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0章 自相残杀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海水如沸,怒浪滚滚,附近的海里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搅动了,暴乱一片,无数影影绰绰的影子,在海浪里翻滚怒舞,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海狒群,这片区域有大量的海狒群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凝,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洞察下,立刻看清了四周翻滚的海浪里,那影影绰绰的身影是什么,脸色不由大变。

    他也立刻明白了过来,上层的空间中,那条九泉大河里,原本就有无数的海狒生存在那里。显然,这些海狒是守护第一道关口的守护凶兽。如果不按正常的手法开启进入下层的门户,就会遭到它们的攻击。

    当时张横他们,就是被这些玩意围困,以至于死了三名船员。

    此刻,这处空间崩溃,那些原本生活在九泉河里的海狒,也都脱困而出。只是,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和钱彩莲好不容易从下面一层出来,却偏偏遇到了这些怪物。

    “不对,那些海狒好象在攻击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钱彩莲也看清了上方的情形,俏脸变色,她的手指陡地指向了远处:“你看,那边似乎有个光圈,这些凶兽就是在攻击那个光圈。”

    “是肖大哥他们!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震,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一经钱彩莲点破,张横果然看到了远处的一圈光氲。隐隐的,还可以看到光圈中有人影闪动,甚至听到了一阵阵的怒吼。其中带着浓重乡音的那个声音,不是肖承源又会是谁?

    张横和钱彩莲两人猜的确实是不错。此时此刻,在这群海狒群的包围圈里,肖承源,孙秋以及段虎和宋晓平等人,正在与海狒群恶斗。
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两人,他们已打光了身上所带的所有冲锋枪子弹,甚至连所有的集束炸弹也全部丢了出去。但是,围攻他们的海狒群数量,实在是太多了,密密麻麻,层层叠叠,杀之不尽,斩之不完,放眼望去,上下左右,全部都是这些凶兽狰狞的影子,一头头怪叫着,怒嘶着,张牙舞爪地攻来,他们已完全处于了绝境中。

    幸好,肖承源等人不是普通人,在杀死了不少的海狒后,眼看无法逃脱,最后不得不采取了保守的措施,四人联手,在海水中布置成了一个保护阵势。

    此刻,孙秋招唤出了一条木头青龙,化为了方圆有数丈的巨龙,盘旋在了众人脚下。宋晓平也不敢藏私,把他的那把巨伞再次祭起,撑在了上方。

    木头巨龙与大伞联合,形成了一个有十平米的包围圈,就如同是一个巨大的汽泡,紧紧地把众人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四周成千上百头海狒猛烈地攻击着,但两件风水道具形成的汽泡,防护力无比的强大,一时半会,却无法攻破。

    轰轰轰的闷响如爆,时尔夹杂着一声声凄厉的嚎呜,却是躲在保护圈里的肖承源和段虎,不断地发出攻击,把前来侵犯的海狒杀死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双方僵持在那儿,血流滚滚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不过,照眼前的形势下去,肖承源他们绝对支持不了多久。最后必将被这数量恐怖的海狒群攻破防护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无奈,肖承源他们虽然逃出了九幽冥宫的最底层。但是,当他们刚想冲入通道的时候,上层的空间也开始崩溃了,他们的出路顿时被截断。

    几人当机立断,立刻布成了阵势,想逃过空间崩溃这一劫,以寻找机会脱困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挨过了空间塌方时的暴乱和凶险。就在他们寻找出路的时候,冤家路窄,偏偏就遇上了海狒群,这才发生了一场激斗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人都已是筋疲力尽,到了灯枯油烬的地步。眼看四周的海狒群仍是无止无休地在疯狂攻击,肖承源等人的心都是吧凉吧凉地。以为这次是必要葬身在这片海底,成为这群海狒的点心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海浪一阵搅动,原本正在拼命攻击的海狒群,陡地骚动起来,向四周纷纷逃散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些凶残的家伙,难道也有害怕的时候?”

    众人尽皆一怔,人人脸色怪异。

    不错,海狒群异常举动,确实是把他们惊呆了,也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与这些凶兽恶斗过两回,大家都非常清楚它们的禀性,那是一群凶残无比,一旦认定目标,不畏生死,不死不休的残暴凶兽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这群海狒,先前还拼死狂攻。现在却象是受到了什么惊吓,竟然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肖承源他们惊疑莫名?

