向,那名负责警戒的船员,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,被偷偷潜上来的黑影,无声无息地刺杀在了甲板上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收拾了嘹望和警戒的船员,两个黑影向海中做了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顿时,船舷边上,又是五六条黑影冒了出来,迅速向船上爬来。

    黑暗掩盖了一切罪恶,一场血腥的屠杀,在这片诡异的海域刹那展开。一声声凄厉的惨号,夹杂着愤怒的咆哮,以及突突突的枪弹扫射声,肖承源的这艘游艇,这一刻成了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偷偷潜上来的那些黑影,在上了船后,再也不隐藏行踪,对留守在船上的船员,展开了毫不留情的残杀。

    虽然船员手中个个带有现代化的武器,但是,这些窜上来的黑影,显然个个伸手卓绝,手中的短刀更是神出鬼没,船员们的反抗,根本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所有的船员,全部倒在了血泊里,横七竖八地躺倒了一地,全部被这些黑影斩杀。

    血,粘稠的鲜血在甲板上流淌,浓得化不开的血腥味,充塞了这雾气弥漫的海域,让这里显得更加的阴森诡异。

    渐渐的,不远处的雾气里,一艘如同是幽灵般的船只,缓缓地从雾气中划了出来,向这边的游艇靠近,寂静的海面上,也传来了一个嘶哑的声音:“哈哈,终于到达目的地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幽门血莲已打开,现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来。张横和孙秋两人,在四周寻找了一翻,也没有再发现有什么可疑的痕迹。

    当下,两人返身回到了黑洞边。

    此刻,黑洞里汩汩喷薄的浊水在逐渐下降,洞口缓缓地恢复了平静。到了这个时候,众人总算看清了黑洞的状况。

    这个黑洞有着明显的人工雕镂痕迹,四周平滑,洞壁上隐隐似乎还有莲花的图案。

    刚才移开分为九瓣的莲花,已完全隐没在了洞壁上,根本看不到残留的痕迹。肖承源,宋晓平以及段虎等人,就站在洞口上张望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到张横和孙秋回来,肖承源举了举手中的写字板,征询起了大家的意见。

    众人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都点了点头,意思很明白,那自然就是进去看看。

    张横早已暗中释放出了灵犀,让它潜入了这个黑洞,在感知上,灵犀的进入,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,正在向里面逐渐探入。因此,对于进洞,张横也是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段虎第一个跃入了洞里,他在水中的功夫确实是了得,当仁不让地成了探路先锋。

    于是,一众人鱼贯着进入了黑洞,向里面潜去。

    黑洞中依然灌满了海水,只是,这洞有方圆丈许,人潜入其中,并不算狭隘,洞壁也很光滑,并没有什么障碍。不一会儿,一众十个人,就全部消失在了洞里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这个时候,海水一阵振荡,一团黑影从远处的礁岩后现出形来,望望四周,黑影小心翼翼地向洞口这边潜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黑影就出现在了洞前,正是一个身穿潜水服的潜水员。只是,他全身包裹在潜水服里,根本看不清真实的样貌。甚至不知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黑影在洞口站了良久,潜水头罩上闪起了一层淡淡的光氲,似乎是在探察着什么。

    终于,他也不再迟疑,跳入了黑洞里。

    黑洞斜斜向下,大约潜行了上百米,前面一个转折,出现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最先领路的段虎,举手示意,细细地观察起了那条通道的情况。

    大家也都停了下来,一个个用头顶的潜水灯以及手中的手电照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十多人的光源,把前面的通道照得一片雪亮。只是,看清眼前的情形,大家的神情都变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通道比进来的洞口更宽,足足有四五丈的方圆,可以并排开两辆大卡车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通道一直延伸向远方,灯光所及,根本看不到它的尽头。就如同是古墓中的一条甬道,看起来幽深而神秘。

    因为这条甬道里也灌满了水,所以,四壁被厚厚的淤泥和海草以及海生植物所覆盖。各种海洋植物随波荡漾,飘摇摆舞,就仿佛是亿万只鬼手在摇晃,很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手一抖,伏以神尺已化形,尖端的刀片就在甬道壁上划动起来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覆盖在上面的泥沙海草脱落,顿时露出了一大片甬道的墙壁。

    “是青石板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一挑,立刻加大了划动的范围。

    果然,当整整五六米的甬道壁被清理出来,大家看到覆盖在泥沙海草下的墙壁,竟然是一块足足有三丈方圆的巨大青石。

    而且,青石上,雕刻了无数鬼脸图案,每一张鬼脸都有米许方圆,狰狞的獠牙,圆突的鬼目,看起来十分的凶悍。

    “恶鬼道,这是通往九幽冥宫的恶鬼道!”

