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6章 空间要崩溃
    “是你,竟然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低头凝望怀里的沈辰,张横脸色骤变,神情变得古怪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沈辰,原本那张看起来圆滚滚的胖脸,已完全消瘦了下去,呈现在张横眼前的,是一张精致而俏丽的秀脸。虽然脸色仍是无比的苍白,但那如同是青花瓷般精致的容貌,更是让人我见尤怜。

    而这张脸的主人,张横自然是一眼就认了出来,她不是当日在高峰的珍佛斋遇到过的神秘女子钱彩莲之外,还会是谁?

    张横是真的惊呆了,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沈辰竟然会是钱彩莲化妆的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当时哥们看到她时,会有那种怪异的熟悉感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张横猛地醒悟过来,脸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。他现在算是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自己第一眼看到胖橱师沈辰,会有熟悉的感觉,却又根本不认得。

    开玩笑,张横就算脑袋瓜子最灵光,他也是没有想到,神秘女子钱彩莲,会化妆成一个男子。而且,化妆后的身材脸刑,完全与她原本婀娜多姿的形象丝毫搭不上边。以当时沈辰那肥胖的身材,张横就算是长三个脑袋,也不会把他与钱彩莲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此刻她受伤,所有的伪装因为她所使用的秘法消失,张横也是根本不会把她联想到会是钱彩莲。

    果然,仔细一瞄,现在钱彩莲身上,那一身肥肉也完全消失了,已是曲线玲珑的女子之身。抱在怀里,仿然轻若无物。

    “阿,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钱彩莲也终于有些清醒过来,睁眼看到张横正目光灼灼地打量自己,她不由一惊。

    她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容貌已恢复到原样,被张横认了出来。所以,她下意识地又改回了粗粗的男声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钱小姐,你就别装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苦笑:“你现在已是原先的模样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道:“不过,你身上受了枪伤,不要乱动,等离开这里,我为你好好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钱彩莲娇躯剧震,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脸,顿时脸色大变。她立刻明白,自己因为枪伤,无遐顾及自己身上的伪装,确实是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这一下,钱彩莲的俏脸上顿时腾起了一片红晕,整个人也不禁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看清了此刻的状况。她正被张横紧紧地抱在怀里,两人之间鼻息可闻,甚至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。

    钱彩莲又羞又急,长这么大,她还是第一次与男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,这让她羞得几乎要找地缝钻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如今身受枪伤,全身无力,别说是想离开张横的怀抱,就算是想挣扎一下却也不能。更何况,她也明白,要是离开了张横,只怕自己就得滩软在地,根本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她也是看到了四周恐怖的变化,更是听到了上方九幽冥宫轰隆隆的倒塌声,知道此刻情形无比的危急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无奈,钱彩莲本身是位异能者,而她的异能是精神方面的特殊本领,对于身体方面的体质,也就与普通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所以,意外遭到江岛燕子的枪击,她这才会受创如此之重。现在,却也只能任由张横摆布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钱彩莲娇羞地闭上了眼,那里还敢再看张横一眼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也回过了神来,望望四周,猛地再次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就这会儿的停留,上面的玉石台阶已开始在崩塌了,轰隆隆的巨响传来,玉石崩飞,大地震动,他已几乎难以在玉石台阶上立足。

    “张少,您终于下来了,把我们都要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刚奔到台阶下,李翔鸣和吉金秋迎了过来,急切地道。

    不过,当两人目光望到张横怀里的钱彩莲时,两人不禁神情一阵古怪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没想到,张横怀里会多出一个女子来。而且,这个女子,他们并不认识,也不知是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两人的脸上陡地露出了警惕之色,李翔鸣更是不由问道:“张少,她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两人已想到了刚才在上面宫殿门口遇到的黑影人,也立刻明白,张横怀里之人,想必就是她。

    “没事,是我的一个朋友,你们肖老大也认识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无遐向两人解释,一边说着,一边抱着钱彩莲,已冲入了下面九幽冥宫的副殿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副殿这里,也已发生了剧变,整座副殿轰隆隆地摇晃震动不以,殿顶的琉璃瓦哗啦啦直落,宫殿里的所有摆设,包括上方的屏风,龙椅以及玉案,还有两边的兵器架,乒乒乓乓地翻倒在地,情形混乱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地面上的玉石砖块,也如同是龟裂一般,裂开了无数道的缝隙。显然,这里也已出现了崩塌的现象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张横向李翔鸣和吉金秋招呼一声,抱着钱彩莲,急速向宫殿门外窜去。

