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2章 一报还一报
    “咯咯,肖兄,何必大动肝火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又恢复了她的本来面目,嫣然一笑道:“其实,这次跟你出海,目的很单纯,就是想见识一下元古神物诺亚冥舟。只不过,这次却是白跑了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诺亚冥舟?”

    见钱彩莲提到了诺亚冥舟,肖承源猛然又是身形一震,脸色也更见凌厉:“那东西最后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,孙秋以及段虎和宋晓平等人,顿时也个个神情肃然,目光死死地瞪在了钱彩莲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全是被江畔篱红困在了油锅地狱中,因此,之后发生的事,几人完全不清楚。此刻,听到有关诺亚冥舟的消息,这些人确实是个个心中迫切,想知道诺亚冥舟最后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我赶到的时候,那个倭鬼正欲取走诺亚冥舟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收敛了嘻笑的神情,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:“当时,我也顾不得别的了,只好冒险出手,这东西可不能落在倭鬼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怎么样?”

    肖承源目光炽烈,有些迫不急待。

    “我一出手,误打误撞正好引发了九幽冥宫中东岳大帝残留的神魂力量,于是,终于阻止了那老倭鬼夺取诺亚冥舟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微微沉吟:“之后,我就遭到了你那个燕子的枪击,受了重创。幸好,就在这个时候,张少赶到了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的神情变得意味深长起来:“后面就是张少与那老倭鬼激斗,最后,那老倭鬼发动了秘法,导至东岳大帝的那缕残魂,最终被毁灭。以至于整个九幽冥宫崩溃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娓娓而谈,众人尽皆竖耳聆听。张横的心却是陡地一紧。

    诺亚冥舟最后的下落,自然就是在张横手中。只是,当时情况无比的混乱,张横在夺取诺亚冥舟之时,他也不知道,是不是被钱彩莲看到了。

    至于李翔鸣和吉金秋,他倒并不担心。因为当时气场无比的暴虐,李翔鸣和吉金秋两个普通人,根本无法进入九幽冥宫。因此,他们也根本不清楚宫殿上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最担心的只有钱彩莲,她那时就在宫门口,以她的能力,应该可以看到殿内的情形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来说,得到了诺亚冥舟,是这一次出海最大的收获。当然,身上有这异宝,他却也不敢向肖承源他们说明,否则,让众人知道了,诺亚冥舟已落入他的手中,必然又会有一翻事端。

    根据当时出海时的约定。包括肖承源以及宋晓平和段虎,孙秋在内,一旦找到诺亚冥舟,做为这次寻宝的组织者,肖承源有优先认主权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肖承源可以第一个抢夺诺亚冥舟。只有他无法得到诺亚冥舟认主,其他人才可以各凭本事。

    这个条件看似不公平。不过,众人心中各有打算,所以事情当时就是这么约定的。

    只是,来到九幽冥宫后,一切完全出乎了大家的想象。包括肖承源在内,孙秋等人根本连九幽冥宫的正副殿都没进去,更不要说看到诺亚冥舟了。

    所以,当时张横从江畔篱红手中夺得诺亚冥舟,完全是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是什么迂腐之人,他当然明白,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因此,得到了诺亚冥舟,他可也不想把这个秘密让更多人知道,以免惹来不可预知的麻烦。

    此刻,钱彩莲说到诺亚冥舟,这确实是让张横的心提了起来。不知她会在众人面前,如何说这件事?

    “诺亚冥舟最后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见钱彩莲只是解释了九幽冥宫崩溃的原因,却并没有说诺亚冥舟的最终下落,肖承源等人确实是有些急了,一边的孙秋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咯咯,我刚才都说了,这次是白跑一趟。因为,诺亚冥舟,当时突然钻入了空间出现的一个旋涡里,刹那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咯咯笑道:“上古神物,果然有灵,能自行逃遁,看来,我们这些人,都与它无缘哦!”

    钱彩莲说着,目光瞟向了张横,眼神中却有一抹满含深意的韵味。看她的意思,明显就是在说,她这是在帮张横圆谎了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松了口气,感激地望了她一眼。两人心照不宣,尽皆一笑。

    钱彩莲的这一举动,无疑就是在回报当日张横为她做挡箭牌的恩情。这却是让张横摆脱了以后的许多麻烦。因此,无论如何,张横对她还是挺感激地。

    “它自己逃遁了?”

