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1章 控诉
    “据我们所获得的消息,莲花会在这半年里,似乎又有了一些变故。”

    话筒里操家家主语气变得无比的凝重:“他们的莲花圣母,与江南一带某个世家联合。听说那个世家出了一位杰出的年青人,年纪青青,力量已是近乎突破四品,与莲花圣母联合之后,成为了莲花会的圣主。”

    “江南世家?杰出年青人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神情变得很是怪异,他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不由问道:“操家主,那个江南世家是哪一家?那位杰出年青人,又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关于这方面的消息,莲花会一直保守得很严密,我们也只是听说有这一信息,具体的世家或人物,却无从查探。”

    操家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对于操家来说,能了解到这些消息,其实已是难能可贵。毕竟,莲花会的崛起以及发展,与操家并无冲突。所以,他这方面掌握的信息也就只有这些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道:“不过,从暗中的观察来看,这一消息应该是可以确实。因为这半年来,莲花会的发展势头更快,显然是应该得到了另一股力量的暗中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白了,多谢操家家主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如果可以,那就请家主多留意莲花会的有关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张少。”

    两人客套了几句,终于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更加的凝重。

    从现在自己打听到的消息,这个莲花会确实不简单。而且,从今天自己所遇到的情况来看,莲花会的行事,其实已是有走向邪教的趋势。

    张横虽然不是什么卫道士,但是,既然遇到了这样的邪教,却也不能置之不理。更何况,发生了今天的事,自己与莲花会之间的仇隙,已是结上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张横不得不为夏清莲全家考虑。从莲花会的行事方式来看,他们在乡村发展如此迅速,关系又是如此的错综复杂,这绝对是有所图谋。

    这次自己揭露了一个小小李家村的白莲圣使,这无疑就是在打他们的脸,在揭他们的短,更是与这个组织正面为敌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不得不预防,这个组织会对夏清莲一家子报复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了,张少,真的谢谢您了!”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院落里的毛家母女,扶着毛阿狗,踉踉跄跄地走到了张横面前,三人卟通一声,就跪了下来,要给张横叩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皱了皱眉头,连忙把三人拉住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毛阿狗已完全清醒了过来,脸色也不再象刚才那样一副死人脸了,深陷的眼眶里,擎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经过刚才张横的真元推拿,又喂了他圣药灵液,他的这条命算是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虽然毛阿狗因为癫狂症状,意识并不怎么清楚。但是,在滨临死亡的那一刻,他对自己所承受的折磨和痛苦,却是特别的清晰。

    因此,当他清醒过来后,立刻把自己的感受说给了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听,并指出当时白莲圣使他们的所作所为,完全就是在把他往死里整。

    毛阿狗的状况,毛家母女是最清楚。眼见刚才已奄奄一息的毛阿狗恢复了过来,先前的疯癫似乎也抑制住了,母女两人已是对张横的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,这可是比神仙还灵验。

    听着毛阿狗的述说,母女两人更是愧疚不以,这才明白,自己是被白莲圣使给糊弄了,差点就把毛阿狗害死。

    一时间,毛家三口,抱头痛哭,声音凄厉之极,悲切之极。

    好半天,三人的情绪这才有所平静下来,连忙过来向张横道谢。

    三人的举动,自然也引起了院落外围观群众的观注,人们一个个指指点点着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乡亲们,莲花会害人啊!”

    突然,毛阿狗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在毛家母女的扶持下,来到了门口,他一把眼泪,一把鼻涕地痛诉起了莲花会:“乡亲们,你们都知道,我毛阿狗以前在外做生意,也算是闯出了点名堂,甚至曾成为了我们李家村的首富。还是李家村第一个买摩托车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,村里人大家都羡慕我毛阿狗有出息,有本领。”

    毛阿狗声嘶力竭地讲述起了他的故事。

    场中一片寂静,无数人的目光凝注在了他的身上,听着毛阿狗的述说。

    说实话,毛阿狗也曾是李家村里的传奇。他从小没了爹娘,是个孤儿,原本是村里穷得叮当响,连三餐饭都成问题的倒挂户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十多岁外出打工,当几年后回来,却已是人模人样,成为了这十里八乡最有钱的毛大老板。也正是在发迹后,这才讨了老婆,在村里重建了房子,生了女儿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好景不长,又过了几年,毛阿狗却落魄而回,还变成了疯疯癫癫的样子。从小道消息说,是他在外面做生意,被人骗了,弄得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部付之东流。这才会受不住这个打击,从而得了疯癫病。

