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1章 全军覆灭
    孙秋所指的方向,正是下面一片浑浊的海底。是刚才九幽冥宫毁灭的所在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这个时候,那黝黑的海底,正有一团亮光从下面蒸腾而起,似乎有什么东西,正从那里急剧向上喷薄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确实是让众人又惊又疑,一时猜不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过,那团亮光上升的速度很快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亮光已迅速地冲到了众人脚下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操,是法器,还是极品的法器!”

    众人终于看清了那团亮光,却是刹那个个振奋不以。

    不错,那团亮光其实是由无数的物件组成,大家可以清晰地看到,是无数的刀枪剑戟以及形状怪异的风水道具,被一股洪流所卷携,这才会从下面喷薄上来。

    从这些风水道具所散发的气息来看,绝对每一件都是达到极品的上好法器。而且,应该是九幽冥宫当年遗留之物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些东西,极有可能是上古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擦!这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众人猛地反应了过来,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各展手段,纷纷向那团喷薄而出的法器抓去。

    顿时,海底乱成一团,无论是肖承源还是孙秋或是段虎和宋晓平,个个兴奋,人人激动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一件上古的极品法器,在玄学界,那是足以成为一个世家或一个门派的传承法器。如今,毁灭的九幽冥宫海底,竟然象喷爆米花一样,喷出这么多法器,如果不捡上一两件,那才叫对不起自己。只怕错过了这机会,这一生也休想再有这样的好运。

    一时间,海底轰隆隆,乒乒乓乓地响成一片,连张横和钱彩莲两人,也毫不客气地出了手,纷纷捞取喷出来的法器。

    只是,这股法器的洪流,仅仅只是维持了十数秒钟,就很快从众人身边飞射而过。转眼间,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里。

    不过,纵然只是这短短的时间,所有人都是大有收获。几乎是每个人,都捞到了好几件,即使是李翔鸣和吉金秋,也每人捞了一块玉器状的法器。

    众人乐得不可开交,竟然意外地捞到这些极品法器,就算这次寻宝,没有找到诺亚冥舟,也是完全值了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很是怪异,他也搞不清楚,怎么毁灭的九幽冥宫下面,会喷涌出这么多法器。想来,也许这些法器,应该是当年封印于九幽冥宫中,正是它被毁灭,这才让这些法器现世。

    逃脱了那个崩溃的空间,其实众人离海面也已不远了。果然,大约十几分钟,大家总算冲出了这片暴乱的海域,终于浮出了海面,再次回到了先前的道乾礁区。

    然而,一浮上海面,所有人的脸色大变,他们看到了一幕让大家无比震憾的情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道乾礁岩区,完全与先前不一样了,原本的一座座礁岩岛,七零八落地散布在四周,已是面目全非,许多礁岩岛已然崩塌破碎,海面上更是狼藉一片。各种海洋生物的尸体和植物,飘浮在海面上,情形实在是混乱污秽之极。

    下面九幽冥宫发生大变故,也导至了这片道乾礁岩区,如同是发生了大地震,已完全改变了这里的海况。

    “此处的星罗棋布阵已然化为乌有了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孙秋陡地反应了过来,指指四周破碎的岛礁,不禁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已全部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终于醒悟,一个个脸色怪异。

    现在的这片海域,已完全没有了先前浓雾笼罩的景象,海面上一片空旷,视野变得很是广阔。

    抬头望天,天空中隐约有星月在闪烁,显然,现在仍是晚上,但没有了星罗棋布阵的阻碍,大家已可以看到星空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船只呢?”

    突然,肖承源的声音响起,直到这一刻,他才猛地想到了自己的那艘游艇。

    然而,举目四望,海面上除了那一座座残缺的礁岛之外,却那里有什么船只的影子?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的船出了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众人的心头一紧,不由脸色都微微变了。

    在大海上,如果没有船只,那岂不是要被困在这片荒芜的礁岛区?

    “你们看,那里有火光,好象是有什么东西在燃烧。”

    还是张横眼尖,看到了远处的一片礁岛后方,有隐隐的火光在蒸腾,而且浓烟滚滚。

    “快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众人那里还会迟疑,立刻朝那边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的接近,大家终于看到了那处燃烧的地方,所有人的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燃烧的正是肖承源的那艘游艇,此刻大火熊熊,几乎把整艘游艇淹没。

    “混帐,怎么会让船烧起来?”

    肖承源大怒,有些气不打一处来。他可是在游艇上留下了十多人,就是为了让他们看护游艇,以防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自己等人从海底出来了,却看到游艇燃起了大火,这岂不是说,这些家伙根本没尽到看护之职吗?

