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4章 入九泉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,海水倒流,空间振荡,随着那巨大鬼脸的眼眶爆起刺目的光芒,眼前的青石板大门,竟然轰隆隆地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开了,这里的诅咒之门竟然自动开启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身形狂颤,被汹涌的水流冲击着,根本站不住身影。但是,每个人的心头却是惊喜若狂,青石门的自动开启,意味着这一道诅咒之门,总算破了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情也是激动之极。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随着自己驱动宏愿咒力,溶入青石板的鬼脸里,那股恐怖的感觉正在缓缓的消失。这让他心头大震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蕴含在青石板里的诅咒之力,正在消除。这也就是说,以咒破咒,自己终于成功了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青石板门升到了顶端,全部没入了甬道的上方,众人的眼前,出现了一个方圆有四丈的洞口。

    不过,洞口似乎有一层朦胧的薄膜所笼罩,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,而滚滚的海水,涌到洞口,象是被什么东西阻挡了一样,立刻全部反弹了回来,在洞口形成了一个个旋涡。

    大家也不急着进去,一个个稳住了身形,站到了离洞口十米之外,等待着四周海水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好半天,甬道内终于有所恢复,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凝聚到了那个洞口。

    “嗯,这是一道屏障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举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屏障,张横已遇到过好多次,当日在澳岛赵家祖坟,他和赵园园进入的时候,就曾遇到过。所以,此刻是毫不犹豫,就向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互望一眼,也不迟疑,立刻鱼贯着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的身形一触及洞口,那层朦胧的薄膜顿时荡起了层层涟漪,整个人却是刹那如同是波纹一样,消失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横已出现在了一片奇异的地方。只见,眼前是一片浑沌,视野十分的朦胧,仿佛空间到处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黑雾,一切景物,变得朦胧而模糊。

    不过,以张横天巫之眼的变态,仍是隐约地看清了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眼前的空间无比的广阔,一条宽达十数米的大河,横亘其中,大河也不知是流往何处,一直延伸向远处,目力难及。

    再看四周,荒芜之极,贫脊的大地,没有一株花草树木,甚至没有一丝绿色。除了裸露的石块沙土外,放眼就是一种苍凉的灰褐色。仿佛,这里是一处没有任何生命的荒地,一种孤寂,古朴而带着荒凉的感觉,刹那充塞了心神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,在这里,他确实是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。而且,一股死亡的阴影,如同是恶魔的爪子,深深地扼住了心神,让张横有种不寒而栗的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抬起了头来,目光望向了天际,身形却是不由陡地一震。

    天空也是灰蒙蒙的一片,看不到日月星辰,好象被一层灰幕给笼罩着,无比的压抑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这片阴沉沉的天空中,遥远处却有一座宫殿样的建筑,在天际浮沉。当凝目想细看的时候,那宫殿样的建筑,却变得虚无飘缈起来,仿佛那只是一种错觉,或是虚幻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充满了狐疑,眼前的情形,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,似梦似幻。

    正是时,身后又是一阵涟漪荡起,一群身穿潜水服的人,陆续从后面冒了出来,正是肖承源等人,他们终于也进来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眼前的情形,肖承源他们一个个尽皆一震,神情变得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通过了那道诅咒之门,竟然会进入到这样一片荒凉的地方。

    西西索索!

    一阵异响,肖承源,孙秋以及段虎和宋晓平,一个个脱下了身上的潜水服。

    这里既然已没有海水,自然不必再穿着厚重的潜水服,大家的身体总算是解脱了出来。

    脱掉了身上的累赘,大家都显出了轻松的神色。而没有了潜水头罩的阻隔,视野也变得更加的清晰。

    “血龟出,九九鉴,点海穴,入九泉!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眼眸却是渐渐地亮了起来:“难道这里是九泉,我们已进入了那些谒语的第四道关口?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还记得,刚才宋晓平说过,幽门血莲是九幽冥宫的门户。那么,现在已进入了幽门血莲,又通过了那道诅咒之墙。这岂不是说,已是到了九幽冥宫吗?

