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5章 海盗的遗踪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走上了前去,宋晓平捡起了沙滩上的那个骷髅,神情却是大变。

    骷髅确实就是人类的头骨。但是,这个头骨上,留下了无数的创伤,似乎是被什么动物的爪子抓出来的,脸上,额头上以及下巴等处,都留下了深入骨骸的爪痕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最让人感觉恐怖的是:在骷髅的头顶天灵盖上,竟然有五个整齐的洞,仿佛是有什么东西,硬生生地插入了天灵盖。

    宋晓平下意识地把手指伸入了那五个洞,正好完全可以插入。只不过,那五个洞的洞眼,显然比他的手指更粗,他的五根手指插在里面,显得特别的细小。

    “操!九阴白骨爪啊!”

    宋晓平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脸色已是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众人一个个神情凛然,从他手中接过那个骷髅,细细地看了起来,当手指试过骷髅头上的五个指洞后,也是人人骇然。

    “看来,伤害这人的东西,力量无比的恐怖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,心中也是不禁大凛。

    在人类的头骨中,天灵盖是最硬的一块骨头。就以张横如今的修为而言,他如果想击碎别人的天灵盖,这并不算是难事。问题在于:如果要他用手指在天灵盖上,硬生生地插出这样五个洞来,他自认也是办不到。

    击碎和插出洞,那完全是两回事,这是必须在手指上练过特别的功夫。象人们熟知的九阴白骨爪,之所以被江湖人士认为是歹毒的邪功,就是它修练指功时的阴狠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细细洞察着这个骷髅,张横猛地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这里还有几具骷髅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几名船员惊呼起来,他们趁着张横等人在查看骷髅的时候,在沙滩四周搜索了起来。在厚厚的沙石下,发现了四五个骷髅,以及一些散了架的骨架。

    “都是被洞穿了头骨!”

    看看这些被发现的骷髅,所有人的脸色更加的难看:“而且,你们看,好象头骨被什么东西的牙齿啃过。”

    宋晓平一个个仔细地察看着骷髅,不禁呸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新挖出来的几个骷髅头上,确实是有被牙齿啃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应该是遭到了某种凶残的动物袭击,这才会留下这样的创伤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心中已是有了判断:“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好象是……”

    肖承源此时在一具骨架的身上,发现了一个挂缀。是银制的项链,虽然有些腐蚀,但还是可以依稀地看清上面的图案,正是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死在这里的人,应该是当年林道乾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的眼眸亮了起来,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:“看来,当年林道乾的海盗船队,并没有完全覆没在那个大旋涡里,而是有一部分人,进入了这个秘境。”

    先前,在海面上看到幽灵船,肖承源一直在怀疑,当年的林道乾是不是全军覆没在大旋涡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这件挂饰,总算是解开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林道乾别名林凤。因此,他自号凤舞九洲,他的海盗也称为凤军,一向以凤凰为信物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把当年林道乾的一些典故说了出来,最后道:“这几具骷髅上,带有凤凰的标志,就足以说明,他们就是当年林道乾的手下。既然他们在这里出现,这也更是说明了一个情况,那就是当年的林道乾,确实是进入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肖承源的神情更见兴奋:“而这也说明了一点,我们并没有走错,这里就是诺亚冥舟埋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孙秋以及段虎和宋晓平等人,一个个纷纷点头,人人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大家都仅是在猜测这里就是当年林道乾所到之处。直到现在,看到了那位大海盗留下的痕迹,心中才算是真正确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沉浸在了兴奋中,一个个从肖承源手中,接过那片银凤挂缀,传递着细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小心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张横陡然发出了一声怒喝。同一时间,他手中的伏以神尺,赫然化形,猛地甩手飞出,化为一道黑光,向着河边怒掷而去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水声爆响,原本还算是平静的大河里,猛然冲起数柱水浪。几团黑影,携着冲天的水花,向着岸边狂扑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惨号,那五名船员,仍在沙滩上四处寻找,想找到其他的遗留物。

    此刻,离河水最近的那人,已是被其中的一团黑影,猛地扑倒。

    顿时,惨呼骤起,鲜血怒溅,那名船员头顶刹那爆起了一团血花,整个人却已是软软地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畜生,是海狒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暴缩,心中惊怒交加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看清,从河里窜出来的,正是先前在海底遇到过的海狒。

    不过,这几头海狒,显然与外面海底的又有些不同,不仅身形更加的巨大,比先前那只被段虎杀死的整整高出了一头,而且,一只只凶目如炬,眼瞳血红,身上的鳞片,更是闪烁着如同是青铜一样的奇异光泽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几头海狒,手臂更是有异,垂下来完全超过了膝盖。而它们的手掌,尤其的巨大,就象是两只大蒲扇。

    那尖尖如同匕首的指甲,更是骇人之极,仿佛是五柄利刃。

    此刻,其中一只海狒的手掌,就如同是插西瓜一样,插入了那名船员的脑袋,在它的头顶上,深深地插了进去,情形实在是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张横射出的伏以神尺,虽然击中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但是,这怪物的体表,那层层的鳞片,确实是强悍之极,伏以神尺竟然只是削落了一大片鳞片,却根本没有能伤到它身体。

    “操,就是这种东西!”

