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5章 竟然会是你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响彻,阴沉的天空轰然狂电怒舞,雷霆大作。

    紧接着,宫殿里陡然响起了一阵阵惊心动魄的咔咔声,整个宫殿猛然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东岳大帝的雕像竟然裂了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矗立在祭台上那座高达数丈的东岳大帝雕像,竟然身上出现了细细密密的裂痕,无数的金漆玉屑,从他身上噼噼叭叭的摔落,就象是突然风化了一样,正在迅速地垮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座白玉砌成的祭台,台面和四周也纷纷龟裂,如同是响起了鞭炮的噼叭声,玉屑灰尘如雨而下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整座东岳大帝的雕像和祭台,就这么化为了碎屑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轰轰轰的震动骤然而起,宫殿的墙壁,地面,剧烈地振荡起来,地面上的白玉地砖,四周的金壁,甚至是撑起宫殿的四根粗壮的金柱,也在这一刻急剧地摇晃,仿佛是发生了地震。

    宫殿的殿顶,原本就因为阴神与东岳大帝残魂冲击,破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,现在更是西里哗啦地砖瓦椽梁轰隆砸落,情形实在是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“这里要崩溃了!”

    望望四面滚滚灰尘鼎沸的样子,张横心中暗呼不妙。他猛地回过了神来,显然,留在雕像中的东岳大帝那缕残魂被摧毁,这里失去了镇压气运的力量,这座九幽冥宫要毁灭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大骇,那敢再有丝毫迟疑,转身就向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不过,刚窜出宫门,他立刻看到了斜倚在一边的那个黑影人。他此刻无比的虚弱,几乎瘫软在了地上,胸口更是有一个血洞,汩汩地冒着鲜血,双眼紧闭,似乎是昏觉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,竟然是你!”

    一看到黑影人,张横浑身一震,神情刹那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才有时间仔细打量这个黑影人。再加上黑影人因为重伤,原本加持在身上的遁形之术已消失。因此,张横终于看到了他的面貌。

    然而,看清这人的样貌,张横确实是大吃一惊。因为,这个黑影人不是游艇上的那个胖橱师沈辰是谁?

    当时在游艇餐厅看到沈辰,张横就对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仿佛这人自己以前看到过他,似乎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翻遍了记忆里的存货,却想不起自己与他在什么地方相遇过,竟然丝毫没有印象。因此,张横对这位胖橱师,一直心存狐疑。

    此刻,一眼认出这个黑影人就是沈辰,确实是让张横无比的意外。

    立刻,他又想到了先前在海底的时候,自己的队伍后面,似有人在后面跟踪。

    但当自己和孙秋过去察看的时候,却已失去了对方的行踪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那个跟踪之人,应该就是沈辰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原本是应该跟在后面,怎么却会比自己这边先来到此处,这让张横心中非常的狐疑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他真的是肖承源所说的沈老头的儿子,是那个橱师吗?如果不是,他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?

    心中有无数的疑问,如同是煮沸的米粥一样,汩汩地冒着泡。不过,张横此刻也无遐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稍一迟疑,张横还是弯腰抱起了沈辰,向外奔去。

    虽然沈辰来历神秘,甚至还分不清是敌是我。不过,沈辰刚才的提醒,以及他曾出手阻挡江畔篱红等倭鬼,抢夺诺亚冥舟,却足以说明,他并不是倭鬼一方的人。

    光凭这两点,张横就得救他。

    抱起沈辰,就准备向下面的玉石台阶狂奔。

    但是,身形还没动,突然一阵嚎呜的厉吼传来,在宫门两边,两团巨大的身形,竟然缓缓地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两头海狒王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神情刹那变得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此刻,正有两头身高达丈许,全身披着金色鳞片的海狒,摇摇晃晃地向他们冲过来。

    张横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是两头海狒王。而且,刚才在进入宫殿的时候,张横曾在宫殿门口看到过它们。

