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5章 阿大阿二
    卟通,卟通!

    两头凶相毕露的海狒王,冲到张横面前,突然浑身剧震,满脸的凶相也在刹那间变得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两头海狒王互望一眼,就这么直挺挺地朝着张横跪了下去,而且叩头如倒蒜,就这么咚咚咚地向张横膜拜起来,看它们的态度,那完全就象是在膜拜神灵,虔诚之极。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张横傻眼了,他此刻御兽哨含在嘴中,根本还没有使用秘法吹奏。

    可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这两头恐怖的凶兽,竟然与自己玩这一手,与先前要把自己撕碎吃掉的凶相相比,现在的这两头海狒王,就如同是家养的宠物那样乖巧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真是哥们人品爆发,王霸之气一振,就让这两头凶兽服臣了吗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不由满是狐疑,嘴也张成了蛤蟆。

    然而,让张横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朝着张横拜了几拜,两头海狒王满脸的讨好,嘴里荷荷荷地吐着热气,伸出了腥红的舌头,就亲热地舔起了张横的手掌。

    看它们的样子,这哪里还是两头凶兽,完全就是家养的小猫小狗啊!

    张横目瞪口呆,一时真的被弄糊涂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,目光望向了自己的右手掌心。而一望之下,他的神情陡地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原来都是诺亚冥舟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掌心的那个月牙胎记,正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,也笼罩住了面前的两头海狒王,这才让这两个家伙,完全变了态度。

    张横看到这一情形,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原故。

    海狒王本是九幽冥宫的守护神兽,而诺亚冥舟正是东岳大帝的神物。现在,诺亚冥舟已认自己为主,两头海狒王感受到了它的气息,顿时认为,自己就是它们的新主人。所以,才会有如此大的态度转变。

    明白了其中的道理,张横心中大喜。能让这两头海狒王心甘情愿为己所用,那可比用自己强迫的手段,把它们收服来得更有利。至少,这两个家伙以后对自己是绝不会有异心了。

    “嗯,既然你们认我为新主人,那以后就好好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目光望向了两头海狒王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两头海狒王显然灵智已开,能听懂张横的话语,一听张横的话,连连点头,还亲热地直舔张横的手心,一副馋媚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!”

    望望两头海狒王,张横沉吟起来:“我也不知道你们以前是不是有名字,不过,现在我就给你们取个名字,以后也好分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望向了左边的海狒王。这头海狒王比较高一点,额上也有一个奇异的符号,正是一头雄性的海狒:“你以后就叫阿大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,自然就叫阿二!”

    另一头海狒王是头雌性,额上并没有那奇异的符号,而且胸部明显突起。张横也懒得动脑筋,就给它们分别取了阿大阿 二这两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两头海狒王呜呜地鸣叫着,脸上现出了喜色,似乎对张横给它们取名字,很是兴奋。在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后,两头海狒王又是咚咚咚地给张横叩了几个头,似乎在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哈哈,很不错麽!”望着这两头凶兽一副献媚的样子,张横心情大快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终于要离开台岛了。这次台岛之行,可以说是风波迭起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不负所望,不但解决了金泰的危机,而且还因为与台岛玄学界两大巨头,欧阳和闲云子的交好,让金泰在台岛的影响力,更上一层楼。今后的金泰,在台岛可以说已是稳如泰山,想来也没什么人再敢对它暗中做什么小动作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因为道乾礁区的这一次探险,张横也意外地获得了诺亚冥舟这一件上古神物,更是收服了两头实力强大的海狒王。可以说,这一次是收获满满。

    张横走的很低调,他并不想惊动别人。所以,这一次离开台岛的时候,只有杨文竹和小青两人为他送机。

    李佳楠早在那次金泰庆典之后,就离开了台岛,回到了韩岛的唐手流。做为少门主,虽然派中暗潮汹涌,但她长期不回去,确实也不是事情。

    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凝滞,喧哗的机场里,三人之间的空气却变得很是凝固。杨文竹和小青美眸深深地凝望着张横,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。但是,最终,两女却只是慎重地说了一句多保重。

