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1章 玩阴险的
    “那就让小爷掂量掂量你们莲花会的份量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对方的挑衅,张横心中冷笑。他那里还会犹豫,陡地眼眸骤缩,瞳孔中刹那现出了一个奇异的巫字:“箭瞳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一抹暗金光芒从张横眼瞳中直射而出,向着显圣池中那圈圈涟漪暴射而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平静的显圣池水,突然汹涌起来,层层浪花,轰然迭起,湖心的彩光,也在这一刻猛地骤亮。

    “啊!圣母显灵了,圣母显灵了!”

    四周正在膜拜的信徒们,更加的兴奋,人人激动之极。

    原本显圣池中圈圈的彩色涟漪,只限于池水的范围。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现在,这圈圈彩光,在骤然变亮后,已是映得整个显圣池一片炫彩,连外面以及神殿四周的那些人,也看到了这里出现的奇异光芒。

    因此,此时此刻的整个圣母神殿,不仅是显圣池这边的信徒,就算是其他地方的信男信女,也一个个叫喊着,跪倒在地,向这边膜拜。

    而且,喊声如同波浪一样,朝着外围迅速漫延,只是眨眼的功夫,连花山上,山腰以及山下的那些信徒,也加入了其中。一时间,整座圣母神殿所在的莲花山,黑压压的人拜倒一片,情形壮观之极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正是时,第五进小阁中的那名女子,陡地发出了一声惊呼,眼眸暴缩。

    在她面前屏风上镶嵌的那面古铜镜里,一枚暗金色的箭矢,正如同是流星一样,破开空间,朝她眉心怒射而来。

    女子大凛,她立刻觉察到,这枚诡异的箭矢,是对方发出的反击。

    只是,她还真没想到,对方竟然可以隔着空间,追寻到她的位置。而且,这枚暗金箭矢,根本不是实体的攻击,乃是属于神魂类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对方的修为,仍是出乎了她的想象,已是可以操控神魂之力,相当于是接近了四品。

    “圣莲护体!”

    女子娇喝,素指急舞,捏成了莲花状。

    顿时,一朵虚幻的莲花,从她身周轰然绽放,把她刹那包裹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暗金小箭这个时候也已破空而至,从古铜镜中急射而出。立刻击在了那朵虚幻莲花上。

    空间轰然一震,点点彩光暴起,小箭和莲花同时化为了光点飘散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些门道,竟然可以挡得下小爷的箭瞳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神情更见凛然。

    箭瞳是张横修为突破三品,天巫之眼进化出的攻击性能力。而且,是溶合了王一鸣老祖的修练经验,因此才具有神魂攻击的性质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还真没想到,隐藏在暗中的对手,竟然能化解自己的箭瞳,这暗中的一次较量,平分秋色。

    这自然意味着,对方的修为,也绝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那么,莲花会中,能有这样力量的人物,张横可不认为,会很多。所以,他对这暗中隐藏之人的身份,已是隐隐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“子母神镜,法相现形!”

    小阁中,女子神情一凛,陡然娇叱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屏风上镶嵌的古铜镜骤然光芒大作,一道彩色的光柱,猛地笼罩住了女子。

    刹那,铜镜中,现出了一个女神的虚像,脚踩莲花座,手结莲花印。端庄优雅,充满了神圣的气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显圣池中也顿时出现了奇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,池中央的湖水,突然间象是被煮沸了一样,鼎沸不以。一柱浪花,滚滚地冲天而起,刹那汹涌到了空中数尺的高度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冲天的浪花形成了一朵方圆有数米的巨大莲花状,万道彩光,从浪花中暴射而出,直透天际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的,一个女神的影像,从万道彩光中现出形来,缓缓地在空中浮突而出。

    “圣母圣相,圣母的圣相显圣了!”

    惊呼声响成一片,从山顶到山脚,无数人虔诚地膜拜,人人兴奋,个个激动。

    今天是莲花圣母的成圣日,所有前来烧香的信男信女,期待的就是能见到莲花圣母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显圣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大家终于看到了这一神迹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这些信徒们惊喜若狂?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彩光散逸,莲花圣母的圣相,缓缓地在空中成形。转眼间,已是化为了一尊高达数十丈,浑身散发着神圣气息的女神,遥立在了夜空中。

    “圣母显圣,圣母显圣!”

