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1章 大鱼吃小鱼
    “是你,阿宝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龙一周也看到了高金宝,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不过,他陡地回过了神来,望望一众警察,再看看高金宝和他身边的一众纨绔,猛地似是明白了什么:“阿宝,你们在这里干什么?这事是不是你搞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呃,龙哥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高金宝浑身剧震,身形都有些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这个圈子里,人人称他一声宝哥,但是,到了龙一周的那个圈子,他却只配给人家那些顶级大少提包,因此,他们都叫他阿宝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龙一周龙大少的责问,高金宝确实是被震骇了,一时我我我地那里我得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龙一周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。到了此刻,他那里还能不明白。所以,也懒得理会高金宝,连忙转身向刘春禹跑去。

    刚才挡住刘春禹的那两名警察,现在也已意识到了情况不对,那敢再阻拦。

    龙一周和刘春禹已迅速地挤入了警察包围圈,来到了张横面前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刘春禹满脸的焦急,再次急急地问道。一边更是上上下下打量着张横。直到看见张横衣衫楚楚,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,这才放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春哥,幸亏遇到你了,不然兄弟我今天可是真的要糟了,说不定就成什么私藏违禁物品的犯罪份子,就要去牢里坐上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夸张地摇头道,满脸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妈的,无法无天了!”

    刘春禹脸色骤变,忍不住又是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他自然清楚公安暴力机关的行事。若是真的想对付一个人,按上顶大帽子还是小意思,那可是真的什么手段也能使出来地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这事却落到了自己的兄弟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,刘春禹邪火狂窜,心中的愤怒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哼,张兄弟,你没事就好,这事春哥我一定给你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拍拍张横的肩,陡地转过了身来,面向龙一周,脸色已是阴沉的可怕:“哼,龙大少,看来你们皖省我可是不敢去了,要是被你们皖省的什么仍看得不顺眼,随便就给我戴顶大帽子,我这不是就别想再回明珠和上京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!春哥,对不起,对不起,您消消气,您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龙一周忙不迭地上前道歉,心中惊惶之极。他自然明白,这是刘春禹在说反话,是在故意讥讽他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这足以说明,春哥这回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春哥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龙一周只觉脚底发颤,身形都有些摇晃。

    开玩笑,先不说春哥的老爷子是自己老爹的恩人,老爹今后的前程还得全部看在刘家身上。就算不提这一点,以春哥的人脉,如果真的得罪了他,今后他龙一周也休想再去明珠和上京了,就窝在皖省这个地方吧!

    一念及此,如何不让龙一周心中骇然。他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神情一肃,向刘春禹保证道:“春哥,您放心,今天的事,我龙一周一定给您和您的朋友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,龙一周猛地转过了身来,神情已是有些狰狞:“今天是谁带的队,你们这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龙大少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唐彪吓得踉跄了几步,差点一屁股摔倒。就算他是傻瓜,此刻也看出来了,堂堂的省厅大公子龙一周,是处于了爆走的边缘。现在无论说什么,都是往枪口上撞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人家龙大少已开始追纠了,他唐彪却也不敢缩着脑袋不出头。所以,他只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,一个立正,敬了个礼:“我是六安市第三刑警大队的唐彪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唐彪却不知该说什么了。他心中清楚,现在说什么都不是理,更不敢把刚才叩在张横头上,那顶所谓的违禁物品的大帽子给提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此刻他再敢说,那无疑就是火上加油,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一边回答着龙一周,一边唐彪眼巴巴地望向了高金宝,满脸的都是乞求,希望这位高大少出面能给他说说情,解了这个围。

    “龙哥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高金宝心中也是惊惶无比,但是,他却也不能一直当缩头乌龟,只好壮了壮胆,上前解释:“刚才,他们超我的车,所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的,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,人家超你的车,你就叫警察来抓他们。”

    龙一周这回是更来气了,差点一个大巴掌就直接甩到高金宝脸上。

    他虽然知道,下面的那些纨绔横行霸道,但是,他却仍是没有想到,这些家伙行事已嚣张到了这样的程度。仅仅只是超个车,就敢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“龙哥,我,我,我错了,给我一次机会,我以后一定改正,龙哥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龙一周的怒火,高金宝吓得直缩脑袋,那里敢反驳一个不字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连忙跑向了张横这边,离张横老远,那个腰就深深地弯了下去,态度更是一下子谦卑到了极点:“张少,不好意思,大水冲了龙王庙,我阿宝先前不知道您是龙哥的朋友,是我瞎了眼,有眼不识泰山。张少,您大人有大量,就把我阿宝当一个屁放了吧!”