    肖承源,孙秋以及宋晓平和段虎等人,互望了一眼,还是有些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当时的情形,纵然是心中有所怀疑,却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可是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信誓旦旦地道,说着,目光望向了一边的李翔鸣和吉金秋:“不信,你们可以问这两位兄弟,当时,他们就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肖承源等人的目光,刷地一下,全聚集到了李翔鸣和吉金秋身上,满脸的问询。

    “呃,肖老大,当时里面一片混乱,我们根本看不清,不过,我们确实是看到,空间突然现出了一个旋涡,象黑洞一样,那只小船,确实是一头扎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思索了一下道:“至于后来怎么了,我们根本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李翔鸣和吉金秋看到的情形,正是最初诺亚冥舟逃遁时的影像。那时空间还没有爆乱,他们确实是看到了这样的景象。而当东岳大帝残魂与阴神同归于尽,空间出现崩溃时,他们就完全被暴乱的气场所迫,看不到殿内的情形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的这翻话,却似乎是印证了钱彩莲的讲述。这让肖承源等人心中的怀疑,又减少了几分。场中的气氛,也变得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肖兄,这次没有跟你说明,借你的船来此地寻宝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又是嫣然一笑:“这是小女子的冒昧之处。不过,承肖兄的恩情,小女子今后一定会报答肖兄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做了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“罢了,既然诺亚冥舟逃遁了,这次出海也是白跑一趟,这事就此揭过。”

    肖承源有些意兴索然,也不愿再追纠钱彩莲偷偷假扮沈辰,混在队伍中的事了。

    不是吗?这次出海,肖承源的损失最大,一艘价值数千万美元的游艇也就罢了,但跟随多年的船员,几乎全军覆灭,确实是对他打击很大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为了这次寻宝,他已是精心准备了多年。如今,竹篮打水一场空,确实是让他无比的颓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刚才在浮上来的时候,海底喷薄出了一大批极品法器,肖承源当时也捞了三件。只怕他这次出海寻宝,确实是要血本无归了。

    事情似乎告一段落,但是,望望四周茫茫的大海,再看看眼前荒芜的岛礁,众人的脸色再次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严俊的事实摆在了大家的面前。如今没有了回航的海船,他们是被困在了这片荒岛上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道乾礁区,原本就是远离航道的一片偏僻海域,平时是很少有海船路过这里。若是一直没有被人发现,只怕众人就算是本领最大,也会被活活困死在荒岛上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可以施展法器,在海面上进行短暂的航行。但要在茫茫大海上,靠法器横渡,那完全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“咯咯,这个倒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一个个愁容满面,钱彩莲咯咯笑了起来:“我在来的时候,一路上早就发出了海路的坐标,而且,约定了时间,让人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相信不会困多久,接我的船只,就会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钱彩莲信心满满地道。

    她伪装成沈辰出海,跟随肖承源他们一起寻宝,自然也做了后手。现在,这条后路,却是成了众人脱困的希望。

    果然,众人一听,个个脸现古怪,都有些满怀的感慨。他们还真没想到,这次要离开这里,竟然还得靠钱彩莲这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在荒岛上呆了一夜,到天亮的时候,果然看到了一艘船只向这边驶来,竟然还是一艘军方的军舰。

    这下,众人望向钱彩莲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了。在场的所有人,除了张横之外,其他人对钱彩莲的来历,还都是有些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此刻,见她竟然能让军舰为她服务,这足见她背景的不凡。

    钱彩莲却丝毫不在意,见到军舰后,立刻向那边发出了信号,燃起了一团柴火。

    军舰见到这片岛礁上的信号,立刻派出了几艘救生艇划了过来。

    来的是一支救援小队,领头的是一名海军少蔚,他也不问岛上众人的情况,把船靠到了礁岛边,把众人接向了军舰。

    然而,当这几艘救生艇靠近军舰的时候,一幕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情形,却是陡地发生了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一连九声礼炮响彻,军舰上的所有海军人员,一个个面朝他们,肃然行礼,人人神情凛然。

    看他们的那个架势,那里是来救援的,这完全就是在迎接他们海军高官的顺利回归啊!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肖承源,张横以及段虎和宋晓平等人,这回是真的惊呆了,一个个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神情变得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即使是张横,心头也是陡地一突。他本以为有了先前与钱彩莲的交谈,自己已是够对她了解了。但是,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自己所知道的钱彩莲,仍是她的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神秘的女子,她的背后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的秘密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