    所有人尽皆震骇,他们现在总算是明白了,沙滩上的那几具骷髅,头顶上的爪洞是如何产生。

    “这些玩意是海狒中的海狒帅!大家小心。”

    张横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这些海狒,张横心头咯噔一下。他已认出了这些海狒的品种。

    海狒是一种有着强烈等级观念的异种,每一个海狒群,都会有一只海狒王,是整个海狒群中最强大的存在。之下,就是海狒帅,一般一个种族会有十到数十头海狒帅。其他的才是普通的海狒。

    海狒实力的强弱,主要看它体表鳞片的颜色。一般的海狒鳞片尽皆是黑色,一旦力量达到海狒帅,鳞片就会是青铜色。至于海狒王,鳞片据说已是如同黄金的颜色。这是张横当日所看到的那本古藉中所记载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这条诡异的河里,竟然就生活着海狒帅级别的玩意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正是时,从水里窜出来的海狒帅,一只只怒嘶狂吼,朝着众人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冲锋枪的枪声响起,剩下的四名船员,已是个个目眦欲裂,举起手中的冲锋枪,朝着海狒帅狂扫怒射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工作多年,已是情如兄弟。现在同伴惨死,确实是让他们对这些怪物仇恨之极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们无比震憾的却在后头。

    哒哒哒的冲锋枪子弹,射在那几头海狒帅身上,溅起漫天的火星,却根本伤不了它们。这些东西身上的鳞片,硬如钢铁,除了偶尔几片被打落外,根本无法洞穿它们的身体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海狒帅更加的暴怒,昂首怒嘶,不顾一切地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随着它们的狂吼,大河中的水突然沸腾起来,无数的旋涡,猛地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一头头海狒从河底狂窜而上,向着岸上怒扑而来,看数量竟然不下上百头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里全是海狒帅!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剧震,心头的震骇已是无以复加。如此恐怖数量的海狒帅,以它们浑身刀枪不入,坚若精钢的身躯,若是被它们围上,在场的人几无幸理。

    “镇海印!”

    张横怒吼,手指一指,镇海印刹那现形,金光大耀,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声,就向冲过来的海狒帅砸去。

    顿时,惨号迭起,凄呼震天。刚冲上岸的两头海狒帅,被镇海印当头砸中,刹那筋断骨折,凄呼着惨死当场。

    段虎,肖承源以及宋晓平和孙秋等人,也立刻出了手,几人果然都是有隐藏的手段,一个个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,向扑过来的海狒群狂攻猛击。

    孙秋手一翻,一只木头雕刻的牛形动物,陡然抛向了空中。

    黑光暴逸,哞哞怪叫骤起,那只木雕凌空化形,竟然已变成了有丈许长短的牛形怪兽,朝着海狒群狂冲。被它碰着擦着的海狒,顿时如同是烂木桩一样抛了起来,身在空中,狂喷鲜血,摔下来时已是抽搐着一命呜乎了。

    宋晓平的手中,已多了一柄巨大的铁伞,刹那旋转如沸,形成了一柄巨轮,如同是搅肉机一样,狂卷怒旋,碰到这柄巨伞的海狒,刹那血肉四溅,惨号着化为了一堆血糊糊。

    段虎仍是手持匕首,整个人却如同是游鱼一样,在海狒群中游戈。不过,他所到之处,必然会有凄厉的惨号响彻,更是会有海狒轰然摔倒,喉咙处已是多了一道血痕。却已是被段虎给抹了脖子,割断了喉管。

    肖承源的身后,猛地暴起了一团金光,一个朦胧的金刚罗汉身影现形,怒目圆睁,形象实在是凶悍。

    他双拳怒舞,拳劲竟然怦怦如雷爆响,被击中的海狒,顿时如同是稻草一样狂飞了起来,摔下地时,已是瘫软成了一团烂泥。

    一时间,河滩边枪声大作,惨号迭起,一场生死搏杀在刹那间展开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他们却不知道,就在众人奋力搏杀海狒的时候,此时此刻,在这片空间里,又发生了一些异变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