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8章 禾火心上烧
    “华老,对不起,雪儿的那个隐疾,我一直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待华老问询,便把事情说了出来:“主要是因为雷劫阳木实在难以找到。”

    张横当然还记得,华雪莹的绝阴之脉这一隐疾。当日华老为了想让张横出手,不但把雷劫柳木这样的稀世珍宝送给了张横。而且,还硬让华雪莹拜了张横为师。

    张横自然是把此事放在了心上,也时刻想着能把华雪莹身上的隐疾治愈。

    可是,时间过了近半年,却仍是没有什么头绪。张横心中确实是感觉对不起华老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兄弟,这怪不得你,老头儿我也知道,天材地宝,须有缘方可得之。”

    见张横主动说起了此事,华老很是欣慰,他却也不怪罪:“反正雪儿的事,由你在,我老头儿还是挺放心。”

    有过上回华雪莹病情突然发作的事,华老对张横的神奇手段,确实是无比的信任。所以,他对华雪莹在张横身边,还真是放一百个心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兄弟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华老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寿眉一挑,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张横:“有一件事老头儿倒是要与小兄弟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华老请说。”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。华老需要慎重其事地与自己商量的事,绝不会是普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小伙伴何大牛,在年前的时候,曾拜托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华老沉吟了一下道:“他现在的生意做的很大,不但在花卉和药材方面大展手脚。而且,他还想延伸一些副业,来扩大产业链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亮,他还真没想到,华老所说的事竟然与何大牛有关。

    当然,关于何大牛如今的生意状况,张横也是有所了解。何大牛现在是真正的财大气粗,因此,他开始涉及的产业确实也不象以前那样,只是种植花卉和药材。听说他前段时间还兼并了好几个相关的公司,准备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只是,听华老的意思,似乎何大牛这家伙,野心还不止于此,好象另有打算。这让张横更加有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年前的时候,你那小伙伴在江苏那边,收购了一家做酒的作坊。”

    华老继续道:“那家做酒作坊,也是有些年头了。据说当年曾是为清朝皇宫制作御用药酒。只是,到了现在,经营不善,一直惨淡经营,最后不得不破产倒闭。你那小伙伴就把它收购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华老简单地介绍了那家做酒作坊的情况,接着道:“你那小伙伴知道老头儿我平时喜欢喝点自酿的药酒。所以,他就把主意打到了我身上,想让我提供药酒的配方,想以后就以药酒为主打,来经营那家酒坊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仔细地听着,暗暗点头。对于何大牛这个投资,还是非常的赞许。

    以华老在中医界的声誉,以及他多年浸淫中医学,在养生保健这方面,确实是有独到之处。如果大牛能得到华老的帮助,有他在背后做技术顾问,何大牛的这个酒坊,确实是大有作为。

    而且,何大牛选择药酒为主打,这个方向也是非常的正确,正是符合了如今时代的潮流。

    要知道,随着经济的发展,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日益提高。尤其是华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,越来越多的老年人,对于养生和保键是越来越有需求。

    特别是年纪越大的国人,对华夏传统的中医更是情有独钟。如果能在华老的帮助下,酿制出确实有效的药酒,销路方面肯定是不用发愁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何大牛的这项投资,前景非常不错。张横就算只是听了个大概,也看好他。

    “本来,老头子手中有几个古藉中记载的药酒配方,我平时喝的也都是用这些秘方配制的酒,效果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华老脸上突然现出了一抹怅然之色:“可是,大规模的生产,与自家酿制的酒,还是有着许多技术方面的问题需要克服。尤其是,那家倒闭的酒坊,他们本身酿制的酒,也非常有特点。老头儿我本想以他们的酒为原料,再配以那些古方,酿制出更有效的药酒。但是,一段时间下来,却总是相差那么一点点,效果很是不如人意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华老的眼眸炽烈了起来,望向了张横:“所以,我想小兄弟你要是有空,好好帮我们参详参详。看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曾经见识过张横在医药上的一些神奇手段,更是因为要修编中华古方药典,得到过张横赠送的秘方。对张横当时所说的师门秘传,华老更是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在药酒的事上遇到了困难,华老立刻就想到了他,并趁这个机会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效果不尽人意?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皱了皱眉,心头突然一震,猛地想到了什么,神情陡地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何大牛的云锁天关的面相预兆,就应在此处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机灵灵地打了个寒战,猛然想到了那天在何大牛面相上看到的不详之兆。

