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9章 岛臼和油锅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地狱掌君令发射的光芒,宫殿外的雾气刹那汹涌如沸,雾气中的一个个旋涡,陡地扩散开来,骤然间笼罩住了整片雾海。

    “啊!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正冲向宫殿的张横以及肖承源等众人,身形轰然一滞,脸色也一个个顿时变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眼前的那条光影通道消失了,一团雾气轰地一下笼罩住了众人。大家只觉眼前一黑,似乎是被卷入了一个巨大的雾气旋涡里,视野一片模糊,根本看不清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当四周的景物清晰起来,张横的神情骤变,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四周的环境已然完全改变,没有了宫殿,更是没有了江畔篱红等人,自己处身在了一个巨大的半圆形空间,方圆有上百平米,就如同是一只巨型的捣臼中,看起来很是怪异。

    目光扫过四周,这只巨型捣臼的四壁和底部,黑黝黝的一片,仿佛它完全是某种金属所铸造,用手碰了一下,果然发出了一种沉闷的金属声。

    头顶上方,是一层浓的化不开的雾气,此刻正如煮如沸,似隐隐的,一股极度危险,极度恐怖的威压,正在凝聚积蓄。

    再看周围,肖承源以及孙秋和段虎,宋晓平四人,已不知踪影。幸好,那两个带枪的船员,还在张横的身后,正满脸惊疑地打量着四周,神情有些惊惶。

    “张少,怎么回事?我们怎么到了这个鬼地方了?”

    两名船员这个时候也看到了张横,顿时象是看到了救星,连忙冲了过来,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诡异的事情太多,两名船员纵然跟随肖承源多年,本身也是特种部队出身。

    但是,面临如此诡异的环境,仍然是让他们感觉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“李队。吉副,没事,你们不要离开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张横还记得这两名船员的名字,李队名叫李翔鸣,是这次出海船员中的队长,据说当年曾在英吉尔皇家海军学院进修过,又在台岛的海军服过役,是名老船员了,算起来也是肖承源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另一名吉副,正是游艇的大副,名叫吉金秋,也是位海军的退役军人,今年三十五岁,是整艘游艇中的主干。

    此刻,见自己和这两人被困在了这诡异的地方,张横自然要维护他们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张横手指陡地一点,镇海印轰然现形。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张横一声怒叱,镇海印携着风雷之声,就砸向了四周的一堵墙壁。张横想看看,是不是能凭着镇海印的力量,直接破开这里的屏障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,整个半圆形的空间,剧烈地振动起来。但是,那堵被攻击的墙壁,却是纹丝不动,甚至镇海印砸过的地方,连个印痕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屏障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挑起,心中很是震动。能抗衡镇海印攻击,这里的屏障绝对的可怕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正是时,头顶上空的那层雾气,猛地翻滚起来,丝丝的电弧,如同是万千条游蛇,狂窜怒闪,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,也轰然高涨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脸色大变,陡地感应到了上空似是有一股极度恐怖的力量正在积蓄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做出任何的反应,这个时候,轰隆隆巨响骤起,眼前一片电弧怒闪,无数的雷霆,已轰然砸下。

    “快,到我身边来!”

    张横大喝,一把拉住了李翔鸣和吉金秋两人,手中镇海印轰然一指,已悬浮在了头顶,护在了三人的上方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雷声如爆,空间振荡,一波怒雷从天而降,刹那砸落下来。

    地面狂震,天地翻转,这一刻,这片半圆形如同是捣臼的空间里,已被万千雷霆所覆盖,似是要把所有的一切摧毁。

    “操,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在另一个奇异的空间里,此时此刻,肖承原,段虎以及孙秋和宋晓平四人,也是个个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当雾气翻滚,黑白相间的旋涡笼罩住他们的时候,他们也完全失去了方向。等意识有所恢复,四人已是出现在了一片无比诡异的地方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他们处身于一只大锅状的空间里,方圆近百多平米,四个人就在大锅的锅底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确实是让四人又惊又疑,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就算是那些倭鬼要对付自己,也不必弄出一只大锅,这算是什么?

    正迟疑间,这个时候,大锅上方的雾气一阵翻滚,刹那,整只巨锅轰然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你们看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孙秋陡地大叫,手指指向了大锅的底部。

    在那里,原本似乎有一滩黑漆漆的液体,也不知是什么东西。此刻,那滩液体象是突然被煮沸了一样,正滚滚地鼎沸,冒起了滚滚的黑烟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随着那滩液体的沸腾,它竟然迅速涨高,就如同是海水涨潮一样,从原先只是锅底的极小一部分,刹那涨到了大锅十分之一的部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无比灼热,无比炽烈的热度,轰然膨胀,四周的空气,也象是被燃烧了一样,顿时变得焰芒炽炽,仿佛要把一切熔化。

    “擦,这是准备把我们煮成烤猪肉,快走!”