    宋晓平这个时候,也用工具清理出了一大片墙壁,上面的情形与张横这边差不多,他望望四周,在写字板上写了这一行字。

    见众人都有些狐疑,宋晓平抹去了字迹,再次写道:“这处九幽冥宫,应该是仿照古时东岳大帝的九幽冥宫所建造。不过,沿着恶鬼道,应该可以进入里面。”

    宋晓平其实想说的话还有很多。但是,这里受环境限制,大家的交流很不方便。所以,他只选重点,在写字板上写了出来。

    传说中,地狱有六道轮回。恶鬼道就是其中六道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,东岳大帝的九幽冥宫,却是把这六道设计成了进入他冥宫的通道。肖承源他们这回进入的,正是恶鬼道。

    甬道一路笔直向前,没有任何的曲折,众人在段虎的带领下,不紧不慢地向前行进。

    大概又过了百多米,这个时候,眼前出现了断头路,甬道已到了尽头,眼前被一堵墙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段虎也不迟疑,把覆盖在墙上的泥沙海草全部清理了下来。顿时,一块方圆有四五丈的青石,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青石的中央,雕刻了一个巨大的鬼脸,方圆足足有丈许,在鬼脸的额头上,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古朴篆字:王!

    在这鬼脸的两边,刻满了无数的图案,如符如篆,一时却认不出它们到底代表着什么含意。

    众人都围到了这块青石前,人人脸现狐疑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,他释放出的灵犀,到了这里,也被阻挡,根本无法破开这块青石进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目光望着眼前阻路的青石,张横的心头一凛,一种极度危险的警兆浮起,仿佛这青石后面,隐藏了什么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头很是惊疑,他根本感觉不到这里有什么风水阵势,但这种强烈的不安感却是如此的清晰。那么,这青石板到底有着什么玄虚?

    其他人显然也是感受到了这块阻挡的青石,有些异样,一个个把目光都望向了宋晓平。

    对于这诡异而神秘的九幽冥宫,在场的众人,只有宋晓平似乎对它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宋晓平悬浮在水里,上上下下地仔细探察着那块青石,神情凝重之极。他探察得很缓慢,几乎是把整块青石的每一寸地方,都用手摸了个遍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终于停了下来,微微沉吟着,拿起了手中的写字板,在上面写下了一行字:“鬼王诅咒,进门必死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肖承源一震,连忙在写字板上写道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,自然都听说过诅咒。

    事实上,诅咒流传在世上最广的,要算埃岛金字塔里的法老墓。任何法老墓里,都会有法老的诅咒。许多的报导中,有考古学家或是盗墓者,一旦擅自打开法老坟墓,就会遭法老诅咒而死亡。

    最有名的案件就是发生在杜唐卡门法老墓的诅咒。

    据说,当时几个国家的考古学者,在掘开杜唐卡门法老墓时,在幕门上,发现了法老的诅咒。不过,那些考古者并不信,仍然是按计划把这座法老墓打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的事,却让所有人无比的惊恐。因为,就在挖掘坟墓的当天晚上,一位埃岛本土的考古学家,被蚊子咬了一口,第二天被咬的地方,化脓,虽然送到了医院,最终还是因炎症发作而死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,就在那位考古学者死后,同样的病例接二连三发生。发病者都是被蚊子咬中,最后发炎而亡。让人惊悚的是:所有被蚊子所咬之人,都是咬在同一个部位,也都是在被咬后三天死亡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整个考古队惊恐起来,人们这才意识到,这是法老的诅咒发作了。因为,当年的杜唐卡门法老王,据史书的记载,他就是被蚊子咬了一口,无法治愈而在三天后死亡。并且,那些死去的考古人员被咬的部位,正是当年杜唐卡门中毒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是最着名的法老诅咒事件。只是,大家还真没想到,此处的甬道尽头,竟然也有诅咒,而且是什么鬼王诅咒。

    那么,它又是什么样可怕的东西呢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