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4章 莲花会
    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,夏母头顶的三花聚顶中,代表宅地气运的光氲,有一团阴晦在缭绕。这立刻让张横明白,夏母的风湿病根源,来自家宅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李家有这么多人,张横自然不方便说出这样的事来。当下,他把此事记在了心上,直等有机会,把李家的风水问题解决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中午十二点多,李家人其实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中饭。所以,张横和张继到来,寒暄几句,便立刻迎入屋里,摆开了酒席。

    几位李家的至亲长辈以及李传根,亲自陪同张横,至于其他亲戚又坐了几桌,李家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“阿横,你这次过来,也是难得,正好我们村在做大戏,你若是方便,就在我们这里多呆几天,也好看看我们村的大戏。”

    席间,李传根借着酒劲,总算说出了一句客套话。

    “是啊!阿横,我们村里的大戏,全靠了莲花圣母,不然,以前村里那有这样的热闹。大家盼一场大戏,都要伸长脖子盼上好几年。”

    李传根旁边坐的是一位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汉,一脸的精明。张横还记得刚才的介绍,好象是李飞的大伯,也是李传根的大哥,在村里当会计,算是李家长辈中,以前最出色的一个人物。他显然对村里做大戏很是兴奋,一说到这话题上,顿时眉开色舞。

    “大伯,我刚才在路上的时候,正在好奇,为什么村里信奉莲花圣母的人这么多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动,立刻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呀,阿横,这事你问我就问对人啦!”

    大伯更加来劲了:“说起这莲花圣母,确实是神通广大,法力无边,自从我们村里人信奉了莲花圣母,许多人的怪病,都被治好了。别的不说,三嫂子的风湿病,也是靠了莲花圣母。我早年的老腰痛,也是莲花圣母赐了仙丹,这才不再复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这回是轮到张横诧异了。他明明知道,夏母的风湿病,是夏清莲姐弟,带她去了明珠的医院,这才有所恢复。怎么到了大伯的口中,就成了莲花圣母的功劳了呢?

    “阿横,你可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大伯名叫李传民,他见张横脸现狐疑,立刻解释起来:“三嫂子以前长年被风湿病困扰,早些年的时候,连走路都走不了。后来,是莲花圣母求了几服仙丹,她这才有所好转,这才能到明珠去。否则,以她当时的状况,那里能去明珠那么远的地方啊!”

    李传民很健谈,涛涛不绝地说起了莲花圣母的神通,到了最后,张横总算是有些了解了。原来,李传民所说的莲花圣母,如今已在这一带形成了一个莲花会的组织,在十里八方的声势非常的大,许多人都入了莲花会,成了会里的信徒。

    李家这位大伯,就是莲花会在李家村里的一名骨干会员。这次李家村为莲花圣母演大戏,他就是带头的组织人,怪不得对此是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因为他出头,这次还从夏清莲家里得到了一万块的捐款,这才能让这场大戏一直连演十六天。所以,他感觉这些都是他的功劳,说起来更是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席上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怪异,对于大家来说,当然都知道莲花圣母的事。而且,席中还真有一大半是莲花圣母的信徒。

    此刻,听李传民说起莲花圣母的一些传闻,确实是让那些人很兴奋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偷眼观看夏清莲的父亲李传根,见这个憨厚的男人,一直在默默地喝酒,始终没有插一句话,看他的神色,却是对他大哥所说的莲花圣母,并不那么待见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微地蹙了起来,感觉上,这个以信奉莲花圣母为神灵的莲花会,隐隐的透着几分邪气。

    不是吗?在乡下,人们信奉各种神灵这是很常见的现象。不管是以前村民因为缺少文化,受了愚弄,还是被那些装神弄鬼的神棍忽悠,反正乡下村人,一遇到什么怪力神鬼的事,都会找那些巫婆神棍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以前的山区乡下,缺医少药,人们又穷,有个什么头痛脑热的,就算明知是病,但没钱看病,也只能找那些巫婆神棍来治疗了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现在条件的好转,再加上交通的改善,以前比较封闭的乡下村民,也与外界有了更多的交流,见识也更广了。所以,那些巫婆神棍的市场,也在不断地缩小。

    然而,李家村的这个莲花圣母,不但信奉的人没有因此而减少,从此衰弱,反尔是形成了一定的气候,这事就有些不同寻常了。如果背后没有人在推动,张横还真不信。

    “阿横啊!”

