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0章 再遇春哥
    “是啊,妈的,两个外地佬,竟然也敢在我们六安的地界上嚣张。”

    一众年青人围了上来,一个个指着张横和张继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也看出来了,张横和张继开的车子价值不低,应该也是有钱人。但是,看张横他们的车牌是江南省的,是来自外省的车辆。因此,根本没有了顾忌。

    此刻,见这两人被宝哥叫来的警察拦下,那里还会客气,一个个叫嚣着叱骂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在高速的时候,张继的车子要超车,就已是让他们非常的不爽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皖境内,一般在路上,只要看到宝哥车子的车牌,稍微有些背景的人,那个不认识,那个不知道?

    所以,他们开车一向是横着走,别说是有人明知是宝哥的车子超车,只怕连避让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那知,这两个外省来的外地佬,不但敢超宝哥的车,而且还在高速上戏弄他们,把他们象甩鼻涕一样,给甩了个远远的。这才惹恼了宝哥,一个电话叫来了警察,要好好收拾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。

    一伙警察此刻也不搜查了,一个个站到了一边看热闹,现在根本没他们什么事,接下来就是宝哥这伙人的表演了。

    那位被称为唐队的警官,也闪到了旁边,仍是很恭敬地站在宝哥身后,等待着他的吩咐。

    唐队是六安市刑警大队的一名大队长,名叫唐彪。他自然清楚宝哥的来头。

    宝哥真名高金宝,乃是六安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大少爷。高局负责的就是刑警这一块,可以说是唐彪的顶头上司,他自然不敢对这位高大少稍有得罪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唐彪也是高局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。所以,高金宝有事,他自然是要冲在前面当先锋。这才会一个电话,就带了一大队警察前来拦截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冷冷地扫过这一众纨绔,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:“本少倒要看看,你们准备怎么样?我就不信了,这难道已不是工和国领导的地方了?”

    “啊呀,小子,你还敢嘴硬!”

    银灰头发年青人,顿时大怒,斜眼瞄着张横,目光更加的阴冷:“小子,看来你应该在你们当地也是有点来头的,不然,口气不会这么大。不过,既然来到了我们这里,那你就算是条龙,也得给我盘着,是头虎也得给我趴着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快向我们宝哥道歉,否则,就让唐队带你去警察局玩玩,看你到底是骨头硬还是嘴皮子硬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一众人也叫嚷道,个个气焰高涨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些纨绔,平时没事都要招惹点事当乐子。今天,张横两人先惹了他们,这些人岂肯就这么放过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他们完全是拿张横和张继在当游戏玩了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会理他们,已是掏出了手机,准备打电话。

    虽然皖这边张横并不熟,但是,他在政府方面的关系却也是错综复杂,要在这边寻找到可以说话的人,也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“啊哈,这小子还不服气,还准备打电话求救,妈的。”

    一众纨绔更加的不愤了,连连叫嚣。

    高金宝也微微皱起了眉头,感觉上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气度不凡,似乎也是大有来历之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并不认识张横,更是没有在皖这片地头上遇到过。所以,心中猜测,以为张横应该只是在外地有些势力,在皖根本就是个外来户。

    所以,心中的一丝忌惮也就烟消云散了。此刻,在一众小弟面前,他自然也不能失了威风。眼见对方不肯服输,他不由脸色一寒,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把这两个嫌疑犯带回刑警队,好好审问,看他们到底把违禁物品偷藏到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唐彪立刻会意,顿时冷喝一声,就指挥身边的一众警察准备抓人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一个私藏违禁品嫌疑犯的名头,足够这两个外地佬喝上一壶的了。做了这么多年的刑警,他做这事可是得心应手。一旦到了刑警大队,他有的是办法让这两人服气。到时,宝哥想怎么玩他们,都能象捏软柿子一样捏个任性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几名警察立刻围了过来,一个个气势汹汹地向张横和张继扑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敢!”

    张继脸色一冷,陡地一步踏前,挡在了张横的面前,身上那股凛冽的气势,也轰然高涨。

    眼见如此不平的事发生,张继这个忌恶如仇的退伍军人,已是怒火中烧。现在,这些警察更是要以莫须有的理由抓人,他那里还能容忍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敢拒捕?”