    先前华老说到何大牛收购酒坊,张横还没意识到什么。但是,此刻华老说起了遇到的困难,这却让他不禁陡地灵光闪过,想到了何大牛面相上的预兆。

    按当时张横暗中的观察,何大牛面相上呈现云锁天关,这其中的关键就是一个“愁”字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那时却怎么也想不通,以何大牛如今事业蒸蒸日上的情况,还有什么事会让他犯愁或是要发愁呢?

    然而,现在他却是陡然有些明白过来了:愁字,不就是禾火在心上吗?

    那么,禾火是什么?不就是指禾苗种植的粮食,经火烧和火烤,这岂不就是暗中喻意着酒吗?

    要知道,酒就是粮食蒸煮发酵后的产物,完全符合了禾火这个喻意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说,何大牛云锁天关的面相根源,与他现在正在投资的酒坊有关吗?

    看来,华老所说的酒坊的事,应该不象他现在说的那样简单,可能后面还隐藏着什么内幕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对此事更加的着心起来。他微一沉吟,立刻答应道:“华老,您放心,我那铁哥们何大牛的事,就是我的事。我一定会趁过年的这段时间,好好去酒坊看看。到时还要请华老您多多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知道你这人讲义气。”

    华老很是欣慰:“你那个小伙伴,有你这样的朋友,算是他这一生有福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华雪莹端着最后一道开胃汤走了出来,看到两人谈得正欢,她也不打扰,默默地在一边坐了下来,盛了碗饭,端起饭碗就吃。

    今天的华雪莹,打扮得就象是一个家庭主妇,满头青丝包了一块手帕,身上系着条碎花围裙,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位贤妻良母。

    而且,她今天亲自下橱,做的这满满一桌菜,色香味俱全,确实是很合两人胃口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她上桌,华老欣然地笑了。望望孙女,又看看张横,打心眼里都是喜欢。感觉上,这对年青人,越来越有夫妻像了,这让华老甚是老怀大悦。

    初四,张横马不停蹄地赶往了赣省,去拜访乔伟娜的父母。当然,顺便也去拜访操家老祖宗操连云。

    自从当日张横化解了操家在元兴王城的千古恶煞,操家基本上已是与张横同气连枝,对张横是以主人之礼相待。

    因此,操家老祖宗,之后也派出了不少操家子弟,赶往白马山,为张横家看家护院,也帮助远山集团做维保。

    因此,如今的白马山,除了张横本身雇用的那些保镖,以及江南军方的一支驻扎部队外,暗中保护的势力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事实上,除了操家之外,明珠血家,九黎巫族以及韩岛唐手流等,都有人长期派驻在白马山这一带,一方面是暗中保护,另一方面也是能随时与这边联系。加上这回张横带回来的两头海狒王,在白马山中,如今暗中隐藏的势力,还真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乔家现在自然也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在村中的地位,更是不言而喻。有张横与操家的关系,乔家在村里人人敬重。乔伟娜的哥哥乔伟君,原本的怪病早已治愈,现在不但是远山集团在江西这边的总代理。而且,他也已说了一门亲事,过年之后,就要成亲。

    可以说,乔家现在全家团圆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张横的到来,自然让乔家无比的高兴,甚至连整个操家村都轰动了,操家老祖宗亲自待客,给予了最隆重的礼遇。

    再次重游旧地,张横也是感慨无比。想起当日在元兴王城的历险,他心中很是莫名。

    在江西呆了一天,张横第二天就告辞离去,他还得拜访夏清莲的父母。

    夏清莲家在皖省的农村,张横以前只是听夏清莲说过,并没有真正去过她家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却不同,其他四女家里,他都去拜访过了,自然不能厚此薄彼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次还是第一次上门,虽然没有毛脚女婿的这个名头,但意义其实是相同。所以,他特别准备了一翻,想给夏清莲父母,留下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然而,他做梦也没想到,这次去夏清莲家,却是惹出了一件大祸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