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6章 云锁天关
    门外的惊呼,顿时把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,张横更是脸色微变:“大牛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错,张横立刻听了出来,外面喊救命的正是铁哥们何大牛。只是,他还真想不出来,何大牛这是遇到了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不过,当张横奔出门来,一看清外面的情形,却是顿时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何大牛正仰面摔倒在地上,在他的身边,阿大和阿二正满脸凶相地对他张牙舞爪,看样子是要对他行凶。怪不得他会如此惊恐地喊救命。

    “阿大,阿二,住手!”

    张横厉叱一声,立刻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顿时,原本还凶相毕露的阿大和阿二,刹那就变成了两只乖宝宝,缩头缩脑地缩到了张横的身后,一副做错了事的小学生模样。

    “擦,阿横,你养的什么怪物啊!”

    何大牛好不容易爬了起来,仍是心有余悸,他小心翼翼地绕开了两头海狒王,走到了张横身边,一脸的不愤:“这两个家伙,差点把老子给吓死。”

    张横带两头海狒王回家,就是准备让它们来守护家园。因此,这次回来的时候,还没进村,就把它们从江山社稷图里释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这样做,自然是为了能让它们能熟悉村里的环境,更是想让阿大阿二与村民们混熟,以免以后发生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果然,当村里人看到,张横带回这样两头怪模怪样的宠物,顿时引起了大家的好奇。

    等来到张横家中,他把两头海狒王留在门外,任由村民们围观。当然,他也暗中吩咐了阿大和阿二,绝不能惊扰到村民,更不许伤害他们。

    阿大和阿二灵智已开,对张横的话更是不敢违背。因此,在门口一直任由人们指指点点,甚至还与村里的小孩子玩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不过,当何大牛来的时候,他看到张横家门口的这两头怪物,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何大牛一向大咧咧的性格,再加上知道这是张横养的宠物,所以也没什么顾忌。一上来就对阿大和阿二动手动脚,对这两头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怪物很是感觉好奇。

    只是,他在阿大和阿二身上东摸西摸,终于惹恼了这两头海狒王。于是,这才出现了刚才的一幕。

    阿大阿二发彪,那可真不是好玩的,顿时把何大牛吓得魂飞魄散,直接就摔了个狗啃屎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大牛,阿大和阿二可不是宠物,它们是我特意找来看家护院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摇头苦笑,这才拉着何大牛进入了屋里。

    何大牛的到来,终于让家里的气氛变得热闹起来,有他这张大嘴巴,屋里还真休想安静。

    “我说哥们,我过年就要结婚啦!”

    何大牛是来报喜的,一进门就把这个喜讯先告诉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哦!大牛,你要结婚了,恭喜啊!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意外。不过,他立刻想到了什么,神情顿时变得有些神秘起来:“你那位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立刻明白了张横的意思,不由得意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何大牛有一位青梅竹马的女友,名叫孙小红,自小一起长大,更是彼此情意绵绵。甚至早已暗中定下了盟约,卿不嫁,君不娶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以前何大牛家穷,母亲又有眼疾,可以说是村里穷得叮当响的那一家。

    因此,孙小红的父母,对于何大牛是非常的不待见,两人的交往,自然是受到了孙小红父母的阻拦和反对,一直处于地下工作者的状态。

    然而,如今何大牛因为张横的缘故,自己开办了公司,现在更是成了江南省知名的企业家,也算是响当当的一个人物。

    人们对他的感观自然完全改变了。自他发迹后,他家说媒的人,几乎是把门槛都给踏破了。可以说十里八乡的姑娘,都想嫁给这位何总。至于城里的女郎,明里暗里对何大牛表示出倾慕的,也是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可以说,何大牛如今是春风得意,他如果真想要讨个老婆,那自然是随捡随挑。

    不过,何大牛却也是个死心眼,虽然如今暴富,身份地位完全不同了,但他仍然不改初心,对青梅竹马的孙小红,始终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当然,这回孙小红的父母,那里还会再阻拦两人的交往,能让何大牛娶他们的女儿,那是他们求之不得。所以,两人的婚事完全就是水到渠成,根本没有了任何的阻碍。

    何大牛也不计前嫌,并没有对岳父岳母抱怨,甚至还以怨报德,为岳父岳母家建了小别墅,更是把失业在家的小舅子,聘请为公司的经理。

    现在,他女友孙小红一家,也是得了何大牛的恩惠,生活奔上了小康,更是成了附近村里的首富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太恭喜大牛了,恭喜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!”

