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8章 猛人
    说起来苞八方与白莲圣使的关系还真不一般,白莲圣使名叫尤君,两人是表兄弟。

    以前,白莲圣使还是村里那个黄大仙的时候,苞八方也只不过是镇上联防队的一名联防队员,两人混的都不怎么样。因此,常在一起喝酒发劳骚。

    不过,自从尤君入了莲花会,最后成为了白莲圣使,地位自然也完全不同了。这家伙也算是讲义气,自己发迹了,也没忘了以前的难兄难弟。

    所以,经过他的一翻运作,利用莲花会的人脉和势力,在几年内,就把苞八方从一名联防队员,弄到了镇上派出所所长的位置。两人如今,可以说就是一个鼻孔出气,是穿同一条裤子。

    有了苞八方在派出所坐镇,尤君在这一带的行事,也就更加的肆无忌惮。这次,遇到了一个硬喳子,这才不得不让苞八方出手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苞八方带着一众人赶来,白莲圣使心中自然是发了狠。不管对方是什么猛人,面对代表国家暴力机构的警察,这回看他还不乖乖服软。否则,要是敢暴力抗法,那结果可不是被警察带回局里,坐上几天拘留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知道了,我一定会好好处理。”

    苞八方早就从白莲圣使刚才的电话中,知道了情况,此刻见场中情形如此的混乱,心中也是大为冒火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顾不得与白莲圣使寒喧,就带着一众人,气势汹汹地向李家这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人群自动分开,人们一个个议论纷纷,对于警察的出现,也是个个兴奋不以,期待着这些警察能把那个猛人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“操!真他妈的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当苞八方带人来到李家门前,却是完全震惊于眼前看到的情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继仍是手握一根门栓,如凶神恶煞般守在那里。纵然是面对数百号男女老少,他仍是脸无表情,神情凛然,身上那股凛冽的杀气,竟然让场中的所有人,不敢与他逼视。

    张继的目光扫到那里,那边的人都不禁缩缩脑袋,没有一个人敢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地上躺着的那些村治保队的人,现在仍在哼哼哈哈地唱着杀猪调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没一个人受筋断骨折的重创。但是,张继出手很有技术含量,几乎是把这些人的手脚关节都给弄得脱臼了。因此,他们想爬起来逃跑,还真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这也是张继为了震摄全场,故意所为。有这些人当榜样,后面赶过来的信徒,这才会被完全震住。

    “啊呀,苞所,你总算来了,快把这家伙给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治保队长李大傻看到苞八方,顿时浑身一震,脸上也露出了喜色,朝着这边就凄厉地叫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竟然敢在这里聚众斗殴,还打伤了村里的治保队员?”

    苞八方一双斗鸡眼一横,目光冷冷地望向了张继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情形,苞八方心中其实也是暗暗吃惊,他还真没想到,十多名治保队员,竟然被对方一个人撩倒。这绝对说明,守在门口的这个家伙,武力值很可怕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下意识地问起了张继的来历。能具有这样武力值,又不是本地人,他感觉对方也许有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只是,张继却那里会理他,冷冷地望着这一众赶来的警察,神情更见凛然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见张继不理会,苞八方反尔松了口气。这只能说明,对方没什么背景。否则,应该会透露点什么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苞八方气焰顿时上来了。他一声冷喝,朝着身后的一众警察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,放下武器,请跟我们回所里接受调查!”

    一众警察怒喝,或举着警棍,或拿着手铐,蜂拥着奔向了张继,就欲把他铐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敢过来,否则我认得你们是警察,我手里的门栓可不认得你。”

    张继怒喝,陡地把手中的门栓舞了个棍花。

    顿时,一阵呜呜的棍啸,却是把冲过来的一众警察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看张继的架势,这是准备暴力抗法。而看此人手中的那根门栓,粗如儿臂,那是上好的柚木制成,如果挨上一记,那绝不是好玩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冲过来的警察们,身形一滞,不由个个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小地方的警察,平时吓吓村里的那些老百姓还在行,象现在这样,要真刀真枪地干,貌似还真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尤其是感受到对面那人,浑身散发的凛然杀气,更是让他们个个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一时竟然还真不敢上前与对方硬拼。

    “妈的,反了,反了。”

    苞八方自然不会当先锋,他捧着个小肚,趾高气扬地在后面指挥。本以为自己带人一到,对方肯定是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那知,人家如此的彪悍,竟然面对警察,仍然敢舞棍弄棒反抗,这顿时把苞八方给气炸了。

    他一声暴喝:“小子,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然敢公然抗法,你这是想把牢底坐穿吗?”

