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1章 出路
    站在捣臼形空间的边缘,张横猛然感受到了一阵奇异的能量波动,似乎隐隐的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此刻,已是到了边缘,无路可走,张横心念一动,再次祭起镇海印和巫神法杖,抵挡头顶轰击而来的雷霆,一边正想细细研究眼前的石壁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靠近,眼前嗡的一震,原本毫无缝隙的石壁,突然缓缓地向两边移了开来,露出了一人多高的一扇暗门。

    “啊,有暗门,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大喜,不由惊呼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狂喜,他也立刻意识到,这道暗门,就是出路所在。

    现在,他也总算明白了过来,自己在雷霆中探察的这条曲折的路线,正是破解这处恐怖阵势的唯一途径。自己这算是误打误撞,开启了这里的生门。

    正沉吟间,灵犀已是身形一窜,直接就窜入了那扇暗门中。

    立刻,张横的意识里传来了灵犀看到的影像,外面仍然是一片雾气笼罩的世界,仍然有黑白相间的雾气旋涡在四周旋转。但是,在雾气的中央部位,一道光影形成的道路,漫延向远方,道路的尽头,矗立着一座宏伟的宫殿。

    这一幕情形,正是原先自己等人进入的所在。这也就是说,暗门外确实就是出路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一步踏出,拉着李翔鸣和吉金秋进入了暗门。

    果然,再次现身的时候,已是在那片雾气里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,张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他根本没看到肖承源和孙秋他们,也不知道肖承源四人现在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也许,他们象自己一样,应该是陷入了某个风水局里,被隔绝在了这片雾气海洋的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想到了这个可能。不过,此刻他根本无法在这片雾气里寻找到他们,却也不得不走一步算一步。

    眼前这片有黑白相间旋涡飞旋的雾气,就算是以张横变态的天巫之眼,也根本不能穿透,这也是他无奈的地方。

    举目望向前方的宫殿,现在那里已没有了江畔篱秋他们的身形,也不知这老家伙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而让张横心头一震的是:宫殿最中央的那把龙椅之后,原先的屏风似乎有了异变,竟然多出了一条直通空中的玉石台阶。

    从张横所站的角度望去,玉石台阶的尽头,在天空之上,似乎隐隐的有一座宫殿悬浮在那里。只是因为距离太远,又有云雾缭绕,一时也看不清它是真还是幻。

    “我们上去看看!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别的通路,只有那条通往宫殿的光影通道,张横终于做出了决定,往前方去看看。
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自然没有什么意见,两人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装备,手提冲锋枪,一左一右跟在了张横的身后,踏入了那条光影通道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并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,也没有碰到什么阻击,三人顺利地来到了九幽冥宫的副殿门口。

    然而,当三人回过头来,却是轰然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站在宫殿的门口,向下望去,三人赫然看到了一幕恐怖的情形。

    下面那片务气笼罩的地方,竟然呈现出了十八幅诡异而恐怖的影像。

    细细一看,那十八幅影像,不是十八地狱的情形又会是什么?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他们也赫然发现,自己刚才出来的那个岛臼形空间,无数雷霆仍在狂闪怒劈,情形一片爆乱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是十八地狱风水阵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很是难看。直到此刻,从上方看到下面的全貌,他这才恍然醒悟过来,自己刚才被困的那处诡异空间,竟是十八地狱中的岛臼地狱。

    “啊,张少,你看,肖老大他们在那里,这,这,这好象是油锅地狱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翔鸣终于发现了最旁边的一片雾气中,肖承源他们被困在一处巨大的锅状空间里,正拼命地挣扎。

    那片巨锅形空间,似乎是被肖承源他们使用一只如盾牌样的东西,死死地捂住,看起来就象是上面加了个巨大的锅盖。肖承源和孙秋以及段虎宋晓平四人,就死死地踏住那大锅盖,仿佛是在镇压着下面的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,轰轰的震动传来,大锅盖如同是被万钧巨力所撞击,不断地震颤抖动,好象随时都要被掀翻。

    站在上面的肖承源和孙秋等人,一个个面红耳赤,额头汗珠滚滚,死命地抗衡,一时间相持不下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已是使尽了全力。不过,从每一次震动的间隙中,大锅盖下面,仍会从四周的缝隙里,喷薄出滚滚的岩浆。

