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6章 现出一朵莲花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望着那张红桃八的星云牌,张横的神情一滞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刚才看起来一片云雾缭绕的那幅星图,竟然幻化出了一幅影像,仔细看去,似乎是一朵抽象的莲花。虽然仍是有些朦胧,但轮廓却已非常的清晰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会现出一朵莲花?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地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!”

    颜彦美眸灼灼地凝视着张横,听到他的自语,在旁边接口道:“你此刻看到的,正是你这次要上京去办之事。显然,你这次所办之事,与莲花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莲之圣物,焉可污之?”

    颜彦俏脸肃然无比:“所以,张先生此行,慎之,慎之。如小女子之见,明知不可为且莫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一挑,与颜彦那闪烁着异彩的眼眸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颜彦毫不避让,两人就这么相互对视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颜彦这才嫣然一笑:“张先生,言尽于此,虽然只是游戏,但希望还是对你有所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颜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了点头,也收回了目光。现在,他对眼前这个神秘的女郎,那份警惕之心,更加的浓烈起来。

    颜彦的出现,看似偶然,甚至她与自己的邂逅,即使是自己早有留意,仍是找不出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这翻处心积虑的星云牌预测,尤其是最后星云牌上显示的莲花,更是让张横感觉她的可疑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为自己所预测,一直在暗喻,自己这次上京,事情会办不成。如果张横只是个普通人,必然会受她这暗喻所影响,会在心情或是精神上,笼罩上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只可惜,张横也是擅于此道的高手,本身的梅花占卜,更是已然登堂入室。因此,那里会被她所影响。这正是张横刚才一再反驳她预测结果的原因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来说,他自然非常清楚,一个人的信心,许多时候,会决定办事的结果。如果本身连信心都没有了,那里还会尽力去做事。许多人自嘲地认命,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咯咯,张先生,时间也不早了,到上京还可以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颜彦也不再与张横聊天,优雅地收起了那副精致的星云牌,朝着张横嫣然一笑:“那小女子就不再打扰张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安然地靠到了座椅上,微微地闭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嗯,今天辛苦颜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舒服地靠到了椅背上,结束了与她的游戏。

    飞机平安降落在上京机场,望着颜彦优雅的身影消失在机舱的舷梯,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刚才一路闭目养神,张横再次细细地回想了自己与这位神秘女郎的相遇。更是感觉到了颜彦的出现,绝不那么简单,甚至已是怀疑她极有可能,就是莲花会的成员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为什么要演这一出邂逅,又要跟自己玩星云牌的预测,她的目的何在?更重要的是:如果她真是莲花会之人,她的真实身份,又会是什么?

    心中疑云重重,再想到这次上京之行的目的,张横的心里有一种感觉。这次上京之行,看来确实是不会那么顺利,莲花会那只无形的手,似乎已是在伸向自己了。

    下得飞机,时间已是凌晨二点多钟,韩秦阳的秘书刘剑早已等在了那儿。

    张横来上京,自然是与刘剑联络过,也已安排好了接下来在上京的行程。

    “师父,新年好!”

    刘剑热情地迎了上来,与张横紧紧地握手。

    自从上回张横教了刘剑给韩秦阳按摩的手法后,刘剑在私下里就尊称为张横师父。

    张横对刘剑也颇有好感,平时里虽然远隔两地,但也时常保持着联系,暗中指导刘剑做好韩秦阳的保健工作。并不时地指点刘剑一些在医疗以及养生上的知识,两人的关系相当不错,不是师徒,胜似师徒。

    “师父,时间还早,我以为你安排了一处宾馆休息。”

    打过招呼,刘剑把具体的行程向张横做了说明:“老板他今天上午九点后会在家里等你,到时,我会来接你去他那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剑还朝张横挤了挤眼:“对了,韩小姐昨天晚上还问我,你几点的班机,她本想来接你。不过,我感觉凌晨两点太晚了,所以,就婉言地说时间不合适,会影响您休息。她最后也没坚持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小剑。”

    张横感激地点头,心中却是暖暖的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来京,离现在又有很长一段时间了,张横的心里,确实是有些想韩冰蕾。

    当然,两人之间的日常联系,也是从来没有间断过,也算是能聊慰彼此思念之情。

    韩秦阳的家就在一座老式的四合院里,这里曾是当年韩家老爷子的住所。韩秦阳自回到上京就任后,就一直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一带的老式四合院,住的都是当年开国元勋的后人,外人把这一片地区,称之为潜龙小区。貌似共和国的几代接班人,都曾在这里住过。