    “文姐,青姐,你们也一定要多保重。如果有机会,就到大陆来玩玩。到时我好好地陪你们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也突然有一种堵堵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台岛的这段时间,杨文竹和小青的照料,让张横心中暖暖的。尤其当日在凤瓴山的时候,从事后得知,自己当时跳入潭水,杨文竹不顾身份,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份关心,足以让人感动。甚至最后还动用上层关系,让上面那位老人家出手,派出海军的潜水员来救援,这让张横心中更是感激。

    至于小青,张横与她在潭底发生了最亲密的接触,张横更是感觉愧对她。

    一时间,张横也真不知该对两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飞机终于腾空而去,透过舷舱,看到两女还在朝着自己挥手,张横的心里也很是不舍,不禁微微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腊月二十,白马山村已是充满了浓浓的年味,许多人家早已做好了过年的准备。

    家家户户的院子里,晒满了香肠腊肉,也有人家已开始裹粽子,做年糕,这些都是江南这一带过年的习俗,确实是增加了过年的气氛。

    尤其是即将过去的一年,整个白马山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曾经的朝百万倒台了,现在张家在村里办起了药厂,形势红红火火。

    曾经出外打工的年青人,现在基本上都已回村里,进入了远山集团。每户村民,因为有地皮做为股份,今年更是得到了非常丰厚的红利,差不多每家每户,光是分红就都能达到十万块。

    这是以前的山村里的人们,做梦都不敢想的事。现在,他们也能象城里人那样,就算不干活,光拿这份红利,也能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因此,整个山村一片喜气洋洋,每家每户,都准备热热闹闹地过一个好年。

    当然,如今的张家,在白马山村,那无疑就是村里的守护神。每个人对张家都充满了感激。没有张家,也许白马山村,再过一百年,仍是那片贫脊的山区,生活在这里的人们,也根本不会有这样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当张横回村的时候,就看到了村里一片欣欣向荣的场面,每个看到他回来的村民,都发自内心地朝他微笑打招呼,热情地向他问好。

    望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感受着大家发自心田的幸福和喜悦,张横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欣慰。

    能让村里的老百姓都富裕起来,这也是张横所愿,全当是自己回报生他养他这片山水的恩德了。

    远山集团即将在腊月二十二放假,因此,这几天马萍儿,陆晓萱以及华雪莹和乔伟娜,夏清莲等五女,仍留在村里。只不过,年终事情实在太多,五女一个个忙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最忙,听到张横回来,无论是什么样重要的事,也得暂时放一放。所以,当张横回到家的时候,五女和张远山夫妻,早就在家里等他了。

    看到父母和夏清莲等人,张横心中也是激动莫名。他心中明白,自己一直奔波在外,远山集团,如果没有夏清莲她们在维持,只怕就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的张横,也已知道了如今远山集团的状况。虽然开业仅是短短半年,但是集团的效率是出乎想象的好。别的不说,光是老爹和华雪莹最初弄出来的养生护肤膏,这半年的利润就近乎上亿,如今在市场上更是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至于与军方合作的特殊药剂,那根本就是暴利。人家军方完全不差钱,为了能从张横这边淘得更有效果的药物,那是真的是用钱在砸。

    因此,整个远山集团,在这半年内的利润,已是达到了恐怖的四五个亿。照这样的形势下去,只怕要不了几年,远山集团,就能挤入资产超百亿的超级财伐的行列。

    只是,五女见到张横,在惊喜之余,却不免一个个眼里都流露出了哀怨的神色。张横整天在外飞来飞去,确实是让她们感觉不满。

    这一次过年回家,虽然会停留的时间长一点,但是,五女现在也要各自回家过年,说到底,彼此仍是聚少离多。这种感觉,确实是不怎么好受。

    张远山夫妻也是有些埋怨,自从儿子有了出息,虽然不象以前那样,在城里打工。但是,却也是很少能见到他的人影,仿佛比以前更难见一面了。

    这让两老在感慨之余,也是有些叹息。他们是多想张横能呆在家里,共享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两老还有一份心事,那就是张横的年纪貌似也不小了,在村里,象张横这样的年龄,早该结婚生子了,差不多的同龄人,如今都能抱上了娃娃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身边有如花似玉的五朵金花,可偏偏这婚事,八字没个一撇,这如何不让两老暗暗叹气。

    眼看屋里的气氛有些压抑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声凄厉的惊叫在门口响起:“啊呀呀,救命啊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