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2章 我的地盘我作主
    “子母神镜,乾坤挪移!”

    小阁中,女子陡然娇叱,素手结成莲花状,指向了面前的古铜镜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铜镜轰然剧震,彩光大耀,铭刻在上面的无数符篆,顿时闪烁起了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个奇异的旋涡,赫然在铜镜的中心处出现,嗡然振荡。

    “啊!圣母赐福,圣母赐福!”

    显圣池边,所有的信徒突然惊呼起来,个个激动之极。

    不错,这一刻,天空中的圣母圣相,再次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只见,莲花圣母的法像,双手轻舞。

    刹那,万道霞光闪烁,无数朵莲花的虚影,在霞光中现形,飘飘扬扬,在空中旋舞怒旋,形成了一个由亿万朵莲花凝成的旋涡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这亿万朵莲花,已把天空中的圣母圣相所淹没,在所有信徒的眼里,只剩下了漫天的莲花花影,炫丽之极,璀灿之极。

    “好个妖女!”

    张横浑身一震,脸色却是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在他的意识中,看到的情形自然完全两样。

    空中出现的亿万朵莲花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,如同是天地间现出了一个黑洞,一股极其可怕的吸力,骤然传来,让张横凝成的法相,轰然震颤,向旋涡的中心缓缓地拉扯而去。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凛,立刻意识到,这是对方暗中使用了某种秘法,意欲摧毁自己的法相。

    “好卑鄙的妖女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怒骂,竭力驱动镇海印中的王一鸣老祖神魂,想抗衡那莲花旋涡的吸力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无奈,张横与隐藏在暗中的女子较量,看似公平,但其实却大非如此。

    小阁中的女子,借用了那件子母神镜的上古法器,又是借圣母显圣的机会,对张横施压。

    可是,张横处在这么多信徒中,他自然不敢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,显现出超越世俗的力量。所以,他的一切行为,全是在暗中动作。别说四周的信男信女们没有觉察,就连身边的邱纯玉,也没发现他的异常。

    此刻,对方突然使用秘法,摧动子母神镜的力量,全力压制张横的法相。张横在不动用任何法器的情况下,要想抗衡,确实是非常有难度。

    张横不禁暗暗叫苦,对手躲在暗处,可以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但是,自己处身于这万千信徒中,却束手束脚。现在,张横纵然是身上藏着拽着无数的法宝,却无法当众使用,只能凭着王一鸣老祖的神魂力硬抗。这已是大大地吃了亏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张横如今是有苦说不出,他还真没地方诉冤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是时,天空轰然一震,那亿万朵莲花凝成的旋涡,猛地炸了开来,漫天的莲花花影,纷纷扬扬地撒向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圣母赐福,圣母赐福!”

    无数信徒的叫喊更加的高亢,个个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里,这飘扬飞落的莲花,与以前圣母显圣最后出现的圣母赐福差不多,那就是圣母在显圣后赐予信徒们的福音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却那里知道,此刻的这亿万朵莲花虚影,却正是小阁中女子,利用子母神镜,施展的乾坤挪移秘法。

    果然,张横身形狂震,意识里,他法相已被那巨大的莲花旋涡所包裹,正迅速地向旋涡的中心陷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脑海中传来一阵嗡鸣,意识里也出现了刹那的炫晕,仿佛神魂被扯入了一条空间的通道,正向某个不可知的地方飞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他已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。自己的法相,被对方的秘法所牵引,正进入某个奇异的空间。

    他正想驱动王一鸣老祖的神魂之力,稳住身形。但是,一切都迟了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脑海一震,意识中一团迷糊。当心神再次恢复的时候,张横陡然发现,自己的法相已出现在了一片奇异的地方。

    放眼是无边无际的莲海,碧荷连天,朵朵各色莲花绽放,这里是一片莲的世界。

    张横的法相,就遥立在这片莲花海上,举目望去,遥远处的天空中,竟然有一座金壁辉煌的巨大宫殿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宫殿中,莲花圣母的法相,端坐莲花台上,手捏莲花法印,目光冰冷地注视着这边。

    “咯咯!想不到你竟然也能凝聚法相!”

    突然,一阵清脆的女声,从宫殿中传来,莲花圣母的声音,映入了张横的意识里:“不过,你现在已进入本座的子母神镜里,任你有天大的本领,也只能乖乖服臣。咯咯咯!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那肆意的笑声,刹那在整个空间回荡,如雷霆轰鸣,震得张横的法相一阵光芒振荡,仿佛要从空中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妖女!”

