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5章 神奇的预测
    “阴晦汇灵顶,前途不分明!”

    目光凝视着周亮,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以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,在周亮头顶三花聚顶中看到的现象。周亮的本命气运中,有一团阴晦之气在缭绕,难以名状,这意味着,他现在正处于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,进退两难。说的更明确点,这个叫周亮的人,他目前正陷入困境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不由望向了颜彦,他倒是要看看,颜彦又会如何用星云牌为周亮预测?

    “咯咯,既然周先生有兴趣,那我就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颜彦此刻也正妙目流转,美眸灼灼地望着周亮,她微一沉吟,立刻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颜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周亮很是兴奋,连连道谢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那你是要测什么呢?”

    颜彦浅笑嫣然,一双素手在桌面上的星云牌里随意操弄了几下:“是情感,还是事业?”

    “就事业。”

    周亮没有丝毫的犹豫,立刻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颜彦微微点头:“那你就在这副牌里,任意抽一张星云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周亮有些紧张起来,他细细地观察了一下桌上的牌。不过,整副牌的牌面朝下,背后看起来,每张牌完全一样,他自然是什么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,他还是谨慎地从中间摸出了一张,推到了颜彦面前:“颜小姐,就这一张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颜彦的神情变得肃然无比,美眸中也闪烁起了异样的光彩,她点了点头:“请周先生自己翻开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周亮很慎重地翻开了牌,牌面立刻展现在了几人面前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黑桃j,牌面上画的是一位外国的奇士,高举着一柄巨剑,样子很是威武。

    在人物画的上方,有一团星云,缭绕旋舞,外行人自然是看不出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然而,颜彦妙目灼灼地凝视着那张星云牌,她的美眸里,竟然也象是突然现出了一团星云,在缓缓地流转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他立刻敏锐地感受到了颜彦眼瞳的变化,心中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颜彦眼瞳里的那团星云,完全就是那张j上面所绘的星图。只是,现在的这幅星云,就象是活过来了一样,在她的眼瞳里奇异地旋转。感觉上,实在是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还是张横第一次遇到,他不知道这是星云牌操作的某种配合秘法,还是颜彦此刻正在使用某项异能。但是,突然发觉这样的异相,张横却是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,张横的目光就移向了那张星云牌,想看看自己是否也可以从中看到些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目光一触,张横的心头却是陡然一震。那张j牌上的星云图,此时此刻竟然变得朦胧一片,再也无法看清它上面的具体轮廓,纵然是张横运足了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,结果也仍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星陷迷云,前途未卜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颜彦已喃喃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颜小姐,此话怎解?”

    周亮身形一震,脸上顿时露出了迫切之色。

    “如果以这张牌来问事业,按星图的显示,一片朦胧迷茫,就象是星辰笼罩在星云里,明暗难辩。意思是说,你的事业,现在正处于一个茫然的阶段,不知该何去何从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周亮的脸色刹那变得震惊无比,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他只是因为乘机无聊,心中又有心事无法入睡。看到颜彦和张横玩扑克算命的游戏,他也就是凑个热闹,全当是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听了颜彦对于自己事业的预测,却是把他完全给震惊了。因为,他如今的情况,正如颜彦所预测的那样,事业出现了波折,感觉自己前途迷茫,不知该如何办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颜彦的预测,完全正确。

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周亮神情更加的殷切,不由自主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对眼前的这个女郎的预测,已是十分的相信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颜彦微微点头:“这张星云牌虽然显示,你的事业出现了波折,处于迷茫之中。但是,这张牌是j,乃是一位奋勇杀敌的奇士。这也意味着,只要拼搏努力,仍有开创一翻事业的能力。所以,该守的还得要守,可有再创辉煌之日。”

    “奋勇杀敌的奇士,仍有开创一翻事业的能力?”

    周亮喃喃着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该守的还是要守,还有再创辉煌之日!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眼眸中闪起了一抹亮光,整个人也是轰然一振,似乎是决定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猛地,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向着颜彦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颜小姐,敝人多谢您的指点,如果有朝一日,敝人还有东山再起之时,必然会来拜谢颜小姐,不忘颜小姐今日指点迷津之恩。”

    周亮无比的感激。在此之前,他心中确实是处于一片茫然中。但是,听了颜彦的这翻话,却是让他终于做出了某个决定。

    可以说,颜彦的这次预测,就象是拨开了他心中的迷雾,给他指明了一个方向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震惊之余,又是感激莫名?

