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8章 祸起萧墙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张横以及孙秋等人,一现出身来,立刻看到了四周的这处雾气的海洋,顿时一个个脸现诧异。尤其是感受到,雾气中那一个个黑白相间的旋涡,更是让人感觉诡异。

    象这样的现象,在其他的地方,确实是从来未曾见到过。

    但是,刹那的愣怔,众人的神情陡地一凛,大家也立刻发现了雾气中有一道光影的通道,一直延伸向远方。所有人的目光猛地一凝,不约而同地望向了那里。

    下一刻,众人神情剧震,大家立刻看到了通道尽头的那座宫殿,也看到了宫殿上悬挂的九幽冥宫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九幽冥宫,难道我们已到了目的地?”

    肖承源脸现狂喜,就要向通道走去。

    但是,身形刚动,他的脚步却是轰然一滞,因为,他突然看到了宫殿里的那一众黑衣人:“这怎么可能,九幽冥宫中怎么会有人?”

    肖承源这回是真的惊呆了,他是做梦都想不到,神秘的九幽冥宫中,竟然会有人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一边的张横,孙秋,以及段虎和宋晓平等人也是个个身形剧震,脸色猛地变得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“是江畔篱红那老家伙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张横脸色骤然而变,他终于认出来了,宫殿中站在玉案前的那人,正是乙贺流在台岛这边的负责人江畔篱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子,想不到你竟然也来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嗓子沙哑的黑衣人,已扯掉了脸上的蒙面纱布,露出了真面目,正是江畔篱红。

    他目光怨毒地望着张横,眼神中满是仇恨:“小子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,哈哈哈,这回看你怎么死!”

    “你,你,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肖承源此刻也是脸色大变,但是,他的目光却并不是落在江畔篱红身上,对于江畔篱红,肖承源并不认识。他目光死死地瞪着江畔篱红身边的一个黑衣人,神情惊骇之极。

    “咯咯,肖哥哥,怎么,不认得我啦!”

    那黑衣人突然咯咯娇笑起来,一边缓缓地拉下了脸上的蒙面纱布。

    顿时,一张妖娆妩媚的俏脸,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,大家也不禁神情一阵怪异。因为,这个黑衣人,竟然是肖承源的那位女友燕子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?”

    肖承源总算回过了神来,陡然厉喝。

    “咯咯,肖哥哥,我本来就是乙贺流的人呀!”

    燕子嫣然巧笑,满脸嘲讽地望向了肖承源,眼眸里浮起了一抹不屑和轻蔑:“咯咯,不然,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肖承源气得浑身哆嗦,一张老脸也涨成了猪肝色。他就算是傻瓜,此刻也已明白了过来,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,原来是乙贺流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卧底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娘们,原来你接近我,是想跟着我们来这里寻宝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又气又急,差点肺都要气炸了。他是做梦都想不到,一直受自己宠爱,被自己呵护有加,也是无比信任的这个女人,竟然会是倭鬼埋在身边的一枚棋子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姓肖的,你还以为你那几个臭钱能吸引老娘吗?”

    燕子脸上的不屑更浓,她无比轻蔑地瞟了肖承源一眼:“如果不是知道你得到了诺亚冥舟的一些消息,知道通往这里的海路,谁懒得你这头猪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,你这臭娘们!”

    肖承源这回是真的要气得吐血,差点一口气憋住,当场昏死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我是臭娘们,那你又算什么?”

    燕子笑得更加的得意了:“不知是谁喜欢舔老娘的脚趾?咯咯咯!”

   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肆意地狂笑起来,透露出了她与肖承源之间的一些闺房秘事。这下,却是要把肖承源给气得爆体,手指指着她,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如此的不要脸,肖承源还真不敢再骂她,要是再骂,只怕她会把更隐秘的事都捅出来。到时,他的这张脸就真的要包毛笋壳才能见人。

    燕子真名其实叫江岛燕子,是乙贺流中特别训练的探子,本身的力量虽然并不如何,但是,天生的媚骨,又学得一身的媚惑之术,在男女之间更是有特别的天赋。

    肖承源自从几年前,在一次酒宴上,偶然与她邂逅,便被她迷得神魂癫倒。之后的几年里,更是把她当成了心肝宝贝,宠着她,爱着她,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掌心怕摔了,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

