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8章 老千门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清除了体内的毒素,钱彩莲终于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睁开眼,她立刻看到了与自己面对面的张横,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不过,让她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她目光微一扫视,顿时发现自己全身赤条条地,就这么……在张横面前坐着。

    “啊,你这流氓!”

    钱彩莲的意识还有些模糊,根本不清楚先前张横为她疗伤的事。乍然醒来,看到自己……下意识地就以为这是眼前的男子对自己做了些什么。于是,她那里还会客气,一个大巴掌就甩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这是任何女性在受到欺辱时的第一反应,钱彩莲也是如此,她现在是恨不得一巴掌把张横这个大色狼给拍死。

    “钱小姐,你不要误会!”

    幸好,张横早有准备,一伸手,已是把钱彩莲的玉腕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了,以往为女孩子疗伤,每当她们清醒的时候,张横受到的不是她们的感激,反尔都是谢他一个大巴掌。

    当日在杨家祖坟,杨文竹如此,后来在巫王寨,那个上京女学生潇萧月也是如此。所以,现在的张横那里还会再吃这样的亏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急急地道:“钱小姐,你中的子弹中有剧毒,我刚才是为你排毒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排毒疗伤?”

    钱彩莲浑身一震,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不禁一震。

    “钱小姐,现在你检察一下,看毒素是否排清。”

    张横站了起来,顺手从江山社稷图中,拿出了几件自己的换洗衣物,抛到了钱彩莲身上,自己已转过了身去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钱彩莲娇躯再震,直到这个时候,她才猛然想到,自己还……

    立刻,她也顾不得什么了,连忙抓起张横的衣物,胡乱地穿到了身上。

    细细一感应,她也终于相信了张横的话。此时此刻,她体内已气息流畅,原先的麻木和滞涩已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胸口的疼痛也减少了许多,子弹也应该被取了出来。这让她心中一喜,俏脸却刹那涨成了一片红布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中弹的地方正是胸口部位,这可是女孩子最神圣的地方。现在,眼前的男子,不仅从自己胸口取出了子弹。而且,还让他把自己剥得精光,清除了体内的剧毒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是说,在刚才自己昏迷的状态下,自己身上该看不该看的地方,全被张横看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钱彩莲又气又急又是娇羞难忍。不过,她毕竟也是个明事理之人,知道这是无奈之举。这还真怪不得张横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人之间的气氛,变得无比的沉闷,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正是时,四周陡地传来了一阵轰鸣,滚滚的海浪汹涌澎湃,无数的阴影,从上方乒乒乓乓地倾泄下来,许多东西撞在了两人身外的保护圈上,震得外围的汔泡一阵剧烈地振荡。

    “上方的空间也崩塌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脸色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这次张横他们进入的九幽冥宫,其实是在海底的最底层,在东岳大帝那缕残魂,与江畔篱红所招唤的阴神化身,同归于尽的时候,强大的爆炸,直接冲破了这个奇异的空间,以至于让海水狂灌而入,最终让整个空间崩溃。

    当然,最初的崩塌是从最下面一层开始的,当下面一层完全倒塌,上面那一层也开始崩溃了。此刻,正是上面的空间也终于塌陷,这才会有无数的异物从上面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,轰隆隆!

    巨响连绵不绝,好半天这才稍稍平静下来。四周的海水更加的混浊,一股强悍的浊流在四周回旋,情形暴乱之极。

    “钱小姐,我替你护法,你好好修养一下,尽快恢复状态。接下来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张横终于回过了神来,目光灼灼地望向了钱彩莲,一脸肃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多谢张少了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此刻也回复了平静,自然更是意识到了如今情况的凶险。所以,她也不再纠结刚才疗伤的事,朝张横点了点头,盘膝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钱彩莲的眉心亮起了一点光点,头顶上陡地悬浮起了一圈璀灿的光芒。刹那,她整个人便被一层炫丽的佛光所笼罩,神情也变得神圣无比,就如同是传说中的仙子菩萨。

    “达摩舍利!”

