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3章 心痒难骚
    “海狮特种部队第一分队少将王学林向小姐报到。”

    军舰的甲板上,一位肩上缀着一排将星的海军少浆,一个立正,带着所有军舰上的海军人员在那里迎接。

    但是,一听到海狮特种部队,肖承源以及孙秋等人,再次神情剧变。

    也许在场的人中,张横还有些西里糊涂,不明白海狮特种部队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做为台岛玄学界的肖承源等人,他们却明白海狮特种队代表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在世界上,每个国家或地区,都会有自己的特种队。但是,能被人们知晓,并排得上号的,却并不多。

    象美尔岛的海豹特种队,华夏的神龙组,都是名震五大洋的超级部队。

    台岛的海狮特种队,虽然名气比不上海豹或神龙。但是,在台岛,那却是属于最顶级的海军特种队。据说,每次动用海狮特种队,必须上面那位老人家的亲笔签署的调遣令。

    肖承源等人,怎么也没想到,前来接应钱彩莲的军舰,竟然从属于海狮特种队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位自称王学林少将的海军将领,也是个绝不简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王学林看起来是个只有三十多岁的年青浆领。别看他年青,但是,在整个台岛,却也曾经是了不起的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早在他二十多岁的那年,当时的他还是台岛海军学院的一名学生,却因为在一次渡假的时候,他所在的那艘游艇,遭到了恐怖份子的劫持。

    后来,正是这位王学林,勇敢地带领游艇上的船员,与恐怖份子周旋,最终破坏了恐怖份子的阴谋,让全船数百号人平安脱险。

    为此,当年的王学林就曾被台岛大力嘉奖,并成为了那一年的台岛年度杰出青年人物,是无数少女心目中的英雄。

    之后,他销声匿迹,再也没有在公众面前出现过。那知,他现在却已成为了海狮特种部队分队的一名少将。

    足见台岛方面这十几年来,一直是在暗中培养他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肖承源等人,望向钱彩莲的目光已完全不同了。在他们的眼里,这个神秘的女子,现在是更加笼罩了一层面纱。

    “王将军客气了!”

    钱彩莲淡淡一笑,丝毫没有什么惊异的表现,随着王学林,便向军舰最高层的楼台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也被安排到了军舰的休息舱,得到了最优越的待遇。

    经历了九死一生的众人,也总算松了口气,这次寻宝,算是到此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军舰在海上航行了两天,在此期间,并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大家,让众人得到了充分的休息。

    张横也一直没有见到钱彩莲,好象自上了军舰后,她就完全没有露过面。

    只是,当到达高雄港口的时候,王学林少将却亲自过来看望了张横,并带来了一件小东西,说是钱小姐让他交给张横之物。

    那是一块只有拇指大小的古玉雕刻,看起来象是个项链挂件,雕刻的就是一尊千手观音像,上面的观音惟妙惟肖,显然应该是大师之作。

    在观音像的背后,有一个古朴的尊字,也不知道代表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张横细细端详,立刻感应到这尊千手观音像的不同凡响。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这尊千手观音像,隐隐的散发着某种奇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真元稍一注入,整块观音雕像,顿时荡起了一圈氲氲的华光,那个原本雕刻在背后的尊字,就这么浮突到了观音像的头顶,缭绕旋舞,很是神奇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钱小姐说,这是她门中信物。张先生到了任何地方,只要出示这块信物,她门中之人,就能为张先生做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王学林目光异样地望着张横,把钱彩莲交待的话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希望您能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王学林在珍惜这两个字上,特别咬重了语气,似乎是另有所指。然后,目光满含深意地望了张横一眼,这才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望着手中的千手观音像,张横的心中一阵莫名。从王学林的话里,他算是听出来了,这是钱彩莲留给自己的信物,应该是自己救她一命,她做为给自己的报答。

    只是,王学林最后的那句意味深长的话,却是让张横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他本想问王学林,但终究没有说出口来。

    对于钱彩莲这个浑身充满神秘的女子,张横到现在仍是感觉看她就象是雾里看花一样。

    回到台岛的时候,已是两天后了。事实上,这次出海,已是整整过去了十天,在海底的那段时间,不知日夜,其实却是过了有好几天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腊月十八,离过年已是越来越近,张横这回并没有再逗留,准备休整一天,第二天就回大陆。

