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7章 捷足先登
    越是往回走,河水的沸腾更甚,奔流的速度也更急,仿佛前方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搅动了河水,让大河滚滚地往那里倒灌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确实是有些反常。众人刚才从那边过来的时候,自然是看过大河的流向,从地势来看,大河就是朝着这边奔流的。此刻,逆向流转,而且水势如此汹涌,确实是违背了常理。

    眼见这样怪异的景象,大家都不由加快了脚步,一心想知道,到底前方出现了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一路走得很顺利,河中也再也没有海狒等凶兽冒出来。大约十多分钟,众人已来到了原先出发的地方,那里有几个矿泉水瓶,被埋在地上,只露出半个瓶身,这是大家离开时做的标识。

    然而,一来到那里,众人尽皆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这段河面上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,足足有数十米的范围,河水咆哮,怒浪翻滚,仿佛河底出现了一个无底洞,正在把整条河流的水源,滚滚地吸入其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随着大旋涡的怒旋狂转,水气蒸腾,空间扭曲,无数的影像,从大旋涡中浮突出来,如梦似幻,诡异之极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在那旋涡的中心,似乎还有一座宫殿的虚影在浮沉,与天际的那座朦胧宫殿,相映成趣,分不清那是真,那是假,或者两者本来都是幻影。

    “入九泉,入九泉!难道所谓的入九泉,真正的含意就是要进入这条九泉河的河底吗?”

    众人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,大家陡然都想到了那句谒语中入九泉这句话:“而且,这个大旋涡的所在,就是进入九泉河底的门户?”

    可是,问题又来了,这个大旋涡,怎么会出现?在大家离开这里的时候,完全没有这处旋涡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又惊又疑,又是感觉心中震动。

    “嗯,光站在这里也没用,让我来试试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孙秋陡地一挑眉,举步走向了那个大旋涡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手一翻,掌心已多出了一只木制的雕像,形如一条小蛇,却腹生双翼,形象非常的怪异。

    孙秋手指一点,指尖逼出了一滴鲜血,滴在了木头小蛇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顿时,血芒一闪,鲜血被木头小蛇吸收,它原本漆黑的身形,陡地爆起了血芒,一对眼瞳中,也现出了一抹血红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小蛇嗖地一下,从孙秋的掌心飞了出去,直接射入了大旋涡里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大旋涡上,死死地瞪着小蛇消失的方向。

    孙秋却是微微地闭起了眼睛,神情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这条木制的小蛇,正是鲁班术中一项非常强悍的秘法,谓之藏灵术。能把自己的意念溶入其中。

    当释放出小蛇,它所看到的所有一切,都能反馈到主人的意念中。相当于是一个身外化身,在探察等方面,有着不可思议的作用。尤其是象现在这样的情况,大旋涡中凶险不明,有了它提前探路,可以把里面的情形,探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通道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孙秋陡地睁开了眼来,神情中现出了兴奋之色:“肖老大,这个大旋涡下,果然有玄机,可以容人进入。”

    “好,秋少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精神大振:“那我们就从这里下去。”

    当下,众人也不犹豫,孙秋一马当先,第一个跃入了大旋涡,其他人也相续跳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眨眼间,所有人都消失在了大旋涡里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眼前一黑,身周传来了一股巨力,似乎要把身体扯碎,意识也在这一刻出现了瞬息的模糊。

    不过,一切仅仅只是刹那,当所有的感觉消失,张横身形一震,感觉上,自己象是进入了一片漆黑的通道,又仿佛是在穿越一个时空,眼前什么也看不到,除了漆黑还是漆黑。

    “阴阳界?这里就是阴阳界吗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先前进入大旋涡的那伙黑衣人,已出现在了一片雾气笼罩的空间里。望望四周浓得化不开的雾气,沙哑的声音哈哈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片雾气,确实是非常的诡异,一眼看不到尽头,目力所及,也就只有身周三四米的距离。而且,四周的雾气中,有无数个黑白相间的旋涡,正在急剧地旋转。

