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3章 赤膊上阵
    邱纯玉确实是被吓坏了,因为此刻的张横,神情痛苦之极,一张脸上的肌肉,扭曲变形,甚至眼角,鼻孔以及耳朵等五官部位,正在丝丝地渗出鲜血。

    “啊,张横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邱纯玉大骇,陡地扑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身形还没碰触到张横,一股无形的力量猛地传来,把她隔离在了离张横半尺之外。仿佛两人之间,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,隔断了她与张横的接触。

    邱纯玉娇躯剧震,心中的惊骇已是无以复加。就算她是傻瓜,也已意识到,张横是真的出了某种意外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就在邱纯玉不知所措的时候,突然,张横的眉心中,陡地闪起了一点暗金的光芒,一个奇异的巫字符号,猛地浮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张横!”

    邱纯玉一怔,整个人突然震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就在那个巫字现形的时候,她感受到了一种如同天威般浩荡的气息,刹那把她的心神给震摄了,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思考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子母神镜的奇异空间里,张横的法相已陷入了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熊熊的太阳烈焰,汹汹的太阴潮汐,相互交溶,如同是天地凝成的巨磨,要把他的神魂碾成粉末。

    张横的法相嘶吼着,怒啸着,拼命地挣扎,想挣脱这太阳太阴之力凝聚的阴阳八卦。

    但是,一切都是徒劳,他神魂所凝成的法相,在迅速消融,身形急剧地缩小,也变得虚幻而朦胧起来,仿佛随时都会化成烟雾飘散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死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在怒吼,眼眸中血丝毕现,神情狰狞之极。他不甘就这么被毁灭在莲花圣母手中。

    无数的影像在他意识里闪过,小时候贫困的生活,得到天巫传承后的经历,在这一刻是如此的清晰。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一个个曾经有些模糊的细节,一一在脑海中闪过。

    陡地,意识中的无数画面,猛然定格在了一幅奇异的图像上。

    一坐金壁辉煌的宫殿,上面摆放着一张巨大的黄金龙椅。在龙椅上,赫然坐着一位身披金盔金甲的金色神灵。在金甲神的旁边,安然地坐着一位身披霞佩,头戴凤冠的女子。

    宫殿的地面上,此刻正有一对男女,纠缠在一起,空气中弥漫着旖旎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巫神塔!”

    一个强烈的意念,陡地浮起在了张横的心神中,他喃喃地念出了一个名字:“鱻儿!”

    不错,出现在意识里的这一幕,正是当日张横与九黎族圣女萧若鱻,在地底探险时,进入巫神塔,最终结成千古奇缘的情形。

    此刻,这一幕影像,却是如此的强烈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脑海剧震,心底深处最深刻的记忆,似乎是触动了神魂中某个点。意识的遥远处,陡然亮起了两点金光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一声仿佛是来自元古的吼叫,在张横的心灵中响彻,一头朦胧的怪兽虚影,渐渐地浮突到了他的心神中。

    “天巫图腾兽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狂震,下意识地叫了出来。嗡!

    金光暴逸,空间剧颤,现出形来的天巫图腾兽,陡然睁开了眼来。

    刹那,一股无可匹敌的澎湃力量,如同是决堤的洪水一样,涛涛地灌向了张横的神魂,他的眉心上,也骤然闪烁起了一个奇异的暗金色巫字符号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顺者昌,逆者亡,敢逆我莲花圣母者,魂消魄散,就是下场。”

    宫殿中,莲花座上,莲花圣母疯狂地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死!”

    她现在已是胜券在握,眼看刚才还强大的张横法相,现在只剩下了一个虚无飘缈的虚影,已是到了最后的崩溃边缘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她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消灭了这个张横,就消除了此次危机的一大隐患。为了莲花会多年来处心积虑的梦想,任何敢阻止莲花会的人,都会是她打击的对象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莲花圣母陡地手指一指,意欲再次摧发子母神镜的太阳和太阴之力。她已没有耐心再跟张横消耗下去,她要结束这一场战斗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悬浮空中的太阳和月亮猛然光芒大作,汹汹的太阳之力和太阴之力,再次狂暴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死,死,死!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肆意地狂笑,缓缓地从莲花座上,站起身来,准备离开这片奇异的空间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身形刚刚站起,却是轰然剧震,脸上也刹那露出了骇然的神色:“这,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天空中,突然爆起了一团雷鸣,仿佛是亿万雷霆凭空而降。被包裹在太阳和太阴之力中的张横法相,陡然暴射出了万道金光。

    下一刻,风云翻滚,天地倒卷,笼罩张横法相的阴阳八卦团,陡地爆炸开来,一个伟岸的身形,徐徐地浮突在了天空中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,你竟然没死?”