    张横怒喝,脸色已是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以神魂之力,进入另一个奇异的空间,张横虽然还是第一次遇到。但是,类似的情况,他却也曾见识过。

    当日为许老治病,许老的神魂就是因为受他爱人照片镜框中奇异材料的影响,陷入其中,无法醒来。

    眼前自己的状况,与许老当时的情况相似。这也就是说,自己的法相,如果真的无法从这个奇异空间中离开。那么,留在现实世界的自己,就会象植物人一样,变成一具毫无意识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心中惊怒交加。他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身形一闪,凌空踏步,向着空中宫殿中的莲花圣母冲去。

    “咯咯!圣母在此,妖孽还不臣服!”

    坐在宫殿莲花宝座上的莲花圣母,肆意地娇笑,素手陡然一指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整个空间轰然剧震,连天的莲花海中,那朵朵莲花刹那从莲海中飞腾而起,在宫殿前凝成了漫天的莲花花海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嗤嗤嗤异响骤起,光芒暴逸,那无数的莲花花瓣,猛地飞旋怒舞,转眼间便化为了亿万片莲花刀刃,朝着怒冲而来的张横狂彪怒射。

    嗤啦!嗤啦!

    花刃狂旋,急光暴耀,纵然是张横的法相七拐八弯,尽可能地避开急射而来的花刃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这漫天的花刃中,他仍是避无可避。被无数的花刃刺中。

    顿时,张横心神处轰然剧颤,一阵阵撕裂神魂的痛楚猛然传来,让他法相都一阵模糊,变得虚幻起来。

    “妖女!无耻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怒吼,脸现狰狞。

    在这子母神镜幻化出的奇异空间里,子母神镜的主人,那个小阁中的女子,就是这片空间的神。因此,她可以任意施展各种能力。

    反之,张横的法相困入这片空间,力量受到了最大限度的限制,甚至无法施展任何的术法,也断绝了与王一鸣老祖的联系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是说,现在的张横法相,将遭到莲花圣母的肆意打击。

    法相乃是他神魂所化,一旦法相重创,神魂也必将受损。如果不臣服于莲花圣母,张横还真有可能变成植物人,永远无法清醒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如何肯就此束手,他陡然仰天怒吼,法相的身影,轰然加快了速度,冒着万千的莲花花刃,朝着宫殿中的莲花圣母狂冲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米粒之珠,也放毫光!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眼眸陡地一寒,冰冷的声音在空中回荡:“如不臣服,死!”

    死字出口,她素手轰然又是一指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整个空间剧烈地震动起来,宫殿的上方,一轮烈日和一轮月亮,竟然陡地从空中浮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日月炼魂!”

    一阵扭涩而怪异的音节响彻,空中的太阳和月亮,猛地暴射出了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两轮突然出现的日月,正是子母神镜所化。

    子母神镜乃是上古圣器,也被称为阴阳神镜,其中大的那一面神镜为太阳镜,小的那一面为太阴镜。

    太阳太阴相溶合,威力暴增,可以聚集太阳之力和太阴之力。这两股力量,对于神魂具有恐怖的伤害力,甚至可以直接炼化神魂。

    此刻,莲花圣母就是驱动了子母神镜中的太阳和太阴,要把张横困在这里的神魂直接炼为灰灰。

    对于小阁中的女子来说,无论是谁,敢破坏莲花会,那就是她的大敌。所以,她那里会对张横手下容情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柱漫天的烈焰,从天空中的太阳狂扫而来,喷薄着熊熊的炽焰,刹那在张横的身前,形成了一片太阳火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轮月亮也一阵明暗闪烁,汹汹的太阴潮汐,如同是怒浪般高涨,一波急于一波,一浪高于一浪,澎湃着,淹向了张横法相的身后。

    刹那,烈焰漫天,潮汐迭荡,在张横的身前和身后,陡地形成了一团阴阳之力汇集的奇异旋涡。渐渐地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阴阳八卦。

    张横的法相身形,已被这奇异的八卦所包裹,就如同是一块石子,被碾入了巨大的阴阳磨盘中,被尽情地碾压。

    嗤啦!嗤啦!

    极光暴耀,空间振荡,张横的法相身形不断地变小,整个身躯也迅速变得虚幻起来,就仿佛是一团雾气,要被碾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啊,张横,你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显圣池边,此刻空中的莲花圣母法相,已然消散。所有的信徒虔诚地膜拜着,接受着空中飘落的那朵朵虚幻的莲花贯体。

    不过,邱纯玉可不是什么信徒,所以,她并没有被眼前的影像所迷惑,反尔是饶有兴趣地望着四周。

    但是,当她的目光落到身边的张横,正想问问张横有什么感受时,邱纯玉娇躯剧震,俏脸更是刹那变色。因为,她突然发现,张横此刻的状况,无比的可怕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