    只不过,先前的这两头海狒王,就如同是两尊雕像一样,矗立在那儿,一动不动,也完全没有生命的气息。显然,先前它们是被某种术法封印了,当做是宫殿的守护者,摆在门前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九幽冥宫发生异变,这两头海狒王也已被解封,这才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望望这两个家伙高达丈许的身形,感受到它们身上散发的那股凶虐暴厉之气,张横的心头一颤。他已是感觉出来,这两只海狒王的实力无比的恐怖,似乎绝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“擦,要是被这两个玩意缠上了,这回可就是真的糟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见识过海狒帅的凶悍,现在面对两头比海狒帅更高一个等级的海狒王,心中确实是有些发毛。尤其是如今此地发生变故,这个空间随时会崩溃。要是再招惹上这两大凶兽,自己等人必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陡地手指一指,镇海印轰然现形,朝着那两头海狒王当头砸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头海狒王刚刚处于解封的状太,意识似乎还有些迷糊,行动更是无比的迟缓。镇海印当头砸来,两头海狒王竟然不躲不闪,就这么硬生生地被砸了个正中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这两个怪物顿时如山倾倒,一下子摔倒在了玉石平台上。

    张横也管不了那么多,就准备拔腿离开。但是,还没等他迈开脚步,后面又传来了嚎呜的吼声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张横的脸色变了,竟然是那两头海狒王正在挣扎着爬起来。刚才的一击,竟然没把它们给砸死。

    这一下让张横有些目瞪口呆。他虽然知道,海狒王的身体强悍无比。但是,能经受镇海印一砸,却仍象没事一样,这确实是出乎了张横的想象。

    眼看那两只海狒王摇摇晃晃地再次站了起来,一边猛烈地摇着脑袋,似乎很快就能完全清醒。张横的眼眸陡地一眯,手指又是一指,准备再给这两个家伙来记狠的。

    不过,当镇海印砸落的刹那,张横的心猛地一动,陡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顿时,他下意识的就稍稍减掉了几分砸落的力量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刚刚爬起的两头海狒王一声哀呜,又被镇海印给砸昏。但这两头凶兽确实是强悍,被镇海印砸过的地方,除了掉落一大片金鳞外,并没有被砸出鲜血,更不要说什么筋断骨折了。

    张横啧啧称奇,对这两头海狒王更加有兴趣了。他急窜几步,又回到了两头海狒王面前,当确定它们确实只是再次被砸昏,并没有死去时,张横的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:“果然是上古的异兽,哈哈,这回可是便宜哥们了。”

    心念一动,张横手指已点在了两只海狒王的眉心上。

    刹那,一阵光芒闪过,两头海狒王猛然消失。已被张横收入了江山社稷图里。

    开玩笑,见识到这两头海狒王的强悍,张横已是动了要收服它们之心。尤其是趁它们现在刚解封,还处于半睡半醒之间,正好把它们收了再说。

    张横就不信了,凭自己所学的那些奇术秘法,还对付不了两头畜生。

    收了海狒王,张横再也不敢迟疑,抱着沈辰就向玉石台阶下跑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情形已是更加的不堪,上面的九幽冥宫的正殿,已轰隆隆地在倒塌,玉石台阶狂颤怒震,一条条长长的裂痕,也从上方刹那延伸开来,如同是龟裂一样,无比的恐怖,眼看它也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幸好,李翔鸣和吉金秋两人,在宫殿发生异变的时候,就已意识到了不对劲,没有丝毫的犹豫,掉转屁股就奔了下去。所以,现在他们已跑到了下面的九幽冥宫的副殿上,正急切地叫喊着张横快下来。

    张横不由加快了脚步,三步并做两步,从玉石台阶上跳跃而下,不一会儿,已是飞奔到了一半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怀里的沈辰突然一阵痛吟,似乎是被张横的跳跃,震动了伤口,猛地清醒了过来,紧闭的双目,也微微地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啊!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沈辰的这声痛吟,却是让张横浑身剧震,飞奔的身形,也不禁轰然一滞,差点就从玉石台阶上滚下去:“你是女的?”

    不错,沈辰的这声痛吟,已完全不象先前那样,是粗粗的男子声音,而是娇柔的女子嗓音。

    如果说,他因为受伤,嗓子受了影响,声音会有所变化。但是,从粗粗的男声,变成娇柔清脆的女声,这要是受伤而形成,那是杀了张横都不信地。

    所以,沈辰突然变成了女声,只有一个解释。那就是:她本来就是个女的,只不过是一直在假装男子。现在,因为处于昏迷中,所有的一切都是无意识,这才会回复了她本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让张横无比震憾的是:沈辰发出的这声女声,张横是如此的熟悉,他猛地想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心中震惊无比,张横也顾不得别的了,立刻停下了脚步,凝目望向怀里的沈辰。

    而一望之下,张横再次身形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震惊之极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