    然而,让所有人更加震憾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突然,正散向四周的海狒,一头头昂首怒嘶,无比狂暴地猛捶它们自己的胸脯。

    下一刻,阵阵凄厉的怒嚎响彻,所有的海狒,象是猛然间发疯了一样,竟然朝着旁边的同伴,怒撕狂咬。

    刹那间,惨号凄呜,海浪翻滚,这一片海域内,成了一处地狱。海狒的血肉横飞,把四周的海水,眨眼间就染成了一片刺目的殷红。

    “操,都发疯了,这些玩意竟然莫名其妙地发疯了,自相残杀起来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,孙秋以及段虎和宋晓平等人,个个面面相觑,人人震呆在了当场。他们是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些凶残的怪兽,会相互撕咬。

    “呃,张少,你这是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下方的汽泡里,钱彩莲望着张横,俏脸上满是惊愕。

    原本看到这么多海狒群,钱彩莲也做好了硬闯死拼的准备。那知,还没等她出手,张横却是做了一个古怪的举动。

    只见,张横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骨质的龙形口哨,然后就鼓着腮邦子鼓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吹的这个哨子,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,似乎只不过是装样子。但是,随着张横的动作,上方那群海狒,就象是突然发狂了一样,就这么不分敌我,相互残杀起来。

    钱彩莲娇躯一震,她立刻意识到,这应该是张横使了什么手段,这才造成了海狒群的内乱。可是,凭她的见识,竟然一时看不出张横所使的秘法。

    钱彩莲却哪里知道,张横此刻正是吹起了御兽哨。

    第一次遇到海狒群的时候,因为空间还没有崩塌,御兽哨受到那个空间奇异力量的影响,效果并不好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九幽冥宫的空间已毁灭,张横的御兽哨,自然起了特效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横,心中也是无比的激动,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发挥御兽哨的作用。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随着自己的吹奏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向四面八方振荡开去。受到波纹影响的海狒,顿时发起狂来,这才会做出自相残杀的举动。

    亲自感受到御兽哨的威力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吹得更加的卖力。他自然清楚,这些海狒无比的凶残,一旦要是让它们脱困,离开这里,只怕附近的海域,就会成为一片凶兽的灾区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想这样的情况出现,所以,他就借助御兽哨的力量,让这些凶兽自相残杀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海浪滚滚,悲嘶震耳,血,浓得化不开的血,在滚滚的浊浪里迅速漫延,只是不一会儿功夫,这数以千百计的海狒群,已是大半残死在了自己同伴的爪抓牙咬之下,一具具海狒的尸体,在海浪中浮沉,情形无比的惨烈。

    “走!我们去看看肖大哥他们。”

    眼见海狒群死得差不多了,张横朝钱彩莲打了个招呼,暗中驱动保护圈,向上浮去。

    一路飘荡,见到还有半死不活的海狒,张横和钱彩莲也不客气,又给补上了一记,他们可不想留下任何一头凶兽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包裹在保护圈内,一路向上,把残余的海狒尽皆杀死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是张兄弟他们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肖承源等人也没闲着,也正在一路追杀残余的海狒,双方很快就碰到了一起,孙秋眼尖,立刻看到了从下面浮上来的张横和钱彩莲,不禁大喜。

    “肖大哥,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张横的声音传来,虽然隔着海水,但因为凝聚了真元,还是非常清晰地传入了肖承源他们耳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兄弟,总算命大,我们还都活着。”

    劫后余生,肖承源也是喜难自胜:“张兄弟,你还好吧?老哥我还以为要见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托肖大哥的福,兄弟我也总算闯过了鬼门关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是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说话间,双方已靠得很近,大家也看到了张横身边的钱彩莲。

    只是,钱彩莲现在却不愿与众人见面,所以,故意站在了保护圈的阴影里,众人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影子,还真看不清她的样貌。但张横身边,竟然多出一个人,还是让大家很是惊疑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他是谁?”

    肖承源满脸的狐疑。

    “肖大哥,是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也不愿透露钱彩莲的身份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。所以含糊地道:“我们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肖承源他们更加的满腹狐疑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次探险,除了游艇上的人之外,就只有暗中追蹑而来的倭鬼了。那么,此人明显不是己方的人,那又会是谁呢?

    不过,张横既然现在不愿说,大家纵然是心存怀疑,却也不便多问。

    正心中狐疑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孙秋的声音陡地响起:“你们看,那些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尽皆一怔,连忙顺着孙秋所指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然而,当看到那边的情形,所有人的神情刹那变得无比的震憾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