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7章 大分红利
    在年终总结大会上,张远山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。为了表彰马萍儿,陆晓萱以及华雪莹和乔伟娜,夏清莲五女为集团做出的贡献,集团准备每人奖励一辆价值二百万的豪车。

    这顿时引起了全场的轰动,这可以说是整个集团最重大的一次奖励了。

    夏清莲等五女,也是无比的激动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们这大半年来,勤勤恳恳,每个人都是尽自己的最大努力,为集团的繁荣昌盛而不懈努力,她们平时也从来没有为自己捞什么利益,出外所用的车辆,都是公司的公车。

    现在,她们的付出总算有了回报,老爷子用奖励豪车的方式,表示了对她们的认可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所有人震憾的时候,让大家更加难以置信的消息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远山集团有今日欣欣向荣的景象,都是诸位员工的心血和智慧的结晶,更是陆晓萱,马萍儿,夏清莲,乔伟娜以及华雪莹五位经理的全心付出。为此,我决定,将远山集团原始股份的百分之五,做为她们为我们集团所做出贡献的奖励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提高了声音:“从今后,她们将是我们远山集团的第一届董事会的董事,每人占有远山集团百分之五的原始股份。”

    场中刹那出现了一片寂静,谁也没有想到,张远山竟然会把远山集团百分之二十五的原始股份,直接送给五女。

    以远山集团如今的发展趋势,百分之五的原始股份,那无疑就是一只下金蛋的金鸡。如今虽然这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,也就数亿的价值。

    但是,谁都可以看到,将来的远山集团,必将是行业的龙头,每一分股份,所具有的潜在价值,简直不可估量,以后甚至能值数十亿,数百亿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然而,张远山却把如此价值不可估量的原始股票,送给了五女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震憾?

    “当然,为了奖励为集团做出贡献的员工,这一次获赠原始股份的还有佳伟佳博士,他为我们生产线的正常运行,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,为此,特奖励他百分之一的原始股份。”

    张远山再次提高了声音,报出了几个集团功臣的名字,并将赠送这些人百分之一到百分之零点五的原始股份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场中再次陷入了沉寂,每一个人望向五女以及获得股份赠送之人的眼神完全不同了,满满的都是羡慕。

    续尔,场上爆发出了震天的掌声,所有人热烈地鼓起掌来,简直要把屋顶掀翻。

    张远山的这一举动,如同是给全场所有的员工打了一针兴奋剂。

    不是吗?只要为远山集团全心全意的服务,集团就不会亏待他们,甚至还会有得到原始股份的机会。这无疑是激励了所有的远山人。

    五女的娇躯尽皆剧震,俏脸上也都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激动。

    张远山的这一行为,无疑是承认了她们在集团中的地位。从今后,她们不再是集团的打工者,而是真正的主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从另一个侧面来说,这也是张远山默认了她们在张家的地位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五女激动之极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五女的眼眶里,都盈满了温润的泪水,这是喜悦的泪水。

    张远山的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。他之所以做出赠送原始股票的决定,这自然是得到了张横的示意,为此父子两人昨天晚上可是商量了大半夜。

    张横自觉愧对五女,不能给她们更多。所以,就用这样的方式,肯定了她们的地位,这也算是对五女的一种安慰,更是一种表达。

    这个年过得热闹无比,甚至可以说,是白马山村自建村以来,最热闹,最幸福的一个年。

    家家户户都买来了礼花,这可是以前穷山沟的人们,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品。几百块钱一只的礼花,即使是结婚的时候,都很少有人家会燃放,大多都是买几捆乒乓两声响的二踢脚就算是庆贺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村里人家家有了钱,还真不差这千儿八百的钱买礼花。所以,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一,整个白马山村整夜被炫丽的烟花礼炮所笼罩,害得守山护林的那些人员,一夜都没能休息好。

    只是,即使是忙得不亦乐乎,守山护林的人员,也是满怀的幸福。白马山村有今天这样的繁荣,这是千百年来,无数先辈们做梦都不敢想象的。

    张家过年更是热闹非凡,村里的远亲近邻,无一不到张家来给张远山夫妻拜年,谁都心里明白,白马山村如果没有张家,没有张家的儿子张横,绝不会有今天,甚至再过几百年,也不可能会有现在这样的景象。