    见张横一脸沉吟之色,李传民也看出他似乎不怎么相信,神情不由严肃了起来:“其实跟你说也不要紧,莲花圣母可是大有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张横又蹙了蹙眉。他现在看出来了,李传民之所以能成为李家村莲花会的骨干,看来他确实是在莲花会上化了不少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阿横,相信你一定知道清末以前的白莲教吧?”

    李传民压低了声音,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色彩:“莲花会的前身,就是白莲教。所以,历史很悠久了。不过,当年白莲教的教义是反清复明,但如今时代不同了,明朝清朝什么的,都已成了过眼云烟。所以,现在的莲花会,只是为了百姓,宗指就是积善乐施,为老百姓治病救难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传民说出了一大堆堂而煌之的莲花会宗指,听起来还真象是一个普渡众生,行善施德的好教会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心头那种隐隐的不安感更加强烈了。他怎么看李家的这位大伯,对莲花会的宣传,简直是不遗余力,行事有点象传销,这是在给自己洗脑呢!

    说着话,这个时候,突然一阵锣鼓的声音从远而近,竟然敲敲打打地,向着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酒席就摆在正堂里,张横所坐的位置,针对着大门。因此,透过大门,他可以清楚地看到,一大伙人,手中摇着旗幡,在鼓号手和敲鼓手等一众乐队人员的簇拥下,浩浩荡荡地向着这边走来,人数不下数十个。

    当然,在人群的最前面,大家簇拥着一个年纪看起来有三十多岁,头戴一顶莲花冠,身穿袈裟不象袈裟,长袍不似长袍,上面绘满了莲花图案的怪异服装,一脸傲然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更加的惊疑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阿横,这是我们李家村的白莲圣使,他身边的几个都是莲花使者。”

    李传民一见,不由脸现虔诚之色:“他们这是来给人治病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见张横仍是满脸迷惑的样子,连忙又解释道:“这不,传根家隔壁的小毛家里,毛阿狗早年就得了疯癫病,今年不知怎么的,年前的时候突然又发作了。所以,只好请莲花圣母来拯救。白莲圣使得了圣母之命,就来为他治疗了,这已是第三天了,只要做够六天的法事,阿狗的病就可以治愈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里,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那个所谓的白莲圣使,完全就是个普通人。这也就是说,那人根本就是个忽悠人的神棍。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成为白莲圣使的。

    但是,要说一个不学无术的神棍,带上一大伙人,做做法,就能给人治愈疯癫病,张横还真不信。

    那么,这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玄虚,这个白莲圣使,敢让人知道他给人治病,而且听李传民的口气,他还曾宣布过,只要做法六天,就能让病人治愈。他又凭的是什么?

    一时间,张横心头的一团疑云浮了上来,让他惊疑不解。而对李传民所说的莲花会以及莲花圣母和白莲圣使,也是越来越怀疑了。

    果然,那一大伙浩浩荡荡的人,在走到李家门口后,就拐入了旁边的一户人家。

    紧接着,旁边的人家屋里,便响起了震天的锣鼓声,隐隐约约的,还有数十个人依依呀呀的吟唱声,好象在祷告着什么,热闹中透着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酒席也喝的差不多了,桌上的残菜冷羹撤了下去,李家的一众亲戚泡上热茶,继续陪张横聊天。

    “大伯,我对这位白莲圣使的做法很好奇,我们能不能过去看一下?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有些坐不住。旁边锣鼓震天,又夹杂着那种怪异的吟唱腔调,听起来实在是有些诡绝。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想看看,那位白莲圣使带着一众莲花使者,在那边干什么?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传民一怔,续尔大笑:“如果换了别人,肯定不行,但是,我出面,他们肯定会卖我这张老脸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李传民很得意,说着,站起身来,向旁边毛家走去。

    屋里也有一大部分人站了起来,跟着李传民向那边走了过去。大家虽然听说过莲花圣母和白莲圣使治病的事,但亲眼看到如何治病,确实还真没有。

    此刻,有机会能看到,确实是让大家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张横和张继互望一眼,随着众人来到了旁边邻居家。然而,一看清屋里的情形,张横却是脸色骤变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