    张横暗呼一声,眼眸陡然眯紧。

    不错,浮悬在钱彩莲头顶的那圈光氲中,那根达摩指骨正滴溜溜地旋转,散发出耀眼的佛光。

    “达摩舍利果然在她身上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,脸色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为了这根达摩舍利,张横可是与玄机禅师闹得很不愉快,甚至还牵涉到了唐手流,让双方产生了间隙。

    因此,此刻看到当日被调包的达摩舍利,心中确实是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事实上,钱彩莲这次如果没有达摩舍利护身,只怕早就香消玉殒了。她被毒弹射中,心脏一直有一缕佛光保护,正是因为她身上有达摩舍利的原故。

    刚才在九幽冥宫,如果不是她使出达摩舍利,也根本不会让江畔篱红的十二名弟子,他们招唤的阴神化身受影响,从而让江畔篱红被东岳大帝的残魂力量所攻击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一切还真是天意,如果不是钱彩莲拥有达摩舍利,只怕这次夺宝的结果,得完全重写,根本是另一个结局。

    达摩舍利的佛光丝丝地被钱彩莲吸收,她原本苍白的脸色,也渐渐现出了一抹红晕,神情更见神圣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又是一凝,他现在已是看出来了,钱彩莲的异能确实是非常的奇特,不仅具有强大的精神力,而且,竟然还可以与佛光相溶。显然,她应该还修练了某种佛家秘法。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一幕让张横更加震惊的情形出现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佛光骤盛,在钱彩莲的身后,又一团炫丽的佛光缓缓蒸腾而起。

    渐渐的,佛光中现出了一个千手观音的朦胧影子。最初之时,这尊千手观音像,还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像。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尊千手观音像变得灵动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观音的面貌更加的清晰,连观音那百千只手,也逐渐凝实,甚至可以看到千手观音像的无数手中,所持有的各种法器。

    最让张横震惊的是:这尊浮突出来的千手观音像,她的相貌活脱脱就是钱彩莲本人。

    “千手观音法相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脸色刹那变得怪异无比:“难道,难道她是传说中的老千门传人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的被震动了。

    在玄门秘闻中,记载着天下各大玄门门派的一些传闻。

    各大门派,都有各自的修练秘法,有的更是独家秘技,是传承自上古的法门,别的门派根本不可能存在。

    眼前钱彩莲身上所显示的异相,这尊千手观音像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据张横所知,能凝聚千手观音法相,以此为门派秘技的,天下只有一家,那就是无比神秘的老千门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与搬山派同样不为外人所知的奇异门派,因为,老千门在世俗中,就被称为盗门或赌门。这个门派的老祖宗,是各个赌徒和盗家的祖师爷。

    人们常把小偷称为三只手,意思是说,他们多出来的一只手,就是用来偷盗的。但是,盗门的老祖可不仅仅只有三只手,而是有百千只手,其所传承的功法,就是千手观音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想到,这个神秘女子钱彩莲,竟然就是传说中老千门中的人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不对啊!”

    微一愣怔,张横的心头又是一震,他猛地想起,当日高峰被逼无奈,曾说出了钱彩莲的来历,说她是台岛玄学界泰斗天一野叟的关门弟子,这可与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老千门秘法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那么,钱彩莲到底是什么来历?一时间,张横感觉是越来越迷糊了,对钱彩莲的背景,也更加的猜不透。

    无数疑问在心底汩汩地冒着泡,但张横一时那有什么答案。不过,现在钱彩莲正在运功疗伤,张横却也不敢打扰她。所以,他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无数好奇,静静地等待她的苏醒。

    终于,过了好半晌,钱彩莲微微地睁开了眼来,她身后的千手观音像以及头顶的达摩舍利,也缓缓地消失,她终于运功完毕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再看钱彩莲,俏脸上流转着一层氤氤的华光,整个人如同仙子般,光鲜艳丽,甚至有一抹难以喻意的神圣。她的精气神更是达到了一种巅峰,浑身的气息变得圆润绵长。显然,她已完全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钱小姐,恭喜你恢复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不过,在下有些事,得向钱小姐求证,请钱小姐不吝告之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钱彩莲秀眉一蹙,美眸灼灼地望向了张横,她已意识到了张横要问什么,不禁嫣然一笑:“张少,你有什么尽管问,小女子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钱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那里还忍得住,眼前这个女子隐藏了太多的秘密,张横确实是要弄个明白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