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9章 违禁物品
    这次张横去夏清莲家,为了出行方便,是让张继开着他那辆陆虎,直接上高速。

    当然,出发前,他就与夏清莲做了联系,在皖那边,会有夏清莲的弟弟李飞在接应。因此,也不会走冤枉路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初四,高速上出行的车辆挺多。不过,从江西到夏清莲家所在的地方,路途不算近,正常开车,光是在路上就要化费尽半天的时间。所以,一上了去皖的高速,张继的车子就开始彪速了,一路狂彪,不断地超越前面的车辆,风驰电策,开得很是狂野。

    他是想尽可能减少在路上的时间,以免到目的地太晚。

    然而,车子刚开出不久,突然,张继神情一肃,朝着张横道:“老大,好象我们惹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正闭目养神,下意识地睁开了眼来。

    立刻,他从反光镜里,看到后面有四五辆车子,正开足了马力,紧追着自己的陆虎在狂奔。

    那几辆车子一边急驰,一边还狂按喇叭,甚至前面几辆的副驾驶的车窗里,有人正朝着这边挥手,叽哩呱啦地在叫喊着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车速实在太快,即使是张横,也没能听到他们叫喊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他刚才心思根本不在路上,所以并没有留意高速上的状况。因此,对于后面突然有车辆追赶,确实是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几辆车的家伙,是因为我超了他们的车。”

    张继冷哼了一声,脸色有些难看:“刚才,我超车,他们一直故意挡路,最后我就使了点小手段,硬超过了去。”

    张继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在部队就号称打不死的蟑螂,行事一向狂野,那会把这些闲杂社会人员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此刻,看对方竟然紧追了上来,张继也完全不当回事。之所以通知一下张横,是怕自己的老大在闭目养神,等会出点什么意外,会被惊扰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从反光镜里可以看到,后面追来的四五辆车子,都是高档的豪华车,每一辆的价值都在百万以上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心里也立刻跟明镜似的,这些开车的主,想来都是些没事也要惹事的纨绔,不然,不会因为张继超他们的车而来追。

    “别理他们。”

    看张继跃跃欲试的样子,张横蹙了蹙眉。他可知道,自己的那几位从特种部队出来的保镖,都不是什么怕事的主,尤其这个张继,忌恶如仇,后面那些人要是真的敢招惹他,张继绝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看他现在通知自己,就是有准备停下来与那些人好好论论理的意思。当然,这个论论理是要加上引号地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确实是不愿在这里浪费时间,所以他道:“甩开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老大!”

    张继二话没说,陡地再次加快了速度,车子如同是一头猛虎一样,刹那狂彪了出去,在拥挤的车队中,更是如同是一头灵活的豹子,迅速在滚滚的车流中穿行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便把那些紧追的车辆,远远地甩在了屁股后面。

    那些人可没有张继的车技,望着车子远去,不禁又气又怒,却也只有干瞪眼的份。

    这只是半路上发生的一个小插曲,张横和张继两人也不在意,继续向前开去。

    然而,不久,突然后面几辆警车警笛狂鸣,呼啸着开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江南a六六八八……请马上靠紧急救援车道停车,接受检查,前面的江南a六六八八……”

    高音喇叭发出刺耳的呼叫,惊得四周的车辆纷纷避让。

    “操,竟然瞄上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张继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他还真没想到,后面的警车竟然针对的是自己这辆车子。

    “嗯,听警察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被惊醒了,从反光镜中看看后面的警车,眉头皱得更紧:“看他们拦我们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好,老大。”

    张继有些不情愿,但他却也不敢不听张横的话,连忙减慢了速度,靠最边的紧急救援车道,缓缓地停下了车来。

    很快的,那几辆警车追了上来,前后堵住了张继他们的去路。一名警官模样的人,从最前面的警车上走了下来,冷着脸上前检查。

    看过了张继的驾驶证和行车证等证件,警官顺手把证件都收了起来:“你们跟我们到前面的高速公路服务站,我们怀疑你们车上有违禁物品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待张继有所反应,转身就进入了前面的警车,拉响了警笛,往前开去。

    “违禁物品?”

