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6章 梅绽篱外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一阵荡漾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荡起,十数个黑影,陡地出现在了这片诡异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些人尽皆穿着潜水服,当他们看到眼前的情形,一个个不禁身形一震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九幽冥宫,九泉之河!看来,我们已到了核心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,狂笑不以:“真是天助我也,这一路上都有人为我们做急先锋,倒是省了很多的麻烦,哈哈哈!”

    狂笑声中,这一众人也迅速地脱掉了身上的潜水服,露出了他们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些人的打扮很是怪异,全是黑衣黑裤的紧身武士服,头上也都蒙着面纱,根本看不到他们的样貌。但是,这些人个个目光阴厉,气息绵长,显然个个都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十几名黑衣人迅速向四周散开,占据了有利的地形,在旁边警戒起来。

    那位声音沙哑的黑衣人,正是这支队伍的头领,他目光阴厉地望望四周,最后落在了眼前那条大河上:“嗯,按那份记载,目的地应该与这条河流有关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从怀里拿出了一片古朴的圆形铁片,看起来象是个八卦。但是,上面并没有八卦的图案,反尔是刻满了一些怪异的文字,如符如篆。

    黑衣人神情变得凝重起来,他细细地摆弄着手中的铁片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“嗯,应该是这样!”

    黑衣人喃喃着,陡地手指就点在了铁片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铁片剧震,光芒暴逸,一柱血色的暗芒,轰然射到了眼前的大河里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空间剧震,河水刹那鼎沸,河水的中央,一个巨大的旋涡,陡地出现,缓缓地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隆隆隆!

    旋涡越旋越快,越旋越大,发出了震天的咆哮声,无数的幻影,在旋涡中出现,最后竟然隐隐地现出了一座宫殿的虚影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果然在这九泉底下!”

    沙哑的声音疯狂地大笑起来,目光变得炽烈无比。

    出现在旋涡里的那座宫殿影像,与天际那朦胧的宫殿如出一辙,仿佛是天际宫殿映在水中的影子。只是,让人奇怪的是,这个影子,看起来比天际那座在云雾里的宫殿更真实,实在是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沙哑声音的黑衣人也不再迟疑,举步就向大河走去,一步踏入了旋涡里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刹那,他的身形就卷入了旋涡的中心,消失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四周的一众黑衣人也不犹豫,一个个迅速跟上,鱼贯踏入了大旋涡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这些人就完全消失在了这片诡异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黑雾里,一个身形缓缓地浮突了出来,正是刚才张横他们之后,进入此地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此刻,他也是一身的黑衣,脸上蒙着面纱,如果黑衣的式样并不是紧身劲装,几乎与先前的那些人装束相同。

    他刚才并没有走远,一直在寻着张横他们的行踪行进。然而,他怎么也没想到,在自己之后,竟然还会有人进来。而且,跟来的会是一大伙。

    最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是:这些后来者,似乎对此地的环境非常的熟悉,竟然在九泉河中弄出了这样一个大旋涡,并且就这么直接走入了河底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那人的目光变得怪异起来,眼眸中现出了思索的神色:“难道真正的入口就在河底?这些人本就知道开启河底秘道的方法,那人手中的铁片,就是钥匙?否则,他怎么能弄出这样的一个旋涡来?”

    无数疑问在那人心中缭绕,渐渐的,他的眼眸变得炽烈起来,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绝决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半晌,那人似是做出了决定,缓步走到了大旋涡前,一步就踏入了其中。顿时,他的身形也消失在了大旋涡里,四周再次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,轰轰轰!”