    此刻,听他所说的意思,似乎内幕并非如此,而是与莲花会有关,这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好奇。因此,每个人都满脸惊疑地望着毛阿狗,想听听他到底会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当年,我毛阿狗不是做生意被人骗了,而是受到了莲花会的迫害。”

    毛阿狗的声音里充满了悲愤:“当年,我无意中参加了一次当地莲花会组织的布道大会,见到了莲花会的莲花圣母,当时就被她所迷惑,被她所宣扬的美好前景所打动,最后放弃了一切,加入了莲花会。”

    毛阿狗参加莲花会时,还是莲花会发展的前期,当时的莲花会并没有现在这样的声势,也很少有人知道。因此,真正的莲花会成员并不多,出面布道的也是莲花圣母本人。

    按毛阿狗的说法,那位莲花圣母对在场的人,施展了某种迷惑之术,当场就让与会的人对她膜拜不以,更是虔诚地加入了莲花会,成为了莲花会最初的一批骨干。

    毛阿狗那时已是有些财力,他不但捐献了自己多年的积蓄,而且,也成为了忠实的莲花会的信徒。

    当然,他那个时候,也获得了一定的地位,在莲花会里,担任某一个地区的莲花尊者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莲花会的发展,势力也越来越大,莲花会的内部,也出现了争权夺利的现象。许多新加入的会员,向老会员发起了挑战,想夺取老人的地位。

    毛阿狗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被莲花会的新人,赶下了台,甚至最终被逼迫得走投无路,只好身无分文地回到了乡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莲花会内部的争权夺位中,各种阴谋无所不用。毛阿狗就是曾经被人敲了闷棍,脑袋遭到了重创,从此就留下了这疯癫的病根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有今天的悲惨命运,完全就是莲花会所害。

    至于他这次疯癫病发作,由白莲圣使带人来帮他做法救治。那完全是他家人没钱替他治病,根本就是死马当活马医。

    望着毛阿狗人不象人,鬼不象鬼的模样,再听着他声声泣血的控诉,场中所有的人为之动容。纵然是那些莲花会的信徒,此刻也不油人人愤然。

    群众是最盲从的,也是最容易被煽动。许多信徒,之所以信莲花会,并不是因为莲花会如何,而是因为大家都信了莲花会,所以他们也就信了。其实对于莲花会到底怎么样,连他们本身也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现在,听着毛阿狗曾经的经历,这些村民们确实是个个被震动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喧哗声一片,叹息者有之,怒骂者有之,当然,也有置疑和不信的,乱哄哄地闹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望望场中的情形,范德俊和唐彪互望一眼,不禁擦擦额头的大汗,神情中却总算是现出了一抹轻松。

    刚才,虽然唐彪鸣枪示警,又有范德俊及时抓捕尤君这个白莲圣使,暂时震摄住了全场。

    但是,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,却不肯散去,现场的隐患仍在,若是一个处理不好,依旧会爆发群发性的事件。到时后果就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所以,两人的心一直提着,不敢有丝毫的放松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因为毛阿狗被张横救醒,当众控诉莲花会,揭露了它不为人知的一些内幕,却是引起了村民们的公愤。如今,包括莲花会的那些信徒在内,对莲花会已是产生了置疑。所以,有可能发生的骚乱苗头,总算被扼杀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两人却也不敢大意,暗暗吩咐四周的警察,严密监控现场,这才联袂向李家院落里走来。不管怎么样,既然到了这里,他们还是要见一下张横这位正主地。

    张横此刻的神情也变得很是怪异,他也是没有想到,毛阿狗竟然曾经与莲花会交集如此之深。更是想不到,他这悲惨的人生,全是因为莲花会而引起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心中已完全可以肯定,这个莲花会,绝对有着邪教的本质,对它也是越来越深恶痛绝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望望悲愤欲绝的毛阿狗,看看凄凄哀哀的毛家母女,张横却是微微摇了摇头。他其实已看出来了,毛阿狗得疯癫症,人生有这么一翻起落和波折,这除了他本身的命理之外,还与他所在的家居风水有关。

    事实上,毛阿狗家的家居风水,刚才在张横进入他家的时候,已是看出了其中的冲刑和破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