    现在,大锅盖上,已流淌了一层厚厚的岩浆,嗤嗤嗤地冒着青烟,蒸腾着焰芒,把肖承源等人逼得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张少,快救肖老大他们。”
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两人大急,目光猛地转向了张横,急急地叫道。

    张横却是脸色凝重,目光望着下面,好半晌才道:“这应该是江畔那倭鬼发动的阵势,阵势的中枢在他手中,要想破解下面的十八地狱风水局,现在根本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张横很是无奈,他现在已想起来了。之所以刚才自己会突然困入捣臼地狱阵中,就是因为江畔篱红,他祭起了那颗黑乎乎的大印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里的阵势,乃是江畔篱红获得了此处的阵势中枢所发动。要想停止十八地狱风水阵,只有拿到他手中的那枚黑印方可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下面的十八地狱风水阵,只有站在宫殿上方,才可以看到其中的情形。一旦再次走下去,进入那片雾气中,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东西,会迷失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是说,现在的自己等人,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肖承源他们受困,却束手无措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张少,再不救肖老大他们出来,他们一定会被油锅地狱的岩浆炼成灰灰。”
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两人,这回是真的急了。两人也算是忠心耿耿,眼见自己的肖老大受困,陷于绝境,已是急得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暂时还没危险,可以坚持一会。”

    张横叹了口气,不得不安慰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下面的油锅地狱阵势中,泄漏出来的岩浆越来越多。而且,这些岩浆显然也不是凡物,在空气中暴露了那么久,不但丝毫没有凝结,反尔是越烧越烈,滚滚的溶液所到之处,便蒸腾起了熊熊的烈焰。

    纵然是肖承源等人,个个修为不错,但在岩浆烈焰的炙烤下,也已是头发眉毛枯焦,甚至连衣服都要着火了。

    幸好,宋晓平突然大喝一声,手中已多了一柄巨伞,轰然怒旋,就倒转过来,抛在了大锅盖上。

    他的这柄巨伞,正是搬山派的镇派之宝,也是一件上品的风水道具。伞面展开,足足有十多平米的方圆,他此刻把巨伞倒掷在地上,顿时就象是一只小船,浮在了岩浆流上。

    宋晓平第一个跳了上去,其他人那敢迟疑,连忙也一个个跃入了倒置的伞里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岩浆流鼎沸,焰芒蒸腾。但是,四人站在巨伞里,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一时间,局面再次出现了僵持。

    “他们还可以再坚持一会,我们马上去找江畔篱红那家伙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凛:“只有从他手中夺过操控十八地狱阵势的中枢,才能解救肖大哥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一咬牙,转身进入了宫殿。他可不想再看肖承源他们在下面拼命挣扎的情形了。
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互望一眼,纵然是心如火焚,却也知道张横说的是事实。两人连忙也紧跟着张横,进入了宫殿里。

    九幽冥宫的副殿中,金壁辉煌,在两边的墙壁边,摆放了两排奇异的兵器,刀枪剑戟,无一不足。虽然经历了无数年的岁月,但每一件兵器,仍是奕奕闪光,显然这些兵器也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扫过,却根本没有去动那些兵器。现在,最重要的事,就是找到江畔篱红他们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眼神落在了龙椅后那道屏风上,目光灼灼地打量起了那道延伸出来的玉石台阶。

    宫殿里空无一人,唯一的出路就是这道玉石台阶。这也就是说,江畔篱红他们,极有可能,就是顺着玉石台阶,去了后面那座悬浮在空中的宫殿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也不再迟疑,举步踏上了玉石台阶。李翔鸣和吉金秋连忙紧跟着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可也不敢如此大咧咧地冲上去,手一挥,十二巫祖幡现形,刹那在身周形成了一团雾气,与四周的云雾溶为了一体。他已是为自己和李翔鸣以及吉金秋,形成了昏天黑地的迷障。

    就在张横他们踏上玉石台阶的时候,此时此刻,在上面的那座九幽冥宫的正殿里,江畔篱红他们,已是进入到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诺亚冥舟,老夫终于找到诺亚冥舟了。”

    宫殿中,陡地响起了江畔篱红的疯狂笑声,得意之极:“哈哈,支那千古的神物,这回是老夫的了,哈哈哈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