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2章 靠山难靠泄气口
    毛阿狗家的房子,与一般乡下的房屋一样,正面一间堂屋,两边有两间厢房,从格局上来说,中规中矩,并无出格之处。

    但是,问题就在于这房屋的后面。

    李家村四面环山,村中居民的房屋也大多依山而建。毛阿狗家也不例外,屋后就是一座高有十几米的小山丘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山并不算高,也不险俊,虽然不可能汇聚龙脉龙气,但是,在风水中,象这样的小山丘,却有一个特别的说法,那就是屏风之丘。

    毛阿狗家屋后的小山丘,正好符合了屏风之丘的格局。而且,此山丘座北朝南,毛阿狗家的房屋顺山势而建,也正好是座北朝南位。

    从这一角度来说,这座屏风之丘的小山丘,正好做了毛阿狗家的靠山。

    天巫传承有言:屋有靠山,发迹不难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房屋背后有靠山,就能助主人发财至富。如果从这一格局来看,毛阿狗家应该富贵发达才对。

    然而,从毛阿狗的经历来看,他先前确实是发迹过。但是,发迹后却又败落了,以至于成为了如今落魄的状态。

    当时,张横在听李飞说了毛阿狗的先前经历,也是非常的奇怪,一时猜不透他家既然有靠山可倚,却为何又会败落如斯?

    不过,当张横仔细观察毛阿狗家后面那座小山丘时,却是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那座小山丘,形如一道屏风,这正是屏风之丘的格局。可是,在这道屏风的顶端,却是出现了一个豁口,以至于让上面屏风平齐的地方,出现了一道如同犬牙般的交错缺口。

    “靠山难靠泄气口,一注倾泄难回头。”

    当张横看清这一景象,不禁心中大是感慨。因为,屏风之丘上端出现的这道缺口,正是大冲煞,在风水局中,被称之为泄气口。

    所谓靠山难靠泄气口,意思就是说,靠山本身都出了问题,想倚靠之人,又凭什么来依靠?最后的结果自然就是原本凝聚的气运,就如同是决堤的河水,一注倾泄,再也难以回复到以前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毛阿狗家风水格局的现状。以张横的推测,毛阿狗在重建老房的时候,应该是请过风水师看过,所以才会有屋后靠山的这一格局。

    只是,人算不如天算,想必是毛阿狗屋后的这座屏风之丘,在后来发生过地震或泥石流等现象。纵然当时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,但却已完全改变了这一靠山之局,让屏风之丘的上方,缺了一道口,最终成为了靠山难靠泄气口的破败之局。

    对应刚才毛阿狗亲口所说的经历,再来印证他家房屋的风水格局,基本上是可以完全符合。

    不是吗?最初,毛阿狗家因为有屏风之丘的靠山,他外出打工后,开始发迹。这正是家居风水局的靠山在起作用。

    之后,他参加莲花会,成为莲花会的什么莲花尊者,这其实也是他回乡,新修了老屋,让老屋的地气更加旺盛之故。那时的莲花会,就是他的靠山。他能成为莲花尊者,在莲花会中应该也拥有相当的权力,就是莲花会这座靠山给予他的好处。

    直到他家屋后所在的屏风之丘,出现了破败,变成了靠山难靠的泄气口时,他在莲花会的情况也就出现了变故。被人从原先的莲花尊者位置上,给推了下来。从此,原本被他倚为靠山的莲花会,已不再是他的靠山。

    从风水的角度来说,正是应了他家风水格局被破,后面靠山再也无法倚靠的这一事实。

    至于说他所患的疯癫病,其实也是与他屋后屏风之丘出现的缺口有关。

    在风水中,泄气口不但不聚财,而且还会因泄气而漏风,从而导至主人中风或癫狂。

    再加上毛阿狗所在房屋,座北朝南,与背后小山丘相对应,所有的冲煞,就完全应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房屋的八卦方位中,正北方对应的正是家中的家主,一旦正北方位受克或有冲刑,就会对家中的男主人产生极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这些,张横也是有些莫名。虽然得到天巫传承也有近大半年时间,遇到的千奇百怪之事,也不在少数了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对应着毛阿狗的命理和家居风水,却仍是让他很是感慨。

    世人总以为风水命理虚无飘缈,然而,它就是蕴含了天道,就是如此的不可思议。这就是玄学的神秘所在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仅是毛阿狗家,夏清莲母亲之所以会患风湿病,也是由于家居风水的影响。

    先前,张横就从夏清莲母亲的三花聚顶中,看出了她的本命气运受宅地气运的冲刑。后来,张横也用心观察了李家的环境,并暗中问了李飞,此刻心中也已是了然。

    李家与毛家是邻居,两家人家的房屋并排建在一起,因此,后面的屏风之丘,对李家也是有好处。

    只不过,李家并不是完全靠在这座屏风之丘上,而是仅仅占了一个角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俩家人家后面的这座小山丘,在东北方向,有一道小溪流下来。