    处身于这片雾气,就如同是在水中一样,身周粘稠无比,好象是陷在淤泥里,很是让人压抑。

    但是,望着眼前的情形,沙哑嗓子的黑衣人,却是无比的兴奋,他立刻判断了出来,这里就是他们要进入的阴阳界。过了阴阳界,那就是此次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黑衣人也不犹豫,再次拿出了那片铁片,手指轰然点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铁片光芒暗逸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刹那荡漾开来,铁片的上方,也浮突出了一幅朦胧的光影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光影扩展,波纹振荡,迅速向四面八方漫延。下一刻,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随着光影的延伸,四周的雾气如煮如沸,却象是沸汤泼雪一样,浓得化不开的雾气,一触及光影,就这么迅速向两边退却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这片雾的海洋,就现出了一条通道,缓缓地向前延伸。

    雾气的尽头,一座宏伟的宫殿出现在了那里,高高的玉石台阶,金光闪耀的大门,在金壁辉煌的殿宇上,赫然挂着一块匾额,上面用古代的篆字写着四个金晃晃的大字:九幽冥宫!

    “哈哈,九幽冥宫,九幽冥宫,总算找到九幽冥宫了!”

    沙哑的声音疯狂地大笑,眼眸里也暴起了炽烈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众黑衣人也是个个兴奋,人人喜形于色。他们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沿着那条光影开辟出来的通道,迅速穿过雾气笼罩的这片区域,向宫殿奔去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九幽冥宫!”

    后面的雾气一阵微微的扭曲,另一个黑影从雾气里浮突了出来,正是随他们进入大旋涡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微微一凝,望着窜入通道,奔向宫殿的那伙黑衣人,神情变得怪异无比。他确实是没有想到,前面的这伙人,竟然真的找到了九幽冥宫。

    “看来,他们手中确实是有打开此处秘地的信物。”

    黑影喃喃着。现在,他已完全可以确定,前面黑衣人队伍,掌握着一些外人不知的秘密,对此地的情况,应该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微一迟疑,黑影的身形变得朦胧起来,与四周的雾气,似乎已溶成了一体,他也不再犹豫,偷偷地缀在了这伙黑衣人的身后,向宫殿而去。

    宫殿有前后两层,最前面的那一层,宫门洞开,可以一眼看到里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四根盘龙的巨柱,白玉石的地板,最中央的地方,还有一张玉案和一把玉石制成的龙椅。

    前面的黑衣人队伍,沿着光影的通道,毫无阻碍地走到了宫门口。他们也丝毫没有犹豫,迅速进入了宫殿,向着最上方的那张玉案和龙椅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领先的那个沙哑嗓子黑衣人,已走到了玉案边,目光凝聚在了玉案上。在那里,放着一只漆黑的玉盒,上面写满了繁杂的符篆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里面应该会留有什么好东西吧!”

    沙哑黑衣人得意地笑道,手中的铁片指向了玉盒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光柱射下,黑玉盒子暗芒狂逸,盒盖上的那些符篆如同是活了过来,刹那狂闪怒舞。

    噼叭!

    玉盒自动打了开来,露出了里面一枚方圆有尺许的黑色玉印,印柄上雕着一只狰狞的鬼头,一股极度冰寒的气息,也陡地散逸出来。

    “地狱掌君印!”

    黑衣人伸手拿起了玉印,细细地端详起来,眼眸中渐渐地现出了兴奋的神色:“哈哈,这回可是捡到宝了。”

    黑印的印面上,刻划了无数图案,细细看去,可以看到,那是十八幅地狱受刑的影像,惟妙惟肖,形象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然而,一看到这些,沙哑黑衣人立刻明白了过来,这枚地狱掌君令是什么,正是掌控此地阵势机关的一枚印符。只要拥有了这枚地狱掌君印,他就可以完全掌控此地的所有阵势和机关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黑衣人狂喜不以,他那里还会犹豫,指尖立刻滴出一滴精血,滴在了黑玉印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玉印血光狂闪,刹那爆起了一团黑芒,把黑衣人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是老夫的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续尔,黑衣人肆意地狂笑起来。与他一起来的其他人,一个个神情肃然,分列在他身周两边,却谁也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得到了这里的阵势中枢!”

    宫殿外的阴影里,那个朦胧的黑影一直暗暗地偷窥着宫殿里的情形,脸色变得很是难看:“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突然下面的雾气里,陡地荡起了层层的涟漪,几个人的身形,也缓缓地从雾气里浮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也来了!”

    隐藏在阴影里的黑影身形一震,神情刹那变得无比的古怪:“这回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不错,从雾气里冒出来的,正是孙秋,肖承源以及张横和段虎宋晓平他们。只是,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,此时此刻,已是有人比他们捷足先登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