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0章 遁去的一
    把张横他们困入十八地狱风水阵中,江畔篱红兴奋之极,他满是怨毒地望了下面一眼,却是转过身来,再也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按地狱掌君令中的信息,布置在这处阴阳界的十八地狱风水阵,四品之下,绝无幸理。所以,他现在完全是把困在阵中的张横等人,当成了死人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江畔篱红的目光望向了龙椅后面的墙壁,那里有一座玉制的屏风,上面镂刻着一幅画,显示的是一座宏伟的宫殿,看起来与这里的九幽冥宫一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正的冥宫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狂笑,从地狱掌君印中所获得的消息,他已明白了这里的所有布置。

    此时进入的九幽冥宫,只不过是副殿,真正的九幽冥宫,是被隐藏在阵势中,只有他手中的这枚掌君印才能打开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江畔篱红那里还会犹豫,手一指,掌君印刹那悬浮到了头顶,再次发射出了一道光柱,轰地一下照射在了龙椅后的屏风上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光芒狂逸,屏风刹那有了异动,上面镂刻的那座宫殿,竟然象是活过来了一样,迅速向后面退去。与此同时,一条百十米的玉石台阶,也渐渐地延伸出来,眨眼间就出现在了龙椅后。

    “恭喜大长老,开启了九幽冥宫。”

    一边站着的江岛燕子,满脸的献媚,立刻娇声娇气地向江畔篱红道起喜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夫出手,自然是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满脸的傲然,手一挥,带着一众黑衣人,就踏上了玉石台阶。

    为了寻找华夏传说中的诺亚冥舟,自从当年从台岛那家玄门世家手中,抢得了记载这一秘密的铁片,这些年来,江畔篱红也是为之化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和精力。

    光是为了探察确切的地址,他就在台岛各地散布了无数象燕子一样的探子,这才总算从肖承源手中,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此刻,找到了真正的九幽冥宫,眼见目的就要达到,这如何不让他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一众人转眼间就蹬上了玉石台阶,象上面的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云雾飘缈,宫殿似乎就在九天之上,人踏在玉石台阶上,就象是凌空踏步在天空,还真有种飘飘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渐渐的,一众人的身影,就消失在了云雾里。

    一直躲在宫殿外阴影里的那个黑影,眼眸不禁微微一凝,脸上现出了沉吟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,稍一迟疑,他回头望了下面仍处于十八地狱阵势中的张横他们一眼,终于摇了摇头,身形一闪,化为了一条朦胧的影子,也追着江畔篱红他们的身影而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,轰隆隆!

    万千雷霆从上空的雾气中轰击而下,眼前一片极光,身周电蛇狂舞,情形实在是恐怖之极。

    镇海印下,张横和李翔明以及吉金秋三人,脸色骇然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,这片诡异的空间里,竟然会遭遇如此可怕的雷电轰击。如果不是张横的保护,只怕早就被这惊天动地的雷霆,轰成了喳喳。

    “这样可不行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凛冽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。遭到雷霆的轰击,纵然是头顶有镇海印相护,张横却也感觉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每一击雷霆的力量,都震得张横五脏六腑翻腾,几欲喷出血来。照这样的情形下去,自己绝对支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横额头上的汗下来了,这狭窄的空间里,每一尺地方,都被雷霆所笼罩,根本无法藏身。这也就是说,自己只有硬抗的份。

    可是,一旦自己的真元被消耗一空,那岂不是只有束手待毙的份?

    “不,一定有办法的,既然是阵势,就一定会留下一条生路,否则,这个阵势也无法启动。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神情急剧地变化。

    他现在就算是傻瓜,也已看出来了,这片形如捣臼的空间,是一处极其厉害的风水阵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是阵势,就绝对会有生门存在。

    常言说,大衍五十,只取四九。意思是说,天道五十为圆满,但总有遁去之一,留下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这也是任何玄门阵法的一个原则,谓之上天有好生之德,任何最恐怖的阵势,都会留下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布局,虽然厉害之极,但是,张横相信,它也绝不会是一处绝境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强自让自己冷静下来,手一挥,巫神法杖赫然现形,口中喃喃地念道起了一段拗口的音节。

