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9章 翻脸不认人
    苞八方自然不知道,范德俊可不是自愿来此,而是被人硬生生地叫来地。

    刚才,张横与唐彪打电话时,突然听到外面警笛大作,这顿时让张横心中一突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先前李飞报警,却被对方拒绝出警。现在,警车竟然来了,这岂不就是说,这里的警察,与莲花会的人是一个鼻子出气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也不再迟疑,当下把自己这边的情况,告诉了唐彪。

    唐彪一听大惊失色,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开玩笑,唐彪也是知道,莲花会在乡下的势力很大,如果只是涉及到一般老百姓,只要事情不闹大,做为市局的人,他自然也懒得去管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问题却关系到了张横。这个连省厅副厅长的公子,都得恭恭敬敬的人物。要是张横真的出了什么事,事情那绝对就是闹大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唐彪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向张横保证,他会马上前来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唐彪先前还在因为得罪张横而担心,现在有这样的机会,他岂肯错过,这可是将功折罪的最好时机。

    当然,唐彪也意识到,以他一个市刑警大队长的身份,如果要插手下面县镇的事,有些不妥。所以,他立刻把这一情况汇报给了高金宝。

    高金宝也正在为先前得罪张横的事忧心冲冲,听到唐彪的汇报,顿时精神大振。他自然也明白此事的重大,立刻就打电话给了六安县公安局局长范德俊。

    高金宝虽然不是体制内的人,但是他市公安局副局长公子的身份摆在那儿,范德俊那敢不听他的话?

    尤其是:高金宝在打电话的时候,特别强调了一句话,那就是李家村莲花会的人,正聚众意欲对省厅龙大少从上京请来的客人不利。

    这顿时把范德俊吓得一下子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范德俊自然清楚,高大少所说的省厅龙大少是谁。在省厅姓龙的,岂不就是龙副厅长的大公子吗?

    龙大公子从上京请来的客人?那岂会是没有来历和背景的人物。说不定就是某个世家子弟的顶级大少。这样的人物,竟然在他治下的李家村,受到了莲花会那些家伙的聚众围攻?

    这还了得?要是上面来的那位人物真的出了点什么事,别说是他范德俊承担不起,只怕上面市里省里的那些头头脑脑,也没一个能负得起责任。甚至他想安安稳稳退休都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范德俊顿时如同是火烧了屁股,这才会急冲冲地招集人手,以最快的速度,向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李家村现场的情况,范德俊额头的汗珠子都渗出来了。情况比他想象的更严重。李家村里数百号人,在莲花会的煽动下,竟然把前面的那个小院给围起来了。一旦发生群殴事件,那可就绝对是不可预料的后果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范德俊不由加快了脚步,向那边的苞八方奔去。

    “范局,六安镇派出所所长苞八方向您报到,请您指示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苞八方也急冲冲地迎了过来,跑到范德俊面前,一个立正,向他敬礼道。

    “好哇!我看你这所长是不想当了。”

    范德俊正心急如焚,一听苞八方自报家门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立刻指住了他的鼻子,怒声喝道:“你看,你看看,你们这是在搞什么?难道我把下面交给你们,你们就是这样治理的?你们这里是想造反吗?”

    范德俊怒不可歇。明明当地派出所的所长,带着一众警员就在现场。但是,却仍是让现场弄成这副样子。他对苞八方的工作能力,实在是无比的怀疑。

    所以,他那里还会给苞八方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“呃,范局,我……”

    苞八方浑身一颤,脸色刹那变得死灰一片。

    范德俊局长他也是见过几次,一直的印象也算是不错。这个即将退居二线的老局长,给人的感觉是很和善,对下面的人如春风般温暖。每次去见范局,苞八方总能在范德俊那儿被鼓励一翻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的范德俊,完全一改以往的那种和事佬态度,语气是如此的严厉,一时确实是把他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苞八方猛地反应了过来:“报告范局,凶徒非常的凶悍,竟然敢暴力抗法,我刚才正在想着是不是要请求上级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凶徒个屁,凶徒。”

    这回范德俊是更加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他早已从高金宝那里了解到了情况,知道是莲花会的人聚众意欲对上面来的那个人物不利,这才引起了那位人物身边的保护人员出手。

    现在,眼前的这个不长眼的派出所所长,竟然把人家的保护人员,当成是凶徒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惊怒交加?