    苞八方连恐带吓地威胁起来,想让张继服软。

    张继却那里会理他,只是冷冷地望着他,手中的门栓握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受张横的命令,守住这道门户,不让任何人进去。现在,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,张继也绝不会放行,除非是踏着他的尸体过去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曾经的军人,执行命令,就是他的天责,曾经如是,现在更是如是。

    “你,恶徒!”

    被张继冷冷的目光瞄着,苞八方不禁心里一阵打颤。感觉上,他所面对的,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头凶兽。这让他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马上回过了神来,立刻又厉声喝道:“抓起来,把这恶徒给我抓起来!”

    然而,他的话声还未落,突然村外远处又是一阵尖锐的警笛声响起,朝着这边迅速靠近。

    “啊呀,又有警车来了!”

    场中一片骚动,所有听到警笛声的村民,尽皆一怔。大家还真没想到,镇里的派出所警察刚到现场,怎么村外又会有警车来了呢?

    难道现在的公安系统,警察真的多到了可以成群结队出来办案的程度?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无数人惊疑不定地望向了村外,想看看来的警车是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不仅是村民,苞八方等一众镇上派出所的人,也是尽皆一愣。他们也是搞不清楚,这个时候怎么会有别的警车过来。貌似他们根本没有向上面发出求援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对了,也许是白莲圣使向上面发出的请求吧!”

    微一愣怔,苞八方猛地想到了什么,连忙又转过了头去,望向了远处的白莲圣使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这是白莲圣使看到己方人手不够,不足以对付那个猛人,所以又向上面求援。这才又来了警车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那里知道,此时白莲圣使也是满腹的疑惑,正朝着苞八方这边望来。

    看到突然出现的警车,白莲圣使却以为,这是苞八方见机不对,向上面发出了请求支援。这才又会有警车到来。

    只是,两人现在相距甚远,中间又隔着那么多的村民。所以,他们之间根本不能看到,更无法用眼神交流了。

    警车的呼啸迅速接近。只是一会儿功夫,一长溜警车,已到了村口,数量竟然足足有十多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苞八方那张肥脸顿时变得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做为系统里的人,他一眼就看了出来,开过来的十二辆警车,并不属于同一个单位。因为,前面的七辆,明显挂的是县里的牌照。这应该是县公安局的车子。

    至于后面的五辆,却挂的是市区的牌照,明显是来自市局。

    这下就更让苞八方有些摸不着头脑了。以他的经验,市县各区的公安系统,很少会一起出现。如果真要有,只能是一种情况,那就是发生了什么大案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李家村虽然聚集了数百号人,但却并没有发生流血冲突事件,自然也就够不上大案的姿格。

    那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市县两级的警车,怎么会不约而同地来到此处?

    正寻思着,这个时候,那些警车已停在了村口,警车上急冲冲地奔下了一大群警员,数量竟然有四五十个。他们一下车,看到场中竟然聚集了这么多人,尽皆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治安是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警察们迅速分开人群,向村里走来。领头的是一名年纪在五六十岁的老警察,一脸的俨然,他远远地看到这边的苞八方,立刻就大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范局,竟然是范局!”

    苞八方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那位急冲冲赶来的老警察,头发微白,脸色焦急,虽然满脸的苍桑之色,但举手抬足间,人是有一股自然而然的威严。

    他不是县公安局局长范德俊范局是谁?

    苞八方这回是真的被大大地震了一把,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竟然县公安局的局长大人范德俊,会来到现场。

    要知道,范德俊今年已六十了,已到了退休的年龄。据说,过了春节,上面就会派新任的局长来接任。因此,过年时,局里早就提前为这位老局长举办了送别宴,就等年后他把大权移交给新任的局长。

    那知,这位已近乎退休的老局长,现在却驾临此处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苞八方心头震惊?

    要有什么样的重大事件,才能让范局在这大过年的,亲自带队来此呢?苞八方真的感觉自己的脑筋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