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0章 骚乱
    “操,姓尤的混蛋,你自己想死,别拉老子垫背啊!”

    一看到尤君,高金宝简直是怒不可歇。他顿时面目狰狞地扑了上来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个大巴掌就甩向了尢君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范德俊那些顾忌,那里管得了什么影响不影响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尤君正满脸期待地望着高金宝,还在希望这位大少给他解围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这位平日里称兄道弟的高大少,上来就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,他一时被打蒙了,惊骇无比地指着高金宝:“你,你,你为什么打我?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,四周的围观者也个个惊呆了。尤其是那些莲花会的会员们,刹那惊呼一片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尤君成为白莲圣使,在信徒中的地位自然也是越来越高。而且,这家伙平时里装神弄鬼,也确实是树立了一定的形象。

    此刻,堂堂的白莲圣使,竟然被人当众打了耳光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人们震憾?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无数人叫喊了起来:“妖人,这是妖人,竟然敢打我们的白莲圣使!”

    莲花会的信徒,大多是村里的老年人,虽然在场数百号人中,真正的信徒也就百多个,其他的都是看热闹围观之人。

    但是,上百号人呼喝叫喊,这股声势确实也是有些骇人。更何况,场中数百号人,大多就是李家村中的村民,即使不是莲花会的信徒,也是与那些信奉莲花会的信徒沾亲带故。

    所以,场上的情形,顿时变得无比的骚乱,眼看就要群情激愤,出现不可控的局面。

    范德俊的脸垮了下来,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。他之所以到现场后,不敢对尤君有所动作,只是叫人暗暗围困住了他,就是怕出现这样的状况。

    现在,高大少不知好歹,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,怒抽尤君的脸,果然引起了一众莲花会信徒的公愤,形势正向他最不愿看到的方向发展,这顿时让范德俊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尤君也猛地醒悟了过来。望望四周骚动的人们,尤君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怨毒,陡地就准备火上加油,来一翻煽动。

    他此刻也已意识到了,今天的情形不对,连平时与他穿一条裤子的高大少,都与他当场翻脸了,这绝对意味着事情有了大变化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还没有做出任何动作,突然,三声怦怦怦的枪响,骤然响起。同一时间,一声怒吼响彻:“各位村民,各位乡亲,我是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唐彪,今天在此执行任务。大家千万不要被人所煽动,不要与国家对抗,这是暴力抗法,就算你们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为你们家人着想,你们谁没有人在外面打工啊!”

    在这紧急时刻,唐彪做为多年的老刑警,毫不犹豫地朝天开了枪。沉闷的枪声在空旷的山谷间回荡,确实是有些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场中的喧哗和骚动,出现了刹那的寂静。他的三声枪响,确实是震摄了场中所有人。甚至连正想开口叫嚷些什么的尤君,也是浑身剧震,整个人陡地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开玩笑,尤君虽然现在是白莲圣使,但骨子里还是个乡下的神棍,从打心底里就对警察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如果先前还倚仗着这里人多,想耍耍做为圣使的威风。但此刻看到警察开枪,确实是把他给吓得魂儿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场中的那些信徒也是如此,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,对国家暴力机关的警察,一向怀有敬畏之心。平时里没事,谁愿意去招惹警察。

    现在,警察竟然当众鸣枪示警,确实是让无数人心头发颤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,所有人的目光望向了鸣枪示警的唐彪,人人脸现惊色。

    “对,各位乡亲们,我们今天是在此执行任务,请大家不要防碍我们执行公务。”

    范德俊毕竟也是多年的老警察了,立刻回过了神,登上了旁边一块石头,对着人们大声地喊道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他更是向身边的一众警察发出了指示。

    立刻,他带来的警察也动作了起来,原本就围住尢君等人的几名警察,也不再犹豫,立刻扑上去把尤君按倒在了地上,咔嚓一下,给他戴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情形发生了变化,范德俊当机立断,把尤君这个极有可能会引起骚乱的核心人员,先抓捕了再说。

    多年的警察工作告诉他,擒贼先擒王,打蛇打七寸。现在,场中尤君这个白莲圣使,是最不安定的因素。先抓住了他,就能震摄更多的人。而老百姓没有了带头闹事的人,就相当于是没有了主心骨,根本闹不起事来。