    如今,范德俊是恨不得给苞八方老大的一个耳刮子,让这家伙清醒清醒。

    “苞八方,你这混蛋,现在我宣布,你被就地免职了,你是我们警察系统的害群之马。”

    范德俊怒声咆哮,指着苞八方的鼻子就是一顿痛骂。

    “啊!范局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苞八方这回是真的给吓着了。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范局一上来,就直接拿他开刀,就地把他给免职了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他直到现在,还是头上顶个罗卜,西里糊涂。不知道范局怎么会生这样大的气?

    “呃,范局,这是怎么回事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站在人群中的尤君,也已急冲冲地赶了过来,却是正好听到了范德俊对苞八方的处理。

    尤君浑身一震,脸色更是骤然变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以为,县里的范局带人来此,是苞八方向上级请求支援的队伍。

    那知,范局一上来,就祭起杀威棒,直接免了苞八方的职,这确实是把他给弄糊涂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尤君也认识范德俊,曾经为范德俊做过养生指导,自认关系相当不错。所以,他立刻走上前来,想劝解几句,了解范德俊如此做的原因。

    然而,一看到尤君,范德俊的脸色更加的难看,冷哼一声喝道:“好啊!小子,你煽动群众,聚众闹事,你这是想造反吗?”

    范德俊现在是满肚子的火气没地方泄,看到这个煽动群众,聚众闹事的原凶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又是一大顶造反的帽子,就直接给叩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呃,范局,你这是?”

    尤君这回是真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范德俊,每次会面,都是客客气气。哪里会象现在这样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姓范的老家伙,今天吃错药了?”

    尤君还有些西里糊涂,不明所以,不禁暗自咕噜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过,让他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范德俊一声冷喝,对着身后的一众警察道:“马上梳散群众,维持秩序,把有关人员,给我盯紧了,不要让群众再被他煽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众警察厉喝,马上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数十号警察已立刻向四周的人群散去,开始劝说这些围观的人们离开。同一时间,另有好几名警察,已是迅速地靠近了尤君等一众莲花会的主要骨干,隐隐地把他们控制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范德俊也怕引起场中的骚乱,所以并没有当场抓捕尤君,只是暗暗控制住了这伙莲花会的骨干,以免他们再煽动群众。

    “啊,范局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尤君这回是真的被吓着了,他就算是傻瓜,也看出了情形不对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也想不通,一向关系良好的范局,或者是公安系统,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?

    “张少在哪里?张少在哪里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又是四五辆车子,风风火火地急驰而来。

    到了村口,那几辆车子一阵急刹,从车子里便冲下来了一大群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年青人,看他们开的那几辆豪车,显然都是阔少。

    “宝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尢君正满心的惊骇,突然看到那几辆车子里下来的人,不由一怔。不过,他立刻脸现喜色,因为,他已认出来了。这伙人中,领头的正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大公子高金宝。

    自从加入莲花会,尤君成为了这里的白莲圣使,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,接触的人物,从以前的那些乡民,后来也渐渐的与县市的一些大少,有了往来。甚至最后进入了那些人的圈子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位高金宝宝大少,为人嚣张,又特别爱摆阔。所以,他与尤君很是脾性相投,很快就成臭味相投的朋友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来,两人交往甚密,关系自然是非常的不错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这位宝大少出现,尤君心中大喜,以为这是来了救星。

    不是吗?现在范德俊翻脸,他正满头雾水,不知其中的原因。那么,以高金宝的身份,应该会知道些内幕。最不济,有高金宝在此,范德俊也不敢对他尤君怎么样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尤君立刻朝着那边的高金宝高喊了起来:“宝哥,我在这里,你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高金宝之所以赶来,正是因为刚才唐彪的电话。只是,他离李家村所在比较远。因此,在通知了范德俊后,就算是开足了马力向这边赶,还是落在了后面,直到此刻才赶到。

    突然听到尤君的叫喊,高金宝身形一滞,一张脸色却是刹那变得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幕让尤君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情形,却是陡然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