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3章 彼此的猜忌
    一听宋晓平说这青石板上所镂刻的是鬼王诅咒,众人都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如何化解?”

    稍一迟疑,肖承源在写字板上写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一定要破解它,只有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宋晓平想了想写道:“血祭,用六个人的性命来血祭。”

    这下,所有人尽皆一滞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身形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。那五名一起跟随过来的船员,更是下意识地手中的武器,也微微举了起来,做出了戒备的状态。

    进来的一共十人,除了他们五个是普通人之外,其他人全是各怀手段。如果真的要用活人的性命来血祭,似乎他们五人还真得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是傻瓜,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,潜水头罩下的脸色已是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不过,仅仅他们五人,自然还不够数,这让孙秋以及段虎和张横等人也顿时心中一凛,不由自主地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紧张。这支临时凑起来的队伍,因为宋晓平这一句六条性命的血祭,陡然产生了裂缝。

    大家虽然都是受肖承源邀请,但是也就是利益的合作。彼此之间根本谈不上什么信任。所以,真的要是到了生死关头,谁也不会甘愿当了别人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“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肖承源不得不再在写字板上写道。

    宋晓平这回却没有回答,而是再次凑到了青石板边,从百宝囊里取出了一根黑色的针状物,在那张巨大的鬼脸雕刻上,刺了几下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海水一阵翻滚,鬼脸的眉心上,那个奇异的文字猛然闪烁起了幽光。下一刻,它那张满是獠牙的嘴轰然张了开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,全聚集到了鬼脸的嘴上,当看清那里的情形,尽皆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鬼脸有丈许的方圆,因此,它张开的嘴也特别的恐怖,竟然达到了两尺。在这张可怕的巨嘴中,大家看到口腔里,有十数个骷髅小人,端坐在那里,每六个小人为一组,足足有三组十八人。

    十八个骷髅小人,每一个只有一尺长短,但头,四肢和身躯齐全,与真人无疑。看起来诡异之极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曾经进入这里之人,用血祭留下的骨骸。”

    宋晓平拿起了写字板:“所以,在此之前,曾经有三批人进入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。在天巫之眼的洞察下,张横确实是立刻判断了出来,鬼脸嘴里的十八具缩小版骷髅,确实是人类的骨骸。只不过,是受某种秘法影响,这才会缩小成了眼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宋晓平所说的应该不错,要化解此处的诅咒,必须用活人来血祭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眼眸不禁眯了起来,一股寒彻心肺的冰冷,刹那弥漫了全身。感觉上,这处地方是越来越诡异了。

    用活人祭祀,这是古民常用的方法。古民以为,人是最有灵性的生物,因此,用活人祭祀,就能沟通神鬼,从而得到神鬼的指示或庇护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此处的诅咒,竟然也是需要活人祭祀来破解。

    那么,真的没有其它办法了吗?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场中的气氛已变得无比的紧张,所有人都各自戒备着,对身周的每个人都充满了敌意。谁也不想成为牺牲品,更是预防着身边的人突然袭击出手。一时间,众人之间的裂痕在迅速扩大,这支队伍,还没有进入目的地,已是出现了内乱。

    眼看情形越来越紧张,就在这个时候,张横突然举起了写字板:“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全聚集到了张横身上,人人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肖承源连忙回应,在写字板上写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试试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好回复道。

    说着,他举步向面前的青石板走去。

    四周众人尽皆浑身一震,头罩下的神情更是个个震惊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身上,一个个变得迫切无比。

    如果张横真的能化解这里的诅咒。那么,这次队伍中产生的裂隙,就会弥合,探险寻宝之路,也可以继续。

    对于所有人来说,经历了先前的一路凶险,踏过层层的阻碍,解开一个个谜团,总算到达了这里。若是因为这道诅咒之门,灰溜溜地离开,谁也不甘心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看到张横有化解之法,这确实是让大家心中兴奋无比,期待无比。

    宋晓平的身形微微一震,望向张横的眼神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能知道鬼王诅咒,就是因为曾在派中前辈的笔记中,看到过类似的记载。

    然而,连搬山派的前辈,也只能用活人祭祀来化解的诅咒。眼前的年青人,竟然说另有方法,这确实是让宋晓平心中很是惊疑,更是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叫张横的风水师,他掌握了什么元古的秘法吗?那么,他到底能凭什么来化解此处的鬼王诅咒?