    杨文竹和小青两人,对于张横莫名其妙消失十天,心中也都是无比的惊疑。不过,看张横风尘满面的样子,却也暗自猜测到了,可能这十天里,他去了某个秘密的所在。所以,两女很乖巧地并没有问张横这段时间的去处,只是细心地照料他。

    回到了杨文竹的别墅,张横的心才算是真正的安定了下来。这两天在海上,其实他熬得非常辛苦,江山社稷图里,藏着从九幽冥宫中得到的诺亚冥舟,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异动,生怕会引出什么事端。

    怀中揣着宝贝,却不能去碰触,这种感觉实在是心痒难搔。

    现在,回到了杨文竹的别墅,张横自然没了什么顾忌,他有些迫不急待地想研究诺亚冥舟,想知道它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,为什么会被认为是玄学界的三大谜团之一?

   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张横已是有些迫不急待。双手一挥,十二巫祖幡现形,在四周布下了一个十二地支捆仙阵。

    他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。当时在九幽冥宫中,亲眼看到,诺亚冥舟在遭到江畔篱红抓获时,意欲钻入空间的旋涡里逃遁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是万分的警惕,生怕这东西离开江山社稷图后,也会嗤溜一下逃跑。那可就白辛苦了。

    布下了阵势,心念一动,意识已沉入了江山社稷图里。立刻,里面的情形,呈现在了张横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诺亚冥舟此刻正悬浮在新开辟的那个空间中,就这么僵滞在空中,一动不动。如果不是它全身散发着黝黝的暗芒,都要以为它就是一只玩具小船了。

    在地面上,还躺着两头海狒王。它们自那天被张横击昏后,张横可不客气,立刻用秘法将它们封印了起来,等待着有空再来收拾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也没时间理会这两头海狒王,目光凝注到了诺亚冥舟上,心念一动,已是将它直接摄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一荡,诺亚冥舟出现在了张横的面前。不过,它仍象是处于沉寂中一样,一动不动,就这么悬浮在那儿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神情变得凝重无比。他可不敢有丝毫大意,对于这件已具有了自己意识的上古神物,张横可不会被它所表现出来的表面现象所迷惑。说不定这玩意就是在装,等待着机会逃遁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的手缓缓地探向了诺亚冥舟,一下子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它。

    但是,掌心一触诺亚冥舟,张横的身形不禁一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“它竟然仍处于那种悲伤的情绪!”

    张横低咕了一句,心中诧异无比。

    掌心传来的一种奇异的感觉,带着一种化不开的悲伤,竟然让张横的心神都受到了影响,情绪陡然间也有种无比悲切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这种情绪,正是来自手中的诺亚冥舟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想不到,当日因为东岳大帝那缕残留的残魂毁灭,让诺亚冥舟竟然悲伤如斯!

    一件风水道具,会有这样的情感,确实也是张横所意料不到,更是感觉震动无比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东西果然是不同凡响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亮了起来,对诺亚冥舟的兴趣大增。他那里还会犹豫,陡地体内真元暗运,空着的左手,毫不犹豫地点向了自己的心口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滴晶莹的血滴从伤口崩射而出,这滴血与普通的血液完全不同,竟然呈现一种璀灿的霞光,炫丽无比。

    这正是张横跨入三品后期,体内蕴育的心头精血,可以说是力量的精华所在。

    为了能收取这艘诺亚冥舟,张横这回也是化了血本,不惜消耗心头精血来让它滴血认主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那滴晶莹的心头血滴在诺亚冥舟上,顿时荡起了一团血色的光氲。一阵嗡鸣也骤然传来。

    刹那,一股悲切的情绪,在这一刻变得更加的浓烈,隐隐的,张横似乎听到了一阵阵的悲呜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心头精血与诺亚冥舟的接触,他更进一步地感受到了这件上古神物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看来有戏!”

    张横暗喜,集中了意念,把心头精血丝丝地溶入了诺亚冥舟中。

    也许是这件上古神物处于极度的悲哀中,对于张横精血的侵入,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。渐渐的,那滴心头精血,已完全溶入其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是时,诺亚冥舟一阵剧烈的振荡,而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,也陡然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