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4章 千古应劫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精血,溶入诺亚冥舟,陡然脑海剧震,一幕幕无比震憾的情形,如同是放电影一样,刹那闪过。

    天崩地裂,大地翻转,山河破碎,仿佛是世界末日的到来,意识中出现了滚滚的洪流,火山崩塌,大海沸腾,影像恐怖之极,震骇之极。

    续尔,场景一变,在一座云雾缭绕的高山上,一座宏伟的宫殿,金壁辉煌,宫殿的殿门前,赫然挂着一块黑色的匾额,上面写着九幽冥宫四字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神轰然一震,不由暗道:“这是东岳大帝的宫殿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正暗自寻思,这个时候,宫殿前,出现了一位伟岸的男子,头戴古代的皇冠,身穿龙袍,巍然地负手而立在宫殿前。

    这人的容貌似乎笼罩着一层雾气,根本看不清它的具体样子。但是,看到他这一身着装,张横的心又是一震,口中也不由喃喃地叫了出来:“东岳大帝,这是诺亚冥舟记忆中的东岳大帝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震动无比,他仿然是意识到了什么,更加凝神地观察起意识中出现的这一幕幕画面。

    影像仍在继续,东岳大帝就这么墨然地站在九幽冥宫前一动不动。好久,一声悠悠的长叹传来:“千古劫,千古劫,终究是应劫的时候到了!”

    声音悠悠,他已转身进入了九幽冥宫中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整座冥宫突然钟声长鸣,一共敲响了九九八十一下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陡地一颤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九九八十一下钟声,在道教或佛教中,有着特别的含意。九九为圆满之数,象西游记里,唐僧取经,就是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。最后因为如来佛祖算到他取经到手,只经历了八十难,本是直接要送他们回大唐,却半途又在通天河降落,让大龟渡唐僧过河,终于又经历了被中途颠覆河中这一难,从而凑足了九九八十一难。以达到圆满之数。

    当然,九九八十一声钟声,也有着圆满之意。但是,这种圆满,却又有别的含意,因为,它意味着结束。

    一般在寺庙或道观中,只有主持或寺中高僧以及观里德高望众的老道,圆寂或化羽之时,才会敲响九九八十一声钟声,以追悼逝者仙游,也算是表明此人在俗世功德圆满。

    如今,九幽冥宫内,响起了九九八十一声钟声,这如何不让张横心头大凛?

    果然,九幽冥宫中响起了震天的念经声,一个震憾人心的消息传了出来:东岳大帝化羽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心中的骇然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东岳大帝是什么?那在道教的典藉中,完全就是神灵。

    现在,他竟然化羽了,这岂不是说,神仙也会死吗?

    陡地,张横心头又是狂震,他猛然想起了东岳大帝先前进入宫殿时所说的那几句话:千古劫,千古劫,终究是应劫的时候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!”

    张横的思绪突然有些混乱,他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整个人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影像还在继续,但张横的思绪乱成了一团,下面到底呈现出了什么画面,他的意识里已变得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就在他沉浸在这种状态中时,突然,脑海中一震,那座宏伟的九幽冥宫,轰隆隆地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天地变色,高山倒塌,整座九幽冥宫,随着山岳的塌陷,缓缓地沉陷了下去,消失在了视野里。

    “九幽冥宫也被毁了,九幽冥宫竟然也毁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心情已是难以自己,意识中出现的情形,实在是惊世骇俗。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上古的神灵也会殒落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!”

    张横摇了摇脑袋,想把心中的震憾甩出脑海,他的心中陡然想到了一件事,那就是关于元古大劫难的传说。

    无论是禹王殿中所获得的镇海印,还是玄学界一直流传的传说,都有上古发生过一次大劫难的传闻。现在,从诺亚冥舟的记忆里,竟然看到了上古神灵东岳大帝殒落,更是亲耳听到了他所说的那句千古劫,他的心已是被完全震骇了。

    那么,所谓的上古时期发生的大劫难,东岳大帝所说的千古劫,到底是什么呢?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问号在他心中浮沉,但他却那里能找到丝毫的头绪。