    张横虽然早就知道韩家住在此处,但今天还是第一次来。感受着四周那种古朴的气息,心中油然产生了一种肃然的情绪。这种沉淀了历史的感觉,确实是别的地方不可比拟。

    韩冰蕾早就站在了四合院外,正俏生生地凝望着。见到刘剑的车子开来,俏脸上不禁露出了喜色,快步走到了车边,替张横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小蕾!”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不过,两人呼唤了彼此一声,四目相对,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心里有无数的话,此刻却感觉根本说不出来。或者是说,任何话语,在这一刻都变得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默默地凝视良久,还是张横首先回过了神来:“小蕾,我们进去吧!外面风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韩冰蕾用力地点点头,眼眸中却洋溢着欢喜的温润。她这才带着张横,向院里走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韩家特别的清静,为了接待张横,韩秦阳和唐晚亭谢绝了一切前来拜访的客人,全家人特意都留在家中,这让张横很是感动。

    他知道,在这春节过年的时期,其实象韩秦阳和唐晚亭两夫妻,也是有着许多的礼尚往来,甚至比平时还会忙。

    毕竟,到了他们这个地位,人际关系变得非常的微妙。一些老前辈老同志,平时难得有机会前去拜访。到了春节过年,自然就是相互亲近的一个最好时机了。

    这也从一个侧面,看出了韩家对自己的重视,甚至韩秦阳夫妻,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女婿在看待。

    与韩家人都比较熟了,张横也不显得怎么拘谨,与韩家人聚在一起,气氛十分的融恰,完全就象是普通百姓那样,一起聊聊天,说说家常,显得很是轻松。

    张横顺便给韩秦阳检查了身体。

    韩秦阳自在上京上任后,工作更加的繁忙,虽然有刘剑这个大管家细心地照料,但身体状况仍是并不乐观。尤其是思竭过虑,他的头发都有些微微地秃了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很是无奈,他知道劝解韩秦阳也是没用。也只好暗暗使点手段,利用自己强悍的真元,为他梳理经脉,增强身体免疫力,以增添韩秦阳的生命活力。

    心中也暗暗打定了主意,以后是要经常来上京看看,也顺便为韩秦阳多调理身体。

    果然,经张横的一翻按摩,韩秦阳原本有些疲惫的身体,顿时如同是去掉了压在身上的一座大山,整个人的精神也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中饭就在韩家吃的便餐,唐晚亭母女亲自下的橱,做的也是平日里的家常菜,韩家是真的不把张横当成外人看。

    一餐饭其乐融融,饭后,韩秦阳把张横带到了自己的书房。

    “张横,莲花会的事,我已听小剑汇报过了。”

    韩秦阳坐到了他那张办公椅上,神情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韩伯伯,我听说关于莲花会的事,上面也存在着争议。”

    张横试探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韩秦阳也不隐瞒:“莲花会在下面的影响力日益扩大,此事早就引起了我们公安部的观注。而且,经我们的调查,这个莲花会存在着异端邪说的趋向。”

    韩秦阳说着,把一份资料从抽屉里拿了出来,递到了张横的面前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客气,拿过了那只上面标着绝密两个字的文件袋,细细地察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里面的资料,张横的神情越来越凝重。

    这份绝密资料中所记载的内容,自然比张横从龙一周等人口中所获得的消息更详细。

    莲花会确实是象韩秦阳所说的那样,具有了一些邪端异说的趋向。尤其是它的敛财方式。

    莲花会除了在各地的神坛设置功德箱,让信徒捐献钱款外,其他敛财之路,更是五花八门。有在各地以莲花圣使的名义,给人们治病卖药的,也有以莲花圣物为名而出售各类法器符篆的。

    反正只要能敛财,这个组织是无所不用。

    按资料中的分析,这些年来,莲花会已敛聚了数百亿的不义之财。这足以比得上一家世界百强企业财阀的资产。

    细细地看着资料,张横的心中一团老大的疑云浮了起来:既然上面已观注到了莲花会,甚至也觉察到了它的发展异常。那么,到底是什么原因,却让它如今依然存在呢?

    或者是说,它背后到底有着什么背景或倚仗着什么力量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