    高金宝极其馋媚地向张横道起歉来,点头哈腰,狗腿之极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今天的事如果不摆平,只怕他宝哥今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。所以,他现在是完全放下了身段,只要张横能饶了他,他甚至都愿意叫张横一声爷爷了。

    说着,高金宝猛然转身,朝着远远地缩在一边的那伙随他来的纨绔喝道:“妈的,你们还不过来,快给张少赔罪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,是,是,好的,好的!”

    一众纨绔早已被眼前的事情给震呆了。他们又不是傻瓜,自然是看出来了,今天他们貌似是踢了铁板。连自己老大宝哥都招惹不起的人物,他们先前却叫嚣着想给对方点颜色看看。

    所以,此时此刻,这些人也是个个心惊胆寒,人人惊惶失措。

    现在,听到高金宝的招唤,众人互望一眼,却也不敢迟疑,连忙一个个哈着腰,态度极其歉卑地走了过来,在张横和张继面前,排成了一排,朝着两人道起歉来:“张少,对不起,是我们有眼无珠,得罪了张少您,还请张少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,把我们当屁给放了吧!”

    这些家伙按照高金宝刚才所说的话,有模有样地学了一遍,一边更是点头哈腰着,极尽馋媚之态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围观者,个个惊叹,人人愕然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中,自然也有认识高金宝以及那些纨绔的。只是,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以前在这一带横行无忌的这伙大少,今天竟然会成了这副耸样。这让他们心中在畅快的同时,也是无比的感慨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!”

    望望旁边一众软虫样的家伙,再看看已不由自主避到了一边的警察们,刘春禹的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了些,目光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样的程度,张横被削的面子也算是捡回来了。所以,他开始征询起了张横的处理意见。

    做为明珠和上京的顶级大少,他自然清楚,在这个圈子里,其实争的就是个面子。现在,那些得罪张横的人,已服了软,事情确实是该收场了。

    “春哥,这也只不过是场误会,说透了,也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那里能不明白刘春禹的意思,微一摆手,很是大度地道。

    今天是去做客地,张横确实是不想惹事,更不想把事情闹大。

    “多谢张少,多谢张少!”

    一听张横这话,一边的唐彪以及高金宝和那些纨绔们,顿时都松了口气,如逢大赦,立刻一个个点头哈腰地道起谢来。

    “春哥,您怎么也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问题解决,张横和刘春禹这才有空问起对方。

    “唉,谁愿意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!”

    刘春禹满脸的无奈:“这不,还不就是老爷子喜欢呆在老家。”

    刘老太爷也是开国元勋之一,当年曾入主中枢。他的家乡就是在皖省的一个山村里。前些年退下来后,刘老太爷思乡心切,就直接回到了家乡。按他的说法,那叫落叶归根。

    于是,每年过年过节的时候,刘家的一众大小人物,都得往皖省跑,给老太爷拜年。

    刘春禹在过年前就来皖省了,一直陪着刘老太爷。这几天因为要拜访各地的长辈,这才四处外出拜年。今天是他从明珠回来,却正好在半路上遇到了张横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张兄弟,你又是怎么来皖省了,好象这里没听你说过有什么亲戚啊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春禹满脸好奇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是去看一位朋友的父母,去拜年的。”

    张横只好含糊地道。

    “哦!看望朋友父母?”

    刘春禹何等聪明,立刻明白了张横这话里的含意,望向张横的眼神顿时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对了,给你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刘春禹这才想起了一直候在旁边的龙一周:“这位是小龙,他父亲是皖省公安厅的副厅,你如果在皖省遇到什么事,尽管找他。”

    刘春禹介绍了一下龙一周,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这次张横去夏清莲家,之后还真得靠龙一周的力量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