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7章 任思豪教授的奇遇
    “韩伯伯,既然你们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组织,又收集了这么多资料,为什么并没有对它进行任何的处理呢?”

    看完了资料,张横终于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事比较复杂。”

    韩秦阳神情凝重:“主要是对这个组织的最终定性还没有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指点了点上方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心中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韩秦阳的这个手势,已是很明白地说出了问题的结症。能让韩秦阳指为上面的,那还会是哪里?

    虽然,在来此之前,早就从龙一周以及刘春禹所了解的情况中,知道莲花会在上面有人支持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上面,也是有层次的。以龙一周和刘春禹两位大少的身份,他们毕竟不是体制内的人,所以,省一级或象韩秦阳这样部一级,就已经可以算是上面了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以韩秦阳的身份,再暗示出上面,那问题就完全不同了,那已是真正的顶级阶层。所以,就算是以韩秦阳的身份,也不会随意在张横面前乱说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心中已是恍然,对莲花会的背景,已然有了根底。

    “此事现在虽然还不明朗。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韩秦阳道:“不过,过了年,我会推动这件事,稍稍触动一下如今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韩伯伯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一阵感动。韩秦阳看似说的轻描淡写,也并没承诺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他能在这件事上,站在张横这边,并有意要推动此事,足见他对张横的信任和爱护。这也是他如今这个位置上,能为张横所做的最大努力了。

    关于莲花会之事与韩秦阳的交谈,就到此结束。下午韩秦阳夫妻很识趣地离开了家,说是要去拜访一位长辈,把空间和时间留给了张横以及韩冰蕾。

    两人自然不会浪费了这难得的宝贵时间,一起携手去玩了一趟故宫。晚上还一起吃了一顿晚餐,看了一场电影,直到很晚才把韩冰蕾送回家里。

    张横也完全抛开了莲花会的事,全心全意陪同韩冰蕾。他要让自己与小蕾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充实幸福而甜蜜。

    在上京的行程安排得很紧,第二天,张横去拜访了邱教授,见到了邱纯玉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不见,邱纯玉似乎变得更加的恬静高雅了,浑身充满了一种书香的气息。如果不是她穿着现代服饰,张横都要怀疑,她是从某个古王朝穿越来的才女。

    现在的邱纯玉,自从当日得到张横的指点,又赠予了她一件得自得普降头师的法器摄魂鼓。她那通灵篆体的灵性,得到了更大程度的开发,以至于体质和气质,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张横的到来,让邱家人喜出望外,甚至连一向腼腆矜持的邱纯玉,也难得地表现出了激动和兴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同住在科学院宿舍楼的任思豪教授,听说张横到了邱家,也是不请自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小友,你可是不够朋友,到了上京,也不来看我这位忘年交,只顾着红颜知己了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这位华北科学院的院士,当日与张横在巫王寨一起历险,两人的关系自然非同一般,一进门就开起了张横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确实是小的不是,小的给任老在这里赔礼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连拱手赔罪。他清楚任思豪的性格,所以。扮起了小花脸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大笑,邱明亮也上前来打圆场,把任思豪让入了家里。

    虽然邱明亮和任思豪都是国内外知名度很高的大教授,是生活在象牙塔里的人。不过,两人尽皆非常的风趣,与张横谈天说地,气氛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张!”