    他的目光再次望向了天际那朦胧的宫殿影子。虽然,他一时也搞不清,这座宫殿怎么会如此地诡异,竟然悬浮空中,还飘缈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是看到了宫殿的影子,至少说明已是到了宋晓平所说的那座九幽冥宫的范围。

    九泉是九幽的另一种说法。这岂不是说,自己这支队伍,已来到了九泉吗?

    “嗯,不错,我们应该是到了谒语中所说的九泉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宋晓平接了口,他此刻也正目光灼灼地望着天空中那座虚无飘缈的宫殿,脸现沉吟之色:“可是,入九泉又是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如果这个奇异的空间就是谒语中的九泉,但入九泉这个入字,却让大家有些猜不透。

    “我曾在家中的一本古藉中看到过,九泉其实有很多的名称,除九幽之外,还有黄泉之说。”

    孙秋接口道,目光从天际转向了眼前的那条大河:“黄泉也是一条河的名称,那是不是说,这条河才是九泉,入九泉的意思,是要入这条河?”

    他此话一出,顿时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眼前的大河上,一个个都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条河有问题!”

    突然,段虎皱眉道:“我感觉它让我有一种很危险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做为在水里捞生活的采珠门传人,段虎对水的感应自然比任何人都敏感,他已敏锐地觉察到了,这条河散发的一股森寒。

    “是的!这条河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洞察中,他清晰地感应到,整条河流蒸腾着一股极度森冷的凶煞,隐隐的,还有一股暴逆的气息在汹涌。这绝对是说,河里有凶悍的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让张横心中更加震动的是:伏以神尺此刻竟然失效了。

    一进入这片空间,手腕上的伏以神尺,那枚司南针竟然停了下来,完全不再转动。无论张横转向那个方位,它始终都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样的现象,是以前从所未曾发生过的,而停止不动的解释,也只有一个,那就是它对四周的气场感应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陡地一凛:感应不到四周的气场,这绝对违背了常理。

    那么,这岂不是说,这片空间是完全不同于外面的世界,它有着自己的规则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脸色变得很难看。对这处诡异的地方,更多了一份警惕。

    众人尽皆沉墨,张横和段虎两人的判断,让每个人的心中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进入了幽门血莲的门户,之后的线索,只有肖承源所说的那几句谒语。对此,大家都是有些西里糊涂,因此,对之后的去向,每个人心中其实都没什么底。

    然而,经历了这一路的凶险,所有人对这次寻宝之途,也更清楚地认识到了危机重重。此刻,面对这一片诡异而荒凉的空间,望着这条不知流向何处的九泉之河,大家确实是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!”

    还是肖承源最终做出了决定:“不管入九泉的意思是什么,我们如今还是沿着这条河走,看它到底流往何处,是不是能看出点什么端倪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!也只有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,同意了肖承源的建议。

    当下,十人分成了前后队,相隔十几米的距离,沿着河流的流向,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就在张横他们消失不久,空间又是一阵荡漾,一个身穿潜水服的人影,也出现在了他们原先出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人望望四周,沉吟了半晌,终于也沿着张横他们所走的方向,迅速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雾气弥漫,苍凉依旧,张横一众十人,亦步亦趋,沿河前进。四周的影像似乎是一成不变的荒芜,那条奔腾的河水,也是无止无休,就这么一直涛涛向前。所有人变得非常的沉墨,已是向前行进了大约半个小时,却一直没看到河水的尽头,更是感觉不到四周景物的变化,好象就是一直在原地踏步。如果不是偶尔看到河流岸边的弧度变化,大家都要以为自己是被困在某个诡异的阵势里打圈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前面队伍中的宋晓平,陡地停止了脚步,手指也指向了河边。

    “骷髅头!是人的骷髅头!”

    与他在一起的是孙秋以及三名带枪的船员,顿时一个个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不错,就在河边的一处浅滩上,他们看到了一个白森森的骷髅。一半埋在泥沙中,只露出嘴巴以上的部分。那黑洞洞的眼眶,正死死地瞪着众人,情形确实是有些诡绝。

    然而,当大家走向那骷髅,看清它的模样,让众人更加震憾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