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9章 那是什么
    “钱小姐,达摩舍利在你手中。这也就是说,当日是你调换了它。”

    见钱彩莲答应,张横语气变得凌利起来:“那么,我想问钱小姐,就算你要暗中弄走这枚达摩舍利,为何要拉在下入局?”

    对于当日钱彩莲利用自己,张横心中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咯嗒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时张横只是与她第一次相见,她那样做,无疑就是把张横当成了替罪羊。

    事后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,因为当日达摩舍利的事,张横最终于玄机禅师之间,产生了怨隙。所以,此刻张横自然是要责问钱彩莲,想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。

    “嘻嘻,张少!”

    那知,钱彩莲咯咯一笑,似乎是毫无愧疚感:“我之所以拉张少你当挡箭牌,那是因为我知道,当时在场的人,谁也奈何不了你。所以,只好就委屈一下张少啦!”

    在钱彩莲调包达摩舍利的时候,当时它还属于高峰,并没有被其他人所拍卖。因此,钱彩莲把所有人都算在了其内。

    “呃!在场任何人都奈何不了我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真被气得逗乐了。他还真没想到,钱彩莲利用了自己,还如此的理直气壮,这根本就是强辞夺理。

    “咯咯,张少,我可说的是实话哟!”

    钱彩莲浅笑嫣然:“也许他们不知道你的身份,只清楚你来自大陆。不过,小女子可对张少是敬慕已久,而且还明白张少的底细哦!”

    钱彩莲俏脸上现出了一抹得色:“九黎古族的新巫王,韩岛唐手流的新姑爷,嘻嘻,就以张少你这个身份,谁敢轻易与你为敌呀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钱彩莲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异样起来:“不仅如此,在世俗中,你的影响力也是不可小觑。港岛以及澳岛甚至上京的许多巨头,都曾受你恩典,如果真有人要对付你,只怕就得成为众矢之的。嘻嘻,所以有张少你当挡箭牌,那就是无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吧!”

    钱彩莲越说越得意:“那个云霄宝殿的少东家,他身边不是有位女明星吗?她最初对你也是冷嘲热讽,但后来我跟她说了一句话,她就变得惊惶无比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不待张横回答,钱彩莲顾自道:“其实,那时我只是跟那位明星说了一句话,说张少你是港岛影视业那位大老板的兄弟,只要你一句话,就能把她今后去港岛发展的机会,完全抹杀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她最初还不信。不过,后来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,这才知道我说的是事实,这才真的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咯咯地娇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脸色变得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关于凌云天身边的那个女明星的事,他根本不在乎。但是,钱彩莲所说的这些,无疑是把张横的老底都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己成为九黎古族的新巫王,这件事其实是无比的隐秘,除了九黎古族的族人知道外,很少有外人知晓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钱彩莲却是如数家珍,连这样的隐秘都知之甚详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在港岛或澳岛所做的事,那虽然不算什么秘密,但也必然是要有心人,暗中观注自己,才会去打听。

    那知,她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,这意味着什么?难道这个自己以前没有接触过的女子,一直在暗中调查自己吗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变得更加的犀利起来:“你到底是谁,为什么对我调查得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“嘻嘻,张少,别紧张,我可对你丝毫没有敌意,更没有对你有任何的不良企图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却一点也不生气,仍是一副巧笑嫣然:“想来你刚才应该看到了我的细底,其实我也不瞒你,我就是老千门如今的掌门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又是一凛。虽然早就有这样的猜测,但此刻钱彩莲亲口承认,还是让张横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更尤其是:她说她是如今老千门的掌门,更是让张横心中无比的诧异。

    老千门做为这世上最神秘,又传承了数千年的门派,他还真没想到,眼前的年青女子,竟然就是这一神秘门派的掌门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不信呀?”

    钱彩莲美眸灼灼地望着张横,手一翻,手中已多了一块玉制的令牌,上面刻划了一幅千手观音的图像,反面却有一个古朴的令字,令字下方,更是镌镂了两个篆体:老千!