    张横和张继互望一眼,心头都是一突。两人已感觉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以为,警察上来拦车,是因为自己这边超速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也就是罚上几百块,叩上几分,然后就没事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从现在的情形来看,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,这些警察好象是有意为难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,此刻两人也看出来了,这次拦截自己的警察,并不是交警,好象是其他部门的警员。

    那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张横的心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,自己这次是去拜访夏清莲的父母,车上除了一些礼物外,根本没有别的什么。但警察却无缘无故地盯上了自己,还以一个怀疑携带了违禁物品为由,要进一步检查。这事明显就透着蹊跷。

    “莫非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情形也容不得张横反抗,前面的警车挡路,后面更是还有四辆警车虎视眈眈。除非是想与他们正面抗法,否则,还只有乖乖听话的份。

    “嗯,跟他们走,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向张继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张继满脸的不愤,他自然也看出来了,情况很不正常。但张横发了话,他却是无条件服从。

    一辆警车在前领路,后面四辆警车紧紧压随,张横的车子,就这么向前面不远的高速公路服务站行去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就被带到了服务站的停车场,五辆车上的警察,全部走了下来,一下子围住了张横他们的车子。

    “下车,接受检查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警官冷冷地喝道。

    张横和张继互望一眼,也不反抗,走下了车来。

    立刻,一大群警察冲了过来,把两人隔离到了一边,其他人已是乒乒乓乓地打开车门,在车子上搜索了起来。

    车里根本没有什么东西,警察的这翻搜索,自然就是白费工夫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警察也是够绝的,搜不出什么可疑物品,却是把张横准备送夏清莲父母的礼品,全部拆了开来。在一个检查的名头下,可怜那些精美的包装了,全部给拆了个七零八落,完全不成样子了。

    张横大皱眉头,只是,他还是强忍着,他倒是要看看,这些警察到底意欲何为。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何在?或者是说,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指使。

    幸好,结果很快就分晓了。

    一大帮警察正忙得不亦乐乎,这个时候,停车场里又驶来了五辆车子,一色的高档豪华车。

    “是他们!”

    张继的脸色刹那变得无比的难看,眼眸也陡地闪起了一抹凛厉的光芒。

    不错,新开进来的五辆车子,正是先前被他超车,之后紧追不舍,却被他甩掉的那五辆车子。

    乒乒乓乓!

    车子停下,车门一阵乱响,五辆车上,下来了十几个年青人,有男有女,一个个打扮时尚,看来都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。

    “宝哥!”

    正在带领警察搜查的那名警官,看到这伙年青人,那张阴沉的脸,顿时由阴转晴,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意。一个立正,朝着众人簇拥着的一个青年敬礼道。

    “嗯,唐队长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年青人三十岁上下的年纪,一身得体的服饰,梳着个大背头,看起来还真有几分风度翩翩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倨傲地打量着被警察隔离在一边的张横和张继,脸上露出了嘲弄和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刚才叫你们超我们的车,现在知道我们宝哥的厉害了吧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众年青人中,陡地窜出了一个头发染成银灰色的年青人,气势汹汹地来到了张横和张继面前,手指几乎就指到了两人身上:“妈的,刚才这么嚣张,现在你们再嚣张看看?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这些警察是你们叫来的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。

    此刻,他就算是傻瓜,也看出来了,自己的车子被警察拦下,并被带到服务站,看来还真不是什么超速。果然是有人要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只不过是路上超车的事,就惹来这样的事端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那位被称为宝哥的年青人:“这位,看来你的来头挺大的,随便就能指使警察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看来你是真没长眼,连堂堂的宝哥都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银灰头发的年青人一阵冷笑:“你也不去打听打听,在六安这片地方,谁不知道宝哥。你这家伙看来是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然敢招惹到宝哥头上,这回不给你点教训,你还真当什么地方都可以撒野地。”

    银灰头发年青人叫嚣起来,眼眸中露出了凶光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