    正是时,意识又是一震,脑海中出现了诺亚冥舟的影子。它缭绕在九幽冥宫先前的那片天空,悬浮在那里,似是僵化了一样。与此同时,一阵阵哀呜也在张横心头响起,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悲伤,弥漫在张横的心神里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诺亚冥舟,就象是一个失去了父母的孩童,是如此的悲哀,如此的无助,也是如此的孤单,让人充满了怜惜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的心似乎是完全被感染了,忍不住伸出手去,轻轻地爱抚起了它,动作轻柔的就象是一位慈爱的父亲,在抚慰受伤的孩子。

    意识又变得模糊起来,张横就这么沉浸在了这种不可言喻的奇异感觉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当张横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,他的脸上,已流满了泪水,脸色也是悲切之极,他刚才完全被诺亚冥舟的情绪所感染,处于了一种莫名的悲伤中。

    不过,睁开眼来,张横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,脸上也露出了难以抑制的狂喜:“它终于认我为主了,哥们这回可算是得到这件上古神物了。”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,张横手中的诺亚冥舟,已全然消失。但是,在他掌心的部位,却是多了一个月牙形的胎记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这个月牙形的胎记,与诺亚冥舟完全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思感一触,张横立刻感应到了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在刚才那奇异的感觉中,诺亚冥舟已溶入了张横的体内。这件上古神物,终于成为了张横的本命法器,就象江山社稷图一样,与他血肉溶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从今后,张横就是诺亚冥舟的真正主人,谁也休想再从他手中夺走它。除非是把张横杀死。

    细细感应着掌心的诺亚冥舟,张横的神情中却是现出了一抹苦笑:“看来,哥们的力量还是太低了,竟然无法驱动它。也许,要想真正使用诺亚冥舟,必须修为达到四品。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无奈,虽然得到了诺亚冥舟,也把它溶入了体内。但是,以他如今的修为,却根本驱动不了诺亚冥舟,甚至连它的功能和效用都有些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却得归于一个问题:张横的境界还不够高,要想使用诺亚冥舟这件上古神物,他还需要再跨越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微微摇头,心中不免有些感慨,但张横却仍是满心的喜悦。

    得到了这件上古神物,等自己的境界到了,到时就可以揭开它身上的所有秘密。也许,到了那个时候,自己也能象东岳大帝那样,穿行阴阳两界,直达九幽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口气,把注意力从诺亚冥舟上移开,张横的意识再次探入了江山社稷图里,凝注到了那两头海狒王身上。

    张横可没忘了,抓了这两头上古的异种,自然要好好收拾它们。

    在张横的打算中,他就是准备收服这两头海狒王,象李佳楠的那头白蚁皇一样,把它们弄成守护兽。

    这样,自己以后身边也就多了两大强力的助手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手一挥,把这两头海狒王从江山社稷图中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怦怦!

    地面一震,这两个家伙的体重确实是有些变态,竟然震得房间的地板都晃了几下。如果不是四周有十二地支捆仙阵,只怕地板就得被直接砸穿。

    不过,两头海狒王此刻被封印着,仍处于昏迷的状态,对四周的一切毫无觉察。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手指陡地点在了它们的眉心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点血光闪起,圈圈光氲荡漾,两只海狒王身上的封印,已被解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两头海狒王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,一对凶目也缓缓地睁开。刹那,它们看到了面前的张横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海狒王陡地凶相毕露,它们立刻记起昏迷前,被张横砸晕的情形。所以,这两头海狒王猛然凶目大炽,张牙舞爪地就朝张横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金光暗逸,两头海狒王的气势,轰然暴涨,一股极度暴虐,极度凶悍的气息,刹那弥漫场中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心中也是非常震动,他还真没想到,海狒王的力量如此的恐怖,仅是从气息来感应,这两个家伙,力量不比自己差。如果加上它们那坚若金刚的身体,自己要与它们缠斗,就算是其中一只,能不能打败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早就有准备,手一翻,御兽哨已出现在了掌心:“孽畜尔敢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就准备吹起御兽哨,把这两头凶兽好好地收拾一顿。

    但是,御兽哨还没有吹响,正扑过来的两头海狒王,陡然浑身剧震,神情中现出了古怪的神色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幕让张横无比震惊的情形却是猛地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