    马贤青如今可也是村里真正的大佬了。以前还靠着他那个村支书的身份,让人们敬畏他几分。

    但是,自从他引入远山集团,又在村里筹建起了药厂,为村民们争得红利。现在,他是真心地受所有村民的爱戴,人人对他恭敬有加。

    更尤其是:马萍儿成为远山集团的股东,人们对马家就更多了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现在的马贤青,说话都嗓子提高了几个分贝,走那儿都是底气十足。别说以前镇里县里的领导,他也不怎么当一回事了,甚至连省里来的领导,他也能泰然处之,与对方平等对话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以现在白马山村的实力,他马贤青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村支书,但貌似还真没什么需要求人的地方,只有镇里县里省里的那些头头脑脑们,才会有求于他。他的腰杆儿自然是挺得笔直,嗓门儿也不用压低着说话了。

    当然,如今精神儿十足的可不止马贤青,何大牛的母亲季春姑,可也是村里人人敬重。

    甚至,她现在担任了村老年委的会长,凡是村里老年人有什么活动,都有她组织。

    以前被所有村民看不起的瞎婆子,现在可完全两样了,年纪看起来也象是年青了十几岁,都仿佛是只有三四十岁的少妇了。

    谁人见了,不得亲热地叫她一声何大妈。要是村里有个什么姑娘家要说亲,能让季春姑做个坐媒,那无疑就是大大地有面子。就象是古代的一品夫人给说的媒一样,能被村里人传上几个月。

    何家如今也盖起了别墅,比当年朝百万家的别墅还豪华。从正月初一起,何家前来拜年的客人就没有断过。这虽然把季春姑忙得脚都要提起来,但想到曾经门可罗雀,逢年过节无人问津的情形,季春姑在感慨之余,心中也满满的都是幸福。

    人能活到这样的程度,风风光光的,门庭若市,儿女幸福,她已是再无遗憾,也完全满足了。

    张家也是如此,不过,张横除了正月初一在家外,初二开始,就忙得脚不停蹄了。

    初二的上午,他去拜望了马贤青,下午,就转辗到了白洋村陆晓萱家,拜访陆金贵夫妻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有办法,虽然他与五女并没有什么名义,但是,大家心知肚明,所以在礼数上,还真不能少了。只是五女一碗水要端平,他分身乏术,只好一天跑两家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陆家,在白洋村的地位,自然也完全不同了。自从因为陆晓萱成为远山集团的经理,为白洋村争取到了远山集团药材以及何大牛的花卉苗圃的种植。现在的白洋村,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所有的村民,也都做起了药材和花卉的生意,日子自然是越过越红火。

    原本陆金贵因为贪污的事,在村里已是声败名裂,所有人对他是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不过,陆晓萱的变化,当然也让陆金贵水涨船高,让他再次成为了村民们巴结的对象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下半年的村委换届中,陆金贵被任命为了村支书,比以前当村长时更加的风光。

    当陆晓萱获得远山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,这一消息传开,陆家更是成为了村民们羡慕的焦点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以现在远山集团的状况,谁家的年青人,不想进入远山工作,那可是前途无量的事情,就算比不上在政府部门上班的金饭碗。但是只要能进入远山集团,那今后也是有了保障。甚至小伙子讨个老婆,都不用发愁了。光是在远山集团工作这块牌子,就能让附近十里八乡的姑娘家愿意嫁过来。

    陆家现在也造了新房,陆晓萱的弟弟如今也从大学毕业,进了远山集团当管理员,据说已说了一门亲事,只要陆家选个迎亲的日子,就可以结婚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陆家因为陆晓萱而完全改变了,已是白洋村中最富裕的人家。

    张横的到来,自然是受到了陆家的热情接待,更是惹来了无数村民羡慕的目光。

    初三,张横风风火火地赶往了钱塘,去华雪莹家拜访华老。

    如今的华老,已成为远山集团的顾问,时不时地还就住在白马山村,所以,他与张横之间也是最熟了,更与张横是忘年之交。

    张横的到来,让老爷子无比的开心,推掉了春节各大医学组织邀请的团拜会等应酬,就在家里好好地招待张横。

    华老对张横是欣赏有加,他对张横在外面所做的一切,都有所了解。如今张横已是今非昔比,这让他老怀甚慰,也为自己独到的眼光而感觉骄傲。

    一老一少虽然显得有些冷清,但两人相谈甚欢,他是真的把张横这个年青人当成是知己了。

    不过,酒过半晌,华老突然想起了一事,不由神情陡地一凝,脸上也现出了愁容。

    “华老,怎么了?您有什么心事吗?”

    张横敏锐地觉察到了华老的变化,不由满心的狐疑。

    然而,华老接下来所说的话,却是让张横心头猛地一震,这才意识到,自己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,一直还没有解决,不禁脸上现出了愧色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