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4章 花落谁家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此刻也是怒火中烧,他们这次随肖承源出海,当然也知道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肖老大他们,辛辛苦苦破开一路机关,经历九死一生,这才到达目的地。那知,背后却有倭鬼一直暗中跟踪,最后更是让这些家伙捷足先登,甚至连肖老大和他们,全部陷入了地狱炼炉一样的绝境。

    刚才,如果不是有张横护着他们,只怕他和吉金秋早就化为灰灰了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看到这伙倭鬼,他们已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当然,两人最恨的也正是江岛燕子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做卧底,这伙倭鬼怎么能象附骨之蛆跟在身后,以至事情变成了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所以,先前在玉石台阶下时,当看到江岛燕子,就毫不犹豫地含怒开火,把那个贱女人射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这伙倭鬼,李翔鸣和吉金秋那会客气,枪弹如不要钱似的,就倾泄向了这些家伙。

    惨号骤起,凄呼连天,十二名正在加持阵势,想帮助江畔篱红的黑衣人,顿时遭到了痛击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个个修为达到了三品,但**却还不够阻挡子弹。

    若在平时,李翔鸣和吉金秋纵然是冲锋枪在手,也休想射中他们。但是,现在却正全力加持阵势,又加上先前受黑影人佛光的影响,如今个个受创,那里还有平时的灵敏。

    一时间,十二名黑衣人,已是有五六人中了枪,一个个滚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八格,杀!”

    剩下的黑衣人暴怒,一个个目露凶光,也顾不得什么了,就迅速向门口扑来,要斩杀李翔鸣和吉金秋。

    冲到门口,其中一名黑衣人猛然看到了倚在宫门外的黑影,不由一阵狞笑,身形一闪,高举手中的倭刀,就朝黑影当头斩去。

    黑影此刻手捂胸口,脸色惨白,正在喘息,他被江岛燕子一枪击中胸口,受伤很重。

    突然见到扑过来的黑衣人,黑影脸色大变。陡地奋起了全力,一只手又向前轰然一指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光芒急耀,空间微漾,先前现形的那个佛佗,再次现身。这回却是陡地点出了一指。

    佛指极光爆耀,轰然迎风而涨,亮起漫天的佛光,朝着黑衣人怒射而去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黑影人的眉心,猛然爆起了一点金光,一道炽烈的光芒轰然射出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振荡,现出了一尊千手观音像,阻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佛指刹那射中了黑衣人,他高举的倭刀铛啷落地,胸口已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,整个人更是缓缓地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做梦都想不到,黑影人在重创下,还能发挥出如此恐怖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八格!”

    宫殿里传来一阵惊怒交加的怒骂,随后冲出来的另几名黑衣人,自然是看到了眼前的这副情形。这些家伙也是个个生不畏死的死士,仍是不顾一切地想冲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黑影人招唤出来的那尊千手观音,却是挡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佛光暴耀,千手观音那千百只手,突然如蝶翩舞,发射出了万道光芒,射向了那些黑衣人。

    嗤啦,嗤啦!

    异啸骤起,黑衣人一个个如遭电击,身形更是轰然抛舞了起来,向后狂退。他们竟然被这尊虚幻的千手观音,所发射的攻击给击得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宫殿的祭台前,张横和江畔篱秋此刻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。

    两人是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都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对方。所以,双方都是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,要把对方斩于手下。

    鞭形狂舞,怪蟒怒嘶,化出万道蛇影,狂噬张横。

    金光如耀,暴响震天,张横也是拼了命,驱使镇海印狂砸怒掷,要把江畔篱红砸成肉饼。

    江畔篱红虽然修为比张横高上一线,但他受创在前,蛇鞭口中更是咬着诺亚冥舟,处处有所顾忌。所以,一时也耐何不了张横,两人已是陷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正是时,祭台上陡然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。刹那,宫殿剧震,大地狂颤,一股极度可怕,极度暴虐的气流,轰然炸了开来,狂扫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啊!不好!”

    争斗中的众人,尽皆浑身剧震,不由自主地望向了祭台。而一望之下,所有人脸色顿时骇然一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东岳大帝的雕像,已出现了异变。

    只见,雕像双瞳中的雷电,疯狂地闪烁,正以一种高频急剧地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在雕像前,那个高达数丈的阴神化身,在雷电的轰击下,全身的黑雾如煮如沸,正在急剧地消散。

    眼见阴神化身已化为一团朦胧的虚影,就要消弥于无形。

    陡地,黑雾中暴起了一团血光,整个阴神虚影,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咆哮,就迎着那恐怖的雷电网,朝雕像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,轰隆隆!