    当然,暗自惊讶的还有张横。他虽然不清楚周亮的情况,但是从刚才天巫之眼的洞察中,张横就已觉察周亮确实是遇到了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,看颜彦的预测,几乎与自己所洞察的相似。再看周亮的表现,更是印证了颜彦预测的正确性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的眼眸不禁微微一凝,对眼前这个神秘女郎的星云牌预测,也更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客气了,这只不过是小游戏。如果能帮到你,那也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颜彦微微一笑,目光却是转向了张横:“张先生,不知你是否也想玩玩?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麻烦颜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却没有再迟疑。

    纵然是对颜彦仍是怀着警惕之心,但是,看到了她这神奇的星云牌预测,张横还是引起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张横都要看看,她能在自己面前玩出什么把戏来?

    “嗯,那张先生想要预测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颜彦脸上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得色,美眸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颜小姐为我预测一下,我此次进京办事顺利否?”

    张横稍一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颜彦素手一挥,桌面上的星云牌哗啦啦地变幻起来,她开始了她那炫丽无比的洗牌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张先生,你就任意取一张吧!”

    稍顷,颜彦巧笑嫣然地望向了张横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也不客气,顺手就从一大堆牌里,抽出了一张。不待颜彦说话,已是顾自翻了开来。

    牌面是一张红桃八,上面绘的是一个小丑,正在跳八字舞,模样很是古怪可笑。

    在小丑的上方,也有一幅星图,外行人看来,这幅星云与先前周亮翻出来的似乎并没有不同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还是敏锐地觉察到了,这幅星云与先前的差别。细节方面不说,光是星云的旋转方向,就是逆时针,与先前那张j根本相反。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目光望向了颜彦,等待着她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颜彦的神情再次变得凝重起来,甚至微微地眯起了眼睛,望着那张星云牌,一时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气氛陡地变得有些凝重,周亮,张横以及颜彦三人,就这么都凝注着星云牌。

    “心之所愿,何以圆满?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颜彦这才喃喃地道:“张先生,恕我直言,你这次进京,要办的事曲曲折折,有些难度哦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颜彦慎重地点点头:“从星云图上来看,千丝万缕,纠结一团,这意味着你此次去上京办事,错综复杂,头絮混乱。”

    不待张横回答,她的手指又指到了星云牌上:“张先生你再看,这张牌为红桃八,上面是一个滑稽的小丑,正在跳八字舞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横不置可否地道。

    “小丑的表演,无疑是为了搏取人们的欢心,这显示着,你这次前去办事,就象是小丑一样,就算付出了努力,却未必能搏得观众的喝彩,也未必能取得人们的欢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:“如果反过来说,是不是也可以这样理解,我所办之事,对方就象是跳梁小丑一样,已经得意不了多久了呢?”

    张横可不会完全受颜彦的影响,立刻提出了自己的见解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颜彦的美眸陡地一凝,俏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,她还真没想到,张横竟然会如此曲解这张星云牌的含意。

    不过,她自然也不能让张横主导了她的预测,微一沉吟又道:“还有,张先生请看,这张星云牌除了小丑之外,它还是一张红桃8。你看8字的形状,两个圆圈叠加在一起,这不就是意味着,你此次前去办事,将会完全落空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却不然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笑:“不错,8字是两个圆圈叠加在一起,但是,圆圈岂不也可以看成是圆满。所以,在下以为,这应该是双双圆满之意。”

    张横有意要与颜彦抬杠,不想顺着她的引导来,所以,也不管什么星云牌不星云牌的预示,就与颜彦论起理来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此言差矣!”

    颜彦美眸一凝,素指陡地再次指到了那张红桃八上:“张先生,你仔细看看,你就会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下意识地就望向了那张牌。

    然而,一望之下,张横的脸色骤然而变,神情也刹那变得震惊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