    空间里响彻了莲花圣母那惊恐的声音,她站在莲花台上的身形,更是剧烈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破开太阳太阴之力,再次现身的,正是张横的法相。

    而且,此刻张横的法相,似乎有了某种变化。虽然身形仍是有些虚无飘缈,甚至没有了清晰的轮廓。但是,在这尊法相的眉心,竟然闪烁着一个奇异的暗金色巫字,如符如篆,奇异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一股睥睨诸神,镇摄天地的威严,从这尊法相上散发出来。纵然是身在宫殿,立于莲花座上的莲花圣母,也是心惊胆颤,忍不住要有一种跪倒膜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这回是真的被吓着了,这样的情形,是她做梦都想不到地。甚至违背了她所学的一切常识。

    在子母神镜形成的奇异空间中,她这位主人,本应该是这个空间的神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这个突然再次现身的张横法相,竟然让她感觉到恐惧。这岂不是说,对方比自己这个一方空间的神更强大吗?

    “莫非,莫非?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身形狂震,脸色已是骇然一片,因为,她陡然想到了一个可能:“莫非他是真正的元古神灵,否则,怎么可能会有真神的威压!”

    在莲花会古老的典藉中,记载着一些普通玄门修士所不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在元古之时,玄学界存在着真正的神灵,他们就是元古真神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感受到张横法相散发出的那股凛凛的神威,莲花圣母的心中陡然想到了这个可能。她的心神刹那被震摄了。

    “妖女,拿命来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张横的法相昂首怒吼,陡然化为一道金光,向着宫殿狂冲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身形剧颤,猛地回过了神来。

    面对如同真神一般的张横,她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但是,做为受万众信徒膜拜的莲花圣母,她有着自己的骄傲,却也不能就这么被对方的气势所屈服。

    陡地,莲花圣母一咬牙,脸上也现出了狠色:“管你是什么,在本座的地盘上,本座才是真正的神!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厉喝,双手急舞,意欲驱动子母神镜的全部力量,截击对手。

    “死,去死!”

    张横的法相怒吼,身形再次加快,如同是一道金色闪电,直劈莲花圣母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横,因为突然触动沉寂的天巫图腾兽,得到了它的力量加持。但是,他本身的神魂力量,在刚才被太阳太阴之力的消磨中,几乎耗尽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仅是凭着天巫图腾兽的某种意志,才能让自己的法相凝聚。心中对莲花圣母的恨意,也是到了极至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不是天巫图腾兽的出现,自己这次必将魂消魄散。这可以说,自己与莲花圣母之间的仇恨,已是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此时那里还会客气,心中只有一个意念,那就是毁灭眼前的这尊莲花圣母的法相,让对手同样遭受魂消魄散的下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宫殿外本有一层屏障,但被张横的法相毫无阻隔地刹那冲破。张横的身形,已瞬息间冲入了宫殿里,扑向了莲花圣母。

    “啊!妖孽,尔敢!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大骇,素指急划,想动用空间的力量,阻止张横靠近。

    但是,得到天巫图腾兽力量加持的张横,速度如同闪电,还没等她做出任何反应,张横的身形已轰然扑到,刹那冲破莲花法座的保护屏障,一下子扑到了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妖孽……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骇然惊魂,法相是神魂所凝聚,她能幻化出法相,全是靠了子母神镜的力量。本身的神魂,却是无比的脆弱。如果此刻短兵相接,她无疑就是将面对对方**裸的近身搏斗。

    神魂与神魂的近身搏斗,这在莲花圣母的经历中,从所未曾遇到,也是她完全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但是,一切都迟了,现在的情形,完全不由她操控。

    张横如同是一头疯狂的饿狼,恶狠狠地撞破屏障,冲入了莲花座中。一只高举的拳头,更是毫不犹豫地砸向了莲花圣母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金光暴逸,惊呼骤起,一声沉闷的巨响响彻,张横法相的拳头,已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莲花圣母的脸上,笼罩着一层雾气般的防护,在这一拳之下,顿时炸为烟雾,她的真面目,第一次呈现在了张横的面前。

    然而,一看清她的容貌,张横浑身大震,神情也刹那变得震惊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