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7章 没那么简单
    张继守在门口,一夫挡关,万夫莫敌。村里的人越聚越多,不一会儿,已是差不多聚集了数百号人,黑压压地把李家的门口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但是,看到先前被打倒的那些人,看到他们一个个凄呼惨号的样子,后面赶来的村民,个个惊怒交加,却也完全被震摄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围在那儿,叫嚷着,叱骂着,却还真没有人再敢冲上来。

    开玩笑,一个如同张飞般的猛人,就这么守在门口,冲过去那无疑就是自己找罪受。那些躺在地上哼杀猪调的家伙,就是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事实上,莲花会的信徒,大多是些老年人和妇女,真正的年青人却并不多。所以,真要讲到武力值,这伙人确实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张继一个人,与外面数百号老少男女僵持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李家屋里,李传根和夏小娟以及一众亲戚却是个个吓得脸无人色,他们那见过这样的场面。数百号人围在自家门口,光看那一片黑压压的人头,听他们的叫喊怒骂,就已是让他们胆战心寒,个个都几乎站不住身形了。

    幸好,夏清莲和李飞两人,在外面也算是见过市面,再加上两人对张横有着绝对的信任,也明白张横的手段。所以,他们还算是镇定。

    “阿飞,这样可不行,快点报案。不然,真要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夏清莲神情凝重,一边望着外面的情形,一边低低地向李飞道。

    “姐,没用。”

    李飞却是满脸的苦笑:“我刚才就已报了警。那知,镇里派出所的人却说,莲花会的事,关系到宗教事务,所以地方上不好出手,要我们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夏清莲一愕,俏脸变得更是难看。她立刻意识到,可能镇上的派出所,与莲花会也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看来莲花会在这里的根扎得够深的。”

    正在院中为毛阿狗治疗的张横,心中不禁咕噜了一下。

    现在,他也已是看出来了,这个以前从所未曾听闻过的莲花会,在此地的发展,已是错综复杂,触角伸到了各个角落。今天的这事,确实是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目光望了望毛阿狗以及四周的一众李家人,张横微微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毛阿狗,经过张横的救治,为他输送了真元,又为他喂了一滴地阴灵魄的灵液,他那奄奄一息的生命力,已是有所恢复,人也有了意识。暂时是抑制住了他恶化的情况。

    毛家母女刚才也跟了进来,看到毛阿狗清醒,母女两人又惊又喜。现在,她们也不闹了,就守在毛阿狗旁边照顾他。

    院落里的气氛很是压抑,外面喧闹叫嚣的人们,一**的声浪传来,声声叫嚷着要捉拿妖人,确实是让李家人心胆俱裂,早已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夏伯母,那个白莲圣使,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的目光转向了一边的夏小娟他们,神情很是凝重:“为什么这个莲花会,能在这里有这么多的信徒,影响力又是如此的大?”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有些迷惑。从先前在毛家与那位白莲圣使的接触,那家伙完全就是个装神弄鬼的神棍,根本没有什么本领。

    那么,以这样一个神棍,最多也就能糊弄一下一些迷信的老人,如何能造成如此大的声势呢?

    “阿横,那个白莲圣使是我们村里以前的一个神棍,据他自己说,是什么黄大仙。”

    夏小娟心中虽然害怕之极,但是,张横问话,她还是仔细地想了想道:“以前他那个黄大仙也没多少人相信,因此,在村里混的并不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自从前几年莲花圣母传到了我们这里,他不知怎么的,就摇身一变,就成了白莲圣使。从此就一改以往的态度,变得无比的高调,到处以白莲圣使的名义,宣扬莲花会。”

    夏小娟继续道:“到了现在,他已是我们李家村里,莲花会的头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,这都是莲花会在后面为他撑腰。”

    夏小娟叹了口气,满脸的忧色。

    她自然清楚,张横今天所做的事,无疑就是得罪了莲花会。那么,以莲花会在这里的势力和影响力,不要说张横,只怕自家也要受牵连。

    不过,她心中明白,自家没有张横,就不会有今天。所以,纵然是忧愁此事不知该如何解决,却也不会瞒怨张横。

    “嗯,伯母,你们不用担心,此事我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,眉毛微微地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夏小娟的述说,以及先前听李传民对莲花会的描述。张横也是大概看出了莲花会在此地的不凡。