    顿时,巫神法杖光芒大耀,轰然变粗。眨眼间,便已化为了一根一人多高的金属圆柱,撑在了镇海印的下面,替张横承受了雷霆轰击的反震之力。

    做好了这些,张横这才稍稍缓了口气,目光一凝,细细地洞察起了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雷霆仍在轰鸣,眼前一片耀眼,就象是有无数的悍工正在焊接,普通人根本看不清四周的一切。

    不过,在张横天巫之眼变态的超凡视野里,他却仍能清晰地洞察四周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恍然的神色,心中也是不禁一喜。

    砸落空间的雷霆,看似密集无比,就仿佛每一寸地方,都被它所覆盖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的天巫之眼,却是敏锐地发现了这些雷霆落地时的差异。所有的雷霆,并不是同时落下,而是存在着一定的时间差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当一处地方落下雷霆的时候,旁边的地方,雷霆还在空中。虽然这个时间差仅仅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,普通人根本无法察觉这样细微的变化,甚至就算是察觉到了,也是丝毫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但是,这却是让张横看到了此处雷霆阵势的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不是吗?只要雷霆的轰击,存在着这一时间差。那么,他就可以利用这时间差,在雷霆的轰击间隙穿行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暗喜,手指一弹,一缕金线已从袖子里探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宝贝,这次全靠你为我做探路先锋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一凝,已把灵犀释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灵犀是纯能量的存在,并不怕雷霆的轰击,为了测试自己的想法,张横在谨慎期间,不得不先让灵犀为自己探路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金光一闪,灵犀刹那窜入了万千雷霆中。

    “果然可以!”

    随着灵犀的游走,张横的眼眸渐渐地亮了起来。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灵犀最初进入雷场的时候,确实也是遭受了几记雷霆的轰击。

    但是,在调整了节奏后,按照张横的心念,在雷霆起落间的时间差行走,灵犀再也没有被雷霆击中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己的猜想是可行的,刚才自己探察到的情况确实存在。

    渐渐的,灵犀行走的路线,在张横的意识里,形成了一条曲曲折折的线条,这处空间可以通行的线路,已逐渐地被勾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应该可以通过这片雷场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肃,目光变得炽烈无比。他转过了头来,望向了李翔鸣和吉金秋:“李队,吉副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啊,张少,怎么走?”

    这回,却是轮到李翔鸣和吉金秋震惊了。他们此刻完全被眼前的雷电耀得头晕眼花,根本分不清方向,更不要说是在如此恐怖的雷霆下行走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闭上眼,我带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解释,决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互望一眼,但终于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心中明白,在这样的情况下,只有跟着张横走。否则,留给他们的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见两人闭上了眼睛,张横低喝一声,一手拉住一个,就朝着前方踏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耳际雷鸣震天,大地轰然震颤,这一步踏出,就如同是天崩地裂,四周的情形确实是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的脸上却是现出了喜色,因为,他这一步,正好是踏在了雷霆落下的间隙上,四周雷电击得大地摇晃,但他所处的地方,却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“果然可以!”

    张横信兴大增,在上空雷霆轰下的刹那,他已是又跨出了一步,正好又落在了间隙上。而眼角描到原先立身的所在,已被雷电所覆盖。

    他这一步,就象是正好敲在一曲雷电之乐的节点上,完全躲过了怒雷的轰击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,三步!十步,二十步!

    有先前灵犀的探路,张横按照它所留下的那条曲线,曲曲折折,一步步向前行进。
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两人,刚开始时,就如同是两具木偶一样,任由张横拉动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向前方行进,两人也感觉到了异样,似乎耳际万千雷霆疯狂砸落,却根本伤不到自己。这让两人的胆子也壮了起来,微微睁眼,便看到张横带着自己,在这雷场中象跳舞一样行进,虽然动作怪异,却完全避开了雷霆的轰击。

    两人又惊又疑又是狂喜不以,这才明白,张横说带他们走,果然是有把握。一时间,两人也来了兴趣,随着张横的带动,自己迈开了脚步,在这雷区里,玩起了跳舞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三人越走越远,已是向着边缘靠近。不一会儿,已是来到了捣臼的边上,灵犀正蜷缩在那儿,似乎在等待张横。

    然而,一靠近灵犀,站到捣臼形空间的边上,张横浑身一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惊喜无比:“难道出路就在此处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