    果然,尢君被铐上手铐,四周再次爆发一阵惊呼声,但却没有象先前那样骚动,反尔是那些信徒们,个个有些畏惧地向后退缩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莲花会的信徒,还是围观的群众,毕竟都是普通老百姓,打心眼里就害怕招惹警察。更何况,现在镇里,县里,市里的警察一大堆,人数也有数十号,虎视眈眈地就在大家周围,确实是让所有人心里发颤。

    眼见白莲圣使都被警察铐了起来,大家也已意识到,这次事情不同寻常,似乎警察是动真格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刚才唐彪的三声鸣枪示警,确实已在所有人的心里,造成了巨大的震摄。所以,此刻哪里还有人再敢出头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真想害死老子啊!”

    高金宝总算回过神来了,朝着被警察押过来的尤君,狠狠地吐了口吐沫,神情更见狰狞。

    刚才,他也是被突然骚动的百姓给吓着了,还以为要出大事。

    现在,见形势总算被唐彪和范德俊所控制,这才松了口气。他本还想冲上去,再给尤君这家伙来一顿老拳。

    不过,终究心中担心着被困在这里的张横,所以也就顾不得其他了,撒开脚丫子就朝李家院落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场中这个时候有些乱哄哄的,反应过来的人们,议论着,指点着,却也没什么人再做出过激的行动。更没有人在意奔过去的高金宝等人。因此,高金宝他们很快就跑到了李家门口。

    然而,一到李家院落外,高金宝他们又是一怔。

    门口张继仍手持那根门栓,如守门神一样站在那儿。对于刚才四周发生的一切,恍若未闻,只是尽职地职守着他守护门口的责任。

    望望躺倒一地的那些治保队员,目光落在了张继身上,高金宝脸上堆起了笑意:“张少在里面吗?我们可以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是高大少吗?进来吧!”

    还没等张继开口,院里传来了张横的声音。从门口望去,正好可以看到张横,他似乎正在接听电话,一边说着话,一边向这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高金宝如奉圣旨,连忙带着一众纨绔,屁癫屁癫地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院里此刻的气氛也无比的怪异,所有的李家亲戚,包括李传根夏小娟夫妻在内,自然也看到了门外的情形,也听到了刚才响起的三声枪响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还在惊恐,以为这些后面赶来的警察,也是要来对付张横。直到看见白莲圣使被警察抓了起来,这才明白,这些警察竟是在帮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他们震惊不以,一时全愣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一众阔少模样的人,急冲冲地跑进院来,李传根等人,却还完全没回过神。怎么也弄不明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看到张横,高金宝等人连忙跑了过去,正想解释今天的事。但是,却被张横摆手阻止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横,确实是没时间理会高金宝,因为他正在接一个重要的电话。

    刚才与唐彪通话,虽然了解到了莲花会在这一带根深蒂固,尤其是他们的组织者莲花圣母,似乎来历非常神秘,与上面也有很深的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,唐彪却也仅仅知道这些,对于莲花会的根底,知之甚少,完全不了解细底。所以,张横必须从其他的渠道,探知莲花会更多的底细,以便心中有底。

    当下,他拨通了江西那边操家家主的电话。江西与皖省相距不远,而且两省的情况也差不多。做为传承了千年的操家,虽然一直窝居山沟里,但操家弟子却遍布各地,对周边玄学相关的事情,自然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果然,当张横直截了当地问操家家主,知不知道莲花会的情况时,话筒里不禁传来了一声惊咦声:“张少,您怎么问起了莲花会,难道您与这个组织起了什么冲突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隐瞒,把今天发生在李家村的事说了一遍,最后道:“操家主,所以我想知道,莲花会的细底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,这事可是有些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操家家主稍稍沉吟了一下,语气变得无比的凝重:“莲花会这个组织,在民间暗中流传已好多年了,如果要追根溯源,还得从当年的白莲教说起。不过,这个组织以前也就只是在暗地里愚弄愚弄一些偏僻山村的乡民,也算不得什么。但是,近几年,据说他们的老圣母去世,新接任的莲花圣母,却是个非常神秘的角色,好象是得到了古时的传承,修为深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操家家主继续道:“因此,这几年来,莲花会在各地迅速崛起,发展无比的快速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操家家主的声音变得更加的沉重,说出了一段让张横无比震惊的话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