    在张横他们所在的河滩边,战斗仍在继续,枪声,轰鸣声,惨号声连绵不断。一头头海狒的尸体,横七竖八地躺倒在河滩边,血肉横飞,情形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从河里窜上来的上百头海狒,此刻已是被屠杀近一半。但是,这些生物确实是凶悍之极,同伴的惨死,不但没有吓退它们,反尔更是激起了这些东西的凶性。嚎叫着,凄吼着,朝张横他们扑击过来。

    张横这边现在也不好受,剩下的四名船员,有两人遭了殃,被海狒撕成了碎片,其他两人,只好在张横他们的掩护下,远远地退到了岸上,手中的冲锋枪更是疯狂地扫射,狙击从河水里不断冒出来的海狒。

    肖承源,孙秋,段虎以及宋晓平和张横等人,现在也是个个脸现疲惫,甚至段虎和宋晓平两人,身上也多了几道爪痕,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开玩笑,面对如此恐怖,实力又如此强悍的海狒群,纵然是大家竭尽全力,却也是一个个消耗巨大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里暗暗叫苦。现在的他,可以说已是使尽了全身的懈数。头顶火狐内丹现形,身周十二巫祖幡形成了一个昏天黑地风水阵,把所有人包裹在了其中。翻天印更是轰然怒舞,不断地砸向冲过来的海狒群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他的风水阵保护,只怕大家能坚持的时间更少。

    甚至暗地里,张横已是偷偷地拿出了御兽哨,施展当日邱纯玉翻译的秘法,想用御兽哨来控制这些凶兽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片空间无比的诡异,张横的御兽哨,受到了空间某种奇异能量的影响,竟然效果大减。只有窜到面前的海狒,才会直接受制,对于数米外的这些家伙,根本没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眼看情形越来越危险,河里的海狒仍在源源不断地窜出来,众人的心头尽皆无比的沉重。谁也不知道,这场战斗会是个怎么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以如今的形势下去,要是河里的海狒杀之不尽,斩之不完,大家就算不被这些畜生抓死,也会被活活累死。

    可是,问题在于:在这样诡异的地方,众人根本无法逃遁,完全只有硬拼的份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陷入困境的时候,突然,河水陡然有了变化。原本还算是平静的大河,猛然汹涌起来,整条河流,象是骤然间被什么搅动了。隆隆隆地咆哮沸腾,河水也向着大家来的方向,倒灌奔腾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那些已似发了疯的海狒群,轰然一只只浑身剧震,目光也猛地转向了大河,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下一刻,海狒群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招唤,一只只卟通卟通跳回到了河里,刹那没入了滚滚的河流中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所有的海狒,竟然就这么退了个一干二净。如果不是河滩上,还残留了数十具血肉模糊的海狒尸体,大家都要以为,刚才的一切都是幻境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怎么回事?这些玩意怎么都退走了?”

    场中众人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一个个满头的雾水。对于此刻发生的情形,确实是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以那些海狒群的凶悍,完全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。怎么就莫名其妙地退走了呢?

    “上流可能出现什么问题了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凛冽地望向了河水倒流的方向,脸上现出了沉吟之色:“否则,海狒群不可能在河水出现异常的时候,就突然全部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看来那边确实是出了什么事!”

    孙秋点头,抹了抹脸上的血迹:“肖老大,要不我们回去看看?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肖承源。河水出现的异变,让所有人心中又惊又疑,大家都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在如今前途缈茫,不知该往何处的时候,任何一丝线索,大家都不想放弃,也许,那里就是他们要找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稍一沉吟,肖承源终于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当下,众人稍稍休息,各自整理了一下装备,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。

    两名船员更是趁着这个时间,把死去的同伴埋在了岸上的沙石堆里。

    张横也没闲着,暗暗拿出了梅花金钱,在掌心里卜了一卦。然而,占卜的卦相,让张横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梅花钱显示的卦象是梅绽篱外。

    “梅绽篱外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:“梅花绽放在篱笆外,这岂不是说,好花出在了别人家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咯噔一下,按照这卦相的指示,这次寻宝,似乎另有其人,否则,自家种的梅花,本应该是自家来享受。可现在,梅花绽放到了篱笆外,却被别人得了好处。那么,这岂不是说,另外也有人也在与自己这边暗中竞争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,他立刻想到了,在打开幽门血莲时,自己突然感应到后面的那个人影。虽然,张横当时立刻察觉,并马上冲了过去,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不过,此事一直是他心中的结。所以,这一路进来,也是一直在暗暗留意。只是,之后他却并没有再发现有可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占卜到梅绽篱外的卦相,让他的心不禁再次警觉了起来。

    稍事休息,大家再次整队出发。但是,当向回走时,众人更是感觉到了河水的异变,所有人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无比,每个人都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