    宋晓平自然不知道,张横之所以突然出面,他确实是想到了一个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在当日巫王寨的时候,张横成为新巫王后,曾在那里翻阅了许多古巫族的典藉,收获不小。尤其是有圣女在一边解释,更是让张横对元古的一些秘闻,了解得更透彻。

    按古巫族中的一本典藉,诅咒其实是上古巫术的范畴。每一族或是每一系,都会有它特殊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,无论诅咒有多少种,却离不开两大类。其一就是巫蛊形成的诅咒。这一类诅咒,全得依靠巫蛊。

    在布下诅咒的时候,就把一些特殊的蛊虫释放在暗地里。一旦有人对实施了诅咒之地,进行了破坏。那么,那些事先布置在暗处的蛊虫,就会爆发,从而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法老的诅咒,就极有可能与巫蛊类的诅咒类似。象流传最广的杜唐卡门的诅咒,那些种了诅咒之人,被蚊子叮过后,不治身亡。案例中的蚊子,极有可能就是与巫蛊类似的菌。

    当然,最可怕的是另一类诅咒,那就是神魂类诅咒。

    当玄门修士,力量达到四品之后,神魂会有一次质的变化。之后的修练,更是侧重在了神魂上。因此,达到四品后的修者,神魂的力量已处于了一种恐怖的状态。

    一旦以神魂力施展的诅咒,四品以下的修者,根本无法破解。一旦碰触这类诅咒,一句话,百死无生。

    这才是这类神魂诅咒最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道青石门上的鬼王诅咒,张横细细探察,根本没有发现它上面留有巫蛊的痕迹。而自己的思感一触及,便会感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惊悚和恐惧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猛然意识到,这里的鬼王诅咒,应该就是神魂类诅咒。是某位古时的大能,留在此处。

    如果以自己的境界,或者是说在场众人的力量,确实是根本无法化解这道强大的神魂诅咒。要想进入,还真不得不按宋晓平的办法,用活人血祭。

    不过,在当日与圣女的交流中,张横却是看到过另一种破解神魂类诅咒的秘法,那就是以咒化咒。意思是说,只要有另一种神魂类的诅咒,就可以破解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用浅白的话来说,就象是以毒攻毒。

    如果换了别人,根本不可能用这种以咒破咒的方法。因为,谁也不会身上带有神魂类的诅咒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却不同,他先前在青花庄的瓷窑炼心炉内,立下宏愿,以至于让那上万名屈死女子,怨念所化的百美图副本,化为宏愿咒力,溶入了他那幅江山社稷图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因为前几天立碑建馆的承诺实现,让宏愿咒力,其中的一部分化为了因果之力,不但让江山社稷图开辟了一个空间。而且还生出了一株血蛇鬼芝。

    说到底,凝成百美图副本的怨念,其实就是一种诅咒,而且正是神魂类的恐怖诅咒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一点,张横的脑海陡地划过了一道灵光,那就是准备用留在江山图中的宏愿咒力,来化解眼前的鬼王诅咒。

    张横一步步走向了青石板,四周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身上。所有人的目光变得无比的炽烈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来到青石板前,张横全身陡地腾起了一圈鲜艳的粉红色光氲。他的手指,也缓缓地点在了那张巨大鬼脸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顿时,粉红色的艳光如煮如沸,轰然灌入了鬼脸额头那个奇异的符号里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异响骤起,鬼脸狂震,四周的甬道,更象是突然发生了地震一样,剧烈地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陡地,海水翻滚,甬道内的一切,象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搅动了,汹涌澎湃,耳边也仿佛是听到了亿万厉鬼的凄号,一股极度冰寒,极度阴森的气息,刹那弥漫了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?”

    所有人身形狂震,脸色一个个变得难看无比。眼前的情形,确实是有些惊骇,让大家的心都不禁提了起来,感觉上象是有不可预测的事情要发生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是时,一声巨响传来,青石板上的鬼脸,陡地睁开了两只如同铜铃般的巨眼,发射出了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,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