    天崩地裂,阴神虚影与雕像撞在一起,陡地爆起了一团炽烈的焰芒,冲天而起,化为了一团滚滚的蘑菇云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宫殿的殿顶如纸糊般被撞破,天空绽放起了万点烟火,仿佛是点燃了万千的礼花,灿烂之极,耀眼之极。

    “八格!”

    江畔篱红轰然剧震,口中狂喷几口鲜血,身形一阵摇晃,几欲摔倒。

    他招唤的阴神化身,在这一刻与东岳大帝残留在此的那缕残魂,同归于尽,他立刻遭到了反噬,已是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蛇鞭化成的怪蟒,陡然浑身剧震,身上也猛地爆起了一团黑光。

    下一刻,它软软地摔下地来,眨眼又化为了一条长鞭。

    失去了江畔篱红真元的操控,这条怪蟒蛇鞭,顿时也化为了原形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原本被它咬在嘴里的诺亚冥舟,立刻挣脱了它的束缚,一下子飞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但是,诺亚冥舟似是有灵性一样,这次脱困,并没有急着逃遁,反尔是悬浮在了空中,就这么停留在那儿,似乎是在观看天空中那一幕璀灿的烟花绽放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他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故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,手指一指,镇海印轰然怒旋,朝着江畔篱红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趁他伤,要他亡。张横可不会客气,借江畔篱红遭反噬重创之际,要一举灭了这老倭鬼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没忘了诺亚冥舟,身形一闪,纵身向空中飞跃而去,身在半空,已是探出了一只手,就去抓它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也是看到了,先前江畔篱红这个老家伙,要抓诺亚冥舟时,这玩意象是活的一样,拼命地挣扎。因此,这一抓,张横也是拼上了全力,甚至动用了王一鸣老祖的神魂之力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发生的情形,却完全把它给震呆了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暗芒狂闪,张横的手已稳稳地抓住了诺亚冥舟,而它就这么老老实实地被张横抓在了掌心,丝毫没有反抗,仿佛就是一团死物,哪里有先前的那种灵性?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一惊,一时有些不明白诺亚冥舟怎么会丝毫没有反抗:“难道是哥们主角光环爆发,王霸之气加身,让这诺亚冥舟乖乖地臣服了?”

    正脑洞大开,这个时候,一股极度悲哀的情绪,陡然从手中的诺亚冥舟传来,刹那弥漫了张横的心神,让他也突然变得无限的伤感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,这玩意竟然有自己的思想,它在为东岳大帝那缕残留的神魂消失而悲伤。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脸色陡然变得怪异无比,他立刻明白了掌心诺亚冥舟那股浓得化不开的悲哀情绪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让他震惊不以,他就算长三个脑袋,也不会想到,一件风水道具,竟然会有本身的情绪和思想。

    一时间,张横呆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八格!”

    突然,身后传来了江畔篱红的怒哮。

    阴神化身被毁,江畔篱红已是身受重创,完全没有了余力反抗张横砸来的镇海印。

    此刻,眼见张横抓住了诺亚冥舟,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情形,却已是无力上前抢夺。这让江畔篱红惊怒交加,一口鲜血又是猛地狂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知道,如今已是没有一争之力,再留在此处,只怕就得当人家的阶下囚。

    江畔篱红怒骂一声,全身陡地腾起了一阵血雾,身形已渐渐地变得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不得以之下,他只得先利用血遁秘法,离开这里再说。空中响起了他凄厉而怨毒的声音:“姓张的,老夫绝不会放过你,放过你,放过你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袅袅,血雾刹那化为了一道血光,转眼间已消失在了宫殿上。

    “擦,倭岛老鬼!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回过了神来,回头一看,却那里还有江畔篱红的身形,甚至连躺倒在地上的那几名黑衣人也完全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又让这老家伙跑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恨得牙痒痒。不过,稍一愣神,张横却那里会犹豫,手一挥,已是把手中的诺亚冥舟收入了江山社稷图中。

    这次前来探险,目的就是这件上古神物。现在,不管它到底是怎么了,趁它处于极度的悲哀,不愿逃遁的机会,先把它收了再说。

    然而,刚把诺亚冥舟收起,这个时候,天空中轰隆隆巨响骤起,那漫天的烟花已徐徐散落,天空又变回了原先的一片阴沉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烟花散尽的刹那,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,却是陡然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