    几人刚窜出宫门,轰隆隆一声巨响,九幽冥宫的副殿,上面的殿顶也已塌了下来,在后面腾起滚滚的烟尘,碎石乱飞,殿顶塌下产生的恐怖气流,差点就把他们直接从门口的平台上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肖老大他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的声音响起,急切之极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他们这才猛然想起,肖承源以及段虎和宋晓平孙秋等人,还被困在下面的十八地狱阵势中。

    “他们也出来了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灼灼地凝视着下方,神情中却是现出了一抹喜色。

    他自然没有忘了肖承源等人,因此,一窜出宫门,就在洞察下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此刻,下方阴阳界所在的雾气笼罩的地方,那十八地狱阵势,也因为上方九幽冥宫正殿的崩塌,发生了剧变。

    只见,十八地狱的阵势,已轰然瓦解,原本被困在油锅地狱中的肖承源他们,已从那只巨大的锅形空间中脱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四人一时搞不清状况,对四周发生的剧烈变化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因此,四人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一个个正在打量四周,显然是在寻找方向。

    “肖大哥,快走,快退到原先进来的地方,这里要崩塌了。”

    陡地,张横朝着下面喊道。他的声音里贯入了真元,滚滚如同是雷霆。纵然是在四周轰隆的倒塌声中,仍是远远地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,张兄弟他们在上面!”

    肖承源等人果然是听到了声音,猛地抬头,顿时也看到了张横和李翔鸣以及吉金秋。

    四人顿时大喜,但是,当听清张横说话的内容,四人尽皆浑身一震,脸现迷茫。他们自然是搞不清楚,好好的地方,怎么会要崩塌呢?

    不过,四人也立刻意识到,此刻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,眼看四周的轰隆倒塌声越来越可怕,原本雾气缭绕的空间,现在也已可以看到远处的情形,显然这里确实是发生了剧变。所以,四人稍一犹豫,立刻分头寻找起原先的来路。

    张横和李翔鸣以及吉金秋他们,自然也不敢稍有迟疑,已是顺着原先的那条玉石台阶,拼命地向下跑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刚跑到一半,上方咔喇喇地一阵巨响,天摇地动,九幽冥宫的副殿,也已完全崩塌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阴沉的天空中,突然再次雷电大作,霹雳轰鸣,万千道电弧如蛇狂舞,把整个天空都似乎要撕裂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隆隆隆的水声骤然响起,仿佛是万马奔腾,整个空间都剧烈地震憾,仿佛要毁灭了一样,情形恐怖之极,俨然是世界末日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什么,你们看,我的妈!”

    陡地,李翔鸣和吉金秋身形剧震,猛然抬起头来,惊骇地望向了天空,脸色已是惨无人色。

    不错,天空中此刻确实是出现了异相。只见,在天际的东北角,一道滚滚的白龙,奔腾曲扭,疯狂地倾泄而下,如同是银河倒灌,天地之间,竟然挂起了一条千百丈的瀑布。

    那隆隆的水声,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,这个空间要崩溃了!”

    张横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,脸色也是刹那变得毫无人色。

    天空倾泄而下的洪流,正是空间出现了崩塌形成的裂口。

    张横可没忘了,自己这队人进入的秘境,乃是在海底。因为这是当年东岳大帝用无上神通,形成了一处奇异空间,所以才能在海底安然存在数千年。

    然而,东岳大帝留在此处的一缕残魂毁灭,支撑这个空间的力量被破坏,以至于这个奇异空间,现在出现了溃灭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陡地提了起来:这回是糟糕了,若是上方海面的海水倒灌入这里,只怕会有亿万吨的海水倾泄而下。要是被这样恐怖的力量给擦着碰着,别说是自己这边这些人,只怕就是铁铸铜浇的,也会被砸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快,快走,快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怒吼,一手抱着钱彩莲,一边已是轰隆一下,在李翔鸣和吉金秋两人的背上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顿时,李吉两人,如同是腾云驾雾一般,向玉石台阶下抛飞了起来。不过,张横用的是巧力,当两人落地时,已是稳稳地站到了肖承源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肖承源他们,此刻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一拉李翔鸣和吉金秋,猛地窜入了刚才的那道隐形的门户里。

    正是时,头顶轰隆隆巨响响彻,上方的玉石台阶已轰然垮塌,正从上面跃下的张横,却是立刻被陷入了玉石堆里,眨眼间就被滚滚的灰尘石屑所淹没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