    虔诚的膜拜顿时如潮汹涌,所有人都兴奋地叫喊着,朝着天空中突然出现的圣相叩头朝拜。

    “好个妖女,妖相惑心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轰然暴缩,神情刹那凛冽无比。

    池中现出的圣母圣相,张横立刻一眼就洞察了其本质:这是暗中那人,利用风水道具,凝聚的虚相。

    这样的手段,无疑完全违背了玄学界的某些规则,莲花会的行事,确实是已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心中更清楚,此刻对方显示这圣母法相,绝不是为了向自己示威或炫耀。那是完全想利用这圣相,压制自己。

    果然,随着圣母圣相现形,空中一股轰然的威压,如同是万钧巨岳,朝着张横这边直迫而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,感受到的都是莲花圣母圣相的神圣,让他们有种发自内心的膜拜冲动。

    但是,这只是表相,小阁中女子,她所针对的就是张横。所以,张横的感受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空间骤然一滞,仿佛是有一座座山岳从四周向自己压来,张横身形一紧,已然无法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,焉能奈我?”

    张横处变不惊,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:“老祖借法!”

    怦!

    意识里,镇海印金光大耀,镇海印神秘空间中的王一鸣老祖神魂,陡地睁开了眼来。

    刹那,一股奇异的神魂力,涛涛地倾注向了张横,他的眉心上,猛地现出了一个诡异的符号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小阁中,女子娇躯剧震,俏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那面古铜镜上,现出了一幕无比震憾的场景。

    只见,在莲花圣母的法相对面,陡然暴起了一道金光,刹那冲破天际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剧震,风云翻滚,一个巨大伟岸的身形,赫然出现在了莲花圣母对面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披金盔金甲,手拿一根法杖的神灵,高有数十丈,如同是一座巨岳,傲然屹立长空,与莲花圣母,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随着这金甲神灵的出现,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,刹那弥漫四面八方,甚至连天际的风云,也似乎在这金甲神灵睥睨天下的威压下,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法相,他竟然也能凝聚法相!”

    小阁中的女子,娇躯狂颤,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古铜镜中出现的影像,正是张横利用王一鸣神魂之力所化的法相。如果仔细看去,那尊金甲神灵,活脱脱就是张横的面貌。

    只是,女子做梦都想不到,张横竟然也能幻化出法相与她抗衡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之所以能凝聚莲花圣母法相,完全是依靠了面前的那面古铜镜。

    古铜镜乃是一件上古法器,被称为子母神镜,具有强化和增辅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她面前屏风上镶嵌的铜镜,乃是母镜,而镇压在显圣池中的小铜镜,是一面子镜。

    之所以她在此作法,就能让莲花圣母的圣相在显圣池显现,就是靠这两面子母神镜的神奇作用。

    可是,在她的感知中,张横并没有使用任何的法器,却凭空凝聚出了法相,与莲花圣母圣像抗衡。并且,威压之巨,连莲花圣母法相都有难以抗衡的趋势。

    这一事实,确实是把她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当然,震惊的并不止她,此时此刻,外面的显圣池边,一众信徒们也是个个大惊。因为,他们看到了一幕从所未曾出现过的景象。

    天空中,原本宝相庄严,充满神圣气息的圣母圣相,突然剧烈地震颤起来,原先还算是凝实的身形,正在急剧地变得虚幻,似乎要随时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整片天空轰然振荡,仿佛是要破碎了一样。一时间,风云滚滚,天地变色,让所有人都有种胆战心寒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张横是全凭王一鸣老祖的神魂力,凝聚了法相。所以,他的法相并没有在空中现形,完全是纯意识的形态,也只有小阁中女子,凭着子母神镜可以看到。

    因此,张横的法相与莲花圣母法相对峙的情形,在别人眼里,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所以,当空中的莲花圣母法相,出现这般异常的变化,确实是震惊了所有的信徒。

    在场的这些信男信女中,有许多人已是不止一次见过圣母显圣。以往每一次圣母显圣,带给人们的是详和,神圣。哪象今天这样,充满了一种诡异和惊心动魄的暴虐。

    这让所有信徒都感觉到,今天的情形不对,似乎莲花圣母的圣相,出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

    小阁里,女子的脸上陡地闪过了一抹狠色,眼眸里也陡地暴起了妖冶的光芒。

    张横所凝成的法相,威压越来越剧,已让她所凝成的莲花圣母法相,有了崩溃的现象。

    按这样的形势下去,莲花圣母法相,必将在这么多信徒面前,毁于一旦,其后果将会无比严重,甚至会造成信徒对莲花圣母信仰的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她岂容这样的事实发生?所以,她已是决定使用最后的秘法,与张横一搏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