    唐彪神情一凛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所有的警察也顿时警觉起来,有的拿出了手铐,也有的抽出了警棍,一个个严阵以待。甚至唐彪已是暗暗地摸上了腰间的枪套,以备不时之用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没有想到,眼前这两个外地佬,竟然面对警察,还这么牛气。

    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紧张,场中一触及发,原本在一边看好戏的高金宝等人,也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不是张兄弟吗?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外围传来了一个人的惊叫声,紧接着,有人已急冲冲地向这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呃,春哥!”

    张横正在拨手机,一听到那声音,不由一怔。当抬起头来,看到奔过来的那人,不由脸现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跑过来的是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年青人,正是明珠市阳春白雪会所的后台老板刘春禹春哥。

    当日在明珠的时候,因为赵君儒的邀请,张横参加了明珠一众阔少在阳春白雪的聚会。正好遇到了进悠大德那个倭鬼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刘春禹的出面,才狠狠地把这家伙给收拾了一顿。

    之后,在上京的时候,刘春禹与吴植龙一起,邀请张横为宝业集团察看风水,张横不负众望,为宝业集团化解了阴沟里翻船,以及背后暗箭的风水冲煞。

    至此之后,双方的关系已是相当的密切,可以说已是把彼此看成了自己的兄弟。

    此刻,突然在这里看到刘春禹,张横确实是非常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这是怎么回事?这些警察围着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春禹急冲冲地跑过来。现在,四周也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。只是,他们不敢靠得太近,只敢远远地围在外围。

    刘春禹可不管三七二十一,拨开人群,一边跑,一边目光愤怒地望向了那些警察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警察办案,无关人员,请远离现场。”

    警察可不认识这位刘大少,立刻有两人凶巴巴地拦住了他,厉声喝道:“否则,那就是防碍公务,小心把你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刘春禹气得一张脸都涨红了,不禁暗暗爆了句粗口。

    做为曾经明珠市公安局局长的大公子,如今更是部委大领导的少爷,他那里受到过这样的待遇?

    不过,他也知道这里不是明珠,更不是上京,这些小警察不认识自己,也在常理之中。所以,他强忍住了胸口的闷气,陡地回过了头去,朝着紧跟在后面的一个年青人喝道:“龙大少,嘿嘿,看来你们皖的警察真是牛气冲天啊!”

    “呃,春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跟在刘春禹身后的也是个年青男子,此刻却是满脸的大汗,神情更是焦急万分。

    这个被刘春禹称为龙大少的男子,自然也是来历不凡,正是皖省公安厅副厅的公子龙一周。

    这次,听说刘春禹要到皖这边来,龙一周亲自到明珠把这位刘大少给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龙厅是刘春禹父亲亲手提拔的手下。龙厅本是在云南曲靖这个偏僻的地方,当公安局的一名副局,是处于那种被边缘化的人物。

    后来结识了刘家,这才一步步被提拔上来,两年前更是调任到了皖省厅,只待有机会再进一步,到明珠工作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刘春禹被本省的警察拦住,龙一周是真的急坏了。

    刚才,看到刘春禹匆匆下车,朝这边被警察围着的年青人赶来,龙一周就感觉事情不妙。

    当听到刘春禹叫对方张兄弟,他更是心头大震。

    他与刘春禹交往也好几年了,但是,能让刘春禹如此在意,并以兄弟相称的人,还真不多见。这让他立刻意识到,那边的那个年青人,绝对也是大有来历。

    现在,刘春禹因为那人向自己发火,龙一周的脑袋顿时比罗筐都大了。他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从后面窜了上来,朝着面前的警察厉声喝道:“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,是龙大少!”

    唐彪浑身剧震,一张脸刹那变得惨白无比。

    做为六安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,他自然对省里几位**耳熟能详。因此,他一眼就认出了龙一周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这位龙大少此刻会出现,而且,看情形,似乎与自己正要对付的年青人,有些渊源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惊骇莫名?

    不仅是他,一边的高金宝,也是浑身剧震,嘴立刻张成了蛤蟆。

    龙厅正是他父亲的顶头上司,他与龙一周平时的关系也相当不错,一直兄弟相称。只是,他就算是长三个脑袋,也是绝不会想到龙一周突然会出现在此处,干涉此事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