    任思豪似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突然变得肃然起来:“我知道小张你是玄学中人,因此,我有一个问题,想向你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任老你有什么话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张横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最近,我去郊外参加学生们组织的一个春节聚会,听说了一件很西奇的事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也不迟疑:“在那儿有一所莲花圣母殿,据说,殿内有一池莲花,终年不谢。而且,常有异相出现,住在附近的人们,常可以见到夜空中莲花圣母殿那边,会有金光冲天而起,并幻化出无数的影像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人们把那莲花圣母殿的这些异相,当成是莲花圣母显灵,得到了无数信徒的信奉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继续道:“所以,那个名不见经传的莲花圣母殿,如今香火鼎盛,入殿烧香拜神的信男信女,每天都凌晨就在门口排队,否则,还无法入殿进香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听说这事的时候,还有些不信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微微摇头,脸现感慨:“还是那位组织聚会的学生,带我亲自去看了一下,这才让我不得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去的时候已是下午,但是,在莲花圣母殿山下排队的人,仍是从山上排到了山脚,人山人海,那一副情形,确实是让我老头儿叹为观止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神情很是异样:“那时,我们想上山,却根本上不去。幸好,我的那个学生,认识殿里的一位管理人员,这才让我们通过工作人员的专用通道,进入了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那里,果然见到了排队上香的信男信女,个个虔诚无比。香火之鼎盛,还是我平生之所见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无限的感叹:“不仅如此,为了证实他们传说中的异相,我那天晚上就在山上住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正是大年二十八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脸现回忆之色:“因为去年是小年,大年二十九就是年三十夜。所以,二十八的夜晚,山上特别的热闹,前来烧香的人,几乎把整个莲花圣母殿的每个角落,都占满了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说起了他在那天晚上的见闻。

    因为人太多,虽然任思豪的学生在殿中有关系,但还是被安排在了一间十多人同住的厢房里。

    幸好,同住一起的都是任思豪的学生,所以大家在一起,也是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午夜,就当众人有些瞌睡的时候,突然殿内就响起了钟声。紧接着,外面传来了无数人兴奋的叫喊,说是莲花圣母显灵了。

    任思豪当时心中一直记挂着这事,所以,一听到外面的动静,就立刻被惊醒了过来。他那里还会犹豫,马上推开厢房门,跑了出去,想看看所谓的圣母显灵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推开门,却发现门口无论是走廊还是广场上,已是黑压压地挤满了人。而且,所有人都是跪倒在地,虔诚地朝着一个方向在膜拜。

    任思豪大吃一惊,连忙顺着大家所膜拜的方向望去,他却也立刻被自己看到的情形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明明是黑暗的夜晚,天空中却现出了漫天遐光,就如同是旭日东升时的朝霞,炫丽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漫天的霞光中,一朵巨大的彩莲正在空中缓缓的绽放,金光万道,瑞气冲天。隐隐约约的,那朵巨莲中央,似乎有一个朦胧的古装女子,正俏然而立,凝望着下面芸芸众生。

    因为那女子的身影太朦胧,似真似幻,也根本看不清她的面容。但是,在这深夜的天空,突然出现这样的奇景,确实是把任思豪这位老教授给震呆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确定,空中的这些影像,绝不是现代化的声光效应可以弄出来的。因为,当时的光影只出现在空中,下面根本没有直射上方的光源。

    他更可以确定,自己看到的绝不是幻像。因为,事后跟着他一起出来的学生,也都看到了同样的影像。

    可是,一幅只有神话传说中才有的神灵影像,竟然就这么凭空出现在夜空中,这样的事实,仍是让任思豪难以置信,甚至有些颠覆他这些年所学的知识体系。

    屋里突然陷入了一片别样的寂静。任思豪似乎是处于完全的回忆里。而邱教授和邱纯玉父女,也被任思豪的讲述给震住了。甚至刚从橱房出来的邱伯母,也愕然地张大了嘴,满脸的震惊。显然,她也注意到了任思豪所讲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真有这样的现象?”

    张横也是一时被任思豪所说的现象给震住,不过,刹那的愣怔,他立刻回过了神来:“那有没有留下什么影像资料,比如手机或照相机拍摄的照片和视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有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摇了摇头:“当时我们本来都准备好的。但是,当看到这些的时候,完全被震憾了。所以,大多数人都忘了拍摄留影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就算是有人拍摄留影了,但拍出来的却是一片黑暗的背景,并无当时我们所看到的影像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神情变得更加的怪异:“这也是我们认定,它不是现代化声光效应造出来的布景。否则,应该会被拍摄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凝,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时的影像,持续的时间并不长,好象是几分钟,又象是数十秒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苦笑:“事实上,我们也弄不清楚,到底是多久,因为当时完全没有这个概念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当影像散去的时候,另一幕更加震憾人心的情形却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任思豪吞咽了一下口水,继续道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