    至于肖承源所有的秘密,也在这几年里,被江岛燕子软磨硬泡地,全部泄了底。甚至他的那些宝藏,也全都被这个女人所探知。

    对于肖承源来说,他是真的把这个女人当成了自己的心腹。

    只是,事到如今,肖承源终于明白了这个女人的目的,他是后悔得吐血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算我肖某人瞎了眼,养了你这头狐狸精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终于缓过了气来,眼眸里满是血丝。他现在是恨不得把这个臭娘们撕成两半。

    不过,望着在宫殿里的一众黑衣人,肖承源的神色急剧地变化起来,他心中还有一个老大的疑团,那就是这些人,怎么会比自己早一步进入这里?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那里还会犹豫,立声喝道:“臭娘们,你就算是知道了我的秘密,但你们怎么可能比我们先一步进来?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,张横等人也是一个个神情一震,想到了同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以先前的情况来看,此地的秘密,似乎连肖承源都不清楚。那么,跟踪在自己队伍后面的乙贺流倭鬼,又如何能知道?

    “哈哈,小子,就让你们做个明白鬼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江畔篱红哈哈狂笑起来:“告诉你们也不要紧,关于九幽冥宫,诺亚冥舟的消息,我们比你们知道的还多。不过,我们却偏偏缺少了找到此处的路线,一直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一次偶然的机会,听闻你肖承源曾挖掘到了当年大海盗林道乾在寿山的藏宝。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继续道,他显然是得意之极,很想在众人面前闲摆一下,所以,也根本不隐瞒这些:“据我们所掌握的信息,当年的林道乾可能知道诺亚冥舟的消息,他最后的去向,并不是被土炮意外炸死,而是去海外寻找诺亚冥舟了。因此,你得到了他的宝藏,极有可能,也得到了这些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老夫才让燕子接近你,想从你那儿探得秘密。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嘿嘿冷笑:“那知你这家伙是个见了女人就骨头软的东西,燕子只是稍稍使点手段,你就魂儿也没有了,所有的秘密,就一骨脑儿都吐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脸上的不屑和嘲弄之色更浓,望向肖承源的眼神也完全就象是在看一个白痴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确实就是事实,乙贺流在台岛这边扎根多年,更是有当年侵占此地的经历。因此,这么多年来,确实是收刮到了许多隐秘。

    当年台岛一个玄学世家被他们灭族,就从其中得到了有关诺亚冥舟的消息。他刚才打开九泉河河底的大旋涡,开启进入九幽冥宫的那片铁片,就是从当时灭族的玄学世家搜出来地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,江畔篱红也已对此中的秘密,摸了个透。只是,正如他所说的那样,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他们唯独缺少的,就是找到诺亚冥舟的确切地点。

    现在,一切都已在掌握中。因为有肖承源他们的带路,江畔篱红有江岛燕子这个内应,很轻易地一路追踪,终于进入到了这里。并抢先一步,来到了九幽冥宫,还获得了地狱掌君印。

    可以说,如今的肖承源他们,已是完全没有了利用的价值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江畔篱红神情刹那狰狞了起来,目光扫过肖承源他们,最后落在了张横身上:“姓张的,我们的帐现在可以算一下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凛冽无比,体内真元轰然鼓荡,已是暗暗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倭鬼乙贺流的家伙,张横心中也是充满了恨意。上回在凤瓴山水潭被他暗算,之后又在瓷窑的炼心炉被困。此刻再次相遇,确实是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张横一声厉喝,手指轰然一指,镇海印刹那现形,就朝着上面宫殿里的江畔篱红怒砸而去。

    “老子要杀了你这臭娘们!”

    肖承源也是怒不可歇,身后金光暴舞,金刚罗汉的化身赫然现形,携着一股风雷之势,就向前面冲去。

    段虎,孙秋以及宋晓平和剩下的那两名船员,自然也没有丝毫犹豫,有人捷足先登,他们也意识到了此时乃是你死我活的时刻。所以,众人齐心协力,猛然向江畔篱红他们,发出了猛烈的攻击。

    哒哒哒的枪声响彻,空间振荡,情形刹那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“哈哈,萤火微光,也敢在老夫面前献丑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,却是丝毫没把张横他们的攻击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陡地手指一指,那枚黑玉掌君印轰然怒舞,猛地悬浮到了他的头顶:“哈哈,老夫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,你们所谓的十八层地狱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肆意地狂笑,陡然念道出了一段扭涩的音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地狱掌君印黑光暴逸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刹那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幕无比震骇的情形,却是陡然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