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7章 硬着头皮上
    “张兄弟!”

    眼看着张横在面前消失,肖承源和孙秋等人个个大惊,朝着那边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隆隆隆的水声,淹没了他们的声音,上方的海水如天河倾泄,眨眼的功夫,已是积蓄起了尺许的大水。四周的空间仍在继续垮塌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众人长叹一声,也明白留在此处已是毫无意义,也只能转身向隐形的门护外窜去,刹那间,所有人都消失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当肖承源等人,从那条大河的大旋涡里出来,外面的情形,也已是暴乱一片,完全如同里面一样,四面出现了崩溃的现象,一切处于暴乱中。

    幸好,他们进来的那个通道,就在附近。所以,一众人忙不迭地向里窜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就在玉石台阶崩塌的刹那,张横也已意识到了危险。眼前碎石狂舞,夹杂着滚滚的洪流,如同是万倾泥石流扑天盖地地向自己淹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骇,但他却也不能就此束手就毙,立刻体内真元鼓荡,头顶镇海印轰然祭起,身周十二巫祖幡护身,在周边形成了一个强大的保护圈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天动地摇,轰鸣如雷,无数的杂物,碎石,洪流,倾泄下来,把张横震得五脏六腑翻滚,嘴角更是汩汩的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幸好,镇海印和十二巫祖幡确实是强大,总算是挡下了这一波狂轰。当所有的碎石落尽,张横抱着钱彩莲,也已沉到了丈许深的水里。

    泡入了水中,受到水的阻力,上面倾泄而下的洪水,力量反尔轻了不少,这让张横不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,张横满脸的苦笑。

    此刻,他已完全沉入了水底,镇海印和十二巫祖幡在身周形成了一个防护圈,如同是一个巨大的汽泡一样,让他浮沉在水里。

    再低头细看怀里的钱彩莲,她已再次昏迷了过去。应该是在刚才那一波疯狂的震动中,被震得晕倒了。

    探了探她的鼻息,感觉还有气息,脉搏也在跳动,张横这才放下了心。细细地察看起了自己的状况。

    体内真元有些混乱,内脏也多处出血。刚才的那一波振荡,已让自己受了不轻的伤。不过,只要筋脉神魂没有重创,这点内伤张横还真不在乎。

    手一翻,掏出了几个玉瓶,把里面疗伤的圣药咕咚咚地全部吞下了肚。并把其中一瓶,灌入了钱彩莲的口中。

    刚才一直忙着逃命,根本来不及为钱彩莲检查伤势,也无遐为她治疗。此刻,身陷困境,张横也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所以,反尔是静下了心来。

    不过,身边带着重创的钱彩莲,这却也不是个事。若是等会再遇到什么凶险,根本照顾不到她。

    所以,微一沉吟,张横决定趁现在这个时间,为她治疗一下伤势,至少得让她不再昏迷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目光灼灼地凝望到了钱彩莲身上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黑暗,滚滚的浊流如煮如沸,在这样的情形下,如果换了普通人,根本看不到任何一丝东西。

    但在张横天巫之眼变态的超凡视野中,却是无比的清晰。因此,他可以洞察到钱彩莲如今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的情况确实是非常的糟糕,双目紧闭,气息微弱,脸色更是惨白一片。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。再看她的枪伤,正是在左边胸口,似乎离心脏并不远。

    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,如果当时江岛燕子的子弹,稍稍偏那么几分,就会直接命中她的心脏。估计以她的体质,当场就得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终于咬了咬牙,伸出手来……

    说来钱彩莲的伤口确实是有些尴尬,心脏部位,正是女孩子最神圣的地方。但是,现在为了给她疗伤,张横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“钱小姐,对不起,我这是不得以!”

