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2章 黄雀在后
    九幽冥宫的正殿,与副殿的格局几乎相同,也是一座金壁辉煌的大殿。只不过,在大殿上方,并没有玉案和龙椅,却矗立着一个祭台。

    在祭台上,有一尊高达三四丈的雕像,雕的是一位头戴皇冠,身穿黑色滚龙皇袍的古代帝王,傲然地屹立在那儿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尊雕像,但是它目光凛然,浑身散发着一种睥睨天下的威严,让人望之生畏,不禁意欲膜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座雕像,正是传说中的上古东君东岳大帝。他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,就这么静静地站在祭台上,仿佛整个世界,就在他的注视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一团淡淡的雾气缭绕在雕像身周,这让他的面目似乎很是朦胧,看不清它的真实面貌。而在雾气中,正有一艘尺许长短的古代帆船,缓缓地绕着它在飞行。

    江畔篱红的眼眸一片炽烈,神情中现出了疯狂。目光死死地瞪着那艘缓缓飞行的古舟,有些歇斯底里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不错,那艘围绕着东岳大帝飞行的小舟,正是诺亚冥舟,也是他多年处心积虑想要得到的华夏元古神物。

    “布阵!”

    陡地,江畔篱红一声低喝,目光转向了身后紧跟着的十二名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十二名黑衣人齐齐应诺,立刻急奔而上,围住了祭台,在四周形成了一个扇形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一阵拗涩而复杂的音节响起,十二人手中做出了古怪的姿式,每个人的身后,刹那悬浮起了一团黑色的阴影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无比强悍的气场,轰然暴涨,隐隐地困住了祭台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正在雕像身周缭绕的诺亚冥舟,陡地象是被什么凝固了,一阵剧烈地震动,就这么凝滞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,阴神护佑,区区小舟,焉能逃脱老夫的手掌心?”

    望着凝滞在空中,却仍是剧烈振荡的诺亚冥舟,江畔篱红大笑。

    他这次带来的十二名黑衣人,正是他亲传弟子,个个修为都已达到了三品的初期,可以说是他这一生精心培养的心腹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要获得诺亚冥舟,并不那么简单。从当年所获得的资料中,诺亚冥舟乃是道教东岳大帝的上古神物,那时还应该称为阴阳冥舟。东岳大帝之所以能掌管地狱,就是因为由这艘阴阳冥舟,可以穿越阴阳,直达九幽。

    只是,元古时华夏的玄学界发生大变故,传说中的那些神一样的人物,全部消失,东岳大帝这位地狱至尊,也不知去向,甚至地狱也被摧毁,只留下了他的那件上古神物阴阳冥舟。

    之后,西方教派崛起,他们不知从何处得到了有关阴阳冥舟的消息,最终把此舟抢为己有,并从此命名为诺亚冥舟。

    然而,西方教派得到的时间并不长,不久便遗失了诺亚冥舟。

    这在后世的流传中,认为是东方玄学界组织力量,抢回了诺亚冥舟。甚至这一说法,已成为了东方玄学界的定论。

    但是,江畔篱红获得的消息却完全不是这样。当年诺亚冥舟之所以会从西方教派中消失,并不是什么人从他们那里把它抢了回来,而是那艘诺亚冥舟,莫名其妙地在西方教派的重地,自己无缘无故消失的。其中原因,直到如今,在西方教派中仍是个谜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江畔篱红在翻阅了无数的派中古藉,甚至派出无数的探子,从东方和西方玄门中,结合各方面资料,得出的结果。

    当年被乙贺流灭族的那家台岛玄学世家,本来也是一个传承了千年的古老家族,甚至先祖曾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进入过一座在海外的九幽冥宫。

    按那个家族先祖的笔记,这座海外的九幽冥宫,是东岳大帝的十大临宫之一,也是通往九幽地狱的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因为,上古时,东岳大帝掌控的九幽地狱一共有十条通道。每一条通道的所在,都有一座九幽冥宫镇压。

    那位先祖,就是在那座海外九幽冥宫中,发现了诺亚冥舟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在进入九幽冥宫时,所带的人已是伤亡大半,自己也受了重创。最终却是无力把那艘诺亚冥舟带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拼着最后的力量,把一名家族弟子,送出了九幽冥宫,并留下了那里的一切布局记载。他还期待着自己家族的后辈,日后可以重新找到此地,带走诺亚冥舟。