    明白了事情的原由,张横也是由衷地为自己的铁哥们高兴。

    他可还记得,何大牛曾经因为孙小红父母的阻碍,有一段时间情绪非常的低落,对人生都充满了绝望。现在,他们总算修成了正果,也算是了却了他的一段宿愿。

    “哥们,我们的婚期定在明年二月初八,到时你可得做我的伴郎。”

    何大牛哈哈大笑,拍拍张横的肩道:“到时你可一定要来,否则,我跟你翻脸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兄弟,你这伴郎我自然是做定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会迟疑,自然是满口答应:“到时,我可要好好地与伙伴们一起,闹闹新房。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屋里的气氛变得无比的喜悦,在场所有人都因为何大牛要结婚的事,变得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“嘿嘿,对了!”

    突然何大牛似是想到了什么,目光从屋里五女身上扫过,神情变得很是怪异:“阿横,大牛我要结婚了,明年说不定就可以抱上胖小子。那你呢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何大牛又是嘿嘿怪笑:“我看萍儿,萱萱,雪儿,还有莲儿娜娜她们,都挺不错的,要不你就一起都收了吧!”

    何大牛这张大嘴,没遮没拦,一下子就捅破了张横与五女之间的那层窗户纸。

    说实话,村里人那一个不羡慕五女,她们一个个长得国色天香,又如同是梅兰竹菊,各有千秋。刚来的时候,还有许多年青人明里暗里的想追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,时间一久,大家也都看出来了,五女之所以甘心窝在白马山这样的山村里,全都是为了一个原因,那就是张横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五女对张横都是有意思。这让所有人在羡慕感慨的同时,却也没有人再敢打她们的主意。

    只是,虽然大家都知道五女的心思,但还真没有人敢当面这样说。此刻,何大牛大咧咧地说了出来,却是让屋里的气氛陡地一滞,五女的神情顿时变得无比的尴尬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们,张远山夫妻和张横,也是不由神情一僵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横与五女之间的关系,谁都心知肚明。然而,这一层窗户纸,还真不能挑破,因为要是挑破了,还真不好让彼此面对。

    “呸,大牛,你这张嘴又胡说八道了,看我们不打你。”

    幸好,还是陆晓萱回过了神来,感觉到大家的尴尬,顿时俏脸一肃,作势要打何大牛。

    “啊呀呀,萱总,我错了,是我胡说八道,您就饶了小人吧!”

    何大牛此刻也意识到自己这张大嘴说了不该说的话,连忙投降。

    顿时,马萍儿,夏清莲以及乔伟娜和华雪莹等女也反应了过来,纷纷围上前来,要奏何大牛。屋里刹那嘻闹一片,总算把那份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总算静了下来,但大家的心里都已是存了点异样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就是不能说破。说破了,就象是窗户纸捅了个洞,要想让它复原,还真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张横对五女心中也充满了愧疚,但他却也实在是不知该如何。他不忍伤害任何一个人,却又无法一碗水端平。所以,这头痛的事,他只能暂时不去想它,一切就顺其自然吧!

    何大牛闲扯了几句,告辞离去。不过,望着何大牛的背影,张横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。他从何大牛的面相中,看出了一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何大牛看似满面红光,春风得意。但是,他眉宇暗锁,隐隐的还有一层阴晦。这岂不是相道中的云锁天关吗?

    天巫传承有言:云锁天关晦临头,纵无远虑有近忧。别看当时风光现,暗中自有涛天愁。

    那么,何大牛他这是遇到了什么,怎么会表现出云锁天关的面相呢?

    张横的心里打上了一个老大的问号,望着何大牛离去的身影,暗暗寻思起来:看来,得有空好好关心一下自己这位铁哥们,可不能让他暗地里被人给欺负了。

    这大半年来,张横对何大牛的关心其实很少,当日在为他培育出了那神奇的花卉,又为他与新时代公司牵线搭桥,帮他组建了三牛公司,之后就一直放手任由何大牛自己操作。

    眼看何大牛逐渐发迹,公司也不断壮大,张横很是心慰。那知,这次回家,竟然看到了他面相呈现的异兆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暗自为自己的铁哥们担心?

    年关一日日接近,白马山村过年的气氛也越来越热闹。远山集团终于放假,所有员工分得了丰厚的奖金,又得到了丰盛的年货,一个个高高兴兴准备回家过年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回,张远山做为集团的挂名老总,在年终的总结报告大会上,也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,却是引起了所有人的轰动,更是震憾了整个白马山村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