    张横对着昏迷的钱彩莲,喃喃地道,一边已是陡地手指一划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一声衣帛撕裂的声音响起,钱彩莲胸口的衣服,已然裂成了两半……张横不禁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不过,凝神细看,张横的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一个黑洞洞的枪眼,汩汩的血浆仍是在不断冒出来,看起来无比的恐怖。

    眼眸一凝,张横的天巫之眼,已洞察到了子弹在她体内的位置。果然只离心脏只有几厘米。而且,这枚子弹比较特别,竟然缭绕着一团漆黑的东西,正缓缓地在钱彩莲体内扩散。

    “不好,那个女人如此的歹毒,子弹里竟然有剧毒,而且,还是生物毒素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上现出了怒色,他已然敏锐地感觉到,射入钱彩莲体内的子弹,竟然是染毒的毒弹。

    果然,细细一察,张横脸上怒色更浓。

    钱彩莲体内的筋脉,已受毒素的侵蚀,出现了僵化和萎缩的状况。如果不是她的心脏处,有一团隐隐的佛光护着,只怕她早就一命呜乎了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钱小姐中了枪后,伤势会如此的重,竟然昏迷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:“原来子弹有毒,而且这毒素专门侵蚀经脉,无比的恶毒。”

    张横现在算是明白了,以钱彩莲的力量,虽然她是位异能者,体质并不出重。但是,以她当日能让玄机禅师和自己等人,受其影响,足见她的力量也已是达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程度,至少不比玄门三品顶峰的强者差。

    以这样的修为,一颗子弹要对她造成重创,那是绝不可能的。但是,子弹中有剧毒,那又当别论。

    “事情看来是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脸现苦涩。

    原本,如果只是子弹的创伤,只要取出弹头,服用疗伤圣药,问题很快就能解决。但是,中了剧毒就不一样,必须清除了她体内的毒素才行。

    并且,从她所中的剧毒来看,毒素侵蚀筋脉,那更是麻烦,只有帮她梳理筋脉,方可把她体内的毒素排除出来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也不再迟疑,手腕一抖,伏以神尺现形,尖端的刀片,已划开了钱彩莲的创口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刀尖一挑,子弹已被挑了出来,一股黑血也狂彪而起,从创口怒射而出。

    张横的动作无比的迅速,在挑出子弹的刹那,早就准备好了一抹药粉,撒在了创口上。顿时,汩汩的鲜血已被止住,子弹的问题算是解决了。

    昏迷中的钱彩莲,娇躯陡地一震,似乎是感觉到了创口的疼痛,口中也不禁发出了一阵娇吟。

    “钱小姐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不过,钱彩莲痛吟了几声,并没有睁开眼来,再次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体内的毒素未解,她虽然被疼痛所惊醒,却仍是没有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望望昏迷中的钱彩莲,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钱彩莲体内的剧毒,确实是让他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因为,要清除她的毒素,必须为她梳导筋脉。可是,这个过程有些不好办,那是需要把钱彩莲身上所有的障碍物清除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要为她解毒,必须让她……与自己赤身相对。

    张横这下是真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了。自己与钱彩莲也就只遇到过两次,根本说不上熟悉。如果就这样冒冒然为她赤身……疗伤,她醒来后,又会如何看待?

    更尤其是:这位钱小姐来历神秘,当日听高峰所说,她的师父更是实力恐怖,乃是台岛玄学界的泰山北斗,隐世多年的超级强者。

    如果她醒来后,认为自己是借疗伤之际,欺负了她。那么,到时还真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正是时,钱彩莲又发出了一阵梦呓般的痛吟,俏脸上也闪过了痛苦之色,显然,毒素在她体内,已然爆发得更加的厉害了。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仔细一看,只见钱彩莲的脸上,已隐隐的现出了一丝黑气,这说明毒素已漫延到了她的全身。如果再不及时解毒,只怕她真的有生命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罢罢罢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图。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咬了咬牙,他最终还是不忍眼看着钱彩莲在自己眼前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“钱小姐,得罪了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,陡地手中伏以神尺一挥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钱彩莲身上的衣服,顿时如同是蚕茧一样,被张横一刀划为了两半,她整个娇躯,一揽无余地呈现在了张横眼前。

    张横此时也不再犹豫,双手扶住了她,让她盘膝坐在了自己的面前,手中一翻,一把桃木针和柳木针,已出现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张横双手如蝶翩舞,一根根桃木针和柳木针,嗤嗤嗤地挑刺在了钱彩莲身上。

    有过多次用针疗毒的经历,张横此刻已是熟门熟路,动作流畅,行动迅速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两道曲曲折折的血线,从钱彩莲胸口,延伸向了前后两边,缭绕她全身……

    这是梳导筋脉的最后通道,毒素浆会从那里被全部导引出去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终于,最后的两针扎下,钱彩莲浑身剧震,整个人也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。与此同时,她娇吟一声,猛地睁开了眼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