    只是,无论是夏小娟还是李传民,他们其实对莲花会也是只知皮毛。对于这个组织是从何处而来,为什么会发展的如此迅速,以至在这一带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,他们其实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既然与这个组织做了对,自然是要好好挖挖它的根底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拿出了手机,拨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立刻,手机便通了,话筒里传来了唐彪恭敬的声音:“张少,您好,不知您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唐彪现在并没有离开李家村所在的六安县。先前,因为得罪了张横,让龙一周龙大公子出面,虽然当时张横并没有追纠什么。但是,唐彪心里却仍是悬着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不是吗?今天无意中得罪了这样一尊大神,这无疑就是给自己的前途之路,挖了一个坑。说不定这个坑什么时候就把他给陷下去,从此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因此,把张横送到高速路口分手后,唐彪那有心思再干别的事。眼看时间也快是中午,便与一众手下,去了一处偏僻的饭馆吃饭,借酒消愁。

    那知,饭刚吃到一半,就接到了张横的电话,这让唐彪浑身一震,立刻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唐队长,本少有些事想向你打听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拐弯抹角:“你知道有关莲花会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莲花会?”

    唐彪心头一突:“张少,您说的莲花会,是不是莲花圣母的那个莲花会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张横回答。

    “张少,莲花会的来历很神秘,它的组织者就是莲花圣母,据说是一位很神秘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唐彪沉吟了一下,他不知道张横怎么会问起莲花会的事,但却也不敢有丝毫的隐瞒,当下,把他所知的一些情况,全部说了出来,最后道:“莲花会最初在我们省的一些边缘地区发展,后来,名气越来越大。而它们所信奉的莲花圣母,据说手段很高明,曾治愈了不少疑难杂症。因此,渐渐的影响力也就越来越大,现在几乎已是遍布我们省以及周边的几个省份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。唐彪的话,让他意识到,问题似乎越来越严重了。

    如果莲花会只是在偏僻的乡村发展,那还只能说它的势力和影响力有限。但是,从唐彪这里了解到的情况,似乎它已是扩展到了一个很大的范围。

    以华夏的国情,一个组织,能如此迅速的扩展,它的背后,如果没有上面的人在支持,那是绝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莲花会,不象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。那个莲花圣母,更是绝对的了不起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正想再说些什么。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院门外警笛大作,村口几辆警车,呼啸着向这边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呀,刚才报警他们不是说不出警吗?”

    李飞和夏清莲互望一眼,满脸的诧异:“怎么现在却赶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阿飞,我们叫不动他们,可能是他们叫来的。”

    夏清莲却是娇躯一震,陡地想到了什么,俏脸大变。

    果然,那几辆警车呼啸着到了村口,停在了那边的机耕路边,一众十几名手拿警棍的警察,已急冲冲地下了车,向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“警察来了,是镇里派出所的警察。”

    村民中,立刻有人认出了这些警察的身份:“带队的是苞八方苞所。”

    苞八方是位年纪在三十多岁的中年警察,身形有些发福,挺着个啤酒肚,象是人家妇女怀孕六个月的样子,走起路来不得不用手托着小肚,很是可笑的一副模样。

    此刻,他却是脸色非常的难看。

    当苞八方看到村里聚集了近数百号人,全部围在一起,心中也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刚才,所里接到李飞的报警电话,有警员向他汇报,他还不以为然。毕竟,莲花会在乡下弄的那点事,也不是一回两回了,很快就能平息。

    那知,到了这里,看到李家村几乎全村的人,都聚集在一起,这确实是让他的心刹那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乡下办事,打个架流点血,那是常事。只要不出什么大伤亡,一般也就都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若是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,一旦发生群殴或群伤事件,他苞所长屁股下面这个位置可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苞八方那油亮的额头上,汗不由就滴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苞所,您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站在大磨盘上的白莲圣使,也看到了苞八方,不由脸现喜色。

    他也顾不得什么圣使的身份了,在一众莲花使者的簇拥下,迎了过来,一边已是叫嚣道:“那妖人实在是太可恶了,不但破坏我们做法,而且,还把病人给抢走了。要是病人出了什么事,都得由那妖人负责。”

    白莲圣使恶狠狠地叫嚷着,心中却在暗暗发狠。

    苞八方正是他让人打电话叫来的,而且,他更清楚,苞八方也是他们莲花会的人,与他的关系更是非同小可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