    这道小溪的流量并不大,在李家的屋后,积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潭。

    早年,因为村里穷,根本没有什么水源工程。所以,李家和毛家,就是取屋后的那潭水用做生活用水。

    不过,后来村里经济有所发展,从附近山上引来了山泉,给村里的人家,接入了山上引来的泉水。从此,李家村也有了自产的自来水。

    于是,李家后面的那个水潭,也就渐渐荒废了。因为长年累月的枯枝树叶以及泥沙的侵蚀,那个小潭也就渐渐变成了一潭淤泥。

    别小看这个小小的淤泥潭,它正是夏清莲母亲患上严重风湿病的根源。

    要知道,淤泥潭就在李家屋后东北角,而在房屋的八卦方位中,东北属土,正是对应家中女主人。如果此方位受克或遭冲刑,家中女主人必有祸害。

    李家屋后东北角形成了一个淤泥潭,淤湿之气汇聚,夏清莲母亲,如果不患严重的风湿病,那才叫见鬼。

    风水之说,看似玄妙,其实说破了,也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也不是说什么风水的时候。张横只是因为看出了毛阿狗的命理与家居风水的问题,心中暗自低咕。这一切,也只有等莲花会的事情,处理完了,张横才会找机会告之真相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向李飞使了个眼色,让他与家人劝慰一下毛家三口。自己却向高金宝以及唐彪和范德俊走去,与他们打起了招呼,顺便了解接下去范德俊将会如何处理白莲圣使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个!”听张横问起如何处理白莲圣使,范德俊一时却是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说实话,虽然把尤君抓了起来,但范德俊心里也在盘算着,该如何处置这只烫手的芋头。

    要知道,莲花会在此错综复杂,如果就这么抓捕了下面的一个圣使,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。所以,如今的范德俊,也是一个脑袋三个大,头痛的很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这个时候,村外又是一阵汽车喇叭声,却是龙一周和刘春禹两人也赶来了。

    高金宝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自然不敢隐瞒张横在李家村里发生的事。所以,他早就打电话给了龙一周。

    龙一周一听,也是大惊失色,当即与刘春禹马不停蹄地赶来了。只是,他们离这里比较远,所以直到此刻才赶到。

    再次详细地听了这边的事情,龙一周和刘春禹的神情也变得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“张少,事情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龙一周沉吟了一下:“莲花会在我们这一带,势力无比的庞大,对于它的发展,也早就引起了省里的观注,甚至早就有人对它提出了置疑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莲花会的关系错综复杂,在上面有人提出置疑的时候,自然也有人反对。”

    龙一周继续道:“因此,现在对于莲花会的事,其实上面仍是处于搏奕中,最终结果如何,谁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在搏奕中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,眼眸变得犀利无比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皖省省汇城市中心处,有一幢莲花大厦,占地数万平方米,是此地的一个标志性建筑,三十三楼的楼顶上,建成了一座巨大的莲花形建筑,看起来确实是无比的别致。

    楼顶的阳台,是一片近万平米的阳光房。玻璃笼罩下的阳光房内,小桥流水亭台,各色奇花异草,在阳光的掩映下争相怒放,恍然是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隔绝了外周城市的喧嚣,在这繁华的城市中心,建起了这样一座如同是世外桃园的空中楼阁。足见此地主人的奇思妙想,更是显示了这里的奢侈和豪华。

    在阳光房的中心处,有一片莲花池,虽然已是大冬天,但这里的莲花,在恒温系统的操控下,仍是一片莲荷碧绿,朵朵各色莲花,在水池中荡漾,仿如瑶池仙境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莲池中央的一个小亭子里,一名身穿宫装的女子,正悠然在抚弄着案上的古琴。两名同样是古装的少女,一个端着吞兽金炉,一个端着金壶玉杯,恭敬地伺候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吞兽金炉中香烟袅袅,把四周笼罩在一片雾气中,仿佛这一片莲池小亭,也成了仙境,变得朦胧而飘缈。

    琴声悠扬,回荡在整个阳光房里,宁静而幽谧,好象丝毫不带烟尘之气。恍然就是一幅完美的古画。

    然而,一阵不合时宜的现代手机铃声,突然在旁边响起,打破了这一份宁静,女子正在弹拨的古琴,也嘎然一震,发出了一声杂音。

    “啊,圣母,小婢该死!”

    端着金樽玉壶的少女,猛然脸色大变,慌不迭地跪倒,叩头如倒蒜。

    “嗯,什么急事?”

    弹琴的女子目光幽幽地望向了少女,淡淡地道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