    心中大怒,但他却也无遐多想,身影一纵,凌空向游艇飞跃而去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大火下,他也怕还有船员留在上面,所以想上船看看。

    然而,一踏上游艇的甲板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迎面冲来,让肖承源心头大震:“怎么回事,怎么会有这样重的血腥味?”

    一种强烈的不安感,陡地充塞了肖承源的心,他那里还会迟疑,也顾不得四周熊熊的烈焰,就向船舱中冲去。

    “是倭鬼,是那些倭鬼搞的鬼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船舱里传来了肖承源凄厉的声音:“天杀的倭鬼,老子与你们誓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船舱里的情形无比的惨烈,所有的船员,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各处,一个个死状极惨,不是被人割了喉,就是被人一刀洞穿心脏。

    显然,屠杀这些船员的人,身手非常的高明,下手更是狠辣无比。这些船员,纵然是身上带有现代化的武器,仍是毫无还手之力,从他们的死状来看,根本就是被对方**裸地屠杀。

    望着满舱的尸体,肖承源目眦欲裂,发出了愤怒的咆哮。

    “肖老大节哀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孙秋,张横,以及段虎和宋晓平等人,也跃上了船来,看到船上这副悲惨的情形,也是人人变色,个个激愤不以。

    不过,眼看四周大火越烧越旺,众人却也知道,这里已不能再呆。立刻死拉活拽着,把肖承源拖下了船,爬上了旁边的礁岩岛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是我肖承源对不起你们啊!”

    肖承源仍是处于无比的悲痛中,他眼眸血红,额上青筋根根突兀,拳头捏得咯咯直响,悲愤不以。

    眼看这么多跟着自己的兄弟,竟然在这一次探险中,全部丧命于倭鬼之手,他心中的恨意,确实是如烈火燃炽。

    尤其是想到,这些兄弟的死,全是因为自己识人不淑,把江岛燕子这个倭鬼的卧底,当成是亲信,这才会有这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不仅这次探险前功尽弃,做了倭鬼的引路人。而且,跟随自己多年的这些兄弟,除了李翔鸣和吉金秋外,其他人全部惨死。

    现在,肖承源的内心,确实是充满了自责和愧疚。

    四周所有人都沉默无语,大家都能感受到肖承源那份发自内心的悲切,也都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。

    陡地,肖承源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目光骤然望向了张横这边:“张兄弟,你的那个朋友呢?”

    肖承源突然想起来了,张横从海底带出来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貌似这次入海,除自己人外,就只有倭岛的那些家伙。那么,这个突然多出来的人,会是谁?

    肖承源心中猛然想到了,这人是不是也会是倭岛那边的人?

    “肖兄,别来无恙,难道连小女子你都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钱彩莲嘻嘻一笑,也不再躲藏,从一边俏生生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肖承源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震惊无比:“钱彩莲钱小姐?”

    当日在珍佛斋与钱彩莲一起,都在应邀之列,高峰也曾为他们简单地介绍过,肖承源对这个显得有些神秘的女子,自然是记忆深刻。此刻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咯咯,幸亏肖兄还认得我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巧笑嫣然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也会在海底?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肖承源神情一凛,目光变得凌厉无比:“你到底是跟着谁进入的海底?”

    对于钱彩莲竟然也在海底,确实是让肖承源心中很是震动。无论是她窜通了自己船上的人,还是钱彩莲与倭岛人联手,这都是肖承源所无法容忍之事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一边的孙秋以及宋晓平和段虎,也是目光一凛,一个个杀气腾腾地凝注到了钱彩莲身上。

    甚至李翔鸣和吉金秋两人,也是拔出了手枪,指住了钱彩莲,虎视眈眈地瞪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钱彩莲却丝毫不在意:“肖兄,何必这样如临大敌,我可是跟着你一起下海的哦!”

    说着,她身上象是吹汽泡一样,脸和身体都鼓涨了起来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她已在众人面前,一下子转化为了沈辰的面貌。

    “沈辰,是你?”

    肖承源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旁边的所有人,也是尽皆身形一滞,被钱彩莲这神乎其神的变脸之术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已化身为沈辰的钱彩莲声调也完全变了,以原先沈辰的语气道:“各位,今天的晚餐是否可口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肖承源差点气结,不过,他立刻愤怒地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假扮沈辰,混入我们的队伍?”

    出了燕子的事,对于队伍中有卧底,肖承源现在也是恨之入骨。所以,知道了钱彩莲是假扮沈辰,混在船上,他心中的愤怒不减反增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