    段虎呸了一口,忙不迭地沿着大锅的圆壁,迅速向上攀去,远离这锅底漫上来的灼热液体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顿时醒悟过来,一个个跟着段虎,连忙向上攀去。

    但是,下面锅底的液体,却仍在不断地上涨,只是眨眼的功夫,已然是涨到了巨锅形空间的一半。

    热浪滚滚,焰芒冲天,原本黑色的液体,此刻在沸腾中也现出了它的真面目,竟然是一团炼熔的岩浆,携着喷薄的炽焰,如煮如沸,意欲把一切吞没。

    岩浆越漫越高,只是眨眼的功夫,就已是漫到了锅形空间的三分之二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回糟了,老子今天要被活活煮烂啊!”

    象猴子一样已攀到了上方的四人,个个惊骇,人人震憾。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突然出现的变化,竟然是如此恐怖的玩意。

    “快,冲出去,不然真被煮熟了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猛然意识到了什么,目光望向了上方。

    锅形空间的顶部,被浓得化不开的雾气所笼罩,根本看不到雾气里有什么。现在,情况紧急,他也顾不得上面雾气中隐藏着什么危险,只想先脱离眼前被岩浆煮烂的困境。

    一边招呼众人,肖承源全身金光大作,身后金刚罗汉像现形,身形轰然怒旋,就朝着上方狂冲而去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身形刚触及雾气,陡然黑雾翻滚,嗤啦嗤啦异响大作,万千道闪电,竟然从雾气中怒泄而下,朝着肖承源没头没脑地狂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肖承源凄号,整个人顿时被闪电劈中,凌空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段虎以及孙秋和宋晓平等人,正学肖承源的样子,向上方猛冲。突然看到这副情形,顿时个个大惊。

    幸好,几人的反应也算是及时,立刻停住了身形。孙秋更是手腕一抖,挂在上面的一根手链,刹那化为了一根铁索,把摔下来的肖承源,死死地缠住,这才让他免于摔入下面的岩浆层中,被岩浆熔为乌有。

    仅是这会儿功夫,下面沸腾的岩浆,已迅速地又漫延了上来,眨眼间,几乎就已到了离锅形空间上方只有四五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阻止它,不然,我们全要被它熔成灰灰。”

    孙秋厉喝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狰狞。他陡地双手一挥,一个木质的小盾赫然现形,朝着下面的岩浆就抛了下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黑光暴逸,空间微漾,小木盾迎风而涨,刹那化为了有上百平米,转眼间就覆盖在了岩浆层上,如同是一只大锅盖,把岩浆死死地捂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这面小盾正是孙秋的护身宝贝,名为鲁班盾,不具水火,是一件非常强悍的防御性风水道具。此刻,上面被雷电封锁,下面又有岩浆狂涨,他只好使出了这保命的手段,想阻止岩浆的上涨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宫殿门口的阴影里,那个黑影望着下面的变化,眼眸骤然暴缩。

    张横和肖承源他们,身在其中,对周围的一切,是西里糊涂。但是,从宫殿上方向下望来,却是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原本的那片雾气笼罩的区域,已变成了十八块奇异的地方,张横所在的那个区域,就是一只巨大的捣臼,上面无数的雷电轰击,就如同是一根根杵臼,正狠狠地砸击。

    这不是传说中的捣臼地狱的情形又是什么?

    再看肖承源他们的所在,一只巨大的锅形,把他们困在中间,下面汩汩沸腾的岩浆,就象是煮沸的沸油。这不是油锅地狱又是什么?

    其他的十六个区域,也是如此,矗立着一株长满倒刺大树的地方,这岂不是铁树地狱吗?还有一根巨大的铜柱,蒸腾着熊熊的烈焰,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铜柱地狱吗?

    黑影浑身剧震,他陡地明白了过来,江畔篱红驱动的阵势,完全是按传说中的十八地狱来建造。这应该就是他所掌握的那个玉印所发动时的效果。

    只是,望着下面惨烈的情形,黑影人心头大骇。他实在不敢想象,被困在这十八地狱中的那些人,会是怎么样的结果?

    “哈哈哈!姓张的,今天就让你进入十八层地狱,尝尝这地狱炼魂的滋味,今天老夫看你怎么死?”

    宫殿里,江畔篱红疯狂地大笑,得意之极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