    然而,人算不如天算,有关此处九幽冥宫的秘密,却并没有给他的后人带来福音,反尔是遭到了灭族之灾。

    当年的乙贺流,也不知从哪里探得了这个家族藏有诺亚冥舟的消息,就倾全派之力,暗中攻击了他们,以至遭到了全族被毁的惨剧,那片记载了九幽冥宫的铁片,也被乙贺流所夺。

    幸好,这个家族也是事先有所准备,早就在多年前,把记载九幽冥宫秘密的另一半,让族中另一分支,带往海外,以防意外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那一支出海的族人,却遭到了当年大海盗林道乾的抢劫,记载了那一半的铁片,落在了林道乾手中。

    这就是后来肖承源获得了一半记载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然,江畔篱红所获得的另一半,其中记载的资料更多。因为,他所获得的另一半,正是九幽冥宫核心部位的秘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其中还纪录了要获取诺亚冥舟的必要条件。

    东岳大帝虽然早已消失了无数年。但是,每一处九幽冥宫的临宫中,都留下了他的法相,更是溶有他的一缕残魂。因此,诺亚冥舟在这处海外的九幽冥宫中,与东岳大帝的那缕残魂之间,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。

    若想取得诺亚冥舟,必须隔断它与东岳大帝的联系。否则,就会遭到那缕残魂的攻击。

    当年那个家族的先祖,就是不明其中的原因,冒然想拿走诺亚冥舟,从而遭到了东岳大帝那缕残魂的攻击。

    以东岳大帝元古神灵一样的存在,纵然是他的一缕残魂,仍是那位已达到四品力量的先祖无法承受,以至遭受重创,毫无幸理。

    此刻,江畔篱红让自己的十二名得意弟子,借助本派秘法,以阴神的力量,锁住了诺亚冥舟,也隔断了它与东岳大帝残魂的联系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现在他可以拿走这只传说中的神物了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惊喜若狂?

    不过,他却也不敢掉以轻心,一阵疯狂的大笑,神情变得凛然无比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江畔篱红的全身,猛然腾起了一圈黑气,他的身后,也缓缓地浮突出了一个朦胧的怪影。

    “阴神借法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低喝,伸手向前一探。

    顿时,黑雾汹涌,他身后的那个朦胧身形,也轰然伸出了一只巨掌,向着空中的那只诺亚冥舟抓去。

    “这倭鬼要抢诺亚冥舟了。”

    在正殿的门外,那个一直潜伏的黑影,此刻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他隐藏在宫门口已是有一段时间了,此刻,眼见江畔篱红等人,就要把诺亚冥舟拿走,他确实是又惊又急又是愤怒。

    可是,他此次潜入,只有孤身一人,要想对付江畔篱红等这么多人,无疑就是以卵击石,要是现身,根本就是前去送死。

    然而,要是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上古神物,落入倭鬼之手,他却也实在不甘心。

    陡地,他猛然咬了咬牙,眼眸中也闪过了一抹绝决:“拼了,绝不能让倭鬼得到上古神物。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黑影突然伸出手来,朝着宫殿内凌空一举。

    刹那,他的掌心爆起一团光焰,一圈圈炽烈的光芒,轰然弥漫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光氲振荡,梵唱骤起,黑影手中散发的光芒,竟然现出了一个朦胧的和尚影子。如同是一尊降世的佛佗,脑后现出了一圈灵光,就这么梵唱着,向宫殿中的一众倭岛人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,什么人?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和他的十二名弟子,正全力加持秘法,根本无遐顾及四周。但是,一边的江岛燕子,她却是一直无所是事,就紧张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此刻,宫门口突然发生异变,顿时把江岛燕子给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在这个地方,竟然还会有其他人存在,一时确实是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南芜,南芜……”

    从光圈中走出来的那个如同佛佗般的和尚虚影,口中喃喃地念着梵音,已是迅速走到了那十二名黑衣人身后。

    嗤啦,嗤啦!

    刹那,尖啸骤起,十二名黑衣人身后的朦胧虚影,与和尚虚影散发的佛光,如沸汤泼雪,又象是酸碱相溶,瞬息间产生了剧烈的反应。佛光与黑雾嗤嗤嗤交溶,腾起了漫天的青烟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竭力维持阵势的十二名黑衣人,猛地发出了一阵惨号,个个浑身颤抖,仿佛是被沸水给泼了一下。

    黑影唤出的佛佗,散发的佛光,正是他们秘法借助阴神之力的克星。佛光与阴神的阴气相触,已刹那伤到了他们的神魂,已让十二名黑衣人痛苦不以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正是时,另一幕更加震憾的情形,紧接着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