    “嘻嘻,这就是我们老千门的掌门令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俏脸上的神情一肃,在张横面前晃了晃这块令牌,马上又收了回去,这才继续道:“你也应该知道,我们老千门是这世上消息最灵通的门派之一,所以,这天下发生的事,没有我们老千门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说的确实就是实话。世界上小偷和赌徒遍布天下各个角落,无论是在大城市还是小乡村,哪一个地方没有这类捞偏门的人?

    虽然小偷和赌徒并不全属于老千门,但每一个地方,确实都有老千门的分支。所以,这世上,要说什么门派信息最灵通,除了老千门和丐帮之外,还真没有能出其左右者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知道你心中还有许多的疑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钱彩莲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:“那今天就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,我把你想知道的事都告诉你吧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钱彩莲的掌心突然多出了那枚达摩舍利,她的目光也变得深遂无比:“当日,我之所以要调包,处心积虑要得到这枚达摩舍利。这并不是因为我贪图它,而是这枚达摩舍利,本就是我们老千门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们之物?”

    这下,轮到张横惊疑了,他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达摩舍利本就是我们老千门之物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神情一凛:“我们老千门的一位先辈,曾与达摩祖师乃是至交好友。因此,达摩圆寂之时,他老人家就在达摩身边,是他老人家为达摩处理了身后之事。因此,取了一枚达摩的指骨舍利,做为留念。”

    “这枚达摩舍利,就成为了我们老千门的一件传世之物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微微摇头:“只可惜,百多年前,我们老千门出了一场大变故,当时不仅门派遭到几乎灭顶之灾,派中的许多珍藏之物,也从此流失,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来,我们老千门历代掌门,就一直在追寻那些遗失之物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眸中闪过了一抹异彩:“这次听到达摩舍利在珍佛斋现世,我这才会要决意收回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。

    钱彩莲的话虽然无根无据。但是,张横还是相信了她。因为有一点证据,可以证明她对达摩舍利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之所以能用假的达摩舍利,在众目睽睽之下,把真正的舍利调换,甚至连高峰这个主人,当时都没有觉察。

    这除了她精妙的调包手段之外,更离不开她所准备的那枚假舍利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是事先知道达摩舍利的形状和特点,根本无法事先就准备好一根真假难辩的舍利来蒙骗众人。

    这也从一个侧面,说明她对达摩舍利了解的非常详细。更能说明她所说的话,极有可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也以为,以她老千门掌门的身份,完全没有必要在自己面前说谎,自己可不是这枚达摩舍利的主人,她根本无需向自己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钱小姐与天一野叟之间是?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终于把心中另一个疑问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天一野叟确实是我师父,而且还是我的太爷爷。不过,他可不是老千门之人,我入老千门,是另有奇缘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确实是不再对张横有所隐瞒,把她能说的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凝,望向她的眼神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钱彩莲的背景实在是够牛皮的,光是一个老千门的掌门,已是足够震摄无数人。如果再加上一个台岛玄学界的泰斗天一野叟,修为已不知达到了什么程度的世外高人,只怕她行事确实是没什么多少需要顾忌。

    “对了,钱小姐!”

    张横突然又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不禁目光一凝:“不知你这次为什么化妆成游艇的橱师,你这也是想争夺诺亚冥舟吗?”

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钱彩莲娇笑:“这个当然啦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是吗?”

    钱彩莲脸上露出了俏皮之色:“要是听到上古神物诺亚冥舟现世的消息,我们老千门不插上一手,这还叫老千门吗?还叫天下第一盗门吗?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无语了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对。别说是钱彩莲,想必只要是玄门中人,一旦得到诺亚冥舟现世的消息,都会象苍蝇闻到臭鸡蛋一样蜂拥赶来吧?

    甚至自己也是如此,不就是因为听了这消息,就打消了回家的计划吗?

    说实话,上古神物,这确实是太吸引人了。不说是不是贪念,就光是那份好奇之心,只怕也会让无数玄门之人撞破南墙不回头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突然四周的海水轰然一阵汹涌,远远地,耳际传来了一阵阵凄厉的嚎呜声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两人陡然